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雨琪本能

章节字数:7078  更新时间:17-02-15 20: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时胡善静已飘浮半空迎视着对面而来的这位神密人,神密人放慢了速度最终停留在了离胡善静五尺远处,视前方胡善静已等候多时回头蓝雪风已跟随多时,此时他们已对神密人形成了前后夹击使其进退两难。此人身高5尺左右,体格虚胖,虽带着面具但见到此人第一眼后,莫玲儿心中有种似曾相识之感,从此人身形来看很像身边一个人,却又一时道不出其名。蓝雪风笑道:“还是摘下你的面具束手就擒吧,现在你是跑不掉了。”

    此人大笑,笑声更是怪异:“就凭你,你还差得远,不过看这位小兄弟倒是不错,这位小兄弟器宇非凡定身怀绝技!”此言一出蓝雪风心底火气直冒三丈,虽遭此人羞辱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人非在其之下,如真要打斗胜算渺小。

    胡善静回笑:“前辈过奖了,晚辈资质浅薄并非前辈口中所说那样,不过前辈带着面具不愿坦诚相对实属令晚辈难以敬仰,与前辈在此相遇也算有缘,何不让晚辈一睹真容以示敬仰之情。”

    此时莫玲儿对此人的熟悉感又增添了几分,尤其是此人刚才大笑的姿态和说话的语气,虽隔着面具但她脑海中似乎已浮现出了面具后的真容。

    此人略笑:“小兄弟果然直爽敢言,其实要一睹我真容却也不难,只要小兄弟使出本领来摘掉这面具自然如你所愿?”

    “如此说来前辈是想与晚辈一决高下?”

    “既然小兄弟身怀绝技又何不展示出来让我开开眼界,如真能让我输得心服口服我自会卸下面具相见。”

    “好,既然前辈已把话挑明那晚辈只有得罪了,还望前辈能信守诺言!”话落周身散出一道金色气流直向神密人逼去,黑雾从神密人周身而出与胡善静的金色气流交织在了一起,紧接着胡善静挥手直向那团黑雾击去,而那神密人挥动着手中剑柄同样直刺向金色气流,两股气流在两人的相逼下渐渐靠拢逐渐形成了一金一黑两道光罩,在两人的催促下两道光罩极速前进交织在了一起摩擦出团团火花,然而神密人也正如蓝雪风口中所说的那样并非常人。

    见到这情形蓝雪风也承认了自已技不如人,虽然自己闯荡多年也算得上是老一辈了但在真正实力上确不尽人意,也认为在他们四人当中也只有胡善静才够资格与这神密人一较高下。

    神密人此时虽后退了几尺但并未落下风,双手交叉那团黑雾被吸入天空开始灰暗顿时风云变色,一声声突如其来的兽叫声在耳边响起,这兽声听似乎是从这神密人体内发出,神密人突然仰望天际全身张开双手交叉处挥舞出蛇、虎、豹、狮等数十种兽齐出,这些由黑雾形成的兽龄牙利齿、凶狠无比、张牙舞爪直逼胡善静而去,胡善静顿时陷入了猛兽的层层包围中,这些猛兽极度凶残齐攻而上口咬爪抓已占据了胡善静全身各处,看似乎要将其吞噬。

    此时此刻莫玲儿和赵雨琪的心跳加剧,一脸着急的神情令其有股冲动的想法,想将这些凶兽碎尸万段,而蓝雪风虽没有像她们俩一样在脸上表露出来,但内心深处也实属有点担心。

    两女刚想出手却被蓝雪风拦下了,“蓝大哥,快、快去救善静…。”两女不经意间哀呜道。

    然而蓝雪风此时也唯有相信胡善静的真正实力,反向两女劝解道:“妳们都不用担心胡兄弟他会没事的,我想他现在还心存犹豫还没挥出他真正的实力,妳们可别忘了他体内还有金龙和灵凤护体,要知道金龙和灵凤可是万灵之一,要消灭眼前这些兽对于两只神灵来说那简直是小菜一碟,即使金龙和灵凤都出事了胡兄弟也会安然无恙,因为据我这段时间与胡兄弟的相处,现他身上并非只具备有一种武功而是多种,而且每一种武功都熟练到家都能运用自如,所以我认为胡兄弟他会没事的。”

    听完蓝雪风此番言语此时莫玲儿除了对胡善静担心外然而对这神密人也有了一丝担心,她总觉得这神密人是如此的熟悉不得已在心中为他担心起来,只希望他们两人都能平安无事。

    胡善静此时已完全被这兽群包围,外围看来已看不到他的身影只看到兽群在疯狂的吞噬着,一旁的神密人虽已带着面具但能感受到面具后那阴险的笑意,看似神密人并未罢休突然提剑而起直朝兽群正中刺去,这一暮令三人顿时愣住了,汗珠如泪水般遍布满面,眼看神密人的剑一寸一寸刺入,三人的心也跟随着一点一点刺痛。

    这时赵雨琪再也无法忍受了拔剑而起直刺向神密人,蓝雪风也没来得及拦住只见赵雨琪已飞身而去,当赵雨琪将要接近神密人瞬间突然这兽群转移了攻击目标,回头将目标锁定到了她身上直朝她群攻而来,当兽群散开后此时已看到了胡善静的身躯,只见他安然无恙手还牢牢握住了神密人的剑使之动弹不得,见到胡善静毫发未损赵雨琪露出了淡淡微笑,此时她已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已将一切都置之度外挥剑而起直朝兽群劈去。

    剑芒如叶绽放而出如一朵牡丹绽放半空,给整个夜空增添了一丝炫丽的色彩,这也正是‘水月派’的‘玄女碧月心经决’第六层‘柔韵牡丹’。兽群已被这神密人完全控制丝毫没有罢手的意图,张牙舞爪直接对赵雨琪发起了群击,赵雨琪此时在这朵牡丹正中如同一位玉女潇洒自如挥舞着手中的剑,一道道剑芒从牡丹周身处四射而出,一些兽躲过眼前剑芒后毫无后退之意似更为疯狂,然而未躲过的已被剑芒击中化为了灰尽,面对这剩下的兽群赵雨琪脸上淡然一笑似更有信心将其消灭。当剩余兽渐渐接近她那一瞬间牡丹忽破裂,赵雨琪从牡丹蕊处飞身而起顿时光环笼罩,整个身体在光环中旋转飞舞着,剩余兽群也不甘示弱疯狂直朝这道光环撞击而去,然而都无济于事都被光环给反射了回来,同时四周气息发生变动。当兽群再一次攻击时光环突然消失,赵雨琪握剑直指天际一道气流从天际如雨直落,已完全渗入到了剑内被剑完全吸收,就在这一刻赵雨琪挥剑一周,一道波光扫过兽群顿时每头兽喉咙处黑色雾气而出渐渐化为了灰尽,看到这一暮蓝雪风和莫玲儿的眼都直了,收手后赵雨琪看向胡善静依然淡淡一笑。

    胡善静这时才回过神来飞身而起‘流影破青天’将‘青天诀’发挥到最高境界对神密人发起了最后一次攻击,周围一切阴噬气流都被吞噬,神密人整个身体开始晃动不已也有点快要支撑不住了,见此幕令莫玲儿神色紧张,此时神密人整个身体慢慢被吸入似乎已完全失去了自我,在‘青天诀’阳刚之气的强烈吸噬下神密人已陷入了无法自拔。

    眼看这神密人将要被‘青天诀’所吸噬,一个身影飞到了神密人身边,见莫玲儿突然出现胡善静才及时收手。神密人这才慌过神来而此时莫玲儿已受牵连使其受伤,“你快走!”小声对神密人一番催促后,此时她整个人已失去知觉垂直飘落。

    胡善静极速俯身直朝莫玲儿飘落方向而去,双手接住她后两人缓缓飘落,落地后莫玲儿已沉睡不醒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神密人趁机逃走。几人回到了茶水店,店中已是一片宁静见几人匆匆回来手中还抱着莫玲儿店小二也没敢多问,将莫玲儿安置好后除赵雨琪留下外胡善静和蓝雪风都离开了房间,而照顾莫玲儿的重任也落到赵雨琪的肩上了。

    两人走出了店门蹲坐在门口,店小二也跟了出来这才开口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莫姑娘她怎么啦?”

    见胡善静一脸苦色蓝雪风开口回道:“你不必多问,今晚我们将在此入宿,这些银俩你收下。”

    见到银俩后店小二自然是眼直了,也自然不会再多问,转身回到了店内。

    “你是不是在寻思着莫姑娘为何会出手相救?其实我也在想着这个问题。”

    胡善静微微点头:“玲儿以身相救这神密人想必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玲儿已认出了此人,而且此人在她心目中占据了十分重要的位置,不然以玲儿的个性她万万不会如此做。”

    蓝雪风回笑:“看来你对身边的女子都蛮了解的,依我看来这也是唯一可解释的了,要在一个人心目中印象深刻且地位重要无非只有几种人,一是亲人、二是中意之人、三是十分要好的友人,四是敬仰的长辈且对其有恩。从以上这四类人来看我们先可排除第二种,莫姑娘对你的情意是众所周知。”

    胡善静并没有回答也许是蓝雪风说出了他的心思,见他一脸沉思不语蓝雪风接着道:“而剩余的这三种人仔细想想又可以排除一种,此神密人绝非她亲人,莫姑娘从小在地魔谷长大而她亲人也只有她的父母,以我对她爹的了解她爹虽身为地魔谷副谷主但心善毫无恶念,当年正魔交战正义派之所以放过了他们这也是其中原因所在,因此便可以排除第一种人,下面就剩下两种人了胡兄弟不妨说说你的看法!”

    “蓝大哥想必你心中已经有答案了,剩下这两种人无疑就是两个人既心魔和信弟,心魔虽化名为莫天但这段时间他一直都以长辈来照顾着我们,也找不出令人怀疑的地方,因此剩下的一人无疑就是凶手了,本想看看能否再找到一丝线索证明信弟清白,可如今看来我们是多此一举了。”

    蓝雪风轻笑:“胡兄弟没想到你也有糊涂之时!”

    见胡善静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蓝雪风接着笑道:“你可回想一下方才那人的身形,一眼便能断定他不是欧阳信。

    胡善静顿时醒悟:“蓝大哥,你提醒的是,看来我真是糊涂了,如此说来真正的凶手并非信弟?至于是不是心魔叔叔待玲儿醒来后便能问个明白。”

    “话虽如此,但并无证据证明那人便是凶手,何况从死者的死法来看,在未找到欧阳信问个明白之前,他还脱离不了干系。”

    见胡善静沉默不语,蓝雪风接着道:“虽不知此人是否为心魔,但可以断定此人定是地魔谷一员,而且与莫姑娘十分要好。至于莫姑娘会不会说出。。。我看未必,如她真想揭穿此人在你们对峙时就已揭穿了,也不至于弄到这步田地!”

    胡善静此时显得一脸苦恼:“听你这么一说,我现在是越来越乱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我已经答应了小二哥会给当地百姓一个合理的交待,可如今。。。”

    “其实你大可不必为此事而苦恼,因为此事本与我们无关,我们只是路过出于好心想帮他们一把,即使交不出真正的凶手相信当地百姓也不会怪罪于我们,人非圣贤一个人的能力也是有限的,相信当地百姓比我们更明白这个道理。”

    胡善静轻轻摇了摇头,“但愿如此吧,如他们万一不能理解那到时我就留下,而蓝大哥你就带着玲儿和雨琪先行去‘水月派’等我。”

    “胡兄弟,怎么能让你一人留下,以你的个性你必定会对他们言听计从任由他们摆布,依我看还是我留下吧相信他们也奈何不了我。”

    “可是…?”

    “胡兄弟你不用可是了,明日你就安心带着她俩上路我知道该怎么做,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蓝大哥我…我不是不相信,只是我不想连累到你。”

    “好啦,就这样决定了,你也不要以为我这次是白给你扛的,待办完你的事后你便要全心去解救我大哥他们,也好让我们四兄弟早日团聚。你们明日需早些赶路,以免耽搁太久,待我脱身后自会去水月派与你们会合,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早点去歇息吧!”

    胡善静微微点头后两人朝店内而去。

    一个偏僻的小屋外此时一个身影正缓缓走了过来,只见此人用手扯住了胸口看样子是受了重伤,屋内突然亮起了油灯似乎感觉到了外面的气息,从屋内匆匆走出一人将这受伤之人扶进了屋内,此受伤之人脸上还带着面具在灯光照射下也足以看清此人正是那个神密人,这位扶他进屋的是位中年女子,隐约有一丝丝白发飘荡着,这女子轻轻将神密人的面具摘去,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灯光下,此神密人正是心魔,此时一脸沧桑的他明显是在刚才与胡善静交战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看得出这女子对他是十分关照,端来了一盆水用湿巾向他脸上擦去,“心郞,到底怎么啦,事情为何会弄成这样?早知如此就不应让你去好了。”听到‘心郞’这名字可以想到‘心郞’是心魔的另外一个别名。

    “村姑,让妳为我担心了,只怪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胡善静竟进步如此之快,如今连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心郞,怎么啦?”见心魔突然止语,且脸色难堪,村姑急切追问道。

    心魔紧握村姑双手,微笑回道:“我无大碍,只是突然想到一事令我不安,我担心我的身份恐怕已被莫玲儿识破,当时如不是她及时出手为我抵挡恐怕我现在也不能坐在这里和妳说话了。”

    “心郞我想是你多虑了,她一个小丫头能懂什么,即使她识破了你的身份那也不碍事,只要你没揭开面具露出你的真面目那种种的一切在他们认为都只能是一种猜测,此次你去冒险嫁祸给欧阳信相信他们已有八成怀疑到了欧阳信的头上,我此时担心的倒不是那个胡善静,我担心的倒是那个‘逍遥一扇’毕竟他在武林也有所名声如有他在胡善静身边那定会坏了我们的大事,因此目前来看此人才是我们最大的障碍。还有日后你也别独自一人去冒险了,这样会令我更加担心。”

    “村姑,有妳这句话我就知足了,但有些事情必须由我亲自去冒险,为了我们死去的孩儿为了我们的大业冒这点险也是值得的,只是这些年委屈妳了,让妳一人隐藏在此…!”

    “心郞你不必内疚,正如你所说为了给我们的孩儿报仇我们必须如此,毕竟在世人眼中我已死去,即使是我一人隐藏在此我也不会感到孤寂,我会想到我我们的孩儿会想到你,想到我们一家人快乐的日子。天气也转凉了我孤寂时便为你多缝了几件衣衫,只要你出门在外平安无事我也就安心了。”

    心魔没有再说什么深情地看了村姑一眼后将村姑的头搂到了自己的怀里,在灯光的照射下墙壁上照映出了一对甜蜜的夫妻。

    次日清晨,莫玲儿缓缓睁开了眼睛,见到赵雨琪正扒在床边睡着了,没敢打扰她轻轻下床后离开了房间。

    “莫姑娘,妳这么早就醒来了?”见莫玲儿走出店小二迎上热情道。

    “小二哥,为何我会睡在你的房中,还有雨琪也是?昨晚是谁将我送来的,还有善静和蓝大哥他们了?”莫玲儿一脸昏昏沉沉,似乎对于昨晚之事她已忘却了。

    “莫姑娘,昨晚是胡公子扶你回来的,昨晚胡公子扶妳来时已见妳昏睡过去…!”

    店小二话还没说完只见莫玲儿突然一脸欣喜道:“你说什么,你说昨晚是善静扶我回来的?”

    “店小二说得没错,昨晚是胡兄弟扶妳回来的,看把妳高兴的。”蓝雪风这时从另外一间房走了出来,随后胡善静也跟随而来。

    蓝雪风接着上下瞅了莫玲儿一眼道:“莫姑娘看来妳已无大碍了,你们也可以赶路了,妳去把赵姑娘叫醒你们这就赶路。”话落走到了店小二身边将他拉到一边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说了番什么后转过身来。

    这时莫玲儿和赵雨琪也走了出来,几人走出店门时店小二已将几人的马匹牵至到了门口,“胡兄弟,你不用替我担心,你们安心赶路吧,这里的一切就交给我了。”

    “蓝大哥,难道你不跟随我们一起走吗?”

    “是啊,蓝大哥你要一个人留下?”莫玲儿和赵雨琪先后相继问道。

    “你们先行起程吧我还有些事情没办完要迟些才能与你们会合,从这里到中原一带路途遥远所以你们抓紧起程,待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后我自会去‘水月派’与你们会合,好了,你们起程吧!”

    马蹄声开始响起,三人不时回头挥手,然而胡善静眼眶中渗满了泪丝因为他心中最清楚蓝雪风为何而留下,待三人身影消失在眼帘后蓝雪风才回过头来。

    店小二道:“蓝公子,今天你行为实属令我刮目相看,开始我一直认为你只是一个表面十分假慈悲的人,但今日你为了他们愿留下来牺牲自我实属令我佩服,也难怪胡公子还夸你。”

    “胡兄弟他夸过我…?”蓝雪风好奇。

    “是啊,就在昨晚他送我归来时接连不断夸你和那几位姑娘,不过在我心中胡公子的为人确实不错。”

    “好啦,别在这里吹嘘了,我现在就教你待会儿等所有百姓到齐后,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办就行了。”

    ……

    三人并排而行胡善静在中间两女子并排左右,“善静,蓝大哥为何要一人留下究竟所谓何事?难道不能让我们留下一起解决吗?”

    “既然蓝大哥他不想我们留下想必也有他的原因,我们还是不要多虑了抓紧时间赶路吧,毕竟这些天我们已耽搁了许久,也不知师姐和水莲现在怎么样了?”

    “又是你的那位师姐…?”莫玲儿没好气道。

    胡善静并没有理会她直向前奔驰而去。

    一个身影此时已在他们身后紧跟随着,此人正是欧阳信,欧阳信加快了度想要追至而上,可就当将要追上胡善静他们的时候突然现身一人出现在他前方挡住了他的去路。

    “心魔叔叔,你怎么也在这里?莫非你也在追赶他们?”

    “少主,你不能追上去,更不能与他们会合。”

    欧阳信犹豫了一会:“莫非在极乐世界的事您也知道了?其实我并非想与他们会合特别是善静哥,我知道他现在一定很痛恨我,我也不再乎他们以后怎么看待我,我只想跟随他们一起去见一个人。”

    “你口中所说之人莫非就是那‘青山派’掌门之女——古倩倩?”

    “看来我的心思还是逃不过您的眼睛啊!”

    “少主过奖了,少主不妨听我一言,你现在不能与古倩倩见面更不能现身在胡善静他们面前。”

    “心魔叔叔,究竟发生了何事?”

    心魔轻叹:“最近这一带村中平凡有人无辜丧生,当地百姓都认为是妖怪所为,昨日恰好胡善静他们一行经过此地,听闻此事后胡善静决定替他们找出真凶,也因极乐世界一事他们本就对你有所偏见,如今这里又无冤无辜死了这么多人这无疑不让他们联想到一个人…?”

    “您所言此人,想必就是我吧?,他们定怀疑是我所为?”

    心魔转过头去,轻叹了一口气:“虽如此但目前只是他们的猜测而已,毕竟他们还没找到真凭实据,即使你此时现身恐怕他们暂且也不会相信你,与其如此倒不如不见。依我看你近期不宜与他们相见,就让我来为你安排一个地方,你就暂且隐藏一段时间,待他们离开南方一带后我再带你回谷,至于古倩倩即使你现在去见到的也是一个活死人,日后来日方长随时可登门去拜访古掌门,到时你所见到的也许就是一个活人,想必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怎么去选择。”

    欧阳信突然一脸失色,“难道他们真认为此事是我干的?心魔叔叔你相信吗,你也相信是我干的吗?”

    “少主你冷静点,我当然不信,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断然不会相信你会做出此等事来,不然别说他们不铙你,就连我也不会饶恕!”

    “我知道,他们还是因为极乐世界的事才会联想到我,但上次在极乐世界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如我不出手就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小偷从我眼皮底下逃走,当时我也没想过要置他于死地,只是那小偷一心想要抵抗才使我一时失手酿成了那惨剧,我本想向他们解释清楚,可当时人证物证据在他们根本不相信我,就连善静哥也看得出来他那不相信我的表情,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也没多作解释,没想到他们会将此事也怀疑到我头上。”

    “真相总会有大白的一天,既然不是你所为你也不必去在意此事,至于在极乐世界小偷一事,我也相信你是有苦衷的,总之不管怎样,心魔叔叔都相信你!”

    欧阳信重重点了点头:“心魔叔叔,谢谢你!”

    心魔微微点了点头后两人直朝另一条道而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