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破阵

章节字数:4623  更新时间:17-03-08 12: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卧房后心魔重重拍在了桌子上,紧握双拳心中一股怒气涌上心头,“他此番话明显是针对我而言,难道我的计划已被他识破?看来他已对我有所怀疑了,近段时间必须停止行动才是,他想将我和欧阳信隔离恐怕目前不能如他愿,如今欧阳信对我是言听计从,我必须继续保持得到欧阳信的信任。”

    ……

    “少主,前面就是边缘阵地了,我们还是提高警惕为好。”

    “你们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一人就行了。”

    欧阳信此言一出令几名出随从顿时一惊,道:“少主,这可不行,万一你有什么闪失我们可不好向谷主交差,还是让我们跟随在你左右吧。”

    “我知道你们都很效衷于义父,你们心中的难处我也十分理解,但我现在要独自去处理此事,这样才能体现出我的能力,因此你们回去吧如果义父怪罪下来你们就说是我让你们回去的,到时我也会向义父解释此事。”

    “可是…少主…!”

    “好了,不要再可是了,你们是不是想违抗我的命令?”

    “属下不敢…!”

    “既然不敢那你们就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几名随从突然双膝落地道:“少主,我们虽不知你心中所想,但今日我们已将生死置之于度外,凡事受谷主差遣的弟子都将面临生死。但今日少主让我们回去便是放了我们一条生路,日后我们定当对少主鞠恭敬碎死而后易!”话落几名随从起身匆匆离去了。

    看着几名随从离去的背影,欧阳信嘴角微露笑意道:“也许是你们误会了,其实我并无此意。”转身后抬头看着不远处半空中的一道金光,缓缓前去。

    此时无数道光影出现将整个上空笼罩,而这此光影全为不明流光体所幻化而成,随这些光影极速旋转数条光柱从这些光影中而出朝一点集聚而去,而这一点也正是胡善静所在之处,见此状胡善静连后退了几尺,登空躲过了数条光柱这一击,而一切都并不是他心中所想象的那么简单,数条光柱并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攻式更加凶猛了直朝他紧追不舍而去。

    看到这一暮东笛游子轻轻摇了摇头,叹息道:“看来一切我们都猜错了!”

    蓝雪风:“看来此阵一点也不简单?”

    东笛游子微微点了点头:“没错,我们都猜错了。”

    “三哥,莫非你看出了此阵的其它要害之处?”

    “此阵似乎有通灵对不同的人其攻击力不同,可以看出欧阳孤独设下此阵的真正目的并不是针对于我。”

    “三哥,恕我直言,欧阳孤独设下此阵不是为了克制住你那又是为何?难道他葫芦里还卖着其它药不成?”

    “没错,你说得对,从表面来看任谁都会认为欧阳孤独设下此阵是为了克制住我,但从刚才那一暮暮反常来看使我改变了看法,我认为欧阳孤独并不是为了想克制住我才设下此阵,而他真正设下此阵的目的是为了铲除他心中的障碍。”

    “如此说来,依三哥之意是认为善静便是欧阳孤独心中的一道障碍?”

    “没错,而且不仅如此,善静将来可能会成为欧阳孤独的头号劲敌,不然欧阳孤独也不会将这么多的心血花费在我一个无碍之人身上。”

    蓝雪风沉思了一会接着道:“我明白了,难怪我和你与此阵纠缠时明显感觉不到其可怕之处,虽难以攻破但并无杀伤之力,而此时善静独闯阵地后此阵才真正挥出了其可怕之处,似乎善静稍一不留神便将丧命于此,由此看来善静此时的处境十分不利?”

    东笛游子接着道:“话虽如此但也不见得,我们还是先看看状况后再说吧!”

    这时欧阳信出现在了阵地附近,正暗处观望着阵中这一暮。

    在这数道光柱的紧追不舍下,胡善静这一刻停止了躲闪双目直视着紧跟而来的数道光柱,双手微微握拳一股制胜士气从他面部显现而出。

    “三哥,善静他…?”

    “善静似乎已看破了此阵的特点,接下来他能否取胜一切都尽看天意了,四弟我们退后。”

    待东笛游子和蓝雪风退后后,胡善静目怒这数道流光:“欧阳孤独,上次你自愿认输但并未分出个胜负,今日就让我来破了你此阵也好解下我心中之结,之后我与你各不相欠,不管你是否能够听得道总之我是不会归顺于你的。”

    “整个上空开始再一次变色,方圆几里内所有一切都停止了呼吸,阵中一道金身而出胡善静将‘青天决’提升到了第十三式,幻境中无数道刀光剑影摩擦而出,整个天空开始被遮掩流光幻影持续不断,这股强大力量似乎要吞噬一切,在流光幻影的反射下阵中已看不到了胡善静的身影。

    “谷主,我们…!”那几名随从出现在了大殿之中。

    “不是让你们保护好少主吗?怎么你们…?”

    这几名随从顿时全身擅抖,双膝落地惊咳道:“属下该死,是…是少主让我们回来的。”

    “那信儿是否有叮嘱?”

    “回谷主,少主并未叮嘱我们什么,只说要独自去处理这件事,不需要我们帮手。”

    “好了,既然是信儿让你们回来的那老夫就暂且饶你们一条命,如有第二次敢擅离职守老夫绝不仁慈,你们下去吧!”

    看着几名随从离去的背影,欧阳孤独嘴角处露出了一丝异笑,“信儿,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义父啊!”叹息一声后拂袖离开了大殿。

    见到阵中这一暮欧阳信不经意间微微底下了头,“难道我真的不如他吗?我不信…我不信,为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我日后一定要勤加苦练,我一定要打败你!”

    阵中一切都随之而改变,胡善静此时已占了上风一切已完全进入到了他的掌控之中,随着最后一点星光消失整个阵已破并化为了灰尽,此刻欧阳孤独忽从口中吐出了一口血,“难道他已破了此阵?此阵耗尽了老夫多年心血,在他面前竟如此不堪一击,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看来他的实力已远远超出了老夫的想象!”

    “谷主,你怎么啦?”冯天霸突然出现道。

    “无碍…!”

    “谷主…,胡善静已将阵破了。”

    “老夫已经知道了!”

    “没想到他一个黄毛小子竟进步如此之快,如今连谷主亲自布下的阵他都能破,看来只要他多活在这世上一天就会给我们造成威胁,得想个办法将他除掉才是。”

    “老夫又何尝不这样想,本想让他归顺于我,可他如此倔强誓死也不肯归顺于我,看来他是继承了他父亲的遗传啊!”

    “谷主,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如再不想办法阻止他恐怕四大怪人会被他救出,一旦四大怪人重现江湖那必将不利于我们。”

    “老夫倒不担心四大怪人,毕竟他们已被关压多年武功早已废尽,加上老夫已在他们体内施加了一道不死幽灵之身,就算他们能逃过不死幽灵的折磨,想必也已功力耗尽,对老夫造成不了多大威胁。”

    “也是,以谷主您现在的功力恐怕当今世上也只有胡善静能与您抗衡了。”

    “所以老夫现在担心的还是胡善静啊,老夫多年花费的心血可不想因此人而毁于一旦,可如今‘武林大会’已渐渐临近,难道真要老夫亲自出马方能阻止他?”

    “谷主,那倒未必,依属下看来少主便是最合适的人选,少主在武学上的天份绝对不弱于胡善静,少主这些年也没勤加苦练可他的进步是众所周知的,就连属下也自叹不如,而谷主让少主去独立处理此事也正是想激发出少主的斗志。”

    “哈哈…,天霸看来这些年你也长进了不少啊!”

    “谷主过奖了!属下能有今天都依赖于您当年收留了我,谷主对我的恩惠天霸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有你这句话也不枉费老夫对你的一片期望,好了,你暂且回避一下,信儿已归来。”

    ……

    胡善静落地后蓝雪风前后左右仔细打量一番,道:“善静,你真的没事?”

    “蓝大哥,我当然没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哈哈…,胡兄弟你果然没令我们失望!刚才阵中突变时我还真有点担心你的安危,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如此看来大哥和二哥也都有救了,我们四大怪人也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善静,待大哥和二哥救出后我们四兄弟一定要好好答谢你才是。”

    “蓝大哥,既然我已答应你那就是我份内之事,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解救其余两位大哥。”

    待他们三人离开后这时暗处一个身影也离开了。

    回到房间后心魔一脸心事重重,“没想到胡善静的武功会进步如此之快,连他亲自布下的连都给破了,由此看来我最大的阻碍倒不是他了而是胡善静,不过我也不必太过担心,想必他更想比我除掉胡善静,而我这段时间只需停止一切行动,勤加于修练‘阴阳界’终取早日突破‘阴阳界’最高境界,而正魔交战之日也就是我翻身之日,到时他们两败俱伤之时我便可坐收鱼翁之力,到那时这整个天下也将都是我的了…!”

    “义父,我回来了。”

    “信儿,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义父,我…让他们逃跑了。”

    “你不必自责义父没有责怪你之意,毕竟你是第一次去体验,能将侵略者赶出自己的领地已经做得很好了,你也不必再将此事放在心上。”

    “义父,是信儿没用,这些年我脑子里面只想着玩,武功才一直没有进步,从明天起我一定要勤加练习将功补过。”

    “哈哈…,听到你此番话为父高兴啊,如今‘武林大会’一天一天临近,为父希望你能在武林大会上为我争回一点光。”

    “义父您请放心,在‘武林大会’上我一定不会给您丢脸的,如无其它事那我先回房了。”

    看着欧阳信离去的背影,冯天霸从一暗处走了出来道:“谷主,一切都如您所料通过这一次少主他真的变了。”

    “是啊,只希望信儿这次是真的变了,那老夫这番心血也算没有白费啊!”

    ……

    “胡兄弟,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方才在池中你是如何破解了我体内的不死幽灵之身?”

    “东笛大哥,其实并非我所破,而是我借助了一件物品。”

    从衣服中掏出此物口后,东笛游子惊道:“‘七仙草’?”

    “正是这‘七仙草’破了你体内的不死幽灵。”

    蓝雪风不解问道:“善静,你不是已用‘七仙草’去救你师姐了吗?‘七仙草’只能用一次用完后便会失效,为何现在还能挥其功效?”

    “那是因为有了这两件物品。”随即再一次从衣中闪烁而出了两件物品。

    见到这两件物品后东笛游子更是惊道:“‘玄阴珠’和‘玄阳珠’?我明白了。”

    “三哥,你明白什么呢?”

    “‘玄阴珠’乃制阴之物可吞噬世间一切阴灵,而‘玄阳珠’乃助阳之物可化解世间一切阴噬之气从而转化为纯阳真气,‘七仙草’本为世间一种奇药因此也只有世间奇物方能辅助,虽说‘七仙草’只可用一次但有了世间两大奇灵珠的相助,‘七仙草’自然能恢复它功效,胡兄弟我说得没错吧?”

    “东笛大哥所说一点都没错。”

    东笛游子接着道:“其实我还有一点不明,阴阳两大奇灵珠虽都有一定共同点,但阴阳两体本水火不容,不知胡兄弟用了什么方法可将这两颗珠容入到了一起?”

    胡善静沉思了一会儿回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得到这两颗珠子后一开始也正如东笛大哥所说,两颗珠根本不相容使得我体内时常隐隐作痛,如同有两股反噬力在体内扩散,但时隔久了这种感觉也就慢慢消失了,从而也在我心中留下了一个疑点。”

    “如此看来那只能说明一点,便是你与这两颗珠子有缘啊!”

    “善静,前方就是二哥的关压之处。”这时三人来到了一悬崖下,蓝雪风手指前方一处山峰道。

    “四弟,我看二哥并未被关压在此,既然欧阳孤独知道胡兄弟会来救我,那同样会想到了会来救大哥和二哥,因此会设下重重关口如稍有不慎我们三人可能会被困于此,所以我们还是提高警惕为是。”

    “多亏了三哥提醒,记得我离开时二哥就是被关压在此,以欧阳孤独的奸诈将大哥和二哥转移那也不足为奇,只是这里有十几处山脉要找到二哥被关压的那处山脉可真如大海捞针啊!”

    “东笛大哥、蓝大哥,我有一计不知行不行得通?”

    两人顿时将目光集中到了胡善静身上,蓝雪风道:“善静,你不妨说来听听。”

    胡善静接着道:“既然欧阳孤独早已料到了我们会来此,那定早有准备只待我们自投罗网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倒不如将计就计。”

    “胡兄弟,莫非你的意思是…?”

    “没错东笛大哥,只要我们在破机关之时假装受伤逃离而去,想必早已埋伏在此的地魔谷弟子会第一时间向欧阳孤独报信,而我们只要在暗处观察,观察到他们是从哪座山脉中而出,便可断定这座山就是关压二哥之处。”

    “胡兄弟,你所说也不无道理,我们虽不能肯定欧阳孤独是否早已派弟子埋伏在此,但这一办法也值得我们去一试。”

    “三哥,那就依善静所说,如今我们已是别无选择,只要能救出大哥和二哥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愿意去一试。”

    “四弟,看来这一次没有白让你出来!如果此番话让大哥和二哥听到他们也一样会十分高兴的。”

    ……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