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绝望

章节字数:6058  更新时间:17-02-25 12: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刚才你们的一番话实属令我深有感触!尤其是小师弟你的一席话,你说得没错正魔交战必将生灵涂炭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这二十年来虽无战争还算太平,但如今的魔派今非昔比,如今魔派势力日渐强大便意味着离正魔交战的时日不远了,眼看武林大会临近在及天下苍生的未来也都全指望这次武林大会了!”

    “大师兄的意思是指武林大会可以阻止正魔交战?”林水莲不解问道。

    “没错,武林大会不仅只是一场比武也是正魔间的一张契约,谁违背了都将受到天下人啮笑和唾骂从而不得人心,这些年正魔之所以没有交战也正是武林大会这张契约从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不过这也要看这武林宝座花落于谁家,这些年来届届武林大会我们正派都占上风这武林盟主之位也都落在了我们六君子之中,才得以阻止了魔派的一切行动,而这一届却不同了也许会改变这一历史!”

    胡善静接着道:“大师兄的意思是说这届武林大会盟主之位有可能会落入到魔派之手?如真让魔派之人当上了武林盟主那这天下不又得大乱了?”

    吴峰微微点头:“这也正是我发愁之处,因此这次武林大会极为关键,而善静你这次的胜败犹为重要,要知道如今的魔派是人才辈出而师傅和各师叔他们都已年迈,如今在我们六君子当中再找不出第二个像你如此有天份之人,所以善静你这次在武林大会的成与败将关系到整个天下苍生!”

    胡善静从容回道:“大师兄你放心,为了天下苍生我一定会皆尽全力,不会令师傅和各师叔伯们失望的。”

    “好,有了你这句话相信师傅和师叔伯他们也可安心了。”

    “啊……!”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阵叫喊声。

    “大师兄,这叫声似乎是从师姐卧房传出的。”

    “走,我们快去看看。”

    当几人赶到后只见古倩倩已清醒,满头大汗的她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小师妹你怎么啦,发生了何事?”

    古倩倩回过神来吞吞吐吐回道:“大师兄,刚…刚才欧…欧…!”

    古倩倩的话还未落胡善静急忙上前打断道:“师姐,我想是上次的重疮令你受到了惊吓,想必是做了什么噩梦吧?”这时胡善静趁人不注意点了古倩倩的一穴位使之又睡过去了,接着道:“大师兄你看,师姐她又睡过去了我想刚才她一定是被梦中所惊醒。”

    吴峰微微点头:“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好好休息,你们两个就留下来好好照顾她吧,以免真出什么意外。”

    “大师兄,我想有水莲照顾就行了我先去出宫一下。”

    离开房间后胡善静并没有去茅厕而是来到了另一处,“出来吧,不必再躲了。”

    “看来还是难逃在此一遇,如今我就在你面前我也没想过要逃脱,要怎么样处置都随你便。”

    “信弟没想到果然是你,刚才在密室中我就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当时我只是怀疑而已,可如今事实摆在面前我也不得不信了。”

    欧阳信突然一声冷笑:“我想你并非只是怀疑而是很肯定?在青山入口处蓝大哥跟踪了我一段,他应该告诉你了吧?”

    “看来蓝大哥跟踪你你早有察觉,信弟,以前种种我就不过问了就让它过去吧,我只想知道你此次悄悄来‘青山派’的真正目的?”

    “好吧,既然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这次来并无什么目的我来只是想看古师姐一眼谨此而已,至于信不信那也随你我不必作多解释。”

    “信弟请你原谅我,我并非有怀疑你之意我也相信你刚才所说,只因近期发生了太多的事令你有了很大的改变,我不希望看到这种改变更不希望你因此而误入了魔道。”

    “魔道…?我承认地魔谷是做许多坏事但也并非你想象的那样。”

    “信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所说的魔道并非是指地魔谷,而是…?”

    “而是什么。。。?你说啊!没错我是出生在地魔谷我是魔道中人,在你们眼里更是坏人,而你是正道你们都是好人?也难怪古师姐会喜欢你,她又怎么会喜欢我这种魔道中人?我也不妨告诉你刚才趁你们不在时我到过古师姐卧房,但我并无恶意我只是想问清楚她心中真正喜欢之人是谁,可她的回答却是你,没想到她不仅不喜欢我还那么讨厌我,如不是她那一声叫喊我也不会急于离开,想必你们也已听到了,现在我已经知道一切了我以后也不会再这么傻了,我要证明我不是你们心中所想象的那样。”

    “没错,我们刚才确实是听到了古师姐的一声叫喊,信弟,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即使师姐她喜欢的人是我也不会因此而改变你我之间的兄弟情,信弟,我答应你有朝一日我一定会说服师姐与你投缘合好的,请你相信我!”

    “你不用再说了,如今事实已摆在面前说什么都不能改变了,善静哥,这一声称呼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同样我们这一次相遇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今日你肯放我走我十分感激你就当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他日我会来双手奉还的。”

    “信弟,我承认怀疑过你,但我并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你永远是我心中的那个信弟,你千万不要做出傻事来而毁了你的前途!”

    “也许你说的对,我也很怀念那段快乐的时光,但如今的你我已不再是当年的那毛头小子,何况我是魔派中人,注定我们道不合谋,既然天意如此,又何必要逆天而行?我们都应顺应天意认同自己的命运。何况我心意已决,你什么都不必说了,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至于再相见时是敌是友,就一切都由老天来决定吧!”话落欧阳信飞身而起消失在了胡善静面前。

    “信弟…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欺骗你我真的不想你误入魔道,更不想与你成为敌人…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是天意,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们…为什么?”话落胡善静双膝落地这一刻他似乎已完全失去了理智。

    这时天空忽变灰暗,顿时雷鸣而起下起了大雨,而胡善静此时依然双膝脆地任由雨水淋湿着,这一刻他脑海里出现了一幅幅与欧阳信在一起那快乐时的场景,“我已经尽力了,可你为何还要这样捉弄我们,为什么…?”一声呐喊后他整个人都倒在了雨中。

    “善静,善静哥…。”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古倩倩和林水莲的叫喊声。

    “师姐,快看,善静哥躺在那了。”

    两女跑了过去古倩倩急切道:“善静,善静,看来他已经晕过去了,水莲我们快扶他回去。”

    ……

    “善静哥你终于醒啦?”

    胡善静缓缓睁开眼睛,“水莲我这是怎么啦?我怎么觉得头有点晕晕的?”

    “善静哥,看来你什么都忘了,前几天你昏倒在雨中后来是我和师姐扶你回来的,你已经昏过去三天三夜了。”

    “三天三夜?那师姐她康复了没有?”

    “师姐这几天都忙坏了,师姐每天都会亲自去采集一些草药回来熬给你喝,她现在又去采集草药了估计过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谢谢你们,这几天真是辛苦你们了!”

    “善静哥,我倒不怎么辛苦我只是在这照看而已,倒是师姐…还是等师姐回来后你当面谢她吧。”

    “没想到我这一睡就睡了三天三夜,水莲呆会师姐回来后你替我当面谢她,我现在要去见师傅。”

    “好吧,那你去吧等师姐回来后我会替你当面谢她的。”

    “水莲,谢谢你那我先走了。”

    看着胡善静离去的背影林水莲脸上露出了淡然一笑,“谢我什么,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哪怕是让我献出自己的生命…!”

    古云龙卧房

    “师傅,弟子来晚了。”

    古云龙并没说什么,一阵后轻笑道:“坐吧,在你昏睡的这几日里为师考虑了很多,你刚回来此时又让你下山这必定会引起其它弟子的猜疑,但如今天下局式所变为了天下苍生我不得不做此决择,在整个‘青山派’当中也唯有你能担此重任,按理说这个重任应寄托在你大师兄身上,但峰儿乃我接班人我不能让青山派后继无人,也许是为师自私了点吧!”

    “不,师傅您并不自私您也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也是师傅常常教导弟子的,因此弟子愿担此重任,师傅您说了半天还没告诉我是什么任务?”

    “好,有骨气不愧为我‘青山派’弟子,近期六派各探子回报,在我们六派周边出现了一些蟒兽扰乱人间,我们六派掌门人猜测这定是西疆一带的蛇族在扰乱,据悉蛇族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灭绝,如今蛇族重返人间还扰出事端来,这无疑是在向我们六君子挑衅,加上‘武林大会’举办在即,蛇族选在这时候来扰乱为师猜测它们是在消耗我们的势力,他们是想协助魔派夺回武林宝座。蛇族一日一除日后必将祸乱人间,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此时我们一举消灭它们定伤我六派元气,因此这次任务并不艰难,你只需将这些蟒兽赶出我六派边境,确保这次武林大会的成功举行,至于消灭蛇族之事等过了武林大会后再从长计议。”

    “师傅看来这个任务弟子是非接受不可了,因为弟子这次去南方一带也遇到了蛇族蟒兽而且是它们的统领蛇君,弟子与蛇君有过一番交手虽然没落下风但也没占得上风,在这次交手中与弟子一道同行的一位好友被蛇君抓走了,弟子也正有此意想去蛇族将其救出,既然它们这次如此放肆竟然侵犯到我们家门口来了,那这次我也决不会放纵他们,请师傅放心我这次一定将他们一网打尽。”

    “善静你天资虽超群但不可小觑蛇族,蛇族毕竟有着几百年的根基要将其一网打尽又谈何容易,就算合我们六君子之力也很难肯定,何况只凭你一已之力想要毁灭蛇族实属天方夜谭,因此你切莫逞强只需将他们赶出边境便可,之后事你便不必管了,毕竟这次武林大会才是关键为师不希望因此而影响你参加武林大会,所以你尽力便是。”

    “师傅这一点您不必担心,这次弟子去南方一带也算没白去也交上了一些武林中人,他们都愿助弟子一臂之力与蛇族抗衡,所以弟子并非一人去应战,这次即使是不能毁灭蛇族那也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也可警告它们不要再来触犯。”

    “好,既然你如此自信那为师也不强加阻挠,只是切莫一意孤行一切见机行事。”

    “弟子一定不辱使命,那弟子这就回房去收拾好后即刻起程。”

    “此事也不急于一时,今日你就回房修养一番待明日起程也不迟,还有你切记此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大师兄,为师不想因为此事而打乱了他们备战武林大会的心思。”

    “弟子谨记,如无其它事那弟子就先回房了。”

    看着胡善静离去的身影古云龙轻声叹息道:“善静,也许这就是你的命吧,让你背负着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

    离开青山后欧阳信再次回到了‘石柳镇’一脸举丧的他迈步走进了一家酒馆,“小二拿洒来,给我来几坛上等酿酒。”

    “客官您请稍等,您的酒马上就到,那客官不需要点别的吗?”

    “问那么多干吗快给我拿酒来。”

    “是…我这就给您拿酒去。”然而欧阳信的这一声泄愤不仅吓坏了店小二,同时还引来了其它桌众目睽睽的目光。

    还不等店小二将酒放在桌上,欧阳信接过酒坛就直往嘴里倒去,可见此时的他已完全失去了理智,也能感受得到此时他内心的痛楚。

    ……

    “善静哥,你终于回来了,你先别急着回房古师姐在后山花园等你,我们这就去吧,然而胡善静心中不解不知道古倩倩为何要将他约去后山,也没向林水莲追问跟随两人朝后山花园而去。

    “古师姐,善静哥他来了。”

    古倩倩回头的那一瞬间什么也没说,深情的看着他。

    “师姐,不知你约我来此有何事?”

    古倩倩依然什么都没回答,可她接下来的举动令胡善静和林水莲都惊住了,只见她突然跑了过来一把将胡善静紧紧搂住。

    这一刻胡善静整个身体都疆硬了,同时心跳加速,“师…师姐,有什么事你先松手再说。”

    “善静你知道吗?经过这次生死劫让我懂得了许多,其中一点是让我懂得了珍惜懂得了要去珍惜身边的一切,刚才欧阳信来找过我是他的一番话启发了我,欧阳信向我表达了爱意但被我拒绝了,看似乎他一点也不后悔说无论结果如何起码将自己的心声说给了心爱之人听,我觉得他说得对,现在我就向你表达出我的心声,善静,我喜欢你!”此言一出胡善静整个身体再一次被冻结起来,而一旁的林水莲也感觉到全身哆嗦感觉到心中很不是滋味。

    就这样时间流逝过了许久,胡善静仍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是好,最终双手用力将古倩倩推开了:“师姐,能得到你的爱慕我感到十分荣幸,你人善良也很漂亮而且出生名门正派,以师姐这么优厚的条件要找到一个匹配之人是唾手可得,实属是善静与师姐不般配,我到如今都不知道自己的亲身父母是谁更不知道我来自哪里,如不是师傅师娘好心收留我,现在我是生是互恐怕都还是个未知数,所以……,恕善静直言我觉得师姐和信弟倒是十分般配,信弟虽出生地魔谷但他本性善良,如果师姐和信弟在一起那绝对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一定会过得幸福的!”

    话落胡善静微微低头不敢抬头正视古倩倩,而这一刻泪水已湿润了古倩倩眼眶,忽大声道:“胡善静你听着,我喜欢的是你不是欧阳信,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会感到幸福!”

    古倩倩此言更是令胡善静陷入了低沉状态,这一刻他脑海中出现了赵雨琪的笑脸,也许是这张笑脸给足了他勇气,抬头直视古倩倩回道:“对不起师姐!一直以来我都只是把你当成是自己的师姐,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隐瞒了,其实我心中早已有喜欢之人了。”

    “她是谁?你告诉我她是谁…?”

    “师姐你先冷静,恕善静难成命我暂时不能告诉你。”

    古倩倩没有再追问也没有再说什么,似乎她的整颗心已跌落到了谷底,眼泪不经意间从两眼眶滑落转身气匆匆离去,见式不妙林水莲追了上去,而胡善静并没有追过去依然站在原地发着呆。

    “师姐,你不要难过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回到房间后古倩倩趴在了床大哭起来。

    “水莲,那你说善静他为什么会拒绝我?我与他从小玩到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马,论了解有谁比我更了解他?既然老天安排了我们从小就结下根缘,可为何长大后却不能让我们在一起,为什么…?”

    ……

    而此时酒馆中只剩下了欧阳信一人,此时的他已喝得烂醉,店小二走了过来道:“客官,我看您是喝醉了,要不你告诉我家住地址我送你回去?”

    “我没醉,我不回去……,你告诉我为什么古师姐她不喜欢我?为什么…,再给我去拿酒来…。”

    “客官,你不能再喝了,你真是喝醉了!”

    ……

    看着一脸绝望的古倩倩林水莲也不知该如何作答是好,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同情她好还是妒忌她好,自从胡善静给了她新的生命后胡善静就成了她在这世上最值得信任最亲的人了,在她心中也不希望有一天胡善静会离她而去,只希望能永远伴随在他左右。

    “水莲你快回答我,快回答我。”

    “师姐,其实我觉得善静哥说得对,你与他是有缘无份而与欧阳信却是有缘又有份,所以我也觉得你和欧阳信才是天生的一对。”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会这样认为……?”

    “师姐你别难过了,感情之事也许就是这样吧,我看你是累了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离开房间后孤身坐在了台阶上,两脸润红也失去了以往的笑意,脑海中回想起了胡善静刚才的一番话,“师姐,我已经有喜欢之人了……!”这番话在她耳边来回回荡着,使得她心神意乱猜测着胡善静所说之人究竟会是谁。

    ……

    看着已烂醉的欧阳信一脸无奈的店小二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任由欧阳信转身离开了,这时从店门外走进来了一人此人戴着一顶斗笠用砂布遮掩无法识别他的真实面目,店小二见有客人来急忙迎上道:“客官您请坐,请问要吃点什么?”

    此人挥了挥了手回道:“我是他的叔父,他就交由我来照顾吧,这些银两是他刚才吃喝的费用。”接过钱袋后店小二这才松了口气。

    “信儿,你真是喝醉了!”

    “我没醉,你是谁?你告诉我为什么古师姐她不喜欢我?”

    “信儿,你已是一个男子汉不应为了这点感情之事而变得如此惰落。”

    “我没有,你是谁,你凭什么说我,我对古师姐是真心的难道喜欢一个人也有错吗?”

    “你能说出这番话看来你还没有完全醉,来,我扶你回去。”

    “你究竟是谁?我不要你扶,我不回去。”

    “信儿,我并非带你回谷,我在‘石柳镇’租了一家客栈,我扶你回客栈好好睡上一觉后就一切都好了。”

    “我不回…快说你是谁,再不说别怪我不客气了!”欧阳信抬手想向这人拍去,刚一用力整个人就扒在了桌上。

    看着完全已醉的欧阳信此人轻叹一声后将他扶出了客栈朝西侧而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