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机密

章节字数:5477  更新时间:17-02-21 1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位小哥,请问那位大伯呢?”胡善静开口问道。“你是在问我父亲吧?父亲也和我说起过你们?”

    胡善静微微点头回笑:“原来是令尊,不知令尊为何今日没来载渡?”

    船小二沉思了一会儿微微摇头,突然变得一脸沦丧道:“父亲他病了。。。”

    三人脸色同感沦丧,“那。。。那大伯是得了什么病?”

    “父亲突然染上一种怪病,也说不出是何病,昨日父亲载渡归来还尚好,可到了晚上父亲突感全身不适接着一阵剧痛,今早虽有所好转但四肢却已麻木,我唯有来代替父亲了。”

    “那没请大夫看大伯的病吗?”赵雨琪接着问道。

    “请了,可大夫也看不出是何病,随便开了几副药方便离开了!”

    “可否让我们去瞧一瞧大伯的病情?”

    面对胡善静所提出的这一要求船小二犹豫了一会后,微微点头:“父亲几次都渡过你们也算相识一场,我这就带你们去。”

    顺着河流穿过一片胡同后船停靠在了岸边一处,上岸后只见前方一片荒凉几间茅草屋分隔座落在其中,“那便是我家。”船小二手指前方一间茅草屋道。

    走近后一间由几根柱子撑起的茅草屋着实十分简陋,看了一眼他们三人的眼神,船小二接着道:“房子虽是简陋了点,但我和父亲却住得十分舒服,父亲现在还躺在床上我们进去吧。”

    进屋后见船夫躺在床上面容十分憔悴,看去比昨日苍老了许多,“父亲昨晚疼痛了一整晚,到天亮后才有所好转,一夜的煎熬令父亲十分疲惫,要不要将父亲叫醒?”

    “不必了,就让大伯好好休息吧。”话落胡善静靠近床握住了船夫的一只手,一股金色气流顿时输入到了船夫体内。

    然而就当胡善静将‘纯阳真气’输入到船夫体内时,他突然感到不适,似乎有一股相对应的气流在阻挠着,且这股气流十分霸道,使‘纯阳真气’逆流反弹而出,在这股反弹冲击下迫使他连后退了几步。

    “善静…怎么啦?”两女为之不解,莫玲儿问道。

    “我也不知道,刚才我试着将‘纯阳真气’输入到大伯体内,岂料在大伯体内隐藏着一股霸道的气流将‘纯阳真气’反弹了回来,依我看大伯的疼痛也是由这股气流所致。”

    “那父亲的病还有得治吗?能否驱除掉这股气流?”船小二急切问道。

    胡善静并没有回答,作了个手势后将船夫扶起盘腿而坐,再次运行‘青天诀’使之体内的‘纯阳真气’极速运转,狭窄的屋内瞬间被一股金色气流所环绕,半空突然两道光点闪现而出,‘玄阴珠’和‘玄阳珠’同时出现,飘浮到两人周身将两人环绕随之两人极速旋转起来。忽见船夫体内一团黑色气流迷漫而出,一旁已快要支撑不住了的莫玲儿嘴角处流出了一丝血丝,但她还是坚强支撑着,一旁赵雨琪也只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根本束手无策,黑色气流瞬间迷漫到了整间屋内与金色气流相互辉印着,胡善静飞身而起‘玄阴珠’和‘玄阳珠’突然消失不见,除这团黑色气流外其余周边气流急向胡善静凝聚,一道光罩在胡善静周身渐渐形成与迎面扩散而来的黑色气流形成对立,然而这黑色气流变化多样使胡善静无法将其控制住。

    莫玲儿此时已有所好转见到眼前这团变化多样的黑色气流在她眼中似曾相识,对这团黑色气流十分熟悉,突然一道念头在她脑海里闪过一瞬间似乎让她明白了一切,想起了父亲曾叮嘱过的一席话顿时令她茅塞顿开,也猜测出了整件事的真正凶手。

    “切莫再与它这样纠缠下去,这样只会消耗你的纯阳真气,因为此团气流与你的纯阳真气恰好相反属‘纯阴真气’,虽说‘阳’可克‘阴’但真正两股最强大的气流碰面时往往‘纯阳真气’会落下风,此时的‘纯阴真气’体现出了它的特点‘霸道’,相反纯阳真气却体现出十分柔和,‘纯阴真气’可利用它的霸道来牵制住‘纯阳真气’的柔和,因此不能与其硬拼纠缠否则只会使你吃亏,刚才如不是‘玄阴珠’和‘玄阳珠’及时相助恐怕还难以逼出这股‘纯阴真气’。”体内金龙突然用心声传递道。

    “那我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你应向莫姑娘讨教才是,我已感受到了她的心声,在她心中似乎已有答案了。”

    回过神后将目光锁定到了莫玲儿身上,“玲儿,想必你对这‘纯阴真气’十分了解,事已至此你不妨说出来。”

    “我…我虽讨厌魔派但我毕竟出生在魔派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我不想背上一个背叛之名,再加上。。。”说到这一丝悲伤挂在了她脸上,她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还在欧阳孤独手中,如将地魔谷的这个机密说出去,自己受罪是小,重要的是父母会受到牵连,一时令她陷入苦恼之中。

    “玲儿,我虽不知妳心中有何苦衷但目前形式所逼,还望妳能慎重考虑。”

    “玲儿师姐,也许你心中有苦衷,但这关乎到大伯的生命,有何事能重要过人命关天,何况大伯几次渡我们过河,对我们都挺好,快告诉善静哥吧!”赵雨琪接着催促道。

    “姑娘,我求妳了,救救我父亲,只要能治好父亲我愿做牛做马来报答妳!”船小二突然双膝跪地诉求道。

    “你起来吧,我答应你便是了。”莫玲儿突然豁然开朗面露微笑道。

    话落,莫玲儿登空直向那团将要扩散的黑雾飞去,忽然那团黑雾停止了扩散陆续向她靠拢,瞬间一个黑色球体将莫玲儿团团围住极旋转起来,“善静,快。。。快用‘纯阳真气’将其吞噬,我已击中了它要害处,此时的纯阴真气已失去了以往的霸气是最脆弱的时候。”忽从这团黑色球体中传出了莫玲儿的声音。

    胡善静深知如此时用纯阳真气,虽说能克制住纯阴真气,但莫玲儿也会受到牵连,极有可能会被纯阳真气吞噬,急切道:“如我现在用纯阳真气,那你的处境就十分危险,早知如此就不应让你去冒这个险了,妳还是回到雨琪身边去吧,这团阴气就交由我来制服。”

    “善静,有你这句话我便已知足了,你放心啦我是不会有事的,难道你还不了解我的性格吗?平时我虽然爱出风头但我也不会傻到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的,善静你快动手吧别再犹豫了。”

    胡善静一口难言陷入沉思当中,‘万一玲儿有什么三长两短该如何是好?明知玲儿难以抵抗纯阳真气,可……!’

    “善静,赶快动手别再犹豫了,不然等这股阴气恢复它的霸气后你就难以对付了……”

    莫玲儿的呼唤再次在他耳边响起,一脸苦恼实在令他难以作出抉择,“玲儿,对不起了!”话落,飞身而起纯阳真气瞬间从他体内蒸发出将这团‘纯阴真气’团团环绕,飞至球团正中后金光直射天际与霞光相连反射而出,此时正中胡善静被金光缠绕如同一樽金身,所到之处一切都被化为灰尽,‘纯阳真气’随即极速聚拢直逼球团正中而去,只见两股真气相交那一刻‘纯阴真气’极速弥漫,想扩散而出却被‘纯阳真气’紧逼已无路可走,‘纯阳真气’渐渐扩大而球团却渐渐缩小,一点一点慢慢消失直至灰灰烟灭已完全被吞噬,当最后一丝黑雾化为乌有时一个身影出现并从半空垂直跌落,落地之时被赵雨琪接住,躺入她怀中已双眼紧闭。

    “玲儿姐姐、玲儿姐姐……!”赵雨琪泣声道。

    “玲儿,对不起……!”胡善静双膝落地脆在了莫玲儿身边。

    “善静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玲儿姐姐会变成这样?”

    微微低头一脸忏悔,“是我害了你,我明知会有这种结果可我还是…”

    就当胡善静一脸忏悔的时候,莫玲儿突然睁开了眼睛向赵雨琪使了个眼色后又闭上了,然而赵雨琪也已看出真相心中的悲伤转变为欣喜,但她没有表露出继续装作一脸悲伤道:“善静哥,你倒是说话啊,玲儿姐姐为什么会这样?”

    “雨琪,妳就不要再问了,总之是我害了玲儿,我是罪人!”说完,转身缓缓朝门外走去,泪光在他眼眶中闪烁。

    莫玲儿缓缓起身悄悄来到他身后,“谁说你害了我?我可没这样说过。”

    这熟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那一刻第一时间转身,一脸惊讶,“玲儿,妳…妳不是…?”

    “我不是死了是不是?那只是你认为而已可我还活得好好的!”一旁赵雨琪偷笑起来。

    莫玲儿也忍不住笑出,胡善静一脸无奈,“雨琪,看来你早已知道了实情?玲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那股‘纯阳真气’明明已将妳吞噬,可为何…?”

    “听你这话似乎很希望我出事?刚才还说自己是罪人我看你刚才所说都是虚言。”莫玲儿撅起嘴没好气道。

    “玲儿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不明白这其中原由。”

    “玲儿姐姐,善静哥说得也是,刚才如不是妳使了个眼色我还真看不出妳是装的。”

    “既然连雨琪都这样说了,那我也不必再隐瞒了。”

    说完,瞪了胡善静一眼来到了赵雨琪身边,接着道:“难道你们忘了吗,记得我向你们说起过我可是地魔谷唯一的一名少女,因此在地魔谷中我拥有一种不同于其它人的神密力量,这股力量虽较薄弱且不可提升自身修为,但在最危险之时这股力量便可发挥出它的作用,可确保性命无碍救我一命,不过这股力量只可以发挥一次,因此日后我便没这么好运了,我也是听爹所说没想到今日一试果真如此。”

    “玲儿,那妳又为何如此肯定这团黑雾就是‘纯阴真气’?”胡善静接着问道。

    莫玲儿停顿了一会儿:“爹虽说这是地魔谷的机密,但事已至此我就直说了吧,其实‘纯阴真气’和‘纯阳真气’一样并非人人都能施展出,只有修练成‘阴阳界’的人才可以发挥,否则会走火入魔自断经脉而死。爹说‘阴阳界’此武功在武林被公认为魔功,修练者须承受蛇、鼠、虫、蚁等百种毒物的侵蚀,同时还要有天赋之人方能修练。据我所知在当今整个武林中练成‘阴阳界’的只有两个人而已,一个是地魔谷谷主欧阳孤独,而另一个我们都非常熟悉,他就是欧阳信。因此‘纯阴真气’含有‘阴阳界’的霸气在‘纯阳真气’面前也不甘示弱,但‘纯阴真气’也有它的缺点,便是当遇到同类气流时会散失它的霸气变得柔和,爹说女子没有男子那般阳刚之气,且少女时期体内的阴虚之气尤为旺盛,加上我修练的‘斩断诀’也与阳刚对立。刚才善静施展出‘纯阳真气’时也正是我体内的阴虚之气发挥了其作用与‘纯阴真气’合力替我抵挡了‘纯阳真气’的侵蚀,因此我才会逃过一动。”

    说完,莫玲儿突然站立不稳,似头晕有点昏沉,一旁赵雨琪急忙将其扶住,“玲儿姐姐,你怎么啦?”

    胡善静走来摸了摸她手臂经脉,“玲儿此时的气息尤为虚弱,看来玲儿虽逃过一动但由于体内阴虚之气耗尽,才会变得如此!”

    莫玲儿缓缓睁开双眼,微微点头道:“善静说的没错,爹说过当体内阴虚之气发挥其作用后便会沉溺,因此这神密力量只能用一次,当时会感觉体弱气虚,不过休息几日后便会没事了。”

    “几位少侠刚才多亏了你们相救,我已听小儿说过了刚才如不是你们急时出手恐怕我也不能站在此向你们道谢了,请受我一拜已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这时船夫两父子走了过来。

    “大伯您快快请起!我们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加上昨日您临走前留下的一句话使我们领悟很深,说来我们还要感谢您才是,对了,您能不能回忆起昨日遇险时的详细经过?”

    船夫回想了一会,道:“昨日我和平时一样归来,但在归来途中发现河边漂浮着一样东西看上去像是一个人,将船靠拢后发现果然是个人漂浮在那,当我将此人捞起时…之后的事我就记不起了,当我醒来时已回到了家中,接着就感觉到全身都十分疼痛。”

    “大伯,那您有没有看清那人的面貌或是观察到了什么特征?”

    船夫接着回忆道:“此人漂浮在水面时是背面,身材和个子看上去都你差不多,捞起时由于他面带面具所以没看清他的真实面貌。”

    胡善静微微点头:“大伯,如今您没事我们也就放心了,我们还有其它事要去办因此不便久留了,还望大伯您日后多多保重,改日我们还会来看望您的,告辞了。”话落胡善静转身离去,两女随后紧跟了上来。

    “善静哥,莫非你怀疑此人就是阳信?”

    “我也有同感,尤其是刚才大伯描述此人身形时,欧阳信和善静的身形恰好相仿,从最近所发生的事和种种迹象来看,欧阳信的嫌疑最大。”莫玲儿插上道。

    “玲儿姐姐难道妳也如此认为是阳信所为吗?真没想到阳信会突然变得这么可怕?”

    莫玲儿轻叹:“有许多事你们是不会明白的,生活在地魔谷的人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即使我断定是欧阳信所为,但我也相信他是不情愿的是有苦衷的。”

    三人顿时陷入一片沉默当中,突然胡善静飞身而起御剑前去,三人御剑飘荡在空中但彼此心中都埋藏着层层心事,“大家都加速前进吧,我们不再作停留了去驿站收拾好后就直接去‘水月派’终取在天黑之前赶到。”

    就当三人离去后一个身影出现在此,看着三人离去心魔脸上洋溢着淡淡微笑:“玲儿妳错了,妳怎么也想不到我也修练成了‘阴阳界’,就让你们带着这个疑问继续错下去吧,当你们无路可走时也就是我成功之日!”

    三人穿梭在山水丛林之中,太阳渐渐西落一道晚霞出现给天空增添了一丝色彩,此时的‘水月派’如往常一样弟子们都各自呆在自己的房间做着自己的事,然而大殿外却还站着一个人,默默看向远方似乎在盼望着什么。

    “师傅您又没吃饭?弟子把饭菜拿到厨房加热了,您快回房趁热吃吧,相信师妹他们很快就会归来了,待您将饭吃完后弟子再陪您一起等。”

    “敏儿,也许你说得没错,为师只是担心妳小师妹的安全,毕竟她从小无父无母是个可怜的孩子,敏儿,为师再问妳个问题?”

    于敏恭敬道:“师傅请问!”

    云仪仙子微笑道:“为师如此偏重于雨琪,妳会不会觉得为师过于偏心?”

    于敏回笑道:“师傅,您这是哪里话,师傅对我们每一位弟子都一样都亲如爱女,只是小师妹她是我们其中特殊的一个,她从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再者小师妹讨人喜欢为人友善这是每位弟子都所公认的,而这次也是小师妹头一次出远门别说是师傅担心,其实我们每位弟子心中都在默默期盼着小师妹早日归来。”

    云仪仙子深情看了于敏一眼后再没有说什么了,直向切卧房而去。

    “师傅、师傅…!”就当云仪仙子推开门刚要踏进房门时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名弟子的喊声。

    “师傅…大师姐…!”此弟子跑过来后气喘虚虚道。

    “师妹妳先喘口气后再慢慢说吧。”

    “回师傅、大师姐,小师妹他们…他们归来了。”

    云仪仙子心中顿时一阵欣喜从心底涌上心头,脸上的笑意也比刚才更加灿烂了:“敏儿,快去通知所有弟子聚集在大殿迎接妳小师妹他们归来。”

    “是,弟子这就去。”

    然而云仪仙子此时的心情犹如吃了蜜糖一般,这也是她在这半年以来第一次这么开心了,在心中轻声叹息道:“雨琪,妳能平安归来我也就放心了,也算是老天开眼让我盼到了你们平安归来的这一天!”话落转身朝大殿而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