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奇阵

章节字数:5044  更新时间:17-03-07 10: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蓝大哥,我感觉到四周气流有所变动。”

    “善静,我们已进入了地魔谷的禁区,我们得提高警惕才是。”

    胡善静巡视一周后接着道:“这地方似乎很熟悉我应该来过,再往前走十尺应该有个池塘,而池塘中就是关压东笛大哥的地方?”

    “没错,既然你与三哥相识那我们就先救出三哥后再去寻找大哥和二哥的关压之处。”

    “可是我记得上次来时一切都很正常,根本感觉不到这种阴森的气息存在。”

    蓝雪风沉思了一会儿道:“如此说来只能证明一点,欧阳孤独已有所察觉才会提高了警戒,我们越靠近这种气息就越来越明显,应该在池塘方圆五尺内设有防线,我们小心为是。”

    胡善静微微点了点头后两人继续前进着,两人越靠近四周一切跟随着发生了变化,所有生命体都在缓缓移动着,两人也没有察觉到这一点迹象,当走到离池塘五尺处时两人停住了脚步。

    “蓝大哥,我们已走到离池塘五尺处,除这股阴森气息加重了外并无其它迹象?”

    “善静,即使如此我们也不能放松警惕…不好,善静…?”

    蓝雪风话刚落只见突如其来的不明流光体击中了胡善静,胡善静全身被震退了一尺外,这时四周的变化也渐渐明显起来,无数道流光将两人环绕在其中。

    “善静,你没事吧?”

    “蓝大哥我没事,只是搞不懂刚才那些流光物体究竟为何物?居然震射力如此强?”

    蓝雪风轻叹一声道:“看来我们已进入了欧阳孤独的防线之中。”

    “蓝大哥你后退,就让我来打破这一道防线。”话落,无数道光影挥射而出与不明流光物体交织在了一起。

    天空顿时被一层黑雾遮盖打破了清晨这美好的一暮,胡善静整个身体融入到了这道防线之中与这道防线进行着正面交锋,随着一道破痕划过倾刻间这道防线四分五裂,胡善静缓缓飘落地。

    “蓝大哥,这道防线已破了我们快去救东笛大哥吧?”

    虽然亲眼见到胡善静已破了这道防线,但蓝雪风心中却仍存在着层层疑问,‘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吧,我应该相信善静才是。’微微点了点头后跟随而去。

    当两人正要踏过这五尺界线时,突然四周再一次发生变化又一次回到了防线之中,两人不得以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如同被冻结一般定格在了五尺界线处,心中的思绪已被完全打破。

    “蓝大哥,怎么会这样?这道防线怎么又出现?”

    “我也不太清楚看来我们太低估这道防线了,也出乎了我的意料之中,如今来看这道防线根本就破不了,即使将其破了但踏入五尺界线处这道防线又会重新复原。”

    胡善静双拳紧握微怒道:“蓝大哥,那我再去击破它,它再出现我就再去破直到这道防线不再出现为止,我就不信破不了这道防线。”

    “善静,以你的实力要破这道防线那自然是不在话下,只是你击破后而它又会重新复原,如此反反复复下去不仅会消耗你的体力,还会拖延我们的时间。”

    “蓝大哥,那难不成我们要在这干着急不成?既然欧阳孤独设下了这道防线那就一定有破绽之处,只需找到破绽相信就能将其完全击破了。”

    “没错,我们不如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只要进入界线处这防线便会出现,而此时我们并非一人,我想这应该就是它的弱点。”

    胡善静沉思一了会,忽茅舍顿开:“我明白了,蓝大哥的意思是…!”

    “没错,只要有一人在此将其牵制住,而另一人就有可乘之机,以你的实力穿破这道防线是不在话下,因此你突破后就去救三哥,这里就交给我了。”

    “可是。。。!”

    “好了,不用可是了,我还能坚持得住不会有事的。”

    胡善静不情愿飞身而起,顿时在他身前掀起了一层浪向两边扩散而去,瞬间一道缝眼出现在他眼前,待他穿过去后这道缝眼口随即又复合了,看着防线对面的蓝雪风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最终转移了目光转身直奔池塘而去。

    这时蓝雪风已陷入困境中,四周突如其来的不明流光体对其进行夹击,但他的目光却并没有关注着自己已身陷险境,而是一直注视着胡善静渐渐靠近池塘的身影,面如微笑后双拳紧握挥扇而起与这些不明流光体展开着斯杀。

    慢慢靠近池塘后,见到平静的水面并无异样这令胡善静不佳思索起来,“上次来时明明掀起一层波涛汹涌,是东笛大哥主动出来见我的,可今日见到的池塘水面却是异常的平静,东笛大哥应该已经感应到了我的存在,可他为何不出来见我?难道…难道是欧阳孤独将东笛大哥转移了关压阵地?如真是如此那我们岂不是中了欧阳孤独的圈套?”

    “胡兄弟…不要靠近…!”这时一段细小的声音传来。

    “是东笛大哥吗?”

    “胡兄弟,你和四弟快离开,你们不要管我!”

    “不行,东笛大哥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只是你为何不出来与我一见?”

    “胡兄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此一时非彼一时,我一时也与你说不清楚你们还是快离开吧,不要做无辜的牺牲。”

    胡善静紧凑眉头,一股坚定的信念涌上他心头,“不,既然来了不达目的则不罢休,东笛大哥我现在就救你出来。”

    话落飞身飘浮到了池塘上空,这时池塘水面开始出现异样,先前的平静被打破池面被掀起了层层巨浪,一股巨大的轮回漩涡形成,见此状胡善静俯身而下跟随着这股漩涡进入到了池塘之中。

    “善静…,是我害了你真不该让你来,你还年轻就这样…,蓝大哥对不起你!”见胡善静被巨浪袭卷而去蓝雪风痛不欲生道。

    进入池中后如同进入了另一个境界,也没他心中所想象的那样,异样的宁静似出乎他意料,可此时在他心中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想早点找到东笛游子。

    “东笛大哥…东笛大哥!”悠扬的声音飘荡在这境界之中,使之这异样的宁静开始有所变动。

    一轮叫喊后却无一丝回音,一时间令他陷入了沉思当中,而此时他的警惕性似乎也放松了许多,身后有了一丝动静也未察觉到,就当他想继续前进时才突然停止了脚步似乎已察觉到了,可一切已为时过晚。

    当他转身时只见一掌击了过来,被击中后连后退了几尺远,嘴角唇一丝血沫溢出,“东笛大哥…?”只见东笛游子目怒红光如同着了魔一般朝他再次袭来。

    “东笛大哥,你怎么啦?我是善静,我是来救你的!”

    “胡兄弟你快走…!你既然来了就别想出去我要杀了你…!”此时的东笛游子已无法控制住自己已完全变成了两面人,一下子有理智一下子变得没理智。

    眼看着东笛游子痛苦的表情,同时眼见他手中的长笛夹杂着数道笛芒就要刺过来,一时间胡善静也失去了理智不知该如何是好。

    “胡兄弟你快走…,好,既然你不肯走那你就杀了我吧!”

    “东笛大哥…我做不到。”

    “你快动手,你不杀我那我就会杀了你的。”

    这一刻东笛游子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手中的长笛直刺胡善静的胸口而去,但胡善静并没有反击只是躲闪着,脑海中已失去了意志的东笛游子如同魔头一般,疯狂地向胡善静发起攻击且每道笛芒都要将对方致于死地。

    面对东笛游子的疯狂攻击深知自己已无后退之路了,如再不想出对策那必将葬身于此,这一刻他脑海中想到了自己的任务,想到了自己的理想,想到了七儿,更想到了将来种种,一道意念而出“我不能死,在我任务未完成之前,在我理想未实现之前我不能死,东笛大哥,对不起了!”

    话落,一道金光挥洒而出,在东笛游子刺过来的那一瞬间笛芒被定隔在了离胡善静一指尖远处,同时东笛游子整个人被牢牢套入到了这道金光之中。

    “杀了我吧,胡兄弟快杀了我吧!”

    “东笛大哥,我是不会杀你的,但我也不能死在你的笛下,唯今之计我也只有一搏了,如果有疼痛之处还希望你能够忍着。”

    提指而起指间溢出一道剑芒直刺向东笛游子印堂,紧接着东笛游子整个身体已失去了知觉飘浮而起,瞬间在胡善静的眼前幻化出了两个身影,一个充满了仇恨和杀气而另一个则一脸善意也正是胡善静心中所识的那个东笛游子,金光将两个身影环绕同时那道剑芒幻化出了无数星点,飘落到了两个身影身上,两凄惨之声从两身影体内发出,充满仇恨和杀气的这道身影渐渐现出了真像现出了一个幽灵之体,在剑芒的急速聚拢下幽灵之体被吞噬最终化为了无形。

    “胡兄弟,你是用何物化解了我体内的幽灵之体,要知道此幽灵体是不死之身?”

    “东笛大哥,此事待日后我再向你解释,我们还是快离开这里吧,现在蓝大哥还被控制在外围那道防线之中。”

    “胡兄弟你说四弟现在被控制在那道防线之中?快,我们快去救四弟,要知道此道防线非一般易破,从表面看来是道防线但实质是欧阳欧阳孤独设下的一个阵。”

    “是一个阵?难怪这么难破,刚才我已将此防线破了一次,可随即又复原了。”

    “没错,这是欧阳孤独精心布下的一个阵。”

    “可我上次来时还没有此阵,难道欧阳孤独已预料到了我们会来救你?东笛大哥你可知道此这是一个什么阵?”

    “此事说来话长,我们还是先助四弟冲破此阵后再来商议破阵之事。”

    此时蓝雪风已完全被困入其中,其表情痛苦不安,两道光影忽现,同时两道流光而出形成了一道光罩,将三人罩入其中并极速后退,直至一处突然停了下来,胡善静挥射出数道剑芒朝眼前一点劈去,顿时一道缝眼口出现,缝眼口外三人飞出,飘落后都安然无恙。

    “三哥…!”

    “四弟…!”

    看到蓝雪风和东笛游子这感人的一暮令胡善静心中羡慕不已,略显一丝忧伤,“真羡慕蓝大哥啊!如果我和信弟也能如此那该有多好!可惜信弟他…!”

    “善静,在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

    “善静,你果然没令我失望,有你相助看来我们四大怪人离重逢之日不远了,在此,我替三位兄长谢过你救命之恩!”

    “蓝大哥你言重了,再说我还未将其余两位大哥救出,所以你言谢过早了。”

    东笛游子接着道:“胡兄弟,你能让我重见天日与四弟相聚已是我们的恩人了,即使你未将两位大哥救出那也不能怪你,你同样是我们的恩人,所以不管怎样都好胡兄弟你对我们四大怪人的恩情我们会铭记于心。”

    “东笛大哥,其实……!”

    “好了,胡兄弟你不必谦虚,我们还是先商议解决目前这道危机吧!”

    蓝雪风接着问道:“三哥这究竟是个什么阵?我都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阵式,虽然不会致人于死地但要将其破解却实属不易!”

    东笛游子轻叹:“对此阵其实我也不算了解,也是偶然一次听经过此地的地魔谷弟子说起过,说这是欧阳孤独自创的一套阵法。”

    “三哥,连你都不知道此阵来历那我们就更不得而知了,我们岂不是要被困死于此?”

    “四弟,话虽如此但我们也不至于落此下场。”话落,东笛游子将目光转移到了胡善静身上。

    见东笛游子将目光转移到了胡善静身上,蓝雪风顿时醒目道:“三哥,莫非你的意思是指善静可破此阵?”

    “没错,在整个武林之中恐怕也只有胡兄弟能破此阵了。”

    胡善静不解道:“东笛大哥见笑了,我虽找到缝眼口暂时摆脱其束缚,但此阵并未消失因此并未破解,也由此可见此阵法已高于我之上,即使我再费尽心思恐怕也只是徒劳无功罢了,也不见得会有何成效。”

    “三哥,我觉得善静所说也不无道理,毕竟现在的欧阳孤独可不是我们初识的那个欧阳孤独了,如今武林能与其抗衡之人恐怕屈指可数,因此他所设下的这个阵非奇才能破解。”

    “四弟,你说得没错,要破此阵之人的确要天份高属奇才之人,而在我们三人中可称之奇才者非胡兄弟莫属,因此我方断言胡兄弟你能破此阵。”

    “东笛大哥,既然你如此信任我那我定尽力而为,只是此阵变化多端实乃难以找出其中破绽?”

    “你们在此等候。”话落东笛游子飞身而起直逼阵中而去。

    落地后东笛游子接着道:“据我所知的阵式来看,此阵的确复杂多样难以深入了解,我所见过的阵式都有其弱点之处,可经过方才一番摸索却难以找出其弱点之处,也许这就是此阵的难破之处。”

    胡善静忽变得一脸自信,接道:“也许这就是老天给我的一次考验吧,东笛大哥、蓝大哥,我会竭尽全力尽我所能不会令你们失望的。”

    “好,胡兄弟我和四弟都相信你能做到的,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不管今日能否击破此阵我们都十分感激你。”

    重重点了点头,从他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此刻他已对自已信心十足,随着一道金光闪烁离去整个天空开始了骤然大变。

    地魔谷

    “谷主,西南方禁地附近似有人强行闯入禁地。”这时一名探子回报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待此名探子离开后欧阳孤独看向心魔和欧阳信两人,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欧阳信身上,道:“信儿,如果此时我不在而遇到此种情况,你会作何处理?”

    欧阳信微微抬头看了心魔一眼,陷入了沉思当中。

    欧阳孤独接着道:“信儿,从石柳镇回来后我就觉你一直心神不宁,是否有心事?你作为我的接班人也该是时候让你去学会承担了,切莫因某些锁碎之事而阻碍了你的志向,更不要将所有期望都寄托于旁人身上,因为这些人迟早会离你而去,因此今日之事我就袖手旁观一切都交由你来处理。”

    “可是,义父我…!”

    “有什么想法你直说无妨。”

    “如果义父真要交给信儿来处理,那信儿只会将闯入者处死。”

    欧阳孤独微微点头含笑道:“既然此事义父已交由你来处理,我便不再过问一切都交由你自行主张。”

    “义父,那我这就和心魔叔叔一起去。”

    “慢,除心魔外谷中之人你可随意调遣,你心魔叔叔已为我效劳多年,今日就让他好好休息一番吧。”

    “还是义父想得周到,心魔叔叔那你好好休息吧,此事就由我来亲自处理。”话落欧阳信离开的房间,屋内只剩下了两人,一种紧张的气氛从心魔心底发出。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