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魔性大发

章节字数:3051  更新时间:17-06-04 21: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胡善静缓缓向‘水月派’客房走来,走至门口时停顿了,看着屋内那一张熟悉的面孔心中微感叹息。“善静哥,你是来找我的吗,怎么不进来?没事的,现在师姐她们都醒了。”刚转身想离开,听见赵雨琪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胡善静转过身,淡然一笑却不知道说什么,“雨琪,我…”

    “怎么啦?见你脸色难看,出什么事呢?”

    胡善静微微摇头:“没有,一切都很好,我只是来看你一眼,也没什么事我也就不进去打扰师姐她们呢?”

    “善静哥,你看着我,你是否有事情瞒着我?”

    “雨琪,你多想了,我只是想来看你一眼,见你没事后我便放心了。”

    “你来就真的只为看我一眼吗?你可知今日我们便要回派了,你就没其它话要对我说?这一别后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

    胡善静微感叹息:“是啊,也许这一别后我们就很难再相见了,我知道你们今日就要离开,所以早早来看你一眼,把你的笑脸永远印在我脑中。”

    “难道我们离开时你不会来送我吗?今日的你看去和平时不一样,不知道究竟出了何事?”

    “雨琪,真的没事,你们离开时我可能不会来亲自送你了,日后我会登门拜访云仪师叔和看你的,好了,你回房吧,不要再多想了。”

    看着胡善静缓缓消失的背影,心中感到一阵不安,“小师妹,你怎么啦?刚才好象听到你在和谁说话?”

    赵雨琪淡然一笑,看着于敏:“大师姐,没有啊,我刚才只是出来透透气,现在好了,我们回房收拾行李吧。”

    于敏微微点头,在进屋一刻赵雨琪停顿回头看了一眼。

    走出‘青山派’大门后,胡善静止住了步伐,回头望了一眼这片风光,脑中浮现出了在这一片风光中所有过的得失、欢笑与悲伤,微微一笑后转身朝山下路口而去……

    “义父,你不要走…善静哥不要杀义父,不要…我究竟是谁?我爹娘又是谁?古师姐你为什么不理我了…”这时欧阳信突然从梦中惊醒。

    微微睁开双眼,当这熟悉面孔浮现在眼前时,一下子令他清醒了许多,擦了擦双眼才看清古倩倩的面容,一旁林水莲道:“欧阳公子,你不用再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坐在你床边的真是师姐,你昏迷这几天一直都是师姐日夜在照顾着你。”

    “古师姐,真的是…是你一直在照顾着我?”

    古倩倩淡然一笑,微微点头:“你现在没事我也就可以放心了,其实我…”

    欧阳信:“古师姐,谢谢你,你也不用解释,我知道你心中想法,这些日子你在我身边照顾我,有这一点我就很满足了。”

    古倩倩:“其实我是想对你说…还是算了,你日后自会明白的,对了,善静离开青山了,在走之前他让我转达你,让你回地魔谷后不要再有你义父的心愿,不要再让地魔谷入魔道,要你带着地魔谷走向正派之路。”

    “古师姐,善静哥为何要离开,他要去哪里?”

    “这个,我也不太确定是不是真的,但从他的表情来看,我猜测他应该以后都不会再回青山了。”

    “如此说来,善静哥是被逐出‘青山派’了?”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而起,他说去找他的亲身父母,但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是在撒谎,也不知道爹和各位师叔伯对他说了些什么?”

    “不管善静哥是不是被逐出了‘青山派’,我都要去向各位掌门问个明白,如善静哥真是被赶出,那我也要替他讨个公道。”

    林水莲接道:“欧阳公子,你还是不要去了,善静哥在临走前已和我说过,他早就猜测到你会为此去追问师傅和各位师叔伯,所以让我在必要时阻止你去,善静哥说是他自愿离开的,不怪师傅和各位掌门。”

    “水莲,你不要阻止我,我一定要去问清楚,善静哥他不让我去是因为不想让我去自讨苦吃,但我现在什么都不在乎了,因为我欠善静哥的很多,我去替他讨回这个公道也算是报答他吧,难道你们不想知道善静哥是为何离开的吗,好了,古师姐、水莲你们不必再劝,我心意已决,即使今日六位掌门将我制服,我也要问清楚此事。”

    林水莲想去阻止却被古倩倩拉住了:“水莲,算了吧,既然他心意已决,阻止也是无用,我知道,善静交待给你的事情,你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你放心,如欧阳信真被爹和几位师叔伯制服了,到时我也会去向爹求情的。”

    林水莲重重点了点头,两人走到了门口看着欧阳信离开的背影。

    见欧阳信突然闯入大殿,各位掌门都是一惊,欧阳信:“各位掌门不必惊慌,我身上的魔已经解除,所以我这次来也并无恶意。”

    温天中没好气道:“你如此无礼竟擅自闯入又是何意?你可知我们六派掌门正在商议正事,你如此闯入可知你目中无人?”

    “这位掌门还请息怒,欧阳信只为弄清一事而来,弄清楚后我便会离开,如有打搅之处还请各位掌门宽宏大量。”

    无休大师:“欧阳施主既是有要事,那我们所商议之事可暂且隔一边,不知你是为何事而来?”

    欧阳信拱手:“还是大师明事理,其实也并非大事,是关于善静哥的,他突然离去却无人知他离去的真正原因,还请大师能告知!”

    温天中:“欧阳信你太放肆了,胡善静乃‘青山派’弟子,难道古掌门让他离开还需向你说明不成?”

    “这位掌门,我并非此意,我也知道这是你们家事,也不宜外人过问,只是自从我与善静哥结识以来,善静哥就待我如亲弟弟一般,还在很多事情上教会了我帮到了我,算是我的恩人,如今他突然离去也不知是何原由,我只想知道他的去处,日后也可去找他。”

    无休大师:“温掌门,难得欧阳施主如此重情重义,又是善静的好朋友,那告诉他也无妨,欧阳施主,其实善静并非离去而是去找他的生父生母,昨日据青山探子回报在北方一带见到一对夫妇在寻找失踪多年亲子,经这对夫妇的描述他们的亲子和善静极为相像,今日我们将此事告诉他后,便执意要去找他亲生父母,此事我们也不便阻止所以便由他去了,但愿那对夫妇真是他亲生父母!”

    温天中:“欧阳信,如今你也知道了,也应离开了吧,我们六派还有要事相商,希望你不要再胡闹。”

    欧阳信沉思了一会儿,略笑道:“我看这未必是实情吧,大师您德高望重又身为出家人,怎能说出谎言,你就不怕佛门怪罪吗?”

    欧阳信此言一出更是激怒了其余各派掌门,谢子昆起身道:“欧阳信你不可再造次,大师德高望重又身为武林盟主,岂能由你这后辈如此无礼。”

    无休大师双手合十:“欧阳施主直言相道,令老衲深刻领悟啊,既然施主不信老衲所言,也罢,那施主可说出心中所想。”

    “依我看,善静哥并不是去找他亲生父母,而是被你们逼出了‘青山派’,不知善静哥犯下了什么错,你们竟要将他逐出师门?其实我也并无恶意我只想替善静哥要回一个合理的解释。”

    温天中起身大怒:“欧阳信你越来越狂妄了,大师刚才已如实相告,而你却歪曲事实你说你无恶意又怀有何好意?”

    欧阳信并没理会温天中,走到古云龙跟前恭敬道:“既然大师不愿如实相告,还望古掌门能如实相告,要知道善静哥可是您一手带大的,难道你就能如此忍心将他赶出师门吗?”

    面对欧阳信这质问如同看到了胡善静刚才对自己的质问,令古云龙无言应答,心中的痛楚再一次涌出,见古云龙许久没作答,欧阳信接着道:“不知是古掌门不愿回答,还是难以回答?既然我今日来了不弄清楚我是不会离开的,我还是那句话今日来我并无恶意,我只想替善静哥求得一个合理的解释。”

    “欧阳信,你实属太放肆了,岂能容你这后辈在此撒野,接招吧!”话落,温天中飞身起,数道流光化为的剑芒直向欧阳信劈去。

    面对温天中的突然攻击,欧阳信并没还手只是一直在躲闪着,然而温天中的苦苦相逼挥剑直向他刺去,欧阳信被逼退沿着刺过来的剑峰直向后退着,渐渐被逼至角落,眼看身后已无路可退,已被逼上绝路,将要靠近死角时,欧阳信忽挥手起,一道紫色流光在他身前形成一道光罩将剑锋阻挡,两人僵持一会儿后一股气流反射出,将两人分开了。

    怒视着温天中:“你可不要逼我,我说过今日来我并无恶意,念在你是善静哥师叔又是一派掌门,我不想与你们争斗,但你们如执意相逼的话,那也休怪我无礼了。”话落,在他眼中一道紫红色流光隐隐而出,如同在比武场上时的魔性大发。

    ……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