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返回

章节字数:4128  更新时间:17-02-17 18: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时一男两女的身影已消失在了南方一带,此一刻胡善静的脑海中想到了古倩倩和林水莲,想到自己离开她们也差不多半年了,也不知此时她两体内的毒性是否加剧,自己如再不赶回去恐怕即使是有师傅和师娘全力以助也难以控制住这巨毒,离开时也答应过她们一定会活着带回‘七仙草’。想到这他的马匹再一次加快了速度恨不得马上出现在她俩面前。

    见胡善静加速前去两女无奈追至而上,“玲儿姐姐,这一路上善静哥都很少说话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雨琪,他现在心中肯定是在想着他那位师姐和师妹,此次冒险来南方一带其主要原因是为夺取‘七仙草’,解去她俩体内的奇毒,如今‘七仙草’已得到此时急切之心已刻在他脸上。”

    “既是如此那我们也不必跟去了,玲儿姐姐到时妳就在本派多玩几日再回去,师傅是个好客之人见到玲儿姐姐后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好啊,我也听爹提起过贵派说贵派上下全为女子,我正有意想去多结识结识各位师姐。”

    “没想到妳们也有如此融洽的时候,真是难得啊!”胡善静突然放慢了度出现在她们身边道。

    莫玲儿没好气道:“我们一直都十分融洽只是你没留意过而已,你一门心思都在想着你古师姐和林师妹又怎会留意?”

    赵雨琪微微一笑:“善静哥,也许玲儿姐姐说得对,其实在私底下我们一直都情同姐妹十分聊得来,也许是你真没留意到而已吧?”

    胡善静轻叹:“你们都如此说了我不认也难啊?只是师姐和水莲如今危在旦昔我已答应过她们一定要带回七仙草,即使中毒之人不是她俩而是别人我们也有义务去解救,人命关天我们应以大局为重,所以平日里我有待妳们俩不薄之处还望妳们能够谅解。”

    “哎,善静你又被我们骗了,谁说我们怪你了只是你这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令我们有点不适应而已,我们刚才只是在讨论等回到‘水月派’后我一定要雨琪带我好好参观参观一番而已,雨琪妳说呢?”

    赵雨琪重重点了点头,从两人脸上的笑容可见,并非自己所想像的那样,也许真的是自己多虑了,想到这回笑道:“这样也好,那玲儿到时妳就呆在‘水月派’住上几日,待我解除师姐和水莲身上的毒后再送妳回地魔谷。”

    莫玲儿突然轻叹:“心魔叔叔、欧阳信和我本是三人一起出谷的,如今倒好只剩下我一个了?当初我们就不应该出谷,也不至于弄出这么多的事,欧阳信他也不会变!”

    “玲儿姐姐,妳也不必想太多了既然天意早已如此安排那我们唯有有顺应天命,阳信他将来的路一定十分坎坷,也许这也是老天早就安排好的一条路在考验他,所以我们须珍惜眼前的快乐,只有突破层层考验后相信他才会领悟到真理。”

    “雨琪说得对,本来我还对信弟存有一丝希望,如今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他日不管我与信弟是敌是友他都永远是我的好兄弟,但愿他早日悟出真理不要误入魔道与天下人为敌。否则。。。”

    “欧阳信与我一同在地魔谷长大,我也算了解他,到时他如真入魔道我也不会原谅他的,善静你无须手下留情,也许这样的选择是对他最好的解脱,也包括我在内。”话落,莫玲儿脸色微变,加速前进而去,两人也听出了她此翻话意,胡善静心中似乎更坚定了许多。

    地魔谷脚下两人现身于此,“心魔叔叔你想出什么借口没有,待会我真不知该如何面对莫叔叔,该如何向他交待?”

    心魔轻笑,靠近欧阳信耳边嘀咕了一番,欧阳信微微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少主、长老!”地魔谷入口处几名看守弟子拱手道。

    入谷后欧阳信的心情似乎开朗了许多,这熟悉的弯曲小道这熟悉的景色,“想想我们离开也已有半年了,如今终于回来了!”

    “少主,你可还记得我们出谷之时,当时你虽没表露但可以看出你急切出谷的心情比谁都要明显,看来这次也没白让你出去一趟,这半年里你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也确实长大了,待会让谷主见到现在的你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半年来我也觉自己学到了不少东西,同时还领悟到了不少世间真理,说来我还要谢谢您才是,这一切都应属您的功劳待会我一定要向义父说明这一切,也不枉您对我的一番栽培。”

    “少主,你能说出这番肺腑之言老朽即使是死也已足惜了!”

    “心魔叔叔,我可没说要您死哦,您死了他日我接替谷主之位后谁来辅佐我,您可答应过我待我成为新谷主后您会全心全意辅佐,此事您可不能忘!”

    “老朽答应过少主的事当然不会忘记,他日我定当全力辅佐左右!”

    两人停顿了一下,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大殿快步走了进去。

    “恭迎少主、长老归来!”

    “心魔见过谷主、副谷主!”

    “义父、莫叔叔!”

    相继一番行礼后殿内变得一片宁静,欧阳孤独起身,满怀深情来到欧阳信跟前:“信儿,你能平安归来义父也就放心了,见你瘦弱了定吃了不少苦头吧?不妨将这一路的见闻与得失说来听听。”然而这时一旁的莫逆天向殿内巡视一圈后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

    “义父,此次去南方一带凶多吉少确实吃了不少苦头,不过还好这一路上有心魔叔叔在,好几次都是心魔叔叔替我们化险为夷,说来还得感谢心魔叔叔。当然,这一路上也让我感触良多,最重要的是让我已学会了独立,也是我此翻远行得到的最大收获。”

    “信儿你没令义父失望,届时义父也可放心将祖师爷创下的百年基业交予你。”话落,将目光转移到心魔身上,接着道:“心魔,辛苦你了,既然信儿都如此赞赏你,那信儿日后就交由你照顾,另外在我和逆天不在时你可代劳替信儿作主处理谷中事物。”

    “能得到谷主和少主的器重是心魔的荣幸,心魔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矣,定不负您所托属下定会照顾好少主的。”

    “哈哈…,心魔有了你这句话老夫也可放心将信儿交给你了,对了,为何不见玲儿,难道玲儿没与你们同行?还是。。。?”

    “回谷主,还记得您上次让我们去‘石柳镇’时,有缘结识了几个与少主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故此玲儿想借此机会去探望一下这几位故友,副谷主也不必担心相信过几日玲儿便会回谷。”

    “义父,莫叔叔,心魔叔叔说得是,玲儿师姐的那倔强脾气相信莫叔叔比我更了解,故此我们唯有顺着她了。”

    莫逆天这时走了过来回笑道:“信儿你说得对,玲儿那倔强脾气别说是你就是我与她娘都难以管得了,既然她无碍就由着她去吧。”话落微微给欧阳信使了个眼色。

    此时离开大殿后欧阳信跟随心魔来到了他房间,“心魔叔叔,果然如您所预料看似乎义父和莫叔叔并没认为我们是在撒谎,这下也可以放心了,还有刚才义父已明示以后让我跟着您,这也意味着义父早有打算让您日后辅佐我,这样一来也不怕其它长老说闲话了。”

    “谷主虽说让你跟着我但那也只是暂时的,还没当众喧布让我日后辅佐你,所以一切还得由少主你自己作主,我自当会见机行事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供你参考,这样既保住了少主的威名又不会引来其它长老的冷言冷语。”

    “心魔叔叔,那到时我去和义父说让他当众宣布此事,届时再看看还有谁敢在背后说闲话,好了,心魔叔叔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待欧阳信离开后心魔眼中闪出了一道异样目光,同时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怪异笑意。

    离开心魔的房间后欧阳信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朝莫逆天家而去。

    莫逆天家前面一片竹林一个身影在此彷徨,似已在此恭候许久了。

    “莫叔叔让您久等了。”欧阳信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身后道。

    “信儿你果然机智过人居然看出了我心意。”

    “莫叔叔您过奖了,时才是您刚才对我使了个眼色给了我暗示,我这才猜测出了莫叔叔的心意,想必您是想问我玲儿师姐的事吧?”

    莫逆天微微点头:“没错,我叫你来正是为了此事,刚才你与心魔的一番话确实令我半信半疑,但当时谷主和众弟子都在场所以我才没当面问,你与玲儿从小一起长大相信玲儿她有何心事都会找你倾诉,现在已无旁人你不妨实话说来?”

    欧阳信微微低头:“刚才我与心魔叔叔确实是编了个谎言,玲儿师姐此时正前往正派,不过您放心这几位正派人士都与我们十分要好他们会照顾好师姐的,而且其中有一位与我同龄的男孩他实属称得上是一位奇才,如今他已把他本门绝学修练到了最高境界,因此您不必担心师姐她会没事的。”

    莫逆天突然不佳思索起来,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问道:“你说这男孩和你年龄相仿又练就成了本门绝学最高境界,那他归属何派其名讳叫甚?”

    “他叫胡善静我称他为兄长归属‘青山派’门下。”

    “你称他为兄长?如此说来你们同年却不同月他比你大月份,且他姓‘胡’?”

    “没错,善静哥比我大月份姓‘胡’,莫叔叔您为何会如此问?”欧阳信不解道。

    莫逆天随即回笑道:“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既然有一位如此武艺高强的故人在玲儿身边那我就可以放心了。”

    “对了莫叔叔,婶婶可好!我去南方一带的这段时间婶婶有没有想我?”

    “难得你还记得你婶婶,如让她知道她一定会很高兴的,走,待会让你婶婶多做几道好菜也算是为你归来洗尘。”

    “婶婶!”还没进屋欧阳信大老远就叫到。这一刻在他心中的烦恼似乎全抛于脑后,仿佛又回到了当年。

    进屋后见到欧阳信,玉青一脸欣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后道:“信儿你能平安归来就好。”

    “托您和莫叔叔的福,这南方带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不过还好我们有缘结识了一些正派的朋友,恰好他们也要去南方一带我们这才跟随了他们一起,才能屡次化险为夷。”

    “也许连老天都在帮你们吧也算是你们命中福气,不过这次你和玲儿去南方一带确实让我十分担心。”

    “莫叔叔,婶婶令你们操心了,说来我心中还有些惭愧,我与玲儿师姐这次一块去南方一带如今回来的却只有我一人。”

    玉青轻轻抚摸着欧阳信的头,道:“信儿你无须惭愧,玲儿的性格我这个做母亲的是最了解不过了,她所决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谁都改变不了,也只能怪我们从小就把她惯坏了所以这不能怪你,既然玲儿好玩就随她去吧,等她玩腻了的时候她自会回来的,信儿你出去这些日子变廋了,你先坐下婶婶这就去做几道你平时最喜欢吃的菜。”看着轻微离去的背影此时在他心中充满了感激。

    莫逆天接着道:“是啊,信儿你别在自责了,待会吃过饭后你向我展示一下你的武功看看这段时间你的武功有没有进展。”

    “莫叔叔你不说我也正有此意,通过这次去南方一带也遇到了不少妖兽,通过与它们打斗我觉自身的武功有了很大的变化,好像体内自然而然有一种内流在冲击着我,与您所说的‘斩断诀’完全不同了似乎是换了一种武功,似乎比‘斩断诀’更加凶狠了,而且还觉自己的脾气变得暴躁了许多。”

    听了欧阳信如此一番描述莫逆天陷入了一片沉思当中,心中似乎已寻找到了真正的答案但他并没有直言而出,微微一笑道:“信儿,也许敌人的强大才使你发挥出了‘斩断诀’的真正威力,才使你感官上有所误觉,待会儿你再向我展示一遍后再一看究竟吧。”

    欧阳信含笑微微点了点头。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