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约定

章节字数:5045  更新时间:17-03-03 11: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彩光消失后这件由金龙和灵凤合二为一所组成似剑非剑似枪非枪的兵刃缓缓飘落,胡善静手握利器同样没让欧阳独孤有一刻放松,飞身直朝欧阳孤独连劈去,刹那间这一气氛被扭转纯阳真气极速运行瞬刻间将四周的纯阴真气吞噬,无数道由金龙灵凤组成的流光将欧阳孤独包裹其中。

    “你以为拥有了两大天之灵就能奈我何,就让我们分出最后的胜负吧。”这嘶哑的声音中带有一丝恐惧令胡善静感到坎坷不安。

    瞬间胡善静飘浮在半空静止住了,一只巨大而有力的利爪将他手中利器牢牢握入其中,两人僵持在了半空,同时两股力量从两人体内肆放而出,两人彼此之间都停止了心跳,两股力量相撞的那一瞬间巨大的能量如同将世间摧毁一般,两人被震飞出十尺外但两人依然站立着并未倒下,一口瘀血从胡善静口中吐出对眼望去欧阳孤独却丝毫未损,这一刻他心跳加速已意识到自己输了,更意识到石柳镇将要毁于自己手中。

    “胡公子,今日算老夫输了,老夫会遵守诺言的,你回去吧!”

    此言令胡善静震惊,因为从现状来看明明是自己输了,却没想到欧阳孤独会认输,心中虽怀疑但此时让他更为担心的是石柳镇的命运直奔石柳镇而去。待胡善静离开后,欧阳孤独手捂左肩处,撕开衣服后左肩处一道剑刺伤疤显而易见,血丝还在不断的往外流,他脑海中浮现出了刚才胡善静静手持利器劈过来的那一暮,恰好一道剑芒刺中了他左肩处。

    “谷主,您急着召我来有何要事?如今一切我已安排妥当,整个石柳镇已在我掌控之中,只待您一声令下整个石柳镇将血流成河。”

    “撤离吧!”

    “撤离?谷主您是在和属下说笑吧?”

    “老夫没有和你说笑,传令下去让所有人都撤离。”

    “可是谷主,这可是您一手精心策划的,如今我们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现在撤离不等于是前功尽弃吗?还请您三思。”

    “蛇君你不必再过问那么多了,老夫作此决择自然是有老夫的理由,待回谷后老夫再慢慢给你解释,你现在去传令撤离所有蛇族成员。”看着蛇君离去的背影欧阳孤独露出了淡然一笑,随后转身离去了。

    虽是眼见蛇君已带领蛇族撤离而去,但胡善静的心中仍是不安,‘以欧阳孤独的作风应该不会轻易认输才是,何况他根本没输,这其中定有什么阴谋?’

    “三弟这次又多亏了你才逃过了一劫…,三弟见你似乎有心事,不妨跟大哥说说。”

    “大哥,我没事。”

    “没事就好,这次你又帮了大哥,大哥真是欠你的太多了!”

    “大哥何须此言,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者这不仅关系到石柳镇还关系到整个武林安危,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大哥我真的没事你去忙你的吧。”

    马白刚离开他脸上的笑意随即消失了,心中的不安再一次涌上心头…

    “心魔叔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不是说义父会在这与我们会合的为何等了一个多时辰了还未见到义父?”

    “少主你要相信我,相信谷主正在赶来的路途中很快就会到了,我们就再多等一会儿吧!”石柳镇外一处小溪旁欧阳信和心魔出现在了小溪旁的一处亭中。

    “心魔、信儿让你们久等了,刚才在来的路上遇到了‘青山派’的一名弟子所以才耽隔了一阵,此名弟子看去与信儿你相差不大,与他一番交手后发现此人虽年纪轻轻却已突破了青山派青天决最高境界十三式,虽如此但他还是不敌老夫,中了老夫一招后朝石柳镇逃离而去了。”

    见一旁欧阳信突然脸色难看欧阳孤独接着道:“要怪就只能怪这年轻人有道不走偏要来挡老夫的道,相信他中了老夫一招后也是凶多吉少啊!”

    此言一出欧阳信脸色更是难看了,这也被欧阳孤独和心魔看在了眼里,欧阳孤独接着道:“信儿,义父今日在外奔波现在感觉到有点饿了,不如你去石柳镇给义父买点吃的来。”

    欧阳信想都没想就答应匆匆离开了,看着欧阳信的背影心魔道:“谷主,还是您比较了解少主啊!要让胡善静归顺于我们恐怕也只有少主能担此重任。”

    “心魔,看来这段时间你又长进了不少,老夫的心思也全都被你看穿了,好了,老夫先回谷待会信儿回来后你再带他四处看看。”话落,化作一道黑雾消失在了心魔面前,顿时心魔眼帘中显出了一丝怒意。

    此刻欧阳信正加速前往石柳镇,“你怎么知道我会来?”两人相遇在柳氏酒店后花园中。

    “信弟,我知道你现在心中还在怨恨我,不管怎样都好你都是我的好兄弟,今日你能来看望我我十分高兴。”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我的确是来过问你的伤势,但并不代表我是诚心来看望你的。”

    “你是否诚心我看已不重要了,你能来看望我就证明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好兄弟的存在,这才是重要的!”

    “我还想奉劝你一句,虽然你已突破了‘青天诀’第十三式同时还拥有两大天之灵但你还不是义父的对手,要知道义父这些年来每日闭关不出门早已渗透了‘阴阳界’的奥妙,说不定还自创了一套更厉害的武功,现在义父的真正实力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它人是无法猜测透的,所以我希望你好好把伤养好,同时还要修练好你的决学,他朝一日我会来与你一决胜负的,这是我与你之间的约定。”

    “其实你不必如此?你如真的一心只想求胜那好,那我现在就去向天下人宣告我胡善静不敌你欧阳信。”

    “你可知道我今日为何要来此吗?论才智我不如你论武功我不如你,论感情我也输给你,他们所有人都站在你一边都向着你,就因为我是生长在地魔谷生长在魔派,既然他们都如此看待我那我就不会让他们失望的,我要做一个真正的魔头给他们看,你给我听着我不要你去向天下人宣告,同样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待我成魔之日就是与你一决生死之日!”话落,欧阳信飞身消失在了此地。

    胡善静什么都没说,整个人如同失去了重心般坐在了地上。

    地魔谷。

    “谷主,我真不明白您为何要放过一个这么好的机会?”

    “蛇君,你也与胡善静有过一番交战,相信你也十分了解他现在的实力,如让一个这么有天赋的人受用于六君子,那将会对我们造成多大阻碍你应该很清楚,相反如让他效衷于老夫对我们有多大用处你也应该很清楚。”

    “谷主,话虽如此但要让他真正归顺于我们恐怕不易啊!”

    “这一点老夫也考虑到过,所以老夫才放过这次机会以此来感化他,另外你将七儿也给放了而且你要亲自将七儿送到胡公子面前。”

    “谷主,要知道七儿关系到我们蛇族的存亡,如将七儿给放了这将对我们族群十分不利,再者七儿在我们手中还能对胡善静造成一定的威协。”

    欧阳孤独顿时愤怒道:“够了,老夫心意已决,如你再多言便是对老夫有叛逆之心?”

    蛇君顿时全身发抖,低头拱手道:“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办。”

    …

    “善静哥,你没事吧?”

    “雨琪我没事,你怎么来了?”

    “我刚才听到这边有谈论声所以就过来了。”

    这时一道光芒射下将两个身影映射到了一起,两人静静地坐在草丛中,顿时周围变得一片宁静只听见两人的心跳声,两人彼此之间都没有说什么仿佛再用心跳声传递着语言。

    此时胡善静脑海中一片空白,一脸苦涩难以沉静自己的心情,这也都被赵雨琪看在了眼里,“善静哥,其实刚才你与欧阳信的一番谈话我都听到了,这也不能怪你你已经尽力了,现在的欧阳信已不再是我们刚认识的那个他了,既然他已作此决择那就随他去吧,你也不用想那么多了。”

    “雨琪,谢谢你!我没事,也不知道我与信弟是否前世就相识,每当我见到他时就给我带来一种亲切感,像是失散了多年的亲兄弟一般。”

    “善静哥,也许这就是一种缘份吧,就好像我与你一样我们从陌生到相识然后再到今天,人世间有许多事情都是无法预料的,只有等到缘份到来的那一刻才能体会到当中甜美的滋味。

    “雨琪,看来在这一方面你比我要懂得多。“

    “难怪我找不到你们,原来你们两个躲在了这里看来我来得还真不是时候啊!哈哈…!”马白的突然出现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马大哥…我们…!”

    “好啦,三弟你不必解释了,你们的心思早已刻画在你们脸上了,我来是给三弟你捎句话的,曾公子和四妹他们已回派了,在临走前曾公子让我捎话给你,让你不必担心他们好好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

    “谢谢你,大哥!对了,大哥我也正有件事想要和你商议。”

    “三弟,这里又没外人你但说无妨。”

    “其实这次欧阳孤独罢手并非是我胜了他,而是…我输了。”

    此言一出令马白和赵雨琪都是一惊,马白接着问道:“三弟,照此说来欧阳孤独是弃权认输?这可不像是他的作风啊!”

    “所以我也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蹊跷,我觉得我们还须谨慎点为好。”

    “你所说也不无道理,看来一切都不是那么顺利啊!”

    就在三人陷入一片沉思当中,这时突然一道光影闪烁而来,此人的出现令三人顿时提高了警惕,“蛇君,你将七儿带来是何意?”

    “胡公子何须动怒,我这次来是奉谷主之命特意来放了七儿的,所以并无他意你们也无须如此紧张,好了,我的任务已完成我也该回去复命了。”话落再次化作一道光影消失在了几人眼前。

    七儿一头钻进了赵雨琪的怀里,如同一个与亲人失散多年的孩子,而胡善静依然望着蛇君消失的方向,种种疑问缠绕在他心头。

    “三弟你也不用多虑,既来之、则安之,不管欧阳孤独打的什么算盘,一切都等过了今晚再说吧。”

    通往青山的路上。

    “四师兄,我们都没好好玩一番为何就急着赶回去,再说天气还善早多玩一会儿也没所谓的。”

    “小师妹,今日石柳镇生了那么多的事,我们也该回去复命了。”

    古倩倩上下量了曾浪一番后,道:“这可不像我所认识的那个四师兄,难道就因为今日所发生之事就彻底的改变了你?”曾浪并没有去理会独自一人加速而去。

    “师姐也许这就是师傅之所以让四师兄与我们一道下山的原因吧!”

    “看来爹果然厉害啊,一下子就把四师兄的玩心给除掉了。”

    “这样一来师傅也就可安心了,我们也可以全力以赴来备战这次武林大会了。”话落两人加速跟上而去。

    ……

    “大哥,怎么不见二哥和蓝大哥他们的?”

    “蓝公子天生有颗好玩之心,足已以乐去享受其人生啊!二弟他们同蓝公子一道去玩乐了。”

    “既然他们都不在那我先将七儿送回他母亲身边后再回来汇合。”

    “善静哥,那我和你一起去。”

    “雨琪,你就不必跟去了你就留下来好好休息吧!”

    马白这时打断道:“三弟,你伤势还未完全康复又何须急于一时,七儿姑娘才脱身何不让她在此休息一番,待明日将她送回去也不迟!”

    “马镇长所言极是!”

    “柳大爷……!”

    这时柳根生走了过来道:“胡公子,依我看来你之所以急于将七儿姑娘送回去,是怕欧阳孤独再次来袭怕再一次连累到七儿姑娘?”

    “柳爷爷说得是,毕竟我们不知欧阳孤独葫芦里究竟卖的何药,所以凡事都要谨慎为好。”

    “话虽如此,但看来你还不够了解欧阳孤独啊!”

    柳根生此言一出几人都为之好奇,“柳爷爷,莫非您与欧阳孤独相识?”

    “好了,事到如今看来我保守多年的这个秘密也该是时候告诉你们这些后人了,我不当只与欧阳孤独相识而且彼此之间都十分了解,当年我与欧阳孤独同为地魔谷的长老,欧阳孤独为了谋权篡位不惜一切手段,当时地魔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基本上分成了两个派别,一边是支持他的一边是反对他的,其中支持他的那一边以老谷主的女婿莫逆天为首,而反对他的则是以我为首,欧阳孤独为了顺利坐上谷主之位将我们赶尽杀绝,除我逃离了外其余人都被他除去,为了避免被追杀我改姓为柳改名为根生,之后结识柳雪她奶奶后也算过上了安定的生活,直到二十年前的那场正魔交战才打破了这一片宁静,可最终我还是被他认出来了,之后柳雪她父母和她奶奶都丧命于欧阳孤独的魔爪下,我带着柳雪逃过了一劫才能有今天。”

    “柳大爷,原来您是地魔谷的长老,如此说来您与欧阳孤独有不共戴天之仇,也难怪先前提到欧阳孤独的时候您一脸愤怒?”

    “所以依我对欧阳孤独的了解他是不会再来了,我想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胡公子你啊!”

    “柳爷爷我实在不明,我与欧阳孤独的赌注是如果我赢了则可保全石柳镇安定,如果我输了则任由他赶尽杀绝,最终还是我输了可他却主动向我认输才得以逃过一劫。”

    “胡公子,这一切都归功于你对武学上的天赋,你如此年纪轻轻就拥有了一身好本领,最重要的是你拥有了金龙和灵凤两大天之灵,这是众多武林中人都所羡慕的,故此欧阳孤独想得到你的心唯已所用,所以才以此来感化你。”

    这时胡善静脑海中回想起了欧阳孤独为让自己归顺于他苦苦相逼时的一暮,接着道:“原来您早已看出了我拥有两大天之灵?”

    马白接着道:“如此说来柳大爷您还是武林中的元老啊,日后我们还需向您多多请教才是!”

    “马镇长你见笑了,我虽与欧阳孤独有不共戴天之仇但如今看来我是不能亲手去完成这个心愿了,所以我才会将这个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告诉你们,希望你们有朝一日能替我去完成这个心愿。”

    “柳爷爷您放心,我胡善静对天起誓怎有一天我会亲手将这魔头送去地域的。”

    “有了胡公子你这句话我也就可以安心了,还希望你们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千万不能让柳雪得知。”

    看着柳根生离去的背影,几人都沉静了都没想到原来柳根生还有这样一段身世,这些年来柳大爷独自一人将柳雪养大成人,也难以体会到他心中的苦衷。

    也因柳根生的这样一段身世和经历似乎激励了他们几人,一种极强的报负心理从他们心底涌上了心头。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