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预感

章节字数:4442  更新时间:17-04-05 1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师姐、吴师兄,没想到你们真的会在这里,雨琪在这里要恭喜你们了。”赵雨琪的突然出现,两人立马分了开来,

    于敏一脸含羞道:“师妹,你怎会找到此?师傅怎样呢?”

    “大师姐,我当然知道你们会在此,上次你不是带我来过吗,所以我脑中第一个想到的地方便是此处了,师傅已无碍,现正在休息。”

    “师妹,你方才所见万不能告诉师傅和其它师妹知。”

    “师姐,看把你紧张的,放心啦,刚才我便当作什么都没看到?”

    于敏心中长松了一口气,道:“这还差不多,只是不知你何时变得如此油嘴滑舌了?”

    “这还不是师姐你教我的。”

    “好了,不与你理会,我们回去吧,免得他人看到不好。”

    ……

    “信弟,看来我们真要被困死于此了,你也不要再浪费体内真气,留着能支撑一天算一天吧!”

    “我不信,我不信这里面没有出口,我不想被困死在这里。”

    “我又何尝不想出去向师傅师娘和师兄他们道声别,他们可是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了。”

    “你不要再说了,我真的很想家,想义父和玲儿师姐他们,更想见到她…最后一面。”

    “信弟,是我对不起你,我想师姐她总有一天会明白你心意的。”

    “你无须自责,如今我们轮落到这步田地说什么都已无用!”

    “我相信师姐总有一天会被你诚心所打动的。”

    “但愿吧,我很累了,想休息一会。”

    看着双眼已紧闭的欧阳信,胡善静没有再说什么,轻叹一声微步来到了一根石柱下,看着石柱心中不假思索起来,一阵忧愁紧锁在他眉头,如同从石柱上看到了心中的画面,微微抬手向石柱抚摸去,然而就当他掌心触摸到石柱时,石柱忽有了轻微动静,令他掌心如被针刺了一下及时收了回来,脑中的杂念已消失令他清醒,双眼直视着这根光滑无痕的石柱,根本无任何尖硬物体悬于其中,再看手掌心处也并无针刺痕迹,不经意间再次挥手触摸去,而这一次他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一阵刺痛令他再次收回了手,令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直觉,脑海中第一个念头便是想到了欧阳信,“信弟…你来触摸一下这石柱是否有刺痛感?”

    欧阳信轻瞄了一眼,伸手向石柱吻合去,第一反应和胡善静一样急时收回了手,好奇心起,“这石柱表面光滑无痕为何触摸会有种刺痛感?”

    “信弟,你也有这种感觉,看来这根石柱内藏玄机。”

    两人对望了一眼环绕石柱仔细打量了一番,突然这石柱轻微摇晃了一下,令两人连后退了几尺,这时石柱忽明亮发出一道刺眼光芒,看着这突如其来的流光两人提升各自修为做好了防备,而在两人脑海中闪现的第一个想法,“这石柱是否会倒踏还是自己苦苦追寻的出口?”

    “信弟,这石柱突显异样很是稀奇,我们还是小心为是。”话落两人登空起,漂浮在真空留意着这石柱异常举动。

    这时石柱周围的流光渐渐潮中心处聚拢,这刺眼的流光顿时将整间室内披上了一层炫丽银纱,两人被环绕其中,流光聚集至正中时忽如一只笔在石柱上挥韵起来,两行耀眼的字体出现在了石柱表面。

    “‘巧缘此相约,道同心相缺’为何只有这两句,究竟是何义?”两人在心中揣摩着这两行字意,却无法看透。

    胡善静:“信弟,我看这两行字似乎在说我们两个,说我们被困于此乃巧遇,而我们的想法却不合常有分歧,也是我们都所欠缺之处。”

    “如依你所说,难不成这里还有其它人存在,不然一根石柱怎会知道我们在此,又怎么会知道我们心中所想,我想刚才那道流光也定是此人所幻化出的,难道…难道是先前所遇的那位幽灵老者?”

    “可幽灵老者先前都已现身直言,为何现在又要捉弄我们?我看这其中定是有什么隐情?”

    “善静哥,那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们还是见机行事吧,说不定这石柱还会发生什么变化。”

    两人静静的看着这两行字心中犹豫起来,欧阳信更是不假思索心中既是忧愁又是疑心重重,却又无法做出判断的决择。

    正当两人都想得入神时,这两行字体突然渐渐变淡最终消失不见了,两人睁眼后仿佛这一切都只是一种幻觉。

    “快看,这两行字不见了?”两人对这变幻莫测的一暮震惊不已。

    胡善静走近石柱再次触摸去,这一次似乎并无奇怪的刺痛,见胡善静迟迟没有收手欧阳信也触摸去……,两人对望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不解。

    欧阳信自语道:“难道我们刚才所见都只是幻觉,为何刚才触摸时会有一阵刺痛,而如今却没有了,仿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可无端端地为何会出现这种奇特的幻觉,难道是那位幽灵老者在暗示着我们?”

    “信弟,还记得刚才石柱上出现的那两句话吗,我想玄机应该就在那两句话中。”

    “‘巧缘此相约,道同心相缺,’除了能看透我两的心思外,又能说明什么?”

    两人眉头紧锁,一时间陷入沉思当中……

    林水莲轻轻推门而入,拱手道:“师傅,师姐都已沉睡三天了,您要不要去看一下她,师姐前几日还好好的为何会突然这样?”

    古云龙微微点头,略笑:“为师已经知道了,这几日多亏了你在她身边照顾她,辛苦你了。”

    “师傅您言过了,照顾好师姐是弟子份内之事。”

    “好了,你先回房吧,为师随后就到。”

    回头深情地看了一眼已沉睡的周玉,心中一股热泪涌上他心头,微步走出了房间朝古倩倩房间而去。

    “师傅,您来了。”

    古云龙微微点头走到了古倩倩床头,并没有说什么似乎在他心中有些难言之隐,“师傅您坐,我去给您倒杯水来。”

    古云龙轻轻握住了古倩倩双手,满脸苍桑,道出了心中想说的话:“倩儿,是爹对不住你和你娘!我身为一家之主居然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我愧对于你们,爹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沉睡却束手无测,不过爹答应你们不会让你们沉睡太久,待‘武林大会’后爹会向欧阳孤独去索要解药,到时你们就不用再沉睡了,只希望你们醒来后不要责怪我便是。”

    “师傅,茶来了,您…您哭了?”

    “没…没有,水莲你好好照顾好你师姐吧,我先回房了。”话落古云龙急匆匆离开了房间。

    看着古云龙离去的背影,林水莲心中流露羡慕之情,“看来师傅还是挺疼爱师姐的,真羡慕他们父女俩!”

    离开古倩倩的房间后古云龙并没有直接回房,而是独自一人来到了后花园,心中的忧愁都聚集到了拳头上,一拳击去一棵树顿时被折成两断散落地。

    “是什么人惹怒了堂堂古掌门啊?”冯天霸突然现身道。

    见到冯天霸的出现,古云龙更是恼羞成怒:“是欧阳孤独派你来的?他究竟想怎样?”

    “古掌门何必动怒,看似古掌门不大欢迎我,不过不要紧接下来我会让你见一物,相信你对此物一定很感兴趣。”

    “你不必绕圈子,他能让你带来什么好东西?”

    “看来古掌门还是不够了解我家主人啊,你且看,这颗解药可供你妻子和女儿一人半颗,如要让她们俩完全康复须每人服下一整颗,谷主说了,你先拿着给你妻儿服下先,待事成后剩下的那一颗谷主会亲自送到你手中,相信古掌门是个明白之人。好了,物件和话我都带到了,不打扰了!”

    看着手中的这颗解药面色怒中带笑,脑中一片空白心中如刀割一般生不如死,微微倚靠在一大树下手中紧握着解药,松手后一颗解药被捏成了两半,颤抖起身后离开了此地。

    “天霸你回来了,事情办得怎样呢?”

    “回谷主,事情已办妥,我已亲手将那颗解药交到了古云龙手中,也不出您所料,此时古云龙如散失理智般,既愤怒又举丧。”

    “好,你这次又立了一大功,这也正是老夫所想看到的。”

    “您过奖了,为谷主分忧是属下份内之事。”

    “好了,你也先回房休息吧,有事时我会传唤你。”

    看着冯天霸离去的身影,欧阳孤独淡然一笑,缓步走到窗前看着天空飘过的一片乌云,“老夫很快就能像这片乌云一样支手遮天了,到时老夫将成为一方霸主,这人间将尽归老夫掌控!”

    天山寺门外

    “空虚师弟!”

    “吴师兄你终于来了,师傅已让我在不恭候多时。”

    空虚接着道:“师傅已在佛堂恭候,我们现在就去见师傅吧,请!”

    进入佛门殿堂见无休大师盘腿而坐,手拧一串佛珠嘴里默默诵念着佛经,空虚上前一步:“师傅,吴师兄来了。”

    “为师知道了,去给吴师兄沏杯茶,峰儿你随便坐吧。”

    “师伯,听闻空虚师弟说您已让他恭候我多时,似乎您早已知道弟子会前来拜访?”

    无休大师微微起身含笑点头,一幅慈祥的尊容让吴峰倍感亲切,“贫僧也是听闻,不知你拜访其余四派后,其余四位掌门可都有何说法?”

    “弟子拜访完其余四派后,四位师叔都没说些什么,似平时一样平静,这也是弟子心中匪夷所思之处,对了,这封密函是师傅让弟子带过来的,其余四位师叔都已过目。”

    无休大师接过密函默看了一遍,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吴峰急切追问:“师伯,师傅究竟在信中说了些什么,师傅一直不让弟子拆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无休大师将密函递了过来,道:“你自己拆开看吧。”

    “无休大师、各派掌门,在‘武林大会’前夕将诚邀几位先行前来商议,‘武林大会’关系到整个天下苍生、事关重大,不得轻视,在此我认为在商议前我们六兄妹先举行一次会武,这样在各自心中也有底,如今魔派势力扩张到半个中原,势力日渐强大不比我六派弱,这次会武将以无休大师为首,尽显各派神通,希望能一展我六派之势,届时,还望各位如时赴约,青山见,云龙笔!”

    默默看完密函后,吴峰心中疑心重重,“从密函中来看不像是出了什么事,师傅诚邀几位师叔伯前去会武商议,这是件好事,可师傅为何显得如此神密般,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样?”

    眼见无休大师也是面容肃然,吴峰上前道:“师伯,弟子愚钝,看不出信中奥妙之处,师傅诚邀几位师叔伯前去会武商议,看似不像是件坏事反而是件好事?”

    无休大师双手合十:“你没看出这也不能怪你,相信其它各派掌门也没看出这密函中的真正含义所在。”

    “弟子愚钝,还请师伯明示。”

    “古掌门诚邀各派在武林大会之前去会武,看似的确是件好事!峰儿,此事我暂且替古掌门保密,‘武林大会’后一切将会真相大白,好了,你一路奔波也劳累了你随空虚回房休息吧!”

    “师伯,那弟子告退了。”

    见吴峰的身影消失在佛堂后,无休大师轻叹了一口,“师弟,真是难为你了,相信你也是身不由己才出此决择,老衲会如期赴约,不管发生何事老衲都相信你是有苦衷的。”话落,盘腿而坐继续诵经起来。

    “吴师兄,你怎么啦?师傅都和你说了些什么?”见吴峰面肃颜整似有什么心事,空虚开口问道。

    吴峰微微摇头,“师伯没多说,只问候了一下师傅和师娘。”

    “吴师兄,这间就是为你布置好的房间,你进去休息吧,进食时我会准时送来。”

    “那有劳师弟了。”

    进入房间后,吴峰也没顾及房间的摆设,躺在床上沉思起来,脑海中回想起了无休大师所说的一番话,“古掌门诚邀我们在武林大会之前去会武,看去的确是件好事!‘武林大会’后一切将会真相大白。”听起来师伯这话中有话,似在暗示我什么,可师伯究竟要暗示我什么?刚才又没其它人,为何师伯不向我明说,难道是师傅邀请其余几位师叔伯前去会武商议是另有隐情?缓缓合上双眼,重重疑问在他脑中盘旋已令他疲倦,进入到了梦乡。

    “师傅,我看吴师兄好像心事重重,吴师兄这次来是否为了‘武林大会’而来?”

    “空虚,你虑事又有了长进,你入门虽迟但你的天资却不弱于你的师兄们,这次‘武林大会’为师想让你去参加,不知你可愿否?”

    “师傅,您还是收回成命吧,弟子论资格论潜力都不如其余师兄,还是留下弟子看守寺院吧!”

    “空虚,为师知道你不想与你师兄们争此一席之位,但为师心意已决,如有谁反对就让他们来责问为师吧。”

    “可是…师傅…”

    “你不必再推脱此事就这么决定了,届时同你大师兄和二师兄一道前去参加本届‘武林大会’,为师还想诵经一会,你回房吧!”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