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重逢

章节字数:5877  更新时间:17-02-20 1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石风村’边界。三个年轻的身影出现正向‘石风村’而去,入村小道上热闹非凡,两旁贩卖各种农产品的农夫脸上都洋溢着淡淡微笑,清晨这一刻也是农夫们贩卖的最佳时机,故此农夫们每天起早趟黑也只为了这一刻。

    这条道已在他们心中非常熟悉了,虽然农夫们那种渴望的眼神如第一次来一样再一次落到了他们身上,但胡善静却无停留之意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需等着他去做,眼神直视前方周围一切在他眼中已变为虚无。

    三人再次来到了这小溪边恰遇船来刚靠岸,“这位公子我们似曾相识过,你们是否要去庄主府?”船夫笑迎道。

    胡善静含笑点头:“大伯您记性真好,我们此行已是第二次了,记得第一次我们来此也是您载的我们,因此和上次一样我们同样是去找黄庄主。”

    船夫回忆了一番后道:“你提醒的是,我想起来了,上次除无休大师他们外还有一位公子,为何今日那位公子未同随?”

    船夫如此一问令三人的心情一下子变得低沉了许多,无疑他们知道船夫所问之人正是欧阳信,船夫的此问似乎勾勒起了胡善静心中伤感,一种忧伤再次从他心底荡起。

    “好了,到了,见你们一脸苦涩想必是不便回答,即是如此那我也不再追问。年轻人,凡事有因必有果皆应因果循环,既已发生就让它去吧,,面对的终须要面对,!”上岸后几人再回头时只见船夫已远去了,但船夫的最后一番话却已印入了他们脑海中,令三人不由自主的默默去领悟着。

    池塘水面清澈如镜,三人再次蹋上木桥可就当三人蹋上木桥后突然感到池塘已不再平静,水面顿时掀起了六团涌泉,清澈如镜的水质也变得混浊起来,随着六道巨浪溅起只见六条巨蟒从涌泉中荡起,飘浮在三人头顶将他们团团围住。

    “你们还敢回来,当初我们真是瞎了眼竟相信了你们,真后悔把七妹交给你们,快说,为何只有你们几个平安归来,我七妹了你们究竟把我七妹怎么样呢?”这正是六条蛇灵女,其中大蛇灵女怒道。

    “孩儿们不得放肆,让胡公子把话说完后再作定夺,胡公子,究竟发生了何事我七儿为何没同你们一道而归?”三名老者从竹屋而出,其中两人正是黄庄主夫妇,说话之人也正是七儿母亲蛇灵圣女。

    见胡善静沉默不语,六条蛇灵女摆动的身体更加厉害了,更是怒目直视着他,可见他们心中的怒火可能一触即发,同样蛇灵圣女面容严肃,急切之情已挂在面上,接着道:“不管如何我只想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毕竟你们对我一家人也有过恩,我不想与你们为敌,胡公子还请你直言相告。”

    胡善静脸色沉重,开口回道:“前辈,我想您是误会了事情并非您想象的那样,其实实情是…?”

    “是什么?你快说!”其实一名蛇灵女怒道。

    “三儿,让胡公子慢慢把话说完。”

    胡善静脸色变得更加凝重了,支支吾吾道:“也都怪我一时大意没照看好七儿,结果让蛇君趁机将…将七儿掳走了,我们此行也正是来认罪的,只求前辈能高抬贵手放过玲儿和雨琪,因为此事与她俩无关错都在我,还望蛇灵前辈能成全。”胡善静此话一出只见蛇灵圣女不由自主连后退了几步,同时眉头紧锁可以看得出她不敢相信胡善静所说的这一真相是真的。

    “善静,我们既然随你一道来就无胆怯之意,何况我们并非是有意的,七儿出事我们心中也不好受!”

    “玲儿姐姐说的没错,如我们真想逃避也不会来此认罪,我们来此一是为认罪,二是为与几位前辈商议此事的解决方法。”莫玲儿和赵雨琪相继道。

    “圣女,我看这些孩子不像是在撒谎。”

    “没错,如真是他们害了七儿想必早已逃之遥遥了也不会回来认罪,圣女,还需三思而后行啊!”黄庄主夫妇相继道。

    “娘亲,可曾记得七妹当初是被谁所伤?那欧阳信与他们是一伙的,如七妹不是他们所害,为何不见那欧阳信来?可见他们此行是别有用心,看来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是不会说真话的。”

    “是啊娘亲,大姐说得对不要再对他们这种人仁慈了!”

    话落,只见六条巨蟒齐向他们三人发起了攻击,蛇灵圣女刚想去阻止可一切都晚了。

    莫玲儿和雨琪同时拔剑却都被胡善静给阻止了,一道金光从他体内散发而出,形成了一道金色光圈将她们两人牢牢套入其中。同时一道光罩冲刺而出,将六条巨蟒抵挡在外。

    “六位姐姐,请听我一言,信弟的确伤害过七儿但并非有意,信弟未一同前来实属有因,但与七儿被害无关,七儿真的是被蛇君带走了。如你们不信可去查探,如查出我们所言虚假,再处置我们也不迟!”

    “死到临头了还花言巧语,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大蛇灵女话落,六条巨蟒怒色更是浓了,昂头直向胡善静冲来。

    六条巨蟒的这一击威力无比,如一般人恐怕早已粉身碎骨。胡善静被击退数尺,一口瘀血从口中喷出。在金色光圈的保护下莫玲儿和赵雨琪未受影响,两人急忙跑来将他搀扶着,胡善静轻笑示意无碍,起身后抬头看向蛇灵女,脸色沉重:“既然六位姐姐执意如此,那善静只有得罪了!”

    ‘噬心龙枪’和‘凤凌剑’同时出鞘,顿时龙吼凤吟金龙和灵凤在胡善静头顶飞舞几圈后与其融为了一体,然而这一暮令所有人都惊呆,尤其是蛇灵圣女,因为她最清楚自己的两大劲敌如今已出现在眼前,当年那场万灵之战也正是以金龙和灵凤为首的天之灵与幽灵为首的地之灵展开撕杀。如今这最强劲的两个敌人出现这无疑不令她即恐慌又担心六个女儿的安危。

    但为了自己的女儿蛇灵圣女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刚想出手却被黄庄主给阻止道:“蛇灵,切莫一时冲动先看看状况后再说,看得出这孩子并无恶意,再观望一会再作决定也不迟。”

    在黄庄主的劝说下蛇灵圣女这才止步但还是一脸焦虑,而六条蛇灵女似乎一点也不感到胆怯,仍是全力以赴蟒蜂拥而上,面对六条蛇灵女如此固执本想召唤出金龙和灵凤令他们胆怯就此罢手,可令胡善静没想到此举不但没令她们胆怯反而激励了她们的斗志,一脸无奈登空而起,此时他已别无选择唯有迎战。飞至六条巨蟒上空倒立垂直而落,直向六条巨蟒所形成的漩涡中心直射而去,随之漩涡中不见了胡善静的身影,不久,忽从漩涡中一条光柱直射天际同时光芒四射,强劲的气流似乎要把周边一切都吞噬,六条巨蟒也瞬间被卷入到了这光柱中,一道流影从光柱中幻影而出,胡善静的身影出现在了光柱之外,同时向光柱内注入一道道流光,六条巨蟒似感觉到吃力,也渐渐感受到了光柱内的纯阳真气流越来越浓,光柱内如一个大的火炉,这些纯阳真气流如火苗越来越旺,似将方圆几尺内化为灰烬。见此状,蛇灵圣女再也站立不住了飞身来到了胡善静跟前。

    “胡公子,我虽不知你是用了什么独门绝技如此厉害,但求你能放了小女她们一马,是小女她们一时冲动,我相信你方才所讲,也断定七儿之事与你们无关。”

    胡善静随手一挥光柱渐渐浓缩幻化成了两道光影进入了他体内,六条巨蟒随即跌落到地化为了人形,落地后胡善静也长出了一口气,刚才如不是金龙和灵凤化为纯阳真气相助恐怕自己很难轻易的将六条蛇灵女制服,那一道道纯阳真气流也正是由金龙和灵凤幻化而成,再加上自己全力施展‘青天诀’方能将六条蛇灵女困住,如单靠自己即使是将‘青天决’提升到十三式恐怕也难以占上风,毕竟她们可不是一般的蟒蛇可是已修练成人形有数千年的功底。

    缓缓向蛇灵女她们走来,“各位姐姐,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然而当胡善静靠近时六条蛇灵女连后退了几步,似乎对胡善静已门生了惧怕心理,想必也正是因为刚才那一击给了她们沉重的打击。

    六人捂住了已撕裂的伤口处脸色难堪,可见刚才那一击令她们伤得不轻,胡善静拿出了‘七仙草’在她们伤口处挥洒过一遍后,一道流光如同雨落般洒在了她们伤口处,随即只见伤口开始慢慢愈合不一会儿就完全复原了。

    “胡公子,谢谢你能手下留情还帮小女们疗伤,想必此叶就是‘七仙草’吧?”

    “前辈言重了,此叶正是‘七仙草’。”

    “哎呀!胡公子果然年轻气盛啊!这‘七仙草’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得到的,当今武林还找不出能得此草之人,今日我亲眼所见你也算是第一人,也着实令我大开眼界!”黄庄主和荷花走了过来黄庄主道。

    “黄伯伯您过奖了!”

    这时大蛇灵女走了过来一脸歉意道:“胡公子,是我太冲动才引起一场误会,你能拿出‘七仙草’如此珍贵药引来为我们疗伤,可见你并非想害我们,方才之事还请见谅。只是七妹。。。还望胡公子能相助。”

    说到七儿,大蛇灵女语气凝重,胡善静思量道:“并非我不想救七儿,毕竟此事我也有责任,只是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如我们现在行动只会自投罗网,非但但救不出七儿反而会打草惊蛇惊动整个蛇族。蛇君带走七儿无非是想拿她当诱饵想引你们现身,在未达目的之前蛇君不会把七儿怎样,因此我相信七儿现在很安全。”

    “胡公子所言不无道理,既然你们有要事那我们也不必为难,届时我自去向蛇君求情便是。”

    “蛇灵前辈我。。。如今我的确有要事在身,不过我可向您保证,待我将要事解决后自会去蛇族救出七儿,因此还望前辈能宽限我些时日。”

    “胡公子有了你这句话我就可以放心了,只要你答应便是至于何时行动可再定夺,正如你所言蛇君并非急性子,即使到手的猎物也不会轻易吞食,因此七儿暂且无碍。从你方才那般身手来看我也坚信你能闯过蛇族层层虎口成功救出七儿,加上如今你拥有金龙和灵凤两大天之灵相助即使有十个蛇君也未必能把你怎样,所以我只有将这重任寄托给你,还望你能体谅老生这般做法。”

    “您言重了,蛇君作恶多端本就该诛,为天下百姓除害是我们武林人士的责任,我不当要救出七儿还要一举除去蛇君以绝后患。”

    “胡公子正义凌然、胆识过人!怪不得无休大师第一眼见到你就能从你身上感受到一种与常人不同的特别之处!”这时黄庄主走了过来道。

    荷花接道:“一场误会总算化解,你们可暂且到寒舍歇息歇息,择日再起程也不迟。”

    “多谢前辈,那我们就打扰了。”胡善静刚想拒绝岂料被似乎早已商量好了的两女抢先一步答应了,无奈之下胡善静也只能轻叹一口气了。

    走进竹屋后依然和上次来一样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想必这也正是莫玲儿和赵雨琪一口答应留下的原因,然而胡善静却显得一脸心事重重。

    傍晚,池塘水面微波起伏,一阵微风吹来给人带来了一丝凉爽,“雨琪,妳说如果能在此长久住下去那该有多好啊!”

    “玲儿姐姐,看来妳也挺喜欢这种桃园生活?”

    “桃园生活是每个人都所向往的,将来我也想过上这种生活,善静你呢?”

    胡善静此时正盯着池塘之中,心里如同被一块石头压住,种种烦恼不约而同而来,微微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开口回答。

    “善静,今天好不容易可以静下心来散散心,为何你一直都闷闷不乐?有何心事不妨说出来听听!”

    “没…没有,只是想起了蛇灵前辈刚才的那一席话,觉得心里有点愧对于七儿。”

    “善静哥这也不能怪你,惹要说愧疚那我们谁都应如此,再说你不是已答应了蛇灵前辈到时会去蛇族救出七儿吗?”

    “赵姑娘说得没错,既然事已即此你也不必过于愧疚了,你即已答应了老生相信你会信守承诺的。”黄庄主、蛇灵圣女和荷花突然走了出来,蛇灵圣女道。

    黄庄主向胡善静走了过来,轻笑:“在年轻一辈中你是所见最出色的一个,以后的武林还需靠你们年轻一辈来主载,如因这点小事就如此那将来还如何面对整个武林,如何解救天下苍生!”

    “前辈教诲的是,弟子深感领悟!”

    “既然今日大家难得相聚在一起,又有你们年轻人相伴,我与荷花也许久没切磋过了,今日就在你们年轻人面前比划一番,希望你们三个能看出这其中的秘诀所在。”话落与荷花对望了一眼两人含笑点了点头。

    一阵微风掀起在木桥上剑光流影挥洒自如,黄庄主和荷花如同一对矿世眷侣,两剑交合间淡淡流光将他们两人笼罩,池塘中冒出了水泡六条蛇灵女也伸出了头观看着这难得的一暮,三人也是全神贯注眼睛一眨都不眨已完全被这一幕所吸引,同时各自都在心中领悟着黄庄主和荷花的每招每式。

    剑光收敛渐渐消失无影,黄庄主向三人走了过来问道:“如何?这套剑法乃我和荷花自创,你们都看出些什么来?”

    黄庄主的这一问令三人都陷入了沉思当中,然而黄庄主最终将目光锁定到了胡善静身上,“胡公子,我想你心中一定有答案了,不如说来让大家听听。”

    “看来还是瞒不过前辈,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已,如有不对之处还望前辈提点。”

    黄庄主与荷花对望了一眼,含笑点头。

    胡善静接道:“二位前辈的比划十分深奥要看出这其中奥秘之处的确不易,但两位前辈在这过程中一直都在暗示着我们,从前辈的招式中可看出这套剑法是属柔钢并用,里柔外钢体现出剑心带柔剑鞘带钢,从而能达到里应外合相结合的效果。”

    “胡公子果然天姿过人,虽然没全说对但也是八九不离十了,如你所言,这套剑法的确里柔外钢,像我的剑法较硬属钢而荷花则处处都带有一丝柔性。如你们对这套剑法感兴趣,他日可与心上人一同修练,我也不想这套剑法后继无人也正好也想找个传人。”

    “黄伯伯过奖了,传人便不敢当能得到您的赏识已是我们的荣幸,他日如想学时自会来向两位前辈讨教。”

    回房后却无法入睡,隔壁莫玲儿与赵雨琪的讨论声使他难以入眠,眼前隐约出现了黄庄主和荷花切磋时的那一暮,也趁睡不着之时在心中进一步领悟着这套剑法。

    然而这边莫玲儿和赵雨琪同样在讨论着这套剑法,两人心中一时都无法理解,“玲儿姐姐,我看我们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只怪我们与武行没这天份,不像善静哥看一遍便能参透。”

    “哎!也许妳说得对吧!”想到这两人没有再多聊,都合上了双眼

    此时池塘也变得比以往平静了许多,水中隐约可看见六条巨蟒已沉睡。。。。。。

    南方一带,蓝雪风摆脱了村民们的纠缠,随便找了一间破庙入宿。

    “昔日你们四人可是才识过人,今日所见也不过如此,念在你们助我登上谷主之位的份上今日我可饶你们不死,但你们不得与外界接触,只怪你们知道的太多了,我唯有将你们封印起来才能让你们永远替我保守着这个秘密,为不留痕迹我会将你们四人分隔封印,这样你们便没有逃脱机会,从此我也可安心坐上地魔谷谷主之位了!”

    “欧阳孤独你好狠,亏我们四兄弟还为你出谋策划助你登上谷主之位,没想到你尽反咬一口,当初我们真是瞎了眼居然信了你这魔头。”

    “哈哈…,你们也不能怪我,这世间谁无野心谁不想只手遮天?要怪就只能怪你们自己,不过说来你们能给我欧阳孤独办事也算是你们的荣幸,你们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好了,就让我送你们各自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吧。”

    “大哥…二哥…四弟…欧阳魔头你别走我一定要杀了你,你别走…!”当蓝雪风从梦中惊醒后阳光已洒下大地,清晨的气息扑鼻而来,一番清醒后才发现刚才是自己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四兄弟被欧阳孤独封印时的情景。

    昨日的笑脸已不再出现,只留下了今日愤怒充满仇恨的眼神,“大哥、二哥、四弟,我不会令你们失望的,如今我已找到了能破解这封印之人,你们就再忍受些时日,待胡兄弟解决他的事情后便会来来解救你们,待我们四兄弟团聚之日也就是与欧阳魔头决一死战之日,届时我们四兄弟又可以痛痛快快去大干一场以洗前耻!”

    “三位前辈请留步,蛇灵前辈您放心他日我定会去蛇族救出七儿,几位前辈今日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话落胡善静三人登上了船远离而去,船虽没变但渡船之人却变了,已不再是来时所见的那名老者,如今却变成了一位年轻人。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