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魔经

章节字数:4785  更新时间:17-04-07 12: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地魔谷

    “心魔叔叔,你悄悄叫我出来是不是又有什么好事?”

    “这次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叫你出来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莫玲儿一脸不解,笑道:“叫我帮忙?恐怕找错人了吧,我能帮到什么,到时没做好反而越帮越糟,心魔叔叔你还是另请高人吧!”

    “玲儿,你先别急于否决,既然来找到你那对你就充满信心,因为这个忙也只有你能帮到我。”

    “您如此信任我,我想拒绝都难了,究竟要我做什么?”

    “我们走吧到了后你就知道了。”

    莫玲儿也没再多问紧跟心魔身后而去,两人穿过丛林,一条小溪横跨其中,向前方望去隐约出现了一间茅屋,莫玲儿四处张望了一番,惊叹道:“心魔叔叔你今日不带我来我还真不知道附近还有如此绝美之地,一直认为这里只是一片荒芜之地,没想到竟是一个休闲之境。”

    心魔含笑:“现在知道也不迟,以后得闲你可一人来慢慢欣赏。”

    “这茅屋破旧不堪,莫非里面还住有人?”

    心魔点了点头,进屋后却截然不同,物品摆设整齐,地面也十分干净,窗外吹进来一阵微风感觉格外清凉,“心魔叔叔这是哪位高人所住之地,不会是你休闲的地方吧?”

    心魔并没有回答,进里屋后见到床上正躺着一位老妇人,苍白的面容看似已病危,而此人正是村姑,心魔倚坐床前深情地看着村姑,满面忧伤。

    见到这一暮莫玲儿心中犹感到一阵凄凉,“心魔叔叔,莫非这位前辈就是…”

    心魔微微点头,轻叹:“她就是我妻子,此事我从未当众说起过,如今她病危不起,大夫看后也无能为力,束手无策下忽想到了一本书,也许这书上记载有此病。”

    “是什么书,又与我有何干系,即使得到了此书,我也不懂医术?”

    “玲儿,我知道你不懂医术,但此书也只有你能替我拿到。”

    看着莫玲儿一脸不解,心魔接着道:“你家是否有一本书名为《魔经》,且此书一直都存放在你家中?”

    莫玲儿回想道:“好像是有一本这样的书,这书我也只看过一眼,爹也没让我翻阅,且爹平日里都是将其随身携带,莫非此书是本医书能医好婶婶的病?您又是如何得知的?”

    “据说此书是创始祖师爷流传下来的,书中载入了天下奇闻及各种秘诀和秘方,祖师爷为了地魔谷能永垂不朽,才用此书记载了天地间奇闻趣事,希望能用此书为后世消灾减难,而你婶婶这怪病我也从未听闻过,这才想到了此书中定有记载,而你爹身为副谷主掌管谷中大小事物,我才猜想到谷主定将此书交给了你爹保管。”

    “既然您知道此书在我爹手中,那为何不亲自去要,你和爹那么要好相信爹不会见死不救的。”

    “你有所不知啊,此书相当于谷中镇宝之物,历代祖训传下来都只有谷主能动用它,所以我不能因为内妾而破坏了历代祖师所传下来的祖训。玲儿,我也不勉强你,如你实在为难那就算了,我会去中原各地询访名医,相信总有一日能遇上一位能人义仕能治好你婶婶的病。”

    “心魔叔叔,我…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过现在不行恐怕要等到晚上,因为爹晚上睡觉时都会将身上物品放在枕头底下,所以要等到晚上我才有出手的机会,就让婶婶再坚持一会吧,到时我一定拿来。”

    “玲儿,你能答应我已十分高兴了,不管今晚你能否成功我和你婶婶都会感激你的。”

    “心魔叔叔,就不必说这些客套话了,说到我心里都不是滋味,好了,我回去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那你自己也小心,如实在不行也切莫勉强自己。”看着莫玲儿的身影消失后,心魔脸色微变,嘴角处淡然一笑回头看了一眼已睁开双眼的村姑。

    “心郎,你说玲儿这次能否成功?”

    心魔信心十足回道:“你放心,她是我看着长大的,别的不说但这一点可是她最擅长的,如不出什么意外,我们就坐等她的好消息吧!”

    “心郎,我总觉得我们这样利用玲儿,会不会有点…”

    “村姑,你想太多了,要成大事这是必要的一种手段,试问当今武林中又有谁能做到问心无愧,如我们不去利用那迟早也会被他人利用,如今我们被欧阳孤独玩弄于手掌之中,我们的下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村姑微微点头,“也许是我想多了,但愿玲儿能成功拿到‘魔经’,只是令我不明欧阳孤独为何会将如此重要之物交给莫逆天保管?”

    心魔回笑:“其实刚才我也是随便说了个谎言说服玲儿,至于‘魔经’为何会落到莫逆天手中,这个我也是不得而知,不过依我推断,‘魔经’应该不是欧阳孤独交给莫逆天的,而是老谷主亲手交给他的,老谷主早已发现欧阳孤独有篡逆之心,所以早将‘魔经’交给了女儿玉青保管,而这些年来我也从未听欧阳孤独说起过‘魔经’之事,我看他嘴上虽不提但他心里却天天苦恼着,已成为他心头一块心病,毕竟‘魔经’记载了有关于‘阴阳界’的秘密,要想突破‘阴阳界’最高境界缺此书不可,想必这也是欧阳孤独对莫逆天还有利用价值的所在?”

    这时屋外一阵风刮起,一个身影消失在了此地。

    “谷主,果然如您所料,我一路跟随心魔和玲儿到了一间茅屋,这茅屋的主人正是心魔的老相好村姑,更令属下吃惊的是,心魔居然想利用玲儿从莫逆天手中拿到‘魔经’,看来心魔一开始就有打‘魔经’的主意,如今心魔已突破了‘阴阳界’,如果‘魔经’落入他手中,那对您会十分不利日后必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谷主,您看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

    “天霸,那依你之见可有何想法?”

    “谷主,恕属下斗胆直言,心魔应立即除之,此人不除,必是养虎为患。”

    “你的直言老夫十分欣赏,虽说要除掉心魔是易如反掌,但依目前形式来看要除掉他还不是时候,既然他早已打了‘魔经’的主意那就随他去吧。”

    “可是…这样放纵他不等于是方虎归山吗?属下觉得这样做恐怕不妥!”

    “老夫既然将他放虎归山那就有老夫的理由,我且问你,你有见过两虎相争之举吗?”

    “属下是见过,属下经常穿梭于丛林之中也见过不少猛兽相争的场面,且场面都很悲观总有一方落得遍地淋伤,那这与心魔有何关联,难道说会有人与他相争…我…属下明白了,您的意思是与心魔相争的另一只虎就是莫逆天?”

    欧阳孤独微微点头略笑,却没有多说什么。

    “还是谷主英明,令属下实属佩服不已,当莫逆天得知心魔利用玲儿夺取‘魔经’一事后,莫逆天务必会恼羞成怒去找心魔算帐,接下来就是一幅两虎相争的场面了。”

    “既然你都明白了那也不用老夫再多说,相信接下来你也知道该如何做了。”

    “您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个消息如实传达到莫逆天耳中。”

    “好,那接下来我们就等着观看两虎相争这出好戏。”

    半夜时分,莫玲儿趁莫逆天和玉青熟睡之际悄悄进入了他们卧房,静静观望一番见他两都已睡得很沉,而此时此刻更吸引她眼球的是莫逆天枕头下的那本书,见莫逆天侧翻身之际伸手向那本书拿去,刚碰到书正想拿出时,突然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

    “爹,我…”

    “你不用解释,我都知道了。”

    “爹,你是如何知道的,莫非你们刚才根本就没睡着,而是故意装睡给我看的?”

    “这个你不必多问,玲儿,爹只要你如实说来,到底是谁让你来偷的?”

    “爹,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你还问我干吗?”

    玉青接着道:“玲儿,你就如实说来吧,因为你爹和我都不相信这是真的。”

    “那好吧,我说就是,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是心魔叔叔让我来偷的,不过心魔叔叔并非想将其占为己有,是拿来救人之用,用完后就会归还给女儿,现婶婶就躺在床上卧病不起,爹,你和心魔叔叔都那么多年的交情了,相信你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见死不救吧!”

    “玲儿,看来你太相信心魔了,你婶婶她根本就没病她是在装病,他们是在演一出戏给你看,也正因为爹和他多年的交情,没想到他竟会做出此种事来。”

    “爹,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我是亲眼所见婶婶她面色苍白,和快死之人没什么两样。”

    玉青:“玲儿,并非我和你爹不相信你,只是在你离开茅屋之后又有人见到村姑神情气爽,根本不像是有病之人。”

    “难道有人跟踪了我们?那此人是谁,我要当面来与他对质,哦…我知道了,是不是爹你派人在跟踪女儿的行踪?”

    莫逆天顿时大怒,挥手起却被玉青抓住了,“还不向你爹道歉,你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做父母的怎会害自己的儿女?”

    莫玲儿扭头一脸固执:“爹你打吧,你就把女儿打死吧,反正你们都不相信我,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相信自己,那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玲儿你今天怎么如此不听话,快向你爹道歉,我和你爹当然是相信你的,只是事实还没有搞清楚之前我们不能草率论事。”

    莫逆天怒道:“好了,你带路,我们现在就去辩出真伪,如果真如你所说爹不但会将‘魔经’双手奉上,还当着你心魔叔叔他们的面向你道歉。”话落先行离开了房间。

    玉青:“玲儿,你这次真的把你爹惹怒了。”

    “娘,既然爹要去眼见为实那就听爹的,如真如你们所说婶婶她是在装病,那到时我任由你们处置。”

    玉青轻叹:“现在我们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了,好吧,我们就去眼见为实。”话落两人也离开了房间。

    三人的身影这时出现在了茅屋外,当从窗缝中看到村姑安然无恙时莫玲儿的心一下子冷了许多,连后退了几步,也因她后退的脚步声过重一时引起了心魔和村姑惊慌,村姑急忙躺在了床上继续装起病来,心魔缓缓朝门外去。

    当看到莫逆天一家人时心魔却显得十分平和,迎笑:“原来是逆天兄,玉青和玲儿也来了,你们前来拜访,做贤弟的有失远迎还请兄长恕罪,此处乃我平日里休闲之地十分简陋,我看我们就在这外头相商吧,外头清风气爽明月当头正适合迎客之意。”

    玉青没好气道:“恐怕是屋中藏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吧?”

    “嫂嫂见笑了,既然嫂嫂对我有怀疑之意,也罢,几位请里屋坐!”

    三人刚想入屋这时只听见屋内传来了几声咳嗽声,一声嘶哑声传来:“心朗,外面是谁啊?”

    一个十分憔悴的身影走出了门外出现在三人面前,“原来是逆天一家人,贵客到来我们竟未能及时迎客真是有失待客之道!”

    接着村姑将目光转移到了玉青身上,深情地看着玉青看似乎心中有道不完的言语,颤抖道:“玉青,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还能见上一面,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惦记着你,只因伤病缠身才没能亲自去拜访。”话落,快步向玉青迎上,然而将要接近玉青的时候,村姑突然全身跌落在地。

    莫玲儿第一时间跑了过来将村姑扶起:“婶婶,您没事吧?”

    “珍儿谢谢你,婶婶无碍只是这些年来没与你娘叙旧了,一时太激动。”

    “爹、娘,你们都看到了,婶婶她都病成这样了,证明女儿没有骗你们。”

    心魔接着道:“看来逆天兄这次来并非拜访,而是来向我问罪的,逆天兄、嫂嫂这次是我有失为人之道利用了玲儿让她去偷取‘魔经’,逆天兄你动手吧,相信只有这样才能够消除你心头之恨。”

    在月光照射下两个身影出现在了茅草屋附近,两个人正暗处观望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谷主,您看心魔他夫妇俩还真会演戏?”这两人正是欧阳孤独和冯天霸。

    欧阳孤独淡笑:“看来在演戏方面,你我都不如心魔夫妇啊!”

    “那依您之见,莫逆天他会相信吗,如莫逆天真相信了还将‘魔经’交给了心魔,那这出戏我们不是看不成了,且还会让心魔拣了个便宜。”

    “莫着急,我们接着往下看,村姑将要出场了,这才是这出戏的看点所在。”

    这时村姑缓缓起身挡在了心魔身前,“逆天,如真要如此那就让老身来以死谢罪吧,一切都因老身而引起都是我的错,老身藏病多年心朗也是痛在心中,不想看着我这样天天受罪,心朗本想替天行道错机除掉欧阳孤独,没想到欧阳孤独这只老狐狸竟会如此狡猾,居然设下计引心朗上当,我俩本已是将死之身没想到逆天你会出手相救,说来你们一家人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这次心朗利用玲儿去偷取‘魔经’也并非他本意,心朗也希望早日看到我康复才出此决策,所以说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本已是缠病之身今日能够劳烦恩人送我一程,我到九泉之下也瞑目了,逆天,动手吧!”

    莫逆天沉思了一会挥手起,这一刻心魔双拳紧握一道黑色流光隐隐现出,莫逆天双手托住了村姑,“你起来吧,你我同属一条船又怎能自相残杀,岂不让人家看笑话吗?”

    “谷主,我们为何要现身?”

    “因为这出戏已接近尾声了,该是老夫出马收尾了。”

    这时一声笑声响彻夜空,“谷主…”欧阳孤独的突然出现令几人顿时惊慌。

    “逆天刚才说得没错啊,你们同属一条船为我谷效力,又怎能为了这区区小事而自相残杀,如传到‘六君子’耳中的确会让人家看笑话啊!”

    缓步走到了村姑跟前,“村姑,就让老夫来替你把把脉吧,也许老夫能医治好你的病。”

    村姑缓缓将手伸出,同时全身颤抖起来,微微低头不敢正眼对视欧阳孤独。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