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感知

章节字数:4634  更新时间:17-03-25 22: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二道光影横穿过直向‘石柳镇’方向去,“二哥,过了这片丛林我们就到‘石柳镇’了。灵宵子环顾了众人一眼,道:“石柳镇乃‘青山派’脚下名镇,当年正魔交战这里成为了老百姓的避难所,古掌门尽全力保住此地,才得以保留到今天,想想一晃二十载了!”

    黄庄主同样感慨:“如今百姓总算过上了太平日子,真希望这种太平能永久下去,这样那些死去的义士也得以长眠了!”

    十二道光影加快了前行速度,转眼间出现在了‘石柳镇’,看着四周一片繁华景气,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意,东笛游子开口道:“在古掌门的治理下,当年那个不起眼的小镇如今变得繁华苍盛,实乃苍生之福啊!四弟,你还是先带我们去找马镇长吧,都说他是个好父母官今日我倒要亲眼一见,再者他是胡公子的结拜义兄,此事必须得让他知道。”

    这时不远处忽传来几声锣响,人群纷纷朝那方向跑去,见一位大婶从旁边经过灵宵子向她询问道:“大婶,前方发生了何事?”

    上下打量了灵宵子一番,这位大婶回道:“你们是外地人吧?”

    灵宵子含笑点头:“大婶真是好眼力,我们是邻镇的百姓路过此地。”

    “原来是邻镇的,那告诉你们也无妨,前些日子我们镇上出现了一个盗贼,此人身手不凡整条街都被他盗光了,后来马镇长亲自出马才将其擒住,今日马镇长要当着全镇百姓的面审问他。”

    “马镇长的确是一位好官啊!”

    大婶:“你这话倒是没说错,自从马镇长上任后我们就过上了安宁的日子,马镇长待我们如亲人一样,在我们老百姓眼中他是一位好父母官!”

    几人也凑了过去,一中年男子被捆绑跪地,横脸肃面看似乎此人气焰嚣张并不服气,没好气道:“如今我已被你抓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马白面露微笑并没有动怒,来到此人跟前:“年轻人让你受委屈了,你手脚敏捷我不得已将你捆绑,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此人并不领情,怒视道:“你不必假惺惺,如今我已动弹不得你大可趁机将我杀了,不然日后你定会后悔的。”

    “你言重了,我马白一生光明磊落从不趁人之威,你只需将偷盗的东西归还我便放你走,这些东西虽不值几个钱但在百姓心中却尤为珍贵,希望你能明白。”

    马白此言令此人陷入沉思当中,而围观人群中有许多百姓不满道:“马镇长你太仁慈了,像这种人就应五马分尸才能解我们心头之恨。”在有人的带头下所有百姓都众口一词。

    “大家静一静,你们的心情我十分理解,但我们不能因为他犯了一点错就将他处死,这样做我们和土匪又有何区别?各位也都知道本镇坐落于青山脚下,‘青山派’是何等威望何等仁义,如没有‘青山派’一直以来的照顾,恐怕就没有今天‘石柳镇’的繁华安定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是古掌门常教导的一句话,我们不能报答古掌门,但我们能做的是不让古掌门难看,不给青山派丢脸。”

    喧闹声停止一片鸦雀无声,老百姓都纷纷低头似乎已有所领悟,刚才那位带头人再次开口道:“马镇长说得没错,我们不能丢本镇的脸,更不能丢‘青山派’的脸,马镇长我听你的。”此人话落,喧闹声再次响起,不过这回与刚才截然不同,都是拥护马白的声音

    马白再次走到此人跟前,给他松了绑:“你刚才也都听到了,只要你肯归还所偷之物,全镇百姓都答应肯放过你。”

    此人微微抬头看了马白一眼,突然跪地哭诉道:“马镇长你真是大好人,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无以回报,只求能跟随于你左右誓死效衷,以此来回报你对我的大恩大德。”

    “快快请起,只要你肯回头我愿收留你。”

    “多谢马镇长,我这就去将所偷之物归还于各位。”

    灵宵子微微点头鼓掌道:“不愧为百姓心中的好父母官啊!”

    马白直接迎向蓝雪风,一脸欣喜道:“原来是蓝兄弟,这几位是?”

    “这是我二哥,这位是我三哥。”

    马白紧接将目光转移到了蛇灵母女身上,打量一番后眼神中充满疑神,见状蓝雪风急忙解释道:“这几位都是邻镇之人见他们母女实在可怜,所以就将她们收留了,还请镇长能够见谅。

    “雪风你这是哪里话,各位幸会幸会,既然今日能够相聚在此那就是缘份,以后大家就都不要拘束,就当作在自己家里一样。”

    灵宵子上前一步道:“马镇长美名传千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兄台过奖了,各位一路上都辛苦了,我先带你们去休息吧!”

    蓝雪风打断道:“马镇长,当务之急我有一件要事相告。”

    马白扫视一圈后,将目光落到了蓝雪风身上,“雪风,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对了,三弟呢?”

    蓝雪风脸色微变,微微低头一脸悲愤道:“其实我要说的正是此事,马镇长,对不起……”

    “三弟他怎么啦?”

    “马镇长,我们借一步说话。”

    这时几人来到了马白府上后院亭中,“这里是我府上没外人,三弟究竟出了什么事?”

    “善静他为了救我们自己却被欧阳孤独…”

    马白此时感觉到自己的心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连后退几步后倚靠在了石柱上,灵宵子轻声道:“马镇长,你此时的心情我们都十分理解,但事已至此还请你珍重,说来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害了胡公子。明日一早我们便会前往‘青山派’去向古掌门请罪。”

    “当年如不是有三弟也不会有我马白今日,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就这么…你们也不必自责了这不能怪你们,这只能怪欧阳魔头,三弟天性善良怎么斗得过那只狡猾的老狐狸?”

    蓝雪风:“那要不要将此事告诉莫姑娘和赵姑娘他们?”

    “雪风,此事暂且不能让他们知道,另我二弟他明日就要随他师傅回去了,此事千万不能让他知道,我二弟是个急性子,如让他知道他定会不顾一切去找欧阳孤独报仇,待会儿我就带你们去柳大叔那,今晚你们就在那入宿,如二弟他们追问起来你们就编个谎言暂且蒙骗过去,此事暂时保密不要再提了,明日一早我会亲自送你们去青山入口。”

    ……

    “主人你怎么啦,怎么见你一脸心事重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如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吩咐,我秦刚武艺虽不怎么样但在偷窃上可是最在行,只要有东西在就没有我偷不到手的。”见马白一脸苦涩从‘柳氏酒楼’出来,秦刚迎上道。

    马白轻轻摇头:“我没事,你以后就不要叫我主人了,我既然收留了你那从今天起你就是本镇的百姓,你以后就直呼我名字吧!”

    “那怎么能行,如果你不介意那我以后就叫你马大哥吧,马大哥到底出什么事了,之前还见你好好的怎么才去了一趟‘柳氏酒楼’你好象就变了个人似的?”

    “我真没事,你先回府吧我想一个人走走,如你大嫂问起就说我还在‘柳氏酒楼’要晚点再归。”

    目送秦刚离开后,马白独自一人来到了一河边,微微倚坐在草地上,月光将水面映上了一层层色彩,左右微微瞄了一眼,见到两个熟悉的面孔正看着自己笑,“我胡善静将来的梦想就是要拯救天下苍生,大哥、二哥你们的梦想是什么?”

    “三弟,大哥的梦想没有你那么远大,大哥只想将‘石柳镇’治理好对得住全镇百姓就足已了。”

    “我和你们的梦想都不同,我在外闯荡多年好不容易师傅收留了我,我不想再漂泊了,只想陪在师傅身边陪他老人家度过晚年,不过他日大哥、三弟你们有用得着我的一天,我自然会与二位兄弟同生共死。”

    马白双手搂住两人,三人的笑声正如这水中的波浪荡漾起伏,当马白再次看向左右时一切都消失了,只是那欢笑声还在他脑海中回荡着,“三弟,还记得我们三兄弟在这长谈阔论吗?你说你的梦想是要拯救天下苍生,可惜你的梦想未实现就这样离开了,回想我们在‘柳氏酒楼’三结义,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可如今你却不等我和二弟先行离去了……”

    “大哥,你不必再难过了。”丁莫痕突然出现道。

    “二弟,你怎么来了,其实…”

    “大哥你不必再解释了,你刚才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在柳氏酒楼时我就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对,于是我就悄悄跟随大哥来到了这里,没想到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偏心,三弟还这么年轻又是百年难遇的奇才,为什么该离去的没离去,而不该离去的却离去了?”

    “二弟,既然你都听到了那大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你的性格我是知道的,之所以瞒着你是不想因你一时冲动再离我而去。”

    “大哥你放心,三弟的仇是一定要报但不是现在,我能沉得住气就让那老狐狸再快活几年,到时我定当将他碎尸万段!”

    “二弟,你能这样想那大哥也就放心了,三弟,你就先行一步吧,待我和三弟为你报仇后再来与你团聚……”

    赵雨琪偷偷离开了房间来到了走廊,倚靠在扶拦上静静地享受着这寂静的夜晚,绞结的月光洒在她那张凄凉的脸上,眼睛直视着那远方小道上,像是在期盼着佳人归来。

    直到一个身影的出现才转移了她的目光,看到这身影感觉似曾相识,微步向那身影靠拢去,“蓝大哥,怎么是你?”

    赵雨琪的突然出现同样令蓝雪风吃惊,“雨琪,你怎么会在这里?”

    赵雨琪轻笑:“我睡不着所以出来走走,见你一脸苦涩像是有心事,不妨说出来与我分享分享。”

    蓝雪风连摇头,笑道:“哪有…我心情好得很,我看是你有心事吧。”

    赵雨琪靠近瞪大眼睛看着他,蓝雪风眼珠移动几个来回后将头转到了一侧,赵雨琪没好气道:“蓝大哥你不必再掩饰了,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现在没有外人只有我们俩,你就对我实话实说了吧!”

    “雨琪,我看你是真的误会了,我那技俩哄哄小孩还可以,在你面前我哪敢隐瞒什么?”

    “算了,你不承认那我也不逼你,我自己去地魔谷向欧阳孤独问个明白。”

    “雨琪,你别冲动,你去地魔谷只会去送死。”

    “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善静哥下落,那我只好自己去查个明白。”话落,转身匆匆离去。

    蓝雪风沉思了一会后加快步伐追了上去:“雨琪,你别冲动听我说,我可以告诉你实情,但你也要答应我,不管真相好坏你都要沉得住气,不能再有冲动的想法去做出什么傻事来!”

    赵雨琪重重点头:“好,我答应你,你快说。”

    蓝雪风突然变得一脸沮丧,轻声道:“善静他…他走了。”

    而赵雨琪这时两眼直视前方整个人如痴呆了一样,“雨琪…你怎么啦,你没事吧?”

    赵雨琪轻轻摇了摇头,两行泪水缓缓流出,整个人已提不上力气如同水一般软绵绵的,蓝雪风轻轻扶住了他,“雨琪,你现在的心情我十分理解,其实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和你一样,但我们要振作起来去勇敢面对!”

    痛泣声从她口中发出:“我没有那个勇气,我做不到…更忘不掉!”

    “人死不能复生,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要好好活着,只有这样才能为善静报仇,我对天起过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要将欧阳孤独碎尸万段。”

    “蓝大哥,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吧!”

    “带我去见一见善静哥的尸体,我想看他最后一眼。”

    蓝雪风微微摇头,轻叹:“对不起,我也没见到善静的尸首,他为了救我们孤身与欧阳孤独和蛇君应战,当我们得知这一切时已为时过晚,善静已被欧阳孤独给吞噬了,其实我也想见他最后一面,只可惜…说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我同他一道去也不会酿成这惨剧,是我害了他!”

    赵雨琪突然站起身,喜出望外道:“蓝大哥你还叫我振作,可看看你自己。我觉得这事有蹊跷,你想想,你们是收到了蛇君的一封信,从而得知善静离去的消息,但仅凭一封书信又能证明什么?毕竟都没见到过善静哥的尸首,说不定善静哥还没死,那封书信也许是欧阳孤独的一道诡计。”

    “没错,你提醒的是,瞧我糊涂的,还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居然还不如你。”

    “蓝大哥,如今可以断定善静哥很有可能没死,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明日一早我们就去寻找善静哥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蓝雪风沉思了一会儿道:“可是…可是明日一早我们就要前往‘青山派’向古掌门告知此事,到时我如何向二哥交待?”

    “蓝大哥你不用担心,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好吧,那你先回房休息,我想一个人再呆一会儿。”

    “蓝大哥,那我先回房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目送赵雨琪离去,回头继续仰望星空欣赏着这明月。

    回房后赵雨琪心中极为复杂,令她无法合眼,心中默默祈祷着,“希望善静哥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明日我们能够顺利找到他!”这一刻轻轻合上了双眼,带着最美好的期盼进入了梦香。

    此时夜已深,四周一片宁静,月光也渐渐变淡,一个身影消失在了这夜空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