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惊世一战 (一)

章节字数:5140  更新时间:17-05-10 12: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时比武台上空,只见又有几名弟子即将被欧阳孤独所吞噬,突如其来的一道金光闪出,胡善静现身卷起几名弟子摆脱了欧阳孤独的魔爪。欧阳信:“义父,您不要再伤害无辜了,我知道这是您的梦想,但他们都是无辜的,义父您还是收手吧!”    欧阳孤独:“信儿,你们怎么来了,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胡善静:“欧阳伯伯,我们是用心领悟了幽灵境地中的破绽,才得已脱身,虽然我和信弟都知道这一切都是您安排的,但我和信弟都不会怪您的,尤其是信弟,在幽灵圣殿中时信弟他一直都惦记着您,经常在梦里喊到您。”    欧阳信:“善静哥说得没错,在幽灵圣殿中孩儿的确时常在梦中梦到义父的笑容,虽然您不是我亲身爹,但你却待我如亲子般疼爱有加,信儿也一直把您当作亲爹,在这世上您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信儿不想再失去您。”    欧阳孤独:“哈哈……,信儿,义父还能听到你此番话心中犹为高兴,孩子过来吧,只要将他们全部杀光后整个天下就是我们父子俩的了,到时候还有谁敢欺负你,又还有谁敢看不起你,到时候你将是武林副盟主,就由我们父子俩掌管整个天下岂不是好?”    欧阳信:“义父,孩儿是不会过去的,孩儿虽然知道一统天下是您一直以来的梦想,但我还想看到百姓受苦,不想看到苍生遭受此劫难……”    欧阳孤独:“是不是胡善静教你说了,信儿你一向都是十分听我的话的,这不像是从你口中所说出的话,你想想,义父一统天下后难道会危害百姓,危害天下苍生吗,难道义父就不知道怜惜自己的子民吗?反倒是他们这些所谓的正派,口口声声说是为天下黎民百姓着想,可他们心中又何尝不是为了自己的一已私力,他们又为百姓真正做过多少事?信儿,你大可去问问你身后的这六位掌门,看看他们是怎么答你。”    胡善静和欧阳信回头相继将目光落到了六大掌门身上,六位掌门顿时一脸虚色,欧阳孤独:“信儿,你看看他们个个面容虚色,只有做了亏心事的人才会如此,你真的以为他们真的在为天下苍生着想吗,我看他们和老夫的想法一样,都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私力。”    温天中:“魔头,你少拿你自己与我们相提并论,我们属正而你属魔,就凭这一点就可以服众。”    欧阳孤独:“哈哈……,温掌门真会说笑啊,如此说来你们正派之人就没干过一件坏事,就没干过一件对不起黎民百姓的事……?简直是可笑!”    温天中:“你……!”    无休大师接着道:“阿弥陀佛,欧阳谷主刚才之言已说透了人类的心思啊,人非万物神灵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啊,没错,欧阳谷主说得对,老衲与五位掌门曾经也的确做过对不起黎民百姓的事,说来老衲还为此事苦恼啊!”    胡善静和欧阳信的目光都落到了无休大师身上,胡善静心存疑问道:“师伯……?”    无休大师双手合十:“孩子,老衲知道你们都很想知道,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有些事情也该让你们年轻一辈知道了,当年那场正魔交战后,虽然局式已稳定下来了,但人心却没稳定下来,仍有不少人痛恨我们一心都还向着魔派,在他们的四处张扬下人心渐渐偏离了我们,都偏向了魔派,为此我与五位掌门都十分苦恼,如天下人心都向着魔派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了,正魔大战中取得的胜利也不值得一提了,为扭转天下人心我与五位掌门商议后,决定将这些造谣之人统统赶尽杀绝,我们六人深夜秘密进行,捉来了数百余人岩心拷问,可从他们嘴里面得到的答案,确是对我们的不瞒,在一怒之下我们将这数百余人统统杀害,他们其中有妇人焦急等待未归的丈夫,也有慈母盼着未归的亲儿,可他们都丧生于我们六人之手,永远都归不了家了啊!没有了这些造谣之人的谣言后,人心渐渐地有了转变,慢慢和天下人心都向着我们了。如今虽然已事隔十几年了,但每当提起时都无法抑制心中的内疚啊,是我们愧对于他们的家人啊!”    空心:“师傅,您经常去寺院后山拜祭那些非亲非故的灵位,莫非他们就是……?”    无休大师:“没错,老衲只想天天去拜会拜会他们,以此来洗脱我与五位掌当年所犯下的罪孽。”    欧阳孤独:“哈哈……,你们也都听到了,他们可都是你们最尊敬的师傅,可他们却为了自己的一已私力,不顾别人亲人的痛苦将其杀害,他们此等做法和魔头又有何区分,口口声声说为了天下苍生,为了黎民百姓,这不是虚言又是什么?信儿,过来吧,过来义父这边吧,义父答应你,待我们父子俩一统天下后,义父定以黎民百姓为主,造福百姓,老夫虽心术有点不正,但老夫不会像他们一样只会说虚言……”    欧阳信此时心神不灵,陷入到了一阵苦恼之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究竟谁对谁错,我不知道……”    胡善静:“信弟,你…你怎么啦?”    这时只见欧阳信眼神中突现两道红光,手指夹也开始慢慢变长,此时欧阳信如此已失去了自控,挥爪向四周挥舞而去,众弟子顿时拔剑而出做好了戒备,唯有胡善静挡在他身前却没做任何戒备。    胡善静:“信弟,你怎么啦,你如果心中有痛楚可以向我说,我知道你夹在中间不好受,也许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让你同我一起来。”    欧阳信:“你走开,你们都走开,我不想伤及无辜……”    欧阳孤独:“哈哈……,信儿你果然不负义父的重望啊,胡善静,你什么都不要劝了,你再怎么劝说也是无济于事了,信儿如今已突破了‘阴阳界’第六式,他现在正属于突破最高境界阶段,是受不了任何刺激,一旦刺激到他的心那他将会失去意志,将会六亲不认任何人阻挡都只有一死,他只会感知到与他同魔之人,所以他现在除了认识老夫听老夫的话以外,不会再认识其它人,更不会听信其它人之言,这也正是‘阴阳界’所挥到的效果,看来真是天助我也啊,如今有了信儿助老夫一臂之力,即使胡善静你与六派掌门一起阻挡恐怕也难以阻挡得了老夫,好了,信儿,过来吧,来义父这边吧!”    只见欧阳信如同傀儡般飞身而起向欧阳孤独而去,胡善静飞身而起追上而去拉住了欧阳信,:“信弟……信弟!”然而欧阳信此时也正如欧阳孤独所说,已推动了记忆已变得六亲不认,甩开胡善静的手后直奔欧阳孤独而去,看着欧阳信的离去胡善静心中极为痛苦。    无休大师:“阿弥陀佛,孩子啊,回来吧,既然他如今已六亲不认了,你再怎么牺牲也是无法感化他的。”    古云龙:“善静,你师伯说得没错,回来吧,今日就让我们六派掌门与你一道同魔头一决生死。”    胡善静:“师傅、各位师叔伯,弟子……!”    古云龙:“善静,为师知道欧阳信与你情同手足你下不了手,但如今我们已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在天下苍生与情同手足相比起来,两者之间的轻重你应该深知,如今我们也唯有与他们一拼方可还有一线生机,难道你想看着天下苍生遭遇此劫难吗,你不是一心想拯救天下苍生吗,如今这个机会就摆在眼前了,善静,为师知道这样逼你是给你心中增添伤疤,但为师也是出于无奈啊,只因你是六派中最出色的弟子,如果光靠为师与你五位师叔伯,是无法与魔头抗衡的,所以必须得有你的相助方能扭转乾坤,才能化解黎民百姓于危难之中?”    无休大师:“孩子啊,如你实属为难的话,老衲也不勉强于你了,这是我们六人一手造下来的孽本不应由你来承担,你们都回去吧!”    胡善静:“师伯……,难道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不想看到师傅和各位师叔伯受此折磨,也同样不想看到信弟他受此折磨,难道就没有办法解救信弟了吗?”    无休大师:“办法倒是有,只是如今形式所逼,老衲即使是有心救他也是无力啊!”    胡善静:“师傅,各位师叔伯,只要有办法解救信弟,弟子就无虑了,师傅,你们也不用出手了,就让弟子来完成这次使命吧!”    古云龙:“万万不可,为师不会让你一人去的。”    吴峰及青山派所有弟子:“小师弟,我们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    “还有我,善静哥,我与你并肩作战。”赵雨琪突然站出道。    胡善静深情地看了各位同门师兄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到了赵雨琪身上,两人眼神默默相对望着,彼此都已忘记了心中想要诉说的言语,胡善静淡然一笑后转过头看向古云龙道:“师傅,您为派日夜操捞也没有好好休息过,这次就由弟子代劳师傅处理一次吧,师伯、师叔,你们虽做过对不起老百姓的事情来,但你们也都是被逼的,也是出于形式无奈,如不牺牲那些百姓那将会牵连到更多无辜的百姓,相信那些死去百姓的家人他们也能够理解的。好了,就让弟子来替师傅、师叔伯你们分忧一次吧!”    话落,胡善静飞身而起,飘浮至与欧阳孤独和欧阳信相对而立,三人飘浮至上空,胡善静与欧阳孤独两人的眼神对视着,这一刻,四周一切都如同停止了运行,只听到了两股极强的气息再向他们周围慢慢聚拢,胡善静开口道:“欧阳伯伯,今日我们又相对而立了,上次在‘石柳镇’外我输得心服口服,但这次为了天下苍生我为尽全力,只希望您不要牵连到信弟。”    欧阳孤独:“胡善静,实话告诉你吧信儿他已无药可救了,只要老夫出手他必定会冲在老夫前面,老夫也十分心疼他啊,但老夫也是被逼无奈啊,除非……!”    欧阳孤独:“除非你杀了他,他就不会阻止你了来杀老夫,不然你得先打败了信儿方能与老夫一决胜负,哈哈……”    胡善静:“你…难道你真的不顾信弟的死活了吗?”    欧阳孤独:“如今大势已定,谁敢阻挡老夫谁就得死,信儿他只不过是老夫手中的一颗棋子,如今就是这颗棋子挥作用的时候了,好啦,就让你们两兄弟好好聚聚吧。”欧阳孤独突然挥手而起,只见欧阳信第一时间冲在了他前面,随着欧阳孤独的一道幻影而出,欧阳信挥爪而起数十道利爪直逼胡善静而去。    欧阳信被逼连后退数十尺,都只是抵挡着欧阳信的猛烈攻击,却都没有还手。    见到这一暮令所胡弟子的心都奔紧了,更令陈云风、温天中和谢子昆不解,温天中焦急道:“大师、二哥,你说善静这孩子为何不还手阿,如此下去怎会有转机?”    无休大师:“温掌门,衣老衲看这孩子还沉静在她们昔日的兄弟情份知中,也正是因为这份情令她难以出手,真是苦了这孩子了阿!”    陈云峰:“如此说来,要阻止欧阳魔头的转机十份渺茫,必要的时候看来还得要我们六人出手阿。”    温天中:“我看她根本就不像去阻止,如今大难临头是阻止魔头重要,还是情份重要,难道她不清楚吗,我真弄不明白她为何会和魔派知人结为兄弟……?”    古云龙:“3弟,还是待看看局式再下定论吧,如果局式仍是如此哪我们六人就去助她一臂知力。”    温天中:“好好,我知道,二哥,她是你的弟子……!”古云龙并没有回答,只是双拳紧握强行压制住了心中的气焰。    只见欧阳信如同已狂,没有给胡善静任何一丝喘息的机会,似乎每一招每一式都像要将胡善静致于死地,胡善静见到欧阳信这狂的一暮,心中的痛楚不断涌出,而欧阳孤独此时挥手召唤出无数幽魂团直向六派掌门环绕而去,此时的青山如同陷入到了一场劫难知中,每一个幽魂团体极度凶很且修为不在众弟子修为知下,就连六位掌门此时也是尽全力抵挡着。    见到这一暮,胡善静双拳紧握强行压制住了心中的痛楚,突然从她周峰一道龙影和凤影而出,顿时龙呤凤呜响彻在整个青山,一道金色光罩将欧阳信抵挡在外,挥手而出数百道剑芒与欧阳信的魔爪交织在了一起,金龙魂凤张口齐喷出数团火花及数百道冰针直向幽魂团体袭卷而去,同时金龙魂凤转移目标齐向欧阳欧阳孤独动攻击,将欧阳孤独夹击在了其中,同时哪数十团火花和数百道冰针也吞噬了不少幽魂,令所有人都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胡善静此时已忘记了心中的痛楚,每一道剑芒都将魔爪刺穿,瞬间将欧阳信挥射出的所有爪痕都吞噬化为了灰尽。    胡善静登空而起金色流光环绕她全身,瞬间将所胡剑芒凝聚,挥舞着所有剑芒直向欧阳信劈去,欧阳信见着这些向自己刺来的剑芒,眼神中的红色流光一闪,侧身而起向这些剑芒迎上而去,在她身前渐渐形成的一道黑色光罩将剑剑芒抵挡在外,挥手直向这些剑芒疯狂抓去,不顾前方的一切阻挡直向胡善静冲击而去,见到欧阳信再次狂的一莫,胡善静心中似乎已经暗自下定了决心,挥手划过与欧阳信迎上,两人相遇的一刻一道一道流光四射而出,两人挥拳空手在空中交织在了一起,两人对打形成的极幻影在空中如同两块流星,时不时撞击在了一起,且每相撞击一次整个青山都轻微轰动了一下,两道光团相聚而有份开,交织出数道孤线,两人同时顺着这些孤线相互环绕,渐渐半空中形成了一道李钢旋窝,只见到旋窝中间两道光点相撞击,只听得一声轰龙声响起,天空中如同一阵爆炸无数道极强的流光四射而出,金龙魂凤与欧阳孤独急时躲闪并未受到冲击,而青山一无数幽魂极人类哀呜声响起,所有幽魂团体瞬间被吞噬,六派掌门及所有弟子强行抵制住了这一冲击,而两道光点也被震飞到了青山外,当冲击消失后青山上不少弟子已受了重伤。    只见两道光点极向比武台聚拢,现出了胡善静和欧阳信的身影,而欧阳信此时似乎已受伤,许久后才站稳住了脚,当胡善静慢慢靠近她的时候,只见欧阳信突然整个身体倒落在地,胡善静急忙上前扶住了她,六派掌门也迎了上去。    无休大师:“欧阳施主她应无碍,衣老衲看她只是晕过去了,并无大碍。”    胡善静轻声道:“信弟,你就多休息一会儿吧,侍我化解完这场灾难后再向你赔不是。”    缓缓起身后,看向古云龙道:“师傅,信弟就劳您照看了,弟子这就去与她一决胜负,不管弟子胜败如何,弟子都会尽全力去阻止这场灾难。    ……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