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幽灵洞

章节字数:4773  更新时间:17-03-20 13: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欧阳孤独幻化成一团黑雾迅速向两人弥漫,看着这团黑雾欧阳信心中一惊,“难道义父突破了‘阴阳界’最高境界?”

    “信弟,我想此时此刻在你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胡善静此言一出令欧阳信更为一惊:“你此话何意?”

    “你定猜测出了你义父此时的修为已达到了至上的境界,恐怕我俩联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欧阳信微微点头:“从这团黑雾中我能感应到有一股毁灭之力正向我们靠近,我猜测义父应该已突破了‘阴阳界’最高境界,我们的胜率的确非常低,不过既是如此我也愿意去一试,如果你不愿意那就让我一人去应战吧。”

    “信弟我想你误会了,我并非胆怯,只是我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事即将在我们身边发生。”

    “你不必再犹豫了,这只是一场比试,最多只是受点皮外伤而已不足为奇,好了,我们应战吧!”

    此时这团黑雾将他两笼罩,胡善静顿时感觉到呼吸有点困难,而欧阳信却无大碍只觉得像是进了一个大磁场,像是有一股力量正牵制着他们。

    两人相互维持定立着,见胡善静面色难堪欧阳信开口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胡善静含笑回道:“我无大碍只是感觉到呼吸有点困难,另外我难以提升体内的真气,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制住了,信弟,你有无大碍?”

    “比起你来要好些,倒不会感到呼吸困难,但同样难以提升自身修为像是被牵制住了,难不成这就是‘阴阳界’最高境界的力量?”

    胡善静微微点头:“也许是吧,可为何不见你义父的身影?这团黑雾虽不能断送我们的性命,但我们被困其中长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们必须得想个办法突破才行。”

    “事到如今也别无选择了,既然义父用‘阴阳界’牵制住了我们,那我也用‘阴阳界’反其制,虽不能制胜但还能抵挡一会儿,善静哥你能发挥出多大本领就发挥出多少,如今局式已定我们是难以取胜了,但我也不想输得那么惨。”

    胡善静重重点了点头,悦容满面甚是欣喜,想到刚才欧阳信叫了自己一声哥,心中甚是欣慰,“好吧,信弟,今日不管胜负如何我们都尽自己全力。”

    一金一紫两道流光再次出现,欧阳信整个身体发生了变化,四肢纵横直立如同一个十字架飘浮而起,同时从他周身一股黑色气流飘然而出,这股黑色气流顺着紫色流光扩散,扩散出一尺外后突然停止了,在黑雾的抵制下与紫色流光形成了正面冲突,使之无法突破这团黑雾,此刻汗珠已遍布欧阳信脸上,看上去他身体渐渐虚弱似乎外围那团黑色雾气在渐渐消耗他体内的真气。这团黑雾被欧阳信排开一尺后,胡善静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登空挥剑而出顿时数百道剑体扩散,直向四周黑雾横扫,同时咬牙切齿将‘青天诀’提升到了第九式,顿时从他体内金光体发出遍布四周,胡善静化为一樽金身腾空飘浮在黑雾之中,紧接挥舞出无数道流光体在他周身环绕不定时四射着,每道由光点形成的光环震射一周,四周黑雾就消失一圈。

    眼见只剩下最后一圈薄薄雾团即将被破解,胡善静面露笑意兴奋之情涌上心头,凝聚体内所有纯阳真气对欧阳孤独展开了最后一击,这一刻黑色雾体已不再迷漫,无数道流光体逐渐变大,形成了像是一团团火球直向四周四射出,一声声爆炸声瞬间所有黑雾被破灭化为了灰灰烟灭。

    见破解这团黑雾后两人甚是欣喜正处于喜悦之中,可当他们看清眼前一切后顿时脸色大变,四周全是石壁已将他俩环绕其中,同时一股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环顾一周后欧阳信疑虑:“我们这是在哪?义父了,义父又在哪?”

    “我看我们是被困在哪个山洞之中了,这里血腥味十分浓应该是个兽洞,信弟我们还是小心为是。”

    “义父…义父你在哪里?”

    “信弟,我看你不必再喊了,你义父定是引我们来此随后便离开了。”

    “如真像你所说那义父为何要引我们来此?难不成这是义父在考验我们,记得上次在‘石柳镇’归来的途中,义父就设下了一群黑衣人伏击我,后来才得知这是义父对我的一次考验,我想这次也不例外,只是难度上可比上次更艰难了些。”

    “也许是吧,我们不如去前方看看,也许还能找到答案。”

    欧阳信点头后两人小心翼翼迈步前进,越向里靠近血腥味越浓,而且地面上到处都是尸骨成堆,像是多年前经过一场激战后留下的残骸,两人放慢了步伐同时也提高了警惕,洞中一片宁静听见石壁缝中滴出的水声。

    “此洞像是一个无底洞,除了这些尸骨外也无其它异常迹象,更无什么野兽,我看我们不如驭行前进,这样也快点,我也想早点知道这洞底究竟是何模样。”

    两人同时驾驭前行,这一路上也未遇到无其它生命体,这也让两人放松了警惕也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母亲、各位前辈我来救你们了。”这时大蛇灵女带着一身伤痕出现在大家面前,嘴边血迹还未干。

    看着面色虚弱伤痕累累的女儿,蛇灵圣女此时的心如同针刺一般,泪水渗满了眼眶,她强行咽住含笑道:“大儿你能回来就好,从你这一身伤痕来看,是否与蛇君经历过一场激战。”

    大蛇女深情看了母亲和几位妹妹一眼,微微点头:“母亲说得是,这次女儿能平安归来这都多亏了善静,此时善静还在与他们激战。”

    这时大家心中才想起胡善静,灵宵子急切追问道:“那现在局式怎样了,胡公子他有无大碍?”

    听完大蛇灵女一番诉说后,灵宵子轻轻摇头叹息:“如此说来这形式对胡公子十分不利,我不想看到的一幕最终还是发生了,如欧阳孤独和蛇君联手那胡公子只怕凶多吉少啊!那胡公子有没有留下什么嘱托?”

    “善静说让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待他脱险后再来找我们,如明日天亮前他还没来与我们会合,就让我们去‘青山派’找他师傅。”

    灵宵子脸色顿时大变:“胡公子都如此说了也就说明他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将会与欧阳孤独和蛇君来一场生死之战啊!”

    另一蛇灵女接着道:“我们去助他一臂之力,与魔头一决生死!”

    黄庄主打断:“不可啊,我们不能枉费了善静的一片苦心!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再说吧。”

    蛇灵圣女:“黄庄主说得在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再从长计义吧!”

    离开竹屋后黄庄主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过身来回望这间已破烂不堪的竹屋,从他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心中的不舍,荷花拉了他一下衣袖:“算了吧,如今我们已沦落至此忘掉这里的一切吧!”

    黄庄主依然站在那里,毕竟这里是他生根的地方,遭受过数次灾难后也是他用双手将这里的一草一木亲手打造的。可就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里时,黄庄主突然扬袖挥射一道光华四射,瞬间将这里移为了平地,只剩下了一个荷花池塘。

    看到这一情景众人都叹息不已,黄庄主转身后再也没回头,只留下了一句话:“生为故居长,死为故居亡,不留生根处,问心也已安!”

    ……

    两人穿过一道道障碍后似乎已到了洞底,落地后四周环顾了一周,胡善静开口道:“信弟,我们分头去看看,看这石壁上是否隐藏着机关。”

    两人分边触摸着两边的石壁,经过一番仔细的探查后丝毫没有发现,欧阳信急切道:“这究竟为何洞?这样下去我们岂不是要被困于此?”话落握拳直朝眼前一块石壁击去。

    顿时只见被击中的那块石壁发生了变化,那石壁旋转半圈后使侧面的一道石壁出现了一条裂缝,一道石门渐渐打开,两人心中犹感欣喜,尤其是欧阳信:“我们快进去吧,也许义父此时正在里面等着我们了。”话落拉着胡善静直向里面走去。

    当进入石门内后两人顿时一惊脸色大变,里面除了是一间空室外再无其它物,同时一种失落感挂在欧阳信脸上,随即只听见身后一声响石门自动合了起来,当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已为时过晚,两人用尽力气却始终无法将石门再打开。

    绝望已刻画在他俩脸上,然而此时一丝丝吱吱声响突然传荡在室内,两人顿时提高了警惕,“信弟,我看我们不仅被困在此,还将面临着危险,听这声音像是妖兽或灵物发出的声音。”

    欧阳信双拳紧握,怒道:“那就让他们放马过来吧,正好我心中的怒气不知该往哪发。”接着大喝一声:“有本事就出来与我一决高下,不要做缩头乌龟!”

    然而欧阳信的这一声怒吼似乎已见成效,室顶突然出现成千上万的幽灵体,这些幽灵尖牙利齿口中还不时流露出一丝丝液体,像是已饥饿许久的一群饿兽,还不等两人备战这些幽灵体一齐向两人扑了过来。

    两人连后退几步后登空而起,欧阳信先行一步一道黑雾射出化作无数道光点直向迎面而来的幽灵挥射去,顿时前面一群幽灵被击散,此时的欧阳信已是怒气冲天这些幽灵体的出现正好让他泄泄气。

    胡善静也已迎上数道光团从他体内挥射出,所到之处这些幽灵都被击散,瞬间这室内变得流光异彩也不时有幽灵体跌落后化为灰尽。

    在两人的一番激战后这些幽灵体已化为了乌有,欧阳信心中的怒气也得到缓解,一脸畅快道:“虽不知这是些什么怪物,但都被我们打得魂飞魄散,也算是给他们警告,挡我者,只有死路一条!”听得此言,胡善静轻轻摇头,心中甚是感慨。

    正当两人处于放松时,幽灵体突然从地面飞出,这让两人都疑虑不解,“难道它们是不死之身?”

    话落,正想出手却被胡善静阻止道:“它们并非要攻击我们,你看它们直朝上空飞去,像是被召唤,这当中定有玄机,我们看清楚后再动手也不迟。”

    “那是什么人在召唤它们,难不成…是义父?”

    “我看未必,它们都向室顶正中飞去,不像是受到了人的召唤,我们还是提高警惕为好。”两人提升了自身修为做好了应战准备,在这些幽灵的聚集下一个黑影渐渐出现,当所有幽灵都聚拢后,这个黑影终于现出了它的真身,双目瞪大,眼中出怪异光芒,鼻吼向内凹进,血盆大口中尖牙利齿参差不齐,整体看上去人不像人幽灵不像幽灵也不知是什么怪物,两人心中都猜测着。

    欧阳信:“既然这怪物是它们的合体,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如趁早将它除掉,以免日后带来隐患。”

    胡善静直盯着那怪物眼睛,似乎从眼神中看出了点什么,接着道:“还是不要太冲动,待它完全现出本性后我们再动手也不迟。”

    欧阳信无奈再一次收回了手,然而就当欧阳信刚收回手后,这怪物突然脸色大变,伸出两只利爪向他俩扑来,两道极速幻影躲过了这一击让怪物扑了个空,石壁上出现了两个魔爪印。

    “你就是太优柔寡断了,,还好我你留了一手,不然我们就要丧身这魔爪之下了。”

    胡善静直盯着欧阳信,总觉得欧阳信刚才所施展出的那道‘移形幻影’好像在哪见过,见他一脸痴呆看着自己,甚是好奇道:“你干吗老盯着我看,莫非我刚才说得不对激怒了你?”

    两道身影再一次‘移形幻影’再一次躲过了魔爪一击,欧阳信更是好奇的看着胡善静:“你怎么也会这招,你这‘移形幻影’是从哪学来的?”

    胡善静回笑:“是你刚才教我的,信弟你刚才救了我一命,现在我又救回了你一命我们算是互不相欠了。”话落,飞身而起向迎面而来的怪物击去。

    而欧阳信依然呆在原地,自语道:“难道他命中注定就是我的克星?当年我偷学义父时足足花了十日,他却在这短短一瞬间就将这套‘移形幻影’学得如此透彻,难道我真的不如他吗?”想到这回过头来凝神的看着胡善静,一丝丝谜团逐渐在他脑海中形成。

    流光四射正笼罩着这室内,胡善静后退一丈一道由数百道剑芒所形成的漩涡在他身前形成,直向怪物袭卷而去,当这股旋风将要袭卷到怪物时,这怪物身体突然躯散化解,又化为了许多的幽灵,时聚时散若隐若现使得胡善静一时摸不清头脑,无法确定怪物的具体所在位置,只感觉到有股吞噬力正向自己靠近却无法确定是从哪个方向来的。

    见势不妙欧阳信腾空现身于胡善静身后,与他背靠背形成前后相抵抗,同时各挥射出数道流光体,整个洞内开始晃动着,四周石壁碎石跌落,流光休已将怪物包裹内,形成了阴阳真气流前后夹击,如同被千刀万剐,怪物脸色痛苦不堪,挥动着身体向两人扑打着,两人如流星般在他周身快速移动,突然只听得一声惨叫,胡善静手中的剑已刺穿了它胸膛,而欧阳信此时已出现在怪物头顶,锋利的指甲已深深扎入,怪物的眼睛和鼻孔处流出了蓝色液体,随着地面一声响,这庞然大物倒下了。

    欧阳孤独突然从口中吐出一口血,自叹道:“看来幽灵兽还是没能够抵挡住他们俩,他两合力果然出乎我的意料!”

    两人落地后坐在了地上喘息着,刚才与这怪物一番交战,他俩也耗尽了不少真气。

    “这怪物虽除,可我们仍被困在这洞中,得想个办法出去才行。”一翻休息后,胡善静起身道。

    “这个你不必担心,如今我们已通过了义父的考验相信他很快就会来放我们出去了。”

    “但愿吧!”

    两人躺在了一块石头上眼睛凝视着室顶,在静静地等待着。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