正文  第五十二章 破裂

章节字数:4952  更新时间:17-02-06 1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人,蓝大哥你们有没有看见信弟?”胡善静四周环顾一周后顿时一惊。

    掌管大人和蓝雪风同时扫射了一周同感奇怪,蓝雪风不解:“欧阳兄弟刚才还随我们一起,为何会突然离去?”

    “主人,要不我们四处去找找如有消息再来回报。”忠仁道。

    “大人不好了,刚才有人来报说在集市有人闹事,还说这人十分残冷将一个小偷五马分尸,根据那人描述这位闹事的和欧阳公子十分相似,只是还不能肯定。”一名随从匆匆跑来向掌管大人禀报道。

    胡善静心中微感一冷匆匆离去,掌管大人和蓝雪风紧跟追去,其余人等都留在极乐坊没有胡善静的命令他们也唯有呆在极乐坊待命。

    此时集市上显得空荡荡许多人都收摊往回赶,三人直朝集市东边而去,当三人赶到见到眼前的一暮后令他们心中都为之震惊,只见地上一片血迹还有一些零散骨头,一妇人双脚蹲地发抖全身收缩着手中还提有一袋钱,然而不见了欧阳信的踪影。

    胡善静心中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一切,因为他见过欧阳信的魔爪从尸骨上的抓痕来看可以肯定这正是欧阳信所为,轻微退后了几步一脸失落,不愿相信所见一切是真的。

    掌管大人上前向妇人询问道:“为何妳不离去,想必妳亲眼见到了这一切,还请告知我们以便查明真相。”

    妇人全身颤抖嘴里哆嗦:“大。。。人,一开始我还心存感激赞赏这年轻人替我擒住这小偷,可接下来一暮。。。!”说到这忽止住,妇人颤抖得更为厉害。

    掌管大人没继续追问俯下身安慰一番后这才让妇人离去,看了一眼胡善静也十分理解他此时的心情,“胡公子,在真相还没查清楚之前谁也不能断言真凶,虽说欧阳公子嫌疑最大但这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要弄清楚真相还需与其当面对质,因此现在必须要先找到欧阳公子,不如我们分头找吧一个时辰后在极乐坊聚集。”

    胡善静微微点头后朝正东边那条道而去,而掌管大人和蓝雪风则分别朝东南和东北两条道而去,胡善静缓缓前行虽然目光不时巡视两边但他心中仍然坎坷不安,如真找到他后又不知如何问及此事。

    忽停顿,似感觉到前面林中有动静,听声音似有人在习武。胡善静加快了步伐当他靠近后令他一惊只见树林半空出现了一个蛇头而这也让他想起了莫玲儿所说过的一番话,说此武功乃地魔谷的独创武功也是消失武林多年的一种邪恶武功,名为‘阴阳界’,回想到这他也明白了原来欧阳信已突破了阴阳界而且还达到了一定的境界,这也让他完全相信欧阳信已真的变了已不在是以前所相识的那个信弟了。

    而欧阳信似乎也已察觉,随即收手蛇头也立刻消失,“想必你是为了那个小偷的死而来找我的吧?”

    胡善静飞落一脸严肃:“如此说来那小偷真是你所杀?”

    “没错,是他该死,放着好好的人不做却偏要去做小偷。”

    胡善静微怒:“他是小偷没错他虽招人憎恨但也罪不至死,只要他肯悔过自新还是可以重新做人,可你…?”

    欧阳信似并未在意他这番指责,反而轻笑道:“善静哥,发觉你说话越来越搞笑了,小偷就是小偷既然他偷了东西便已注定这一辈子将成为小偷是永远也抹不掉的,只是令我不明白你向来都申张正义今日却帮小偷来说起话来?”

    欧阳信此言一出令他无言可对更是令他吃惊,因为他没想到欧阳居然能说出如此一番话来,想到这微微摇头,轻叹:“信弟,你变了,你真的变了!”

    “既然已被你发现我便不费口舍,不过却令我好奇,既然你发现我变了,那你认为此时的我有何不好?”

    胡善静没有回答而是独自走到了一边沉思起来,心中正想着该如何挽救欧阳信,毕竟他的心是好的只是他生长在魔派被灌入了一些不好的东西,如不及时把他拉回来恐怕会后患无穷,届时与自己闹僵事小外还会危及到整个武林,危及到天下百姓到时自己也将与他为敌,而这一切都是他不想看到的。

    “善静哥,你无须再犹豫我知道你此行是要带我回去认罪,我并未想过要反抗,走吧!”

    “可是信弟,我...”

    欧阳信洒脱先行离去,并留下一句话:“既然敢做那就敢当,我欧阳信生长在魔派,但并非无奈之辈,也无惧可言!”胡善静心中一声冷笑后,紧跟而去。

    两人在这一路上什么也没说似变得陌生了许多。

    天湖镇,这时一个可疑身影出现在了集市,看去像是朝着熊府而去的,然而此时心魔也恰好回到了房间刚坐下端起一杯水,突然一支镖从窗口飞了进来心魔转身一闪躲过了这一镖,只见镖插在了床柱上镖上挂有一张纸条,心魔顺手一挥镖和纸条同时吸入到了他手中,打开纸条上一看上面画有一棵草像是一株灵芝,除此之外就再无其它字迹和图样了,看了一番后心中琢磨起来,突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起身离开了房间。

    两人直接来到了极乐坊因为这是他们三人说好相聚的地方,见是胡善静归来众人都迎了过来,却不见掌管大人和蓝雪风。

    从忠仁口中得知,他们二人已离去,便是回到了大人府上,待两人赶到掌管府后果然见到了掌管大人和蓝雪风两人正焦急地等待着,“大人,蓝大哥,我们回来了。”

    欧阳信的出现也使两人脸上的焦虑消失,掌管大人微微一笑道:“你们回来了就好,只是方才欧阳公子突然离去,不知去了何处,发生了何事?”

    面对掌管大人的质问欧阳信坦然回笑:“大人您不必拐弯抹角,有什么话不妨直说,相信所发生之事大人早已心知肚明,既然大家都已明白又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即已来此便没想过要抵赖!”

    见掌管大人沉思不语,蓝雪风站出道:“欧阳兄弟果然是条汉子,既然欧阳兄弟愿接受我们的质问,还请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这有利于我们调查同时也避免我们冤枉你。”

    “你们所怀疑没错,那小偷正是被我所杀,如今我已承认你们也不必费心思去查,要如何处置我悉听尊便毫无怨言。”

    掌管大人起身略笑道:“欧阳公子果然直爽,此事也不全是你的错,小偷本作恶为人憎恨,你能为民除害本是一件好事,只是你的手段...!”

    “大人,话即已说到此我也不必再隐瞒,没错,我所用的正是魔派武功,对此事相信善静哥比较清楚。”

    欧阳信此言一出胡善静心中瞬间变冷,面前这位最要好的兄弟此时已变得十分陌生,仿佛已再找不到初识的回忆。

    “胡公子,此言你有何看法?”随着欧阳信方才一言,蓝雪风和掌管大人都将目光转移到了他身上,掌管大人向他问道。

    胡善静陷入一片沉思脑海中也变得一片混乱,他在内心自问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欧阳信在他心中占据了一定地位犹如亲兄弟一般,也正是有一位这样的好兄弟相伴给他带来了欢乐,给了他精神上的支持,如今却要面临如此坚难的决择心中实属找不到答案。

    看到胡善静面如痛苦的表情,欧阳信直言道:“善静哥,说实话我与你相识这么久真的觉得你太善良了,也许这也是所有人都喜欢你的原因吧,既然你难以决择那就让我自己来决择,今日之事在你们心中我是罪不可恕既然你们都如此为难那我就给你们个选择,要么杀了我让我死得痛快一点,要么就放我走,不过。。。今日你们如放我走我相信日后你们会后悔的。。。”

    “你走、你走...!”此时胡善静的心情已沉入到谷底,喝道。

    “好,善静哥,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呼你兄长,日后再相见时也许已成为敌人,但愿那时你不要手下留情,否则。。。哈哈。。。”一声大笑后欧阳信转身匆匆离去消失在了掌管府。

    见欧阳信离去后胡善静才微微抬头,泪水已湿润了他眼眶。

    “胡公子,人心善变,风云难测,既然欧阳公子执意要选择这条路那谁也拦不住,你已尽力无须悲痛,但愿某日他能领悟能回头是岸!”

    “胡兄弟大人说得没错,欧阳兄弟从小在地魔谷长大也命中注定与魔派脱不了干系,要想改变他还需靠他自己去领悟到世间真理,何为正何为邪只有彻底领悟后方能改邪归正,因此你不必如此不管日后如何这条路还需走下去,你都应该去面对现实。”

    胡善静抬头深情的看了两人一眼,微笑点了点头:“谢谢大人和蓝大哥的劝解现在我已完全明白了,蓝大哥你说得没错该面对的终归还是要去面对,我也不会再因此事而堕落,反而觉得身上又多了一件重任,我不仅要解救天下苍生消灭魔派还要将信弟从魔的手中解救出来。”

    胡善静此言一出两人对望了一眼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你能想通就好,相信过不了多久你的这两个愿望都会实现的。”

    “谢谢大人,信弟的这个选择也让我心中找到了答案,南方此行也算收获颇多,这回我们真的要就此别过了,待向忠仁他们一番交待后我们便离去,此行本是为‘七仙草’没想到结识了大人实乃我们的荣幸。”

    “胡公子言重了,若不是胡公子及时出手相救恐怕此时的极乐世界已在蛇君的掌握之中,既然你们心意已决那我就同你们一道前往极乐坊也算是为你们送行。”

    三人离开了掌管府来到了集市朝极乐坊而去。

    ……

    此时妖兽山上出现了心魔的身影,“我已准时赴约,何不现身一见?”

    “属下见过长老。”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心魔身后拱手道。

    “想必你是蛇君派来的吧?”

    “长老说的是,主人派我来说是有一样东西要亲手交到长老手中。”

    “那你所说之物可是‘蛇灵芝’?”

    “没错,正是蛇灵芝,只是属下不明仅凭一幅‘蛇灵芝’的图长老又为何知道主人所约之处是这妖兽山?”

    心魔微微一笑:“这关键就在这幅图上,认识蛇灵芝的人能猜测到此图所画为何物,但不认识蛇灵芝的人见到此图必认定为一株草,也正是因为蛇君所画之物既像蛇灵芝又像一株草,这也明显说出了蛇灵芝所在之处是在杂草多的地方,而在这‘天湖镇’附近也只有妖兽山花草繁茂,我才肯定蛇君所约之处正是在这妖兽山。”

    “听了长老此番解释实在令属下佩服。”话落此人从身后拿出了一颗灵芝递了过来。

    接过蛇灵芝后心魔仔细观望了一番,此灵芝与其它灵芝不同的是灵芝头像是一颗蛇头,想必这也是取名为‘蛇灵芝’的原因所在吧,一番观察后微微点头:“果然是‘蛇灵芝’。”

    “如无其它事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待那人离去后紧接着心魔也离开了妖兽山。

    三人走在集市的街道上然而眼前全新一暮令三人面露笑意,同时蓝雪风和大人也对胡善静是赞赏有加,只见忠仁他们此时正在帮一些百姓提水、砍材、拉车,每位百姓脸上都是笑容满面,见到这一暮胡善静的心情也缓解了许多。

    “主人、大人、蓝公子你们来了,主人我已按你的交待现在兄弟们都十分乐意去帮助这些百姓。”见他们三人走来忠仁迎上道。

    掌管大人含笑道:“你们果然有悔改之心不过这也多亏了胡公子,你们跟随了一位好主人。”

    “大人说得是,主人有一颗仁慈之心我们做属下的又岂能违背主人意愿。”

    蓝雪风走来轻轻拍了拍忠仁的肩膀:“但愿我们离开后你们也能如此,也不枉费了胡兄弟的一片苦心啊!”

    “蓝大哥说得没错我们是来辞别的,看到你们真的变了,我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既然主人意已决那我们也只能就此送别了,还望主人将要事办妥后能早点回来带领我们。”

    “有朝之日我会回来与你们相聚的,大人忠仁他们就交给您了,我不在的时候还望大人能照看好他们。”

    “胡公子你放心吧我会把他们当作是自家人一样对待,这门随时为你们打开着,我和极乐世界的百姓随时欢迎。”

    “多谢大人,告辞了,后会有期!”话落胡善静和蓝雪风转身离去,而掌管大人和忠仁目送两人的身影消失后才回头。

    “蓝大哥,待向莫叔叔要到蛇灵芝将雨琪救醒后,我们就向熊伯伯辞别,之后再去解救几位大哥。”

    蓝雪风含笑点头:“有了你这句话两位大哥和四弟也会十分感激的,只是你此行南方一带寻找‘七仙草’的目的是为了解救人命,而二位大哥和四弟也都被关压这么多年了也不急于一时,毕竟人命关天要紧所以还是待你解救人命后再去救大哥他们也不迟。”

    胡善静沉思了一会儿:“既然蓝大哥都如此说了那也好,那到时你就同我一道回去,相信你也是师傅的老故友了师傅定会欢迎你的到来。”

    蓝雪风轻叹:“是啊!自从被关压后就与武林各派掌门失去了联系,想必他们早已认为我们四大怪人已离开了人世,当年正魔交战那时我虽还小但古掌门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年如不是古掌门及时出手将欧阳孤独逼退,恐怕那场战争还难分胜负,现在想起来也惭愧那时竟不知古掌门的名讳,后来听大哥说起后才得知古掌门的威名,我们四大怪人虽与古掌门有过几面之缘,但都是在武林大会上,大哥与古掌门也有过几次切磋但古掌门都是抱以得绕人处且绕人的心态去面对每一位对手,为此我们四人对古掌门也十分敬仰,如今看到了胡兄弟似乎也看到了古掌门当年的影子,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古掌门见到我恐怕也不认识了。”

    “蓝大哥那可未必,师傅虽年事已高但他老人家的记性却不低于常人,几十年之前的事他都记忆犹新,师娘为此还常常埋怨师傅说他常常提及起那些陈年往事,害得师娘似乎又回到了当年,脑海中常出现那些血腥的一暮暮,相信此次师傅见到蓝大哥后定能识出来。”

    “蓝大哥我们到了。”两人驾驭飞行果然度之快眨眼间就从极乐世界回到了天湖镇。

    两人落地后直奔熊府而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