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幽灵洞之密

章节字数:5178  更新时间:17-03-23 13: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黄庄主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一处丛林中搭起了一间毛草屋,“这里地处隐秘,不易被人发现,大家就安心休息吧!”有了黄庄主这句话大家这才长松了一口气,然而,大家刚躺下不久,不远处忽传来一阵阵打斗声,众人立即起身提高了警惕,只见前方不远处两道流光纵横交错纠缠着,大蛇灵女道:“我们是不是被发现了?”

    灵宵子仔细观望了一番后轻轻摇头:“我看是虚惊一场,你们仔细瞧那道金色体应该就是‘噬心龙枪’,所以我断定那其中一人就是我四弟,至于另一人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们也不必担心,既然三弟都能应付得了那此人绝对不是欧阳孤独或蛇君,我们也不必打草惊蛇还是静观其变吧!”

    这时一道光影向大家极速靠近,光影落地后现出了两个身影,其中一名为女子,蓝雪风一脸兴奋:“二哥、三哥你们看我抓到谁了?我抓到了蛇君派来的一个奸细。”

    大家都打量了此女子一番,神态优雅,却显一丝文静,灵宵子迎上:“见这姑娘柔和文静,不像是作恶之人?”

    蓝雪风:“二哥,你有所不知,在我去‘石柳镇’的途中遇到了她,见她鬼鬼崇崇向‘石风村’赶来,我一路跟随到此终被发现,便与她交手,况且她自己也承认是蛇君派来的。”

    在大家的目光扫视下,此女子神色淡定,忽道:“这位公子所言无虚,我却是蛇君所派,但我并无恶意,蛇君派我来将这封密信交予各位。”

    接过信后迫不及待将其拆开,大家的目光都注意到了这信上,灵宵子看完后轻叹,大家都已被这封信迷住,其中一蛇灵女突然道:“刚才那人不见了。”

    环顾一周后果然不见了那女子,蓝雪风微怒:“想跑,没那么容易。”

    灵宵子将他阻止:“四弟,慢,不必再追了,蛇君在信中已说得很清楚,你们自己看吧。”话落,一脸不悦将信递了出去。

    大家看完后同样是一脸不悦,当蓝雪风最后看完,他连后退了几步整个人坐在了地上。。。突然起身一脸坚定:“不。。。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善静的修为已在我们之上,岂会轻易被欧阳孤独所杀?这一定是他们的阴谋。”

    “四弟,我们现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胡公子的确天赋过人修为也不在我们之下,但他的对手也非一般人,欧阳孤独和蛇君都非等贤之辈,当今武林中恐怕也只有‘六君子’方能与之抗衡,何况胡公子是单枪匹马,再者这字迹也的确是蛇君亲笔,从这种种迹象来看,我们不得不信以为真啊!”

    蛇灵圣女轻叹:“都是我害了他啊,当初如不让他同大儿一道去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去青山后又当如何向古掌门交待?”

    灵宵子:“事已至此我们自责也没用,既然是胡公子临终前的嘱托,不管担多大责我们都理应照办,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青山派’吧。”

    ……

    蛇君推门而入见欧阳孤独一脸苍白,“谷主,您怎么啦?”

    “无碍,你过来坐下吧,我交待你的事现在办得怎么样了?”

    “您交待的事属下已办妥,我已派人将密信送过去了,相信此时他们定信以为真正处于悲痛之中。”

    见欧阳孤独叹息一声,蛇君不解问道:“如今胡善静已被关压在‘幽灵洞’,您为何还担忧?另外属下不明为何要将少主和他一同关压?”

    “蛇君,你还是不懂老夫的心思啊!”

    “属下愚钝,还请谷主明示。”

    “从这次比试中你没发觉信儿的修为有所提高吗?如老夫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已突破‘阴阳界‘第五式了,很快就能赶上老夫了啊!”

    蛇君一惊:“真没想少主居然如此有天赋,竟在短短几年内就突破了‘阴阳界’第五式,能收到此等义子乃谷主您的福气啊,为何您不把他留在身边和我们一样为您效力?”

    “老夫也舍不得将他关起来啊,只是待他再长大一些后,到时我们的计划可就会毁于他们之手了!”

    “既然如此那您为何还要将他们关压在一起,何不将他们分开关压岂不更好?”

    “老夫之所以将他们关压在一起是想让他们自相残杀,胡善静定会猜到是我故意将他们关压,而信儿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待他也像亲子一样,他定不会相信,由此他们会产生矛盾,慢慢积累便会反目成仇。待他们两败俱伤后老夫再出面去解释此事,得知是胡善静误会了老夫,他定会与胡善静恩断义绝誓死效衷于老夫。”

    “属下明白了,谷主这是往少主的伤口上洒了盐啊,加深了他对胡善静的痛恨,从而也给少主吃了颗定心丸,让他能死心踏地跟着您!还是谷主英明,属下自叹不如。”

    “信弟,假如你义父不来救我们了,那你有何打算,你还会恨我吗还会与我一决生死吗?”

    “义父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我们的约定也不会变。”

    “你就那么相信你义父吗,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所作所为,他为了他的霸主梦,不顾天下苍生,弄得民不聊生。。。”

    “你不要再说了,我不管义父他做了什么,总之他从来没有伤害过我他一直都是把我当作亲骨肉,所以不管他做过什么他永远都是我的义父。”

    胡善静轻叹:“也罢,看来你对你义父之情远远超过了你我兄弟情,我本想将你从魔道上拉回来,可如今看来我是有心无力了,我们还是去四处找找吧,说不定这密室中还有别的破绽。”

    “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我对义父的敬重是永远不会变的,同样我们的约定也同样不会变的,。”这一刻室内瞬间变得死气重重,都没有再开口说话如同一对敌人被笼罩在一片杀气之中,都在各自寻找着。

    “难道真像他所说,义父真的不管我了吗?”欧阳信边寻找边嘀咕道。

    就在欧阳信心不在焉时,突然听到了一声响,两人顿时一惊欧阳信也不知道自己刚才碰到了什么地方,只见四周石壁形成了一块块石块,开始渐渐的移动起来,同时各处石块缝中都放射出光芒,瞬间整间室内变得流光异彩,刺眼的流光使得两人闭上了双眼不敢睁开,待流光逝去后两人这才缓缓睁开双眼,当看到眼前这一切后两人都惊住了,室内瞬间变成了富丽堂煌的宫殿,精美的装饰、各种雕刻图案为状的石壁,将这石洞密室内打造得如皇宫一般。

    两人的目光已被这焕然一新的一面所深深吸引,脑海中已忘掉了一切如同进入了天堂,接连惊叹不已。

    “欢迎二位奇侠光临圣殿!”突如其来的声音使两人清醒过来。

    “你是谁?”两人顿时提高了警惕,欧阳信问道。

    “二位奇侠不必惊慌,我是这圣殿的守护者。”这时两人才真正听出这是一位老者的声音。

    两人心中也产生了疑虑,欧阳信接着问道:“既然你是这里的守护者,如今我们私闯圣地,你为何还要欢迎我们?”

    “因为你们是有缘人,只有有缘人方能进入圣殿,我理应欢迎二位光临。”

    胡善静:“老伯既然是欢迎我们,为何不现身一见?”

    “你们是看不见我的,只有我能感应到你们的存在,因为我已是死人。”

    两人对望了一眼甚是不解,欧阳信接着问道:“既然已是死人,那您为何还能开口说话?”

    “哈哈…那是你们误解了,我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我的灵体还未散去故而能发出心声,你们听到的便是我的心声。”

    “老伯,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刚才明明是一个石洞却瞬间变成了一座圣殿?”

    “二位奇侠,你们可向前十步后抬头一看便知。”

    两人前行十步后,抬头果然见到了闪闪发光四个大字‘幽灵总坛’,见到这四个字后两人连后退了几步,心中惊慌再次提高了警惕,也意识到了刚才与他们纠缠的怪物原来是幽灵,两人腾空飞起做好了战斗准备,欧阳信怒视道:“我定猜到你不是什么好人,你应该就是那些幽灵的长辈吧,想必你是来替他们报仇的?既然如此,那来吧!”

    忽听得一阵大笑不止,“二位奇侠,我猜到你们会这样想,不过你们却是误会了。没错,我的确是幽灵但我并无恶意,至于刚才那些幽灵,是对有缘人必经考验的一道关口而已,只有通过这考验的人方可成为有缘人,而你两都通过了考验,也是至今唯一能通过考验之人,我这才断定你们是有缘人!”

    听幽灵老者如此说两人这才放松了警惕,胡善静开口问道:“我还有一事不明,为何从我们进来起到现在,您一直称呼我们为奇侠?其实我们并非什么奇侠,也许是我们运气好而已,碰巧成为了这有缘之人。”

    “我所见过的人类无不一人想得到奇侠之名,而唯有你两别具一格,可这冥冥之中一切早已注定,我想过不了多久你们会知道一切的。”

    两人并不理解此番话中之意,也没过多刻意追问,再次环顾一周后欧阳信开口道:“这么大一间圣殿难道只有老伯你一人守候在此吗?为何不见其余幽灵?”

    “你们有所不知,现在的人间盛世繁华,是各界灵物所向往之地,其余幽灵都已投靠你们人类去享受人间极乐去了。”

    “那老伯您可否告知它们都投靠谁了?”

    “我只知其中一部分已投靠了你们熟知的地魔谷,至于其它投靠何处我也不得而知。

    听到地魔谷这三字两人为之一惊,胡善静此时也明白了欧阳孤独为何能够召唤出幽灵。

    “在你们人类看来这里是天堂,但在我眼里不过是废虚一片,来者是客你们请便吧,如有不解之处可来问我。”

    两人四处张望着,眼前墙上的一幅壁画吸引了他俩,壁画上画着一场战争的场面,里面有龙、凤、蛇灵和幽灵等等,像是一场灵物大战,胡善静仔细观察一番后自语道:“难道这画上所画的就是当年那场灵物大战?”而此时欧阳信的目光却落到了画中最下角几行字当中“万物天地灵,破在眉睫中,苍生同世子,化怨转安宁!”

    “万物天地灵?是说世间万物分为了天之灵和地之灵。”欧阳信嘀咕。

    胡善静:“破在眉睫中?是说画中这场战遇如同一场生死之战。”

    欧阳信:“苍生同世子?是说苍天和生灵产下了二位世子。”

    胡善静:“化怨转安宁?是说苍天和生灵产下的二位世子可化解这劫难。”

    胡善静最后一个字音落,只见这幅壁画发生了变化,画中一切犹如活了一般突然动了起来,两人犹如进入了壁画置身于那场战争中,当两人睁开眼睛后才发觉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恭喜二位奇侠,你们终于破了画中意,这下我也可放心离去了。”

    “老伯您此话何意?”

    幽灵老者轻叹:“说来话长啊,此事要从当年那场灵物大战说起,当年天之灵以金龙为首,地之灵以幽灵为首,一场生死之战在天地间展开,大战初期双方都知道开战的后果,一但开战将会生灵涂炭,可双方的族群却坚持要开战,只能容忍一方活在这世间。恰遇当时苍天(既天公)生灵(既地母)产下了两位世子,也唯有这二位世子方可阻止这场战争,可是要请动两位世子又谈何容易,为了大局着想又不违背众灵意愿,于是双方首领商议各写了两句诗来感化两位世子,可最终还是不尽人意两位世子终未被感化不愿出面来化解。大战最终爆发,双方损失惨重天地间几乎被移为了平地,最后还是以我们地之灵惨败告终,大战后两位世子也因灵气受损从而无法生存离开了,天灵首领和地灵首领深知两位世子将会在数万年后的人间出现,于是他们将此战遇刻画成了一幅画,与这诗合体悬挂于各自圣殿中(即幽灵总坛和天龙总坛),在临终前他们特叮嘱后世,他日如遇到了能破解诗意之人既能破解这场战争,从而能洗去当年他们所犯下的罪过,还要让此人接管总坛一切事物,到今日轮到我这一世也算不辱使命,终于让我等到你们了,所以我也可安心的去见首领了。”

    胡善静:“莫非画中这首诗便是两位首领共同所写?”

    “正是,第一句和第三句为地灵首领所写,第二句和第四句为天灵首领所写。”

    “那天龙总坛现又在何处?”

    “有缘人自会找到的……”话落一声大笑后就再也无声了。

    两人此时也已明白幽灵老者已西去,可留在胡善静脑海中的谜团却还未解开,“信弟破解的是地灵首领的两句诗,而自己破解的是天灵首领的两句诗,如按老伯所言,那信弟理应接管幽灵总坛。”

    想到这却被欧阳信打断了他的思绪道:“这下可好了,我们可真要被困于此了,即使义父来了恐怕也找不到此地,如义父能找到此地那他早就成为这有缘人了,难道我们真要在这里被困到死吗?到此时此刻我才想到要见自己亲生父母一面,真不知道现在他们二老现在何处?”

    “信弟,我又何尝不是,每当夜幕降临之际我都能从窗外看到父母的影子,可当我去触摸时却消失了。”

    “善静哥,我从小在地魔谷长大,从未见过自己亲生父母一面,是义父将我抚养成人,义父也曾提起过他们但也只是无意中提起,直到有一天沐浴发现自己的右臂上有一个胎记,我心中猜想到这一定是爹娘给我留下的一个记号,于是我兴高采烈去向义父询问此事,岂料被他痛骂了一顿,义父说我爹娘已不在人世了是他们交给义父收留了我,还叫我从此忘记他们,这也是义父第一次对我动怒,但我并没有恨他因为毕竟是他将我一手拉扯长大,只是我不明白为何我一出世爹娘就要扔下我,既然不要我为何又要让我来到这个人世?”

    “信弟,此时此刻你还能叫我一声哥我心中倍感亲切,我和你一样也是从小就在‘青山派’长大,师傅、师娘和师兄、师姐他们都对我很好,对我照顾有加。也因为有了他们的细心呵护才使我有了归属感,有了欢笑,虽然在我一出生父母就弃我而去,但这些年来我都是快快乐乐的度过,现在虽然想见父母一面却只能在梦中,倒让我更想见师傅、师娘和师兄、师姐他们一面。”

    “善静哥,如我们能出去的话相信我们都能如偿所愿的。”

    胡善静重重点了点头,“信弟,你说得没错,我也坚信我们一定能够出去的。也许这是老天对我们的一次考验,他在考验我们的耐心,只要我们对自己有信心绝不放弃,相信老天会被我们所感化的,到时我们就能出去了。”

    两人对望了一眼后轻轻闭上了双眼,都在集中自己的精力感受着殿内的一切异静,然而,这异静中让他们看到了自己一路走过来的酸甜苦辣和喜怒哀乐,两人脸上不时挂着笑脸,在感知着他们人生路上最重要的一时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