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激发

章节字数:6036  更新时间:17-02-23 10: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阵微风轻拂而过夹杂着两道流光挥洒而出,顿时方圆十里内一切气息极运转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涡将四人环绕其中,漩涡中间四人同时飞身而起三道剑芒而出直击胡善静而去,龙吼咆哮出三道金光从‘噬心龙枪’中划过与迎面而来的三道剑芒迎刃而上,胡善静手持‘噬心龙枪’挥洒自如与三人手中三剑相挥应,道道流光在半空交织着映射了整个天空。然而所有弟子脸上都表现震惊,令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胡善静居然可以一对三,而且所对应的都不是普通之人都是派中最出色的弟子,这也令她们着实观赏到了一回高手之间的对决。

    “善静这孩子果然不同于常人!”云仪仙子嘴里嘀咕道。

    “前辈您说得没错,善静他不仅天赋高于常人而且才智也高于常人,这次去南方一带如不是有善静在恐怕我们是死是活都是未知数!”

    赵雨琪接道:“玲儿姐姐说得没错,在南方一带我几次都差点遇险还好有善静哥在几次都被他出手相救。”

    云仪仙子回笑:“看来你们都挺了解他的,善静这孩子天资聪明悟性高只希望这孩子他日不要误入歧途就行了!”话落看向半空三人再也没有出声了都在静静的观赏着这精彩的一暮。

    一阵僵持状态后于敏三人对望了一眼,三道光环幻影而出三人将‘玄女碧玉心经’施展至最佳,周围一切气流随着这三道光环极速运转,整个漩涡都已被这三道光环所控制,直向胡善静袭卷而去,面对这威力极强的巨大漩涡胡善静连后退了几步,但并未看出他有胆怯之意,连后退数步后整个人旋转而起随着旋转度越来越快从他身上肆放出了一条光柱直射天际,在光柱的极速运转下整个天空看似乎被戳穿了一个大洞,光柱中胡善静停止了旋转在光的辉映显得那么帅气有神,见到这一暮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特别是云仪仙子眼神中似乎已看出了什么。这巨大漩涡渐渐靠近光柱的同时三道光环与漩涡合为一体形成了一道轮环,两股强劲的气流相接触刹那间风云变色,巨型漩涡紧紧环绕光柱将整条光柱夹杂在其中,在这两的股强劲气流的冲击下四人面色难堪已控制不了自我掌控不了方向,于敏三人紧靠一起相互胁持全力抵抗着才使得三人平稳了许多,而胡善静却漩涡中四处飘浮同时也在全力抵抗着,飘浮一周后四人再次碰面,只是这一次看上去四人都疲惫了许多,然而于敏三人似乎要做出果断的抉择进行最后一次攻击,能否分出胜负也就看此一击了,还不等胡善静回过神来只见三把利剑已迎面刺了过来,忽三剑合一周围气流极速旋转,整条光柱为之颤抖三剑合一形成的这把利剑稍作停顿后忽冲击而出,威力极强也使整条光柱颤抖得更加历害了,瞬间冲破了层层金色光罩最终刺中了胡善静左肩,刺中处鲜血流出三人也面色恐慌想将剑拔出却出乎意料三人用尽全身力气怎也拔不出剑,只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吞噬力正从剑尖慢慢反射而出,顿时三人脱手被震退而剑还刺在胡善静的左肩上,整个人缓缓飘落赵雨琪和莫玲儿第一时间跑了过去扶住了他,看着胡善静伤口处的鲜血两人眼眶中不经意间闪烁着泪光,于敏三人落地后也是差点没站稳还好三人相互扶持着才稳住了脚,三人也随即跑了过来。

    “雨琪,刚才我们并非有意要刺伤善静的,只是一股强劲的吸噬气流促使我们控制不了自己手中的剑才……”

    “于师姐我并没有责怪你们之意,反而我刚才还差点害了你们。”胡善静缓缓睁眼道,见到胡善静苏醒赵雨琪和莫玲儿极为高兴。

    于敏三人对望了一眼后不解:“你醒了就好,只是我不明你刚才之意,明明是我们用剑刺伤了你为何还说是你差点害了我们?”

    “敏儿,难道你不觉得刚才那股吸噬气流来得太突然了吗?”云仪仙子走了过来问道。

    “徙儿不明还请师傅明示。”

    云仪仙子接着道:“其实那股吸噬气流并非一股天地间的气流,而是由人力所为。”

    “师傅那您的意思,难道是。。。?”话落,随即将目光转移到了胡善静身上。

    “没错,那股吸噬气流正是善静施展而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善静是不想再这样拖下去,也许他也看出了你们施展出最后一击,所以他才施展出了这股吸噬力让你们三人一举而胜,也由于善静身上拥有阴阳两大灵珠也正是其‘玄阴珠’发出的反噬力也就出现了你们三人被反射回来的那一暮,想必这一点连善静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善静本是出于一片好心可没想到差点害了你们。”

    胡善静重重点头:“师叔所言一点都没错,也怪我一时大意差点害了各位师姐。”

    云仪仙子一声轻叹:“我也太低估你的实力了,看来本届‘武林大会’你可以为我们‘六君子’争光了。”

    “师叔您过奖了,我只不过是借助了‘噬心龙枪’才略胜一筹,其实三位师姐的实力也并非在我之下,特别是于师姐的实力依我看来是与我不相上下。”

    于敏含蓄道:“胡师弟,今日我们三人是输得心服口服,说来我们还得感谢你,因为是你激发了我们才使得我们又突破了‘玄女碧玉心经’一层,日后我也会抽空来与你切磋的,虽不能在‘武林大会’上尽显风头,也只望能为‘六君子’出一份自己的力。”

    “于师姐,我随时恭候,云仪师叔,明日一早我就要回派了至于玲儿就有劳您照看了。”

    “你放心,我会好生招待好莫姑娘的,好了,大家都解散了吧!”待所有人都解散离去后这时花草丛中只剩下了云仪仙子一人。

    “雨琪,现在你的伤势怎么样了?”一回房于敏第一个问道。

    赵雨琪回笑道:“谢谢大师姐的关心,我的伤势已无大碍了。”

    “雨琪,从刚才与你对决发现你进步了不少。”

    “三师姐过奖了。”

    易水荫接着道:“刚才那一击如不是大师姐和二师姐扶住了我,恐怕我也会被击退数尺,依我看来你这一次去南方倒是收获不少,是否与胡师弟有关还是你们已经……?”

    赵雨琪顿时一脸微红道:“三师姐,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与善静哥之间只是师兄妹而已。”

    于敏接着笑道:“好啦,三师妹你也不要取笑她了,你的心思我们都十分清楚,虽然多了个莫姑娘与你们一道归来,但我们还是会全力支持你的,好了,今天大家也都累了都休息吧!”

    地魔谷,欧阳信正急匆匆朝莫逆天家而去。

    “莫叔叔您放心,我这次出谷后一定将玲儿师姐安全带回,此次出谷我是瞒着义父出来的,所以还望您能够替我保密千万不能让义父知道了。”

    莫逆天含笑点头:“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的,只是你一路要小心。”

    “知道了莫叔叔,那我这就起程。”看着欧阳信离去的背影莫逆天与玉青对望了一眼但并没有说什么。

    出谷口欧阳信刚离开紧随一个身影出现在了谷口处,“长老!”然而此人正是心魔。

    接着向看守弟子询问道:“知不知道少主这是要去哪?”

    一名看守弟子摇了摇头回道:“少主刚出谷时也没交待什么,更没说要去哪弟子也是不清楚。”

    “好了,没事了。”话落心魔飞身而起消失在了谷口处。

    出谷后欧阳信长出了一口气感觉到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但他并没有像游山玩水一样行驶缓慢,看似乎他是有目的直朝一处而去。

    另一边蓝雪风的身影出现在了‘石柳镇’附近,正四处张望像游山玩水一番朝‘水月派’方向缓慢行驶而去,同样这时欧阳信的身影也出现在了‘石柳镇’只是与蓝雪风行驶的路线不一样,石柳镇出口处两人最终同时出现然而蓝雪风发现了欧阳信而欧阳信似乎却不知,蓝雪风跟随欧阳信一段路程后直奔‘水月派’而去。

    次日清晨一行人聚集在了‘水月派’出口处,“云仪师叔你们送到这就行了,玲儿你就在这玩些日子待我回派处理好事情后会再来,对了,如果蓝大哥来了就说我回派了要他在这等我,我会很快回来与他会合的。”话落骑上马离去了。

    “善静……!”胡善静刚离开没多远只听见不远处几声叫喊传来,对眼望去此人正是蓝雪风。

    “蓝大哥你这是怎么啦?怎么气喘虚虚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善静,我是连夜赶来告诉你一个重大秘密的,我本想一路游山玩水慢慢赶来想在‘石柳镇’多玩上几日,岂料碰巧让我遇到了一个人才促使我放下了玩的心思连夜赶来。”

    “蓝大哥,你所指是何人?”

    “是欧阳信,而且他前往之处你也非常熟悉,他正是朝贵派而去,我跟踪一段路程后这才想到还是先与你商议后再作定夺,欧阳信此次神密前往青山派你觉得他会有何目的?”

    “蓝大哥你们在这嘀咕什么?你刚来就显得如此神神密密的难道你只记得善静就忘记我们了吗?”赵雨琪和莫玲儿走了过来相继道。

    “玲儿、雨琪你们误会蓝大哥了,蓝大哥正与我在商议一件要事此事关系重大所以蓝大哥才急切赶来。”

    赵雨琪开口问道:“那要不要将此事告诉师傅一同商议?”

    胡善静急忙回道:“雨琪,师叔体内的毒刚驱除还没完全康复,因此我们还是不要给她老人家添麻烦了,此事就由我来处理吧。”

    “你们说了半天还没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胡善静并没有直接回复因为他心里清楚此事暂且不能让莫玲儿知道,转移回道:“玲儿、雨琪蓝大哥就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等我回来后你们自然会知道了。”话落转身骑上马奔驰而去。

    “蓝大哥,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善静他不愿告诉我们?”待胡善静一离开莫玲儿并未死心接着追问道。

    “雨琪,你们在商议什么?这位是……?”

    蓝雪风被莫玲儿这一问正好找不到脱身的理由,这时见云仪仙子走来蓝雪风急切上前回道:“在下蓝雪风以游山玩水闯荡天涯为生,早已久闻仙子大名今日一见也让雪风长了见识一睹了仙子的风采。”

    “这位侠仕过奖了,来者既是客既然你们都是雨琪的友人那日后就在此多住上些日子,蓝公子日后就可以把这当成是自己的家。”

    ……

    “他独自一人出去究竟是去何处?平日里有什么事他都会来与我商议可今日却。。。,难道我的计划已被他识破还是另有他因?”回卧房后心魔绯疑所思起来。

    想到这只听得门外突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长老可在?”

    心魔随即躺在床上,咳嗽了几声道:“门没反锁进来吧!”

    推门而入后此人正是冯天霸,“原来长老在休息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既是如此那我只有改日再来登门拜访了。”

    “且慢,冯贤弟与我同为谷主效力就是同船之人又何须拘如此拘谨,贤弟难得来访一聚且要事不说就凭贤弟这番情意我又岂能怠慢,来,快请坐。”

    “长老果然深明大义,其实今日我前来是为两件事,其一是来拜访长老也算是叙叙旧,其二则是有要事来与长老相商。”

    “不知所谓何事?”心魔用疑神看向他道。

    “长老你有所不知,近日我意外发现了一个奇特迹象,就在附近方圆十里处一池塘中见池面异常汹涌似乎池中隐藏着一种生命体,本想将此事告知谷主但如今谷主却在修练仍未出关,我这才前来与长老商议。”

    心魔轻笑:“贤弟可否还记得谷主闭关前所交待之事?在谷主闭关的这段时日谷中一切大小事物都交由副谷主主持,你何不直接去找副谷主?此事即使你我商议出结果来,恐怕我也作不了主啊!”

    “话虽如此,但谷主真正的心思想必长老比任何人都清楚,副谷主此时只不过是一个虚名而已,谷主早已对他起了疑心只是还未找到确凿的证据,如此时对副谷主施加罪行这必定会引起谷中动荡,要知道如今谷中有一半实力是效衷于副谷主的,在加上谷主正在闭关对副谷主还有利用的价值,因此在时机还未到之前副谷主这一虚名也只能暂且留着,更何况谷中除谷主、副谷主和少主外就属长老的威望最高的了,你说此时我不来找长老商议又该去找何人商议?”

    “贤弟虽说是刚入谷不久但对谷中事物却是深知入耳,也看得出谷主对贤弟的信任和重用非一般人所能及,有贤弟这样的能人伴随谷主左右他日我归天后也可瞑目了!”

    “长老这是哪里话,谷中又岂能少了长老?还不知长老对刚才一事有何看法?”

    “贤弟,你为了谷中事物四处奔波也辛苦了就早点回房休息吧,改日我自会亲自去察看一番后再作定夺。”

    “有了长老此话那我就放心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看着冯天霸离去的背影心魔心中想到,“看来我太低估此人了,他将又是我计划中的一个阻碍啊!”

    欧阳信此时的身影出现在了‘青山派’周边,‘青山派’警戒十分严密迫使他不得以寻找着入口,‘这里是后门入口只有两个人把守我可以从此而入’想到这他悄悄朝后门入口而去。

    “师兄,你暂且忍受一下我先去出趟宫马上就回。”

    “好啦,我不和你抢就是谁叫我是你师兄了,不过你得快点可别让我久等了。”

    “师兄你放心,我好了马上就回我这就去了。”

    听到两人如此一言欧阳信灵机一动似乎想到了混入办法,“看来他们是急着要去出宫我何不趁机而入。”

    只见这名弟子刚出宫完正想返回,岂料欧阳信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身后将他击晕了,换上这名弟子身上的衣服后看上去还有几分像‘青山派’弟子,大摇大摆的朝后门入口而去。

    “师弟你终于回来啦,师兄我实在忍受不住了我先去了。”然而这名弟子急于出宫也未察觉出欧阳信的真面目。

    “师弟,你怎么又睡着了?”然而待这名弟子回来时,欧阳信已换回了衣服而这名被击晕的弟子正倚靠在门口,只是他双目已紧闭。

    “师兄,我…我…”

    “好啦,这次就算了我就不告诉给大师兄了,但下不为例。”

    “多谢师兄,我刚才是怎么啦怎么又睡着了?”一番苦思后两人又恢复到了先前一暮,挺直站立尽职尽责艰守着自己的岗位。

    此时‘青山派’内一角出现了欧阳信的身影,看着这如此浩澣气派不凡犹如仙境般之地,这一刻正吸引了他的眼球,“没想到‘青山派’如此美景气派不凡也不愧为‘六君子’之一,真羡慕善静哥能生活在此。”

    “蓝大哥,刚才你与善静神神密密究竟在商议着什么啊?好,如果你不告诉我们那以后我和雨琪就不理你了。”话落莫玲儿给赵雨琪使了个眼色。

    赵雨琪接着道:“是啊,蓝大哥有什么事情不能让我们两个知道的啊?”

    一回到房间面对着两女的纠缠不放蓝雪风也是一脸无奈,这也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弱小之处,在她们二女面前感觉到自己如一只飞不出的苍蝇束手无策,“两位姑奶奶刚才善静不是已经回答你们了吗?我连夜赶来彻夜未眠你们两个就让我好好休息饶过我这一次吧!”

    莫玲儿一脸没好气道:“刚才善静急于赶时间根本没说全我们也是一知半解,再说也正因为你连夜赶来肯定是有什么大事才如此劳师动众,不然以你一向爱玩的作风还不得慢慢游山玩水一路而来,哪会如此彻夜奔波呢,我说得没错吧?”

    “哎,看来今日我又不能安心睡上一觉了,不过有两位美女陪着我了不觉得寂寞了,那你们真的想知道吗?”

    “当然,蓝大哥你快说。”

    “哎,看来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不过你们也得先答应我不容此事让第三者知,而且我告诉你们两个后你们必须装作不知道此事一样不容他人看出破绽,特别是善静。”

    “蓝大哥你就放心啦,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和雨琪不成?你就快告诉我们吧。”

    “好,现在我也别无选择只得相信你们了,昨日我路过‘石柳镇’时突遇到了一个人,也正因他的出现才使得我要连夜赶来告知给善静。”

    “那此人是谁啊?”

    蓝雪风咽下一口后吞吞吐吐道:“欧阳信……!”

    当这三个字而出两女同时一惊,特别是莫玲儿心中甚是坎坷,接着追问道:“那他是一个人吗,又是前往何处?”

    “我遇到他时只有他一人,见他正往‘青山派‘而去,我跟踪他一段后便分开了。”

    两女对望了一眼心中实属不解,“他去‘青山派’干吗?‘青山派’乃六君子之一守卫严密同样也是善静派上,他去究竟所谓何事?”赵雨琪不假思索道。

    “雨琪,你所虑也正是我心中所想,也正因如此我才急忙赶来向善静告知,不过你们也不必过于担心,虽然欧阳信不比善静但天底下能练成‘阴阳界’的人又有几人?因此你们不必担心他的安危,我现在倒担心他与善静见面后不知会出现何种状况?”

    “蓝大哥你说得没错,如今善静得知此事他定会阻止欧阳信胡作非为,还望善静这次能说服他别再执迷不悟了,不然他俩终会有刀兵相见的一天。”

    “是啊,但愿他两相见后能和好如初!”

    ……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