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险境

章节字数:5997  更新时间:17-03-16 12: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母亲说得没错你果然能控制它。”凝视着‘蛇灵珠’走出了破庙,刚出庙脚步突然停止,“善静你怎么啦?”

    胡善静微微抬头只见前方不远处一股阴风正袭卷而来,“大姐姐你带着‘蛇灵珠’快走,这股阴风像是冲着我们而来,待我一探究竟后再去与你会合。”

    大蛇灵女正想离去岂料这股阴风来的极快阻止了她去路,“善静,这股风太强烈了我都走不动了。”

    “大姐姐,你到我身后我来抵挡,空中是何人为何要阻挡我去路?”

    “哈哈,胡公子别来无恙啊,当日你从我总坛逃走竟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蛇君。。。”

    “蛇君你这卑鄙小人,拿命来!”见到是蛇君大蛇灵女顿时满腔怒火。

    胡善静将她阻止:“大姐姐,不要冲动。”

    “善静,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即使是死今日我也要与他同归于尽。”

    大蛇灵女刚出手,岂料一股黑色旋风如同绳锁将其控制住,使她动弹不得:“哈哈,大侄女,这些年不见你还是如此冲动,可惜你们母女都如此固执,否则也不至于沦落至此,可惜啊!”

    “胡公子息怒,她无碍,那绳锁只是暂且控制住她。今日来我并非想与你交战,只要你答应了我一个条件,我会让出一条道来让你们离去。”胡善静上前想要解救大蛇灵女,蛇君轻笑道。

    “蛇君,那你说吧,你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胡公子果然直爽,其实也不难对于你胡善静来说那是举手之劳,我想要你手中的那颗‘蛇灵珠’,这‘蛇灵珠’本是我蛇族之物,所以这条件并无为难你!”

    “这条件对我来说的确是举手之劳,但在此之前我已答应过圣女前辈要替她保管好此珠,所以恕我难成命!”

    “都知道胡公子是个讲信义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啊,既然如此那我就不为难你了,不过他们就很难说了。”话落拂袖起,一道水屏障出现在半空其中屏障中现出了黄庄主夫妇、蛇灵圣女、灵宵子和东笛游子等几人的身影,正被捆绑在竹屋当中。

    蛇君接着道:“只要我一声吼叫屋外的蛇灵便会放火将竹屋烧毁,到那时他们只怕会变成一具具礁尸,其实我也不想看到这惨剧但我也是无奈啊,好吧,我现在就让出一条道让你们离去!”

    胡善静紧握双拳:“蛇君,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与他们无关,只要你将他们放了,我胡善静束手就擒,任由你处置。”

    大蛇灵女:“善静,把‘蛇灵珠’给他吧。”

    “不行,如给了他不就如他所愿了吗,他即使得到了‘蛇灵珠’我想他也不会放过大家的。”

    大蛇灵女一脸急切:“可如今母亲他们已在他手里已成为了他把柄,虽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可又能奈他如何,我们别无选择,给他吧!”

    看着大蛇灵女一脸绝望似心意已决,无奈回过头来看向蛇君:“好,‘蛇灵珠’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放了他们不准伤害他们分毫。”

    “哈哈…胡公子果然是个明白之人,既然你答应了我的条件那我自当奉守承诺,只要‘蛇灵珠’到手我立即撤回。”

    与大蛇灵女对望了一眼,见她微微点头后,挥手将‘蛇灵珠’抛了出去,蛇君此时的眼神直盯着‘蛇灵珠’,从他迫不及待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对‘蛇灵珠’的奢望。

    握住那一刻蛇君眼珠更是瞪大了直盯着手中的‘蛇灵珠’,淡然笑意中开始渗透出他心中的喜悦,随即仰天长笑:“我终于得到了‘蛇灵珠’,为了此珠这些年来费尽了我多少心血,老天果然不负有心人今日终于让我如愿以偿了,哈哈…”

    听着蛇君那响彻十里外的长笑,胡善静开始心跳加速,能感觉到异常,看向大蛇灵女道:“大姐姐,从蛇君这仰天大笑中我能听出他有反悔之意,我担心他不会守承诺,还会将大家赶尽杀绝。”

    听得胡善静此言,大蛇灵女双臂开始微微擅抖起来,可虽然如此但还是压制住了她心中的悲愤,含笑回道:“我想蛇君他应该会遵守诺言的,如今他已得到了‘蛇灵珠’已如愿以偿,你看他此时已沉静在兴奋中,我们还是先回竹屋吧。”

    两人刚想前去,岂料蛇君的身影挡在了他们身前,然而此时的蛇君与先前相比已皆然不同,淡然的笑意中带有一丝阴森,眼神直盯着手中的‘蛇灵珠’,突然开口道:“你们真是太天真了啊!你明知我非人类,又岂会遵守你们人类的诺言,还有我的大侄女,你不会不知道我们蛇灵是不具人性的吧?可你居然还让他将‘蛇灵珠’给我,看来连老天都深知我心意啊!今日你俩就听天由命吧,放心,你们去后我会好好安葬你们的。”

    胡善静顿时怒上心头:“没想到你竟如此卑鄙,既如此那今日你也休想得逞,就凭你一人之力我是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凭蛇君一人之力当然奈何不了你,但如果我俩联手的话你觉得谁的胜算比较大?”欧阳孤独突然现身道。

    欧阳孤独的突然现身使胡善静和大蛇灵女都连后退了几尺,大蛇灵女更是瞪大了眼睛看向欧阳孤独:“魔头,你竟还没死,蛇君没想到你会与这魔头同流合污,看来今日是难逃一劫了,与其如此倒不如保全一人离开,善静你离开吧让我来为你抵挡。”

    “万万不可,大姐姐要离开也是你离开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善静你听我一言,你还年轻日后路还远着,再加上你可是拯救天下苍生的唯一人选,而我与你不同,如今蛇君得到了‘蛇灵珠’我迟早是一死,我只求你离开后救出我母亲和妹妹,千万不能让他们落入到蛇君手中。”

    “大姐姐,你不必再说了,我是不会离开的。”

    蛇君轻笑:“你们就不要争了,今日你们两个谁都别想离开。”

    欧阳孤独:“胡善静,上次在‘石柳镇’老夫放了你一马,但今日可没那么走运了,我今日倒想好好领教领教一番你的‘青天诀’第十三式。”

    胡善静此时心中已充满了战斗力,撇嘴道:“废话少说,你们出招吧。”

    倾刻间周围都变得十分寂静,两股强劲的气流慢慢爆发而出,周围一切生命体开始慢慢枯萎,地面碎石开始活跃飘浮而起,两股巨大的气流团渐渐形成将四人笼罩其中。

    蛇君挥手无数碎石形成一道蛇影直向大蛇灵女击去,紧接着欧阳孤独顺着周围这股气流团极旋转将所有流光都吸至周身,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罩如同一坐泰山,欧阳孤独立身于光罩之顶直向胡善静头顶压去,胡善静本想去救大蛇灵女岂料不如所愿,凤吟吼起‘凤凌剑’直立于胡善静头顶将泰山抵挡,在无防备的情况下胡善静被压制极速飘落,自地面时地面顿时出现一个大坑,方圆数十里所有一切都化为灰烬,胡善静双膝落地手中‘凤凌剑’已有所震荡不已。

    欧阳孤独突然轻笑:“胡善静,你太像你爹了,在这临死关头竟还想着别人的生死,也罢,那就让老夫送你去地府与你父母团聚吧!”

    听到此言,胡善静心跳加速,一脸悲痛:“难道我爹娘是被欧阳孤独所害?”

    欧阳孤独飞身而起再一次凝聚周围所有气流形成第二道光罩,直朝第一道光罩积压而去,眼见两层光罩既将压至,胡善静突然怒吼一声:“还我爹娘命来!”瞬间从胡善静周身金光四射,挥剑而起直朝光罩一阵疯狂乱劈,顿时天空无数道剑芒飞舞而起,眨眼间只见这两层光罩被斩断,眼见头顶两条巨蟒正激战不已,蛇君将大蛇灵女紧紧缠绕只听得大蛇灵女发出声声哀吟。

    避开欧阳孤独后,胡善静挥剑连劈出数十道剑芒向蛇君劈去,蛇君张大巨口眼看就要将大蛇灵女吞噬,面对飞驰而来的数十道剑芒蛇君不得不放过大蛇灵女躲闪,这才躲过这一击,大蛇灵女恢复人身后缓缓飘落,口中吐血不止,胡善静迎上接住了她。

    “大姐姐,你怎么样呢?”

    大蛇灵女缓缓睁开双眼,含笑道:“善静,我无大碍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你刚才似乎也被欧阳孤独狠狠一击,你没事吧?”

    “我没事,如今你已受伤这里还是交给我来应对吧,你先离开去救出圣女前辈她们,找个隐蔽的地方先躲起来,如我能活着回去到时个我会去与你们会合的,如我有什么不测那你们也不必再等我了,就去青山找我师傅将实情告诉他,师傅他会收留你们的。”

    “蛇君是为了‘蛇灵珠’本不关你的事,如今把你也牵连了!”

    “大姐姐你什么都别说了。”此时只见两道身影夹杂着一股毁灭气流直向两人袭卷而来,整个天空流云移动速度开始加快,顿时整个上空已被这股气流所笼罩,胡善静迈前一步立身于大蛇灵女身前,趁大蛇灵女不注意之时将她狠狠推开而去,大蛇灵女被推至了十尺外。

    见大蛇女脱离困境胡善静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向大蛇灵女放声道:“大姐姐你快走,这里就交给我吧。”

    当大蛇灵女回过神时,此时胡善静已被笼罩在这团气流下,两道泪光已渗满她眼眶,然而一道炽焰金光四射而出,见胡善静似乎并无大碍大蛇灵女这才起身缓缓离去。

    手中‘凤凌剑‘立身于他身前幻化出数十把环绕于他周身旋转而起,胡善静仰望天际长叹一声,仿佛此时此刻在他心中已绝望,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登空而起顺势剑流直向迎面而来的两道身影冲击而去,瞬间一股能量如火山在相撞的那一刻爆发而出,整个天空如同五雷轰顶般震憾着大地,虽是如此但两团火花却没有终止依然僵持在半空之中,胡善静咬牙切齿、面不改色丝毫没有畏惧感,反而越强的对手越激发了他的战斗力。

    可当他的战斗力正盛时似乎无法将‘青天诀’发挥到极点,似乎受到了什么东西牵制住,使得一时陷入了困境之中,欧阳孤独似乎也看出了他这一弱点,向蛇君使了个眼色只见蛇君直朝他身后而去,两人将他限制其中形成前后夹击,被受到牵制的情况下一时令他难以提升自己的修为,还未来得及摆脱只见两只魔爪已伸入到了他的剑阵中,将他两只手牢牢抓住。突然一声惨叫而出开始变得脸色难堪,然而欧阳孤独和蛇君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欧阳孤独伸出另一只手直朝他心口处抓去,蛇君此时也化为了一条巨蟒张开巨口向他整个身体吞噬而去。

    就在这一刻在他们不远处突现一道流光闪过。

    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双眼微微闭合似乎已忘却了一切脑海中已一片空白,欧阳孤独嘴角处的一丝阴笑渐渐显现而出,就当两人认为将要致胡善静于死地之时,突然一道紫色流光照射住他全身,如风一般的度将他从这险境中救出,胡善静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身边的这一道身影后泪水不经意间从他眼眶流出。

    “信弟,我真没想到你会出手来救我,看来你不再生我的气了,你又回到了当初我所认识的那个好兄弟。”

    “你别误会了,我之所以出手救你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败于别人之手,还记得当初我和你说过的约定吗?你的这条命是我的你只能败在我手里。我知道你并没落下风他们要杀你也不易,但我看不惯他们这一做法,他们联手明显人多势众。我只希望在我们一决生死之前你能够好好活着,不允许你有任何伤害,所以必要时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胡善静忽一脸绝望:“信弟,看来你还是没变回以前,你还在生我的气!也罢,今日你又救了我一回算是我多欠你一份恩情,你对我的这份恩情我会铭记于心我时时刻刻都不会忘记。”

    欧阳信的出现令欧阳孤独和蛇君都十分震惊,欧阳孤独一脸微怒:“信儿你这是为何?莫非你要背叛义父不成?”

    欧阳信拱手回道:“义父您误会了,我并无背叛您之意。”

    欧阳孤独更是怒道:“既然你无叛我之心那你为何还要相助于我们的敌人?”

    在一脸怒气的欧阳孤独面前,此时的欧阳信显得十分沉静,回道:“孩儿之所以如此做也是出于无奈,由于在此之前我和胡善静已有过约定,在五年后我们之间将有一场生死决斗,到时孩儿要与他一决高下,孩儿不想看到他有事,如他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的梦想就不能实现就从此破灭了,待他日我与他一决高低实现我心中的愿望后,到时任凭义父如何处置于他我都绝不会再阻挠。”

    欧阳孤独沉思了许久,忽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依你所言吧,不过今日我们都难得相聚又何必浪费这一天机,义父也想知道如果你与胡善静联手的话,是否能胜过我和你蛇君叔叔,不知善静你意下如何?”

    胡善静叹息:“如今我这条命都是捡回来的,我又岂敢不顺从,我悉听遵便!”

    “谷主,您真打算放过胡善静?这可是天赐良机,如让少主同我们联手他胡善静是插翅难飞,为何还要让他俩联手?”蛇君不解,轻声道。

    “你觉得现在信儿会与我们联手吗?如信儿也想消灭他就不会出手相救,何况胡善静的实力已超乎我想象,方才与他对峙时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纯阳真气极具吞噬力,如真要与他硬拼到底,只怕会两败俱伤。既然信儿要救他,老夫便给他台阶下,也想借此机会了解信儿的真正实力。”

    “属下明白了,谷主是顺手施舍个人情给他们,也可让他俩记住您的好,尤其是少主。这样一来即使他俩联手也不会把我们怎样,反倒能让我们看出他们联手后的实力。”

    欧阳孤独只是淡笑没有再说,在他脸上似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接着看向胡善静道:“你这话我爱听,既然你已答应了那你就与信儿联手出招吧!”

    两人对望了一眼,从这目光中两人仿佛又回到了初识的那一天,胡善静微微一笑道:“信弟,今日就让我们抛开一切杂念,就当我们又回到了初识之时,让我们在一决生死之前能够再并肩作战一次,发挥出我们最强的实力。”

    欧阳信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紧接一股气势从两人体内而出,两道身影飘浮起两人脸上仿佛刻上了必胜二字,彼此之间都相互相依,欧阳信开口道:“义父,蛇君叔叔今日孩儿就发挥出自己最强实力与你们一较高低。”

    欧阳孤独一脸悦容,微微点头:“好,不愧为我欧阳孤独的义子,今日你可尽情发挥不必顾虑太多,可有了你刚才那一席话那义父也就可以放心了,好了,你们出招吧!”

    两人再一次对望一眼后登空而起,一金一紫两道流光中夹杂着阴阳之气本为相互排斥,而在此时却丝毫没有排斥反而显得十分亲密,天空再一次云起风涌如一阵浪潮袭卷整个大地,两人同时挥手起顿时在他俩身前形成了两股浪潮,金光闪烁紫光剔透如同浪潮中的两道巨浪,紧接两人连挥射出三十六团真气流,直逼两道巨浪前进而去,在三十六道真气流的推动下,两股巨浪极速向欧阳孤独和蛇君的头顶覆盖去。

    欧阳孤独刚想出手驱除这两道巨浪,只见蛇君上前一步道:“谷主,这两道巨浪还是交给属下来破解吧,如属下实在支持不下去了你再出手也不迟。”

    欧阳孤独沉思一会儿后,点了点头:“那好吧,不过你一切要小心,毕竟他俩联手可不在我们之下!”

    “多谢谷主关心,属下会小心的。”话落,只听见一声巨吼蛇君化身为了巨蟒直向迎面而来的两道巨浪冲去,蛇君横摆着自己肢体每摆动一下这股力量就如同千斤锥,横摆十下后连挥出十道光影,分别五道直向两道巨浪拍打而去,瞬间一声巨响如爆炸声起,两道巨浪顿时破碎化为无数道细小光点,如同浪珠四射而出。同时蛇君整条蛇身被震射出十尺远,变为人形后一口血沫从他口中喷出。

    “蛇君,你怎么样呢?”

    蛇君嘴角处擅抖回道:“谷主,这两道巨浪的力量太强大了,这是我来到人间后第一次遇到这么震悍的力量,在我的身体与那两道巨浪相撞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我整条脊骨似乎将要被震碎,还好我身上有‘蛇灵珠’护体,不然,属下恐怕以后就再也不能为谷主效力了。”

    欧阳孤独轻叹一声后,目光坚定:“看来老夫要亲自出马了,你在一旁好好疗伤,就让老夫来好好领教领教一番!”

    见欧阳孤独脸色难堪,欧阳信上前拱手道:“义父,蛇君叔叔他怎么样无大碍吧?”

    欧阳孤独嘴角处略露笑意,轻轻挥手:“蛇君他无碍,你不必担心,你和善静尽管使出你们的看家本领,接下来就由义父来亲自领教一番。”

    “义父,那孩儿失礼了。”话落后退至胡善静身旁与其并肩而立,看上去像是一对矿世奇侠。

    胡善静开口道:“信弟,我看这一场还是让我来比试吧,你们毕竟是父子,我不忍心看到不想看到的一幕。”

    “胡善静你多虑了,义父已说明这只是一场比试,又不是生死之战,没你想像的那样。”

    胡善静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这片空矿之地将再次变为战场,将迎来顶尖一战。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