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金象神功

章节字数:4621  更新时间:17-04-11 00: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云幻起、尘沙迷漫,天山寺半山腰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强势压近,‘龙阳派’大弟子郑天羽、二弟子刘明、三弟子杨宽,和其余几派前三弟子此时正朝天山寺而来。天山寺门外,空前、空心和空妄前三名弟子早已恭候多时,看着不远处一股尘沙正迎面来,空前微微点头道:“看来他们已经来了…二位师弟你们在此等候,我前去迎接。”

    “空前师兄…”

    空前回礼道:“各位师弟,师傅已命我在此恭候多时,你们一路奔波师傅已准备善席为你们接风洗尘,各位请随我来。”

    “弟子见过无休师伯…”

    今日佛堂格外华丽,每一樽佛像似被洗尘了一番金光炫丽,无休大师一脸悦容道:“我‘天山寺’已沉寂多年,今日难得各派能赏脸光临,算是大喜之日,各位施主请入席,一些斋饭不诚敬意!”

    仙山派大弟子刘羽峰起身,拱手道:“师伯您言过了,师伯为举办这次交流大会已费尽心思,其目的是让我们这些后辈增见识求长进,说来我们应感谢师伯才是。”

    龙阳派大弟子郑天羽,起身接道:“刘师兄所言极是,师伯为造福天下已是功德无量,您早已是我们后辈心中的典范,在此弟子以茶代酒先敬您一杯。”

    “对…对,郑师兄说得对,我们以茶代酒敬师伯一杯…”

    “好…各位施主既已深知此行目的,在此老衲希望各位施主能把握这次良机好好发挥各自本能。”

    所有弟子齐声道:“谨尊师伯之命…”

    “吴师兄,自从上次西湖一别后,转眼已是五年了,在这五年里想必吴师兄修为提升了不少啊,下午的交流大会上还烦吴师兄多多指点…不知师伯伯母可还好?”这时刘羽峰、郑天羽和李严三派弟子都聚集到了吴峰身边。

    吴峰:“刘师兄过奖了,既是交流大会便是互相学习,师傅师娘都尚好,不知各位师叔可好?”

    刘羽峰:“师傅他们都很好,只是有时会惦记着空前师兄和吴师兄。

    郑天羽:“是啊,在各师叔伯的眼中空前师兄和吴师兄算是我们六派中最杰出的弟子,也是我们的榜样!”

    吴峰:“郑师兄言过了,总之下午交流会上谁强谁弱便会一一接晓,因此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李严:“吴师兄说得没错,现在我们都还不能过早下结论,还是趁着这段时间先修身养息一番,我们先回房了,二师弟、三师弟我们走吧。”看着李严他们离去,刘羽峰他们也相继离去,而郑天羽三人则是最后才离开。

    看着郑天羽离去的背影,吴峰心中略有所思起来,“吴师兄在想什么呢?”于敏几人突然出现。

    于敏:“是不是觉得郑师兄他给人一种猜不透之感?”

    吴峰微微点头:“通过刚才的一番交流发现郑师兄的确似变了个人!”

    于敏:“我早已有这种感觉了,上次去龙阳借‘玄阴珠’我便已有察觉,不仅郑师兄如此,温师伯更令人难以猜透。”

    刘紫:“如此大师姐与吴师兄是有同感,哎…真令人羡慕啊!”

    于敏:“师妹…不可胡言。”

    刘紫:“嘻嘻…好好,我不说了,反正吴师兄心里明白就行了,你们慢慢聊吧,雨琪我们回房吧,就不打扰人家了!”

    于敏:“吴师兄,你莫理会刘紫,对了,方才听空前师兄说,无休师伯举行这次交流大会,其主要原因是在于你。”

    吴峰:“无碍,并非全因我,我只是向师伯提了这个建议。”

    于敏:“那也一样,你随便一个建议,师伯便采纳了,可见师伯的确是看好你的,想必刚才郑师兄是忌妒你才会说出一番不中听的话。”

    吴峰:“也许我们多想了,郑师兄为人我算是了解,他向来心胸宽广,断不会为这点小事而心存顾虑,你也回房休息吧,下午交流大会虽是我们六派不比‘武林大会’,但我们也不能小视需看成是‘武林大会’。”

    ……

    “吴师兄,是否有点舍不得于师姐?”空虚和空心两人突然出现。

    吴峰收回眼神:“没…别的师兄弟都回房调养了,你们两个为何还在此?”

    空虚:“吴师兄,是师傅让我们来的,我们刚才也去找过师傅,问了关于本寺绝学‘金象神功’,师傅说‘金象神功’分为一至七层,每层修为成阶梯状上升,与贵派‘青天诀’相似,说到这师傅打住了,故而想到师傅是想让我们来找你。”

    “我想师伯之所以打住是因为你们还未突破‘金象神功’第五层,第五层为突破点,但要突破非易,需有助体之物,而助体之物需属性相同且高于自身修为,想必师伯的意思是想让我用‘青天诀’来帮你们打通经脉,助你们突破‘金象神功’第五层。”

    空虚:“吴师兄所言及是,我和空心师弟的确只突破了第四层,但我们也急于突破第五层,而无论如何提升自身修为都无法突破,听大师兄说这是一个阶段,如跨过这阶段,后面就顺利多了,大师兄也没说突破的秘诀,只说让我们自己去领悟,如今寺中除我们两个外也还有一些师兄停留在第四层,想必他们的现状和我们一样吧。”

    吴峰:“既然师伯已指明让我帮你们,那我义不容辞,两位师弟此地不妥我们需到一块空矿处,且阳气充足之地,不知贵寺中有何地更合适?”

    空心:“我知道,我打扫时常见大师兄他们在西侧镜湖边修练,我想此地应该就是吴师兄所说之处,不然大师兄他们也不会选择在那里修练。”

    “空心师弟那劳你带路,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

    “就是这里了…”

    吴峰仔细环顾了一周:“此处四周空矿无防碍之物,镜湖中清澈见底,反射出的流光可优化上空玄阳真气流,的确是个修练之地。”

    “二位师弟你们怎么啦?”此时空虚和空心忽心神不定,有气无力虚弱模样。

    空虚:“吴师兄,我们忽感到心中十分炽热,仿佛被灼伤一般,根本使不上力来。”

    吴峰微微摇头:“看来此处非一般人能来,此地阳气密布与午时玄阳真气一样,灼热伤身也是情理之事,想必是因你们修为还未达到承受底线,才会感到灼热伤身,疲乏无力。”

    空心:“既是如此不如我们还是离开吧。”

    “二侠师弟莫急,我现在就帮你们打通经脉,你们只需全身放松便可。”

    一道流光从吴峰周身而出,这道流光瞬间化为两团急速吸取真空玄阳真气流,随着真空玄阳真气的吸取,两道流光渐渐形成了两个光球向两人笼罩去,顿时两人被分别笼罩其中,光罩中两人如金身一般无数道流光体急速环绕在两人周身,这时吴峰登空起挥舞瞬间两手指间出现了两道光柱直指两团光罩,镜湖中所反射出的流光直向两条光柱聚拢去,直接注入到了两团光罩之中,这时两人显得十分痛苦、面色难堪,吴峰再次挥舞起旋转360度,瞬间两道光柱交叉而立幻化出两股极强的能量注入到了两团光罩内,随着两声惨叫,光罩渐渐消失,两人的身体也恢复到了原样,落地后两人缓缓站住了脚。

    吴峰:“两位师弟,你们现在感觉好点了没?”

    空虚全身经脉运行了一番,“我感觉到好多了,体内也顺畅了许多。”

    空心:“我也是,感觉全身都精神多了。”

    “吴师兄,谢谢你!”

    “两位师弟不必言谢,既是师伯交待我自当尽全力,如真要谢你们就去谢师伯吧,现在我已经将你们体内最重要的一道经脉打通,对突破‘金象神功’后面几层而言就容易多了,不过还需靠你们去领悟和体会,另无需强行突破需领悟到这其中要诀所在,不然轻则是小,重则可能前功尽弃。”

    空虚:“多谢吴师兄提醒,我们一定谨记!”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刘明:“大师兄,你怎么啦?似有心思,不妨说出来我与三师弟也好与你分担。”

    郑天羽:“二师弟你多虑了,只是下午交流大会就要开始了,我现在只想好好静静,你们两个也好好静养一番吧。”

    见两位师弟沉睡后,郑天羽此时脑海中回想起了在来时师傅的一番交待,“天羽,这次交流大会非比寻常,现各派弟子都急求精进,我们‘龙阳派’要想在六派中占得一席之地,就要用智多吸取别人强处来填补自己弱处,这样方可增强自身修为,为师还是那句话,我龙阳派不求六派中最强,但也不能最弱,这是为师不想看到的也是为师不想去面对的。”

    想到这心中一思忧虑,“也许师傅是不想被其余各派掌门瞧不起,这也何尝不是我心中所想,我也想在六派中占有一席之地,不想被它派弟子瞧不起,我虽为龙阳大弟子但在六派及武林同仁中根本得不到别人的赏识,根本无我郑天羽立足之地,如今在所有掌门眼里空前和吴峰算是最出色的,虽不知师傅心中如何看待,但我不服输,下午的交流大会上我一定要为自己争口气…”

    刘紫:“雨琪、你怎么啦,为何一脸不悦?”

    赵雨琪:“没…”

    刘紫:“既然你不说那就让师姐来猜吧,哦…我知道了,是因刚才看到大师姐和吴师兄在一起令你心中苦思起他来?”

    刘紫:“好啦,师姐不问了,不过也不知胡师弟现在幽灵境地过得可还好,胡师弟的确是个难得的人选,年纪轻轻其修为已居六派前列,将来定能有一番作为,如换做是我也会心中苦思的,所以你的心思师姐十分理解。”

    刘紫:“大师姐你…”

    于敏:“好啦,我全都听到了,雨琪,你也不要太过担心胡师弟,相信吉人自有天相,胡师弟会平安无事的,切莫因心中所思而影响这次学习。”

    赵雨琪:“大师姐,我明白了。”

    刘紫:“听…外面好像很热闹,是不是交流大会要开始了,我们出去看看吧?”

    “发生了何事,这么多人在此围观?中间那两人看去一个是龙阳派三弟子杨宽,另一个是华岳派三弟子袁士风。”

    于敏:“这位师弟,请问究竟发生了何事?”

    天山寺一弟子回道:“于师姐是你们,我们也是刚听到外面有吵闹声才出来的,看局面像是龙阳派的杨师兄和华岳派的袁师兄吵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为何事而生了纠纷。”

    杨宽:“袁师兄别说我不念同盟之情,如真想要这颗灵芝也可以,不过你得向我赔礼道歉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

    袁士风:“杨师兄你如此做不觉得有辱你绅士吗,这灵芝明明是我先看见的,再说我并非想要摘取只是想观赏观赏,而你却把我当成是贼还要我向你道歉,我且想知你此做法又是何居心?”

    杨宽:“你…我看你就是想夺取这灵芝居然还强辞夺理,也罢我不与你一般计较,下午便是交流大会了,到时你可有胆识与我一较高低?”

    袁士风:“既然你都如此说了,我岂会怕你不成…”

    刘紫:“看来他两是为了那株灵芝,不过我倒相信袁师兄所说,师姐我们要不要过去帮袁师兄一把。”

    于敏:“师妹切莫冲动,他们各说一词还不能确定谁所言虚实,他们在此吵闹想必已有人去通知师伯了,还是待师伯来处理吧!”

    “清静之地,勿搅乱,两位施主在此喧哗,可有辱佛门静地”

    “师伯…”

    无休大师:“凡大事皆可化小,小事皆可化无,两位施主何不宽言相商。”

    杨宽:“师伯,其实…”

    无休大师:“好啦,你们不用解释了,虽说这灵芝在本寺中只有十来株,且五年成果一次,如两位施主喜欢老衲今日可破例赠予你们两株,但你们切莫为此等小事而伤了和气,如今魔派日渐强大我们六派更应同心协力,而不因自取究纷。”

    郑天羽这时冲冲赶来,“弟子见过师伯,师弟,究竟发生了何事?袁师弟如果师弟有过分之处我来替他赔罪。”

    袁士风:“郑师兄言过了,也都不全怪杨师兄,我也有不对之处。”

    袁士风:“师伯弟子知错了,弟子谨记师伯的教诲!”

    杨宽:“弟…弟子也知错了。”

    无休大师:“嗯,你们能诲改便是好,好了,交流大会即将开始,你们都回房去准备准备吧。”

    于敏:“师伯…!”

    无休大师:“于施主,不知家师可好?”

    于敏:“师傅她很好,师傅还常常在嘴边挂念着师伯您。”

    无休大师:“云仪施主无碍便是好,在这次交流大会上还望你们能好好发挥。”微微点头后便离去了。

    众人散去后于敏依然站在原地目送着无休大师的离去,“师傅、师伯弟子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杨宽:“大师兄,刚才…之事。”

    郑天羽:“三师弟,你也无须自责这不能怪你,这倒让我看清了一个事实。”

    郑天羽接着道:“你与袁士风资质相近但要说斗口舌之力你却不及他十分之一,如我没猜错在场众师兄弟中有大半都是站在他一边的,如真要众人评论此事,那错只会在你。”

    杨宽:“大师兄,我还是不明白你此话之意?”

    郑天羽:“你不明白也罢,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既然这次师傅将重任寄托城我们三人身上,我们就不能给本派丢脸,更不能给师傅丢脸,这次交流大会我希望二位师弟能认真对待,绝不能让人家看扁,走吧。。。。。。!”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