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  1、离婚,相聚的散场

章节字数:3291  更新时间:16-09-17 2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离婚,相聚的散场

    我叫叶尘,明天是我生日,本命年生日。

    我的今天……嗯……不怎么好,因为——我离婚了。

    从民政局的大门走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意料中的轻松感,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空,我不由地有些愣神儿。这应景的天气也说明不了什么,能做的,我都做了,不欠这个男人什么了,可以放手了。有些事情,太过纠缠,反而会让两个人难受,守了三年的婚姻,最终没能让我成为一个幸福快乐的女人,所以,散了吧!

    邵江一直跟在我的身后,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一些觉悟,是否认识到正是他自己的纠缠不清、犹豫不决,断送了我们的婚姻?可能从被我看见他和茉莉相拥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离婚的准备了吧。他是知道我的脾气的,不会跟他吵,只要做出最后的决定,他接受,就行了。

    “尘儿,我送你回去吧,快要下雨了!”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让我又无端多出了一份不忍。不行不行,我不能再对这种温柔心生怜悯,那不是我要的感情,那绝对不是!

    “不了,我想自己走走!”觉得自己的声音好冷。

    “你还是无法原谅我吧!”邵江走到我的右手边,手搭在我的肩上,习惯性地帮我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一如我们初识的那天,一如从前。“对不起,是我不好,辜负了你!”,他纠结的内心,从他轻搓我的一绺头发中一览无遗。我不喜欢这样的他,不喜欢犹犹豫豫、拖泥带水的他,尤其是对女人。我想告诉他,我有些舍不得这两年他对我的好,对我的迁就……但结局已经如此,说出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吧?

    我还是看着天,没对他的话作出回答。其实,我不怨他,更不恨他,只是淡淡的失望。脑子里很空,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应该想些什么,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离婚!别人离婚都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如释重负?欣喜若狂?还是歇斯底里?此时,我也没有要哭的感觉,这个感觉很奇妙,就像到菜市场买了很多菜,走出菜市场时才发现好重,很后悔自己没有拉着那个购物车出来,不过,也能勉强提回家。淡淡的,淡淡的一点失望和遗憾,但还可以坚持!

    “你走吧,下午不是还要筹备个酒会吗?去忙吧,我自己可以回书吧去!”我见他半天没说话,还是想让他放心。

    “那好,我先去酒店了,过一两天我会回去搬走我的东西!”他还是有些无精打采。

    “好,提前打电话!”

    看着这个变成前夫的男人逐渐远去的身影,我突然意识到,我们连顿“散伙饭”都没吃!所以说,不要以为嫁给厨师,就可以天天美食!至少我这三年,吃到他亲手做的菜,伸出一双手,就能数完。刚结婚时,邵江是天银集团天银大酒店的厨师长,饭点儿的时候永远都是在给别人做饭。后来,成了餐饮部经理,好像就更忙了。直到那个女人出现,呵呵……吃邵江做的菜,是可以吃出感情的!

    这都是命中的劫数吧!

    我甩了甩头,赶走令人不愉快的回忆!

    下午三点,原本直压头顶的阴云都被我的无聊给驱散了,本来还想着学电视剧里的人物,被雨浇透,然后湿漉漉地出现在某个门口,被人惊呼着拉进房去,擦拭头发,心疼拥抱……可是,这阳光不知在什么时候很不给面子地放肆起来。我低头漫步于被树荫覆盖的人行砖道,秋蝉声嘶力竭,热不了几天,就该转凉了吧?还真是好景不长呢!我望着向后不断移动的光斑,脑中仍然空白,此时的大脑就像罢工了一样,没有任何信息,没有任何情绪。我原本是计划走一段很长很长的路,来消化一下离婚后的抓狂情绪的,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突然觉得自己挺幼稚……

    ————(我是画风突变的分割线)————

    我的书吧,在另一个区,既然没有要发泄的情绪……

    ——老娘我也不在这条街上装忧郁和文艺了,不如早些回去看我的店!

    慢吞吞走进我的“水瓶座”书吧。

    “嗨,尘儿姐!”孙香这小丫头看我一进门,就立马跑过来跟我打招呼,“今天怎么这么晚呐?我和清河正发愁呢!”

    “怎么了?”我边走向吧台,边扫了一眼书吧内的情况,“遇到难缠的客人了?”

    “也不算是!”她跟在我后面,表情有些不自然,又好像有什么为难,“那个,那个古怪的人又来了,而且又点了你独门秘制的‘禁药’!我们两个都跟他解释了,只有老板回来才能做,他似乎有些不高兴!”

    “哦,我来处理!”我放下手包,看了一眼那个角落,“你去跟他说一声,马上就好!”然后,去卫生间洗了下手。“禁药”?这不过是我一时兴起,DIY出来的一种咖啡而已,以为只有自己喜欢这个奇苦的味道,没想到,还真有粉丝。

    回到吧台,我熟练地捣鼓着,搞定后,顺手取了一张空白书签,写上——让您久等了!一起放在托盘上,递给了孙香,“好了,端过去吧!”

    看到角落里的客人眉头舒展,我这才收拾好工具,开始发呆。

    我望着店门旁边的落地窗外,阳光仍然很刺眼。这个季节似乎有着太多值得阳光流连的借口,就像赶不走的思念,就像离不开的人,让你总有各种千奇百怪的借口暗示自己。

    就在我恍惚的时候,清河笑嘻嘻地走了过来,“姐,雅3要一盘腰果和一杯卡布奇诺!”然后他用胳膊肘拄着吧台台面,好奇宝宝一样地问我,“姐,你今天这么晚才来店里,是不是昨天晚上玩儿的太嗨了?”

    “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年轻?那么没节制?”我先把腰果盘递给他,再去准备咖啡,“我这种老人家,就不能有点私人的事情?”

    “不是啊不是啊,你不来,有些客人搞不定啊!”清河连忙摆手。

    “你是说,角落里那个‘孙香专属大叔’?”我又看了一眼隐在阴影里的那个人,笑了笑,“他不是已经办了咱们的会员了?”

    “是啊,就上个星期四,你去银行的时候。那天你刚出门,他就要求办会员卡,还一次性办成白金会员了!我当时还特激动,他是我经手办理的第一个白金会员!”清河有点小激动。

    “本来咱们店就没有几个白金会员吧?激什么动?别跟个小屁孩儿一样!”我把弄好的卡布奇诺也放进托盘,“给我好好伺候着,等有空我教你们两个学习怎么制作‘禁药’!”

    “真的?我以为是祖传秘方不传外人呢!太好了!你就是我亲姐!”清河眉飞色舞地端着托盘走了。

    “小说看多了吧你?”我淡淡一笑,年轻人,很容易满足。我年轻的时候也一样,只要觉得开心、有兴趣、能吸引我就会无比满足。可现在,无论是兴趣还是愉悦都好像离我很遥远了。和孙香、清河这样的孩子差了十几年而已,突然就没有幸福感了!有时候总是想起“生无可恋”这四个字!不会得抑郁症了吧?这个想法冒出来,吓了我自己一跳!

    临近黄昏,店里的客人也陆陆续续离开,我跟熟客打着招呼,轻松自然。就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空间里,说是熟悉,其实也就是常来坐坐,或者看书的顾客而已。谁会看得出来我今天下午刚刚离了婚?我又能看得出来谁的悲喜?他们用金钱,在我这里买了一份搁置心情的空间,而我用他们购买享受、宣泄、放松的金钱,来维持自己的生计。似乎现在只剩下纯粹的金钱关系了,而我最初开店的目的和热情早已经无声消逝。

    “清河!孙香!你们两个去吃点饭吧,这阵儿人少,我看着就行了!”我招来两个小年轻对他们说。两个人平时都算乖巧,干活麻利,头脑灵活,所以一般能照顾他们的时候,我尽量会多一些体贴。两人简单给我交代了一下,告诉我,楼上已经没有客人了,就结伴儿觅食儿去了。

    实在无事可做,就把今天的账单拿出来,戳戳计算器。等孙香他们回来,客人走完,我就可以打烊了!

    “请问?”忽然间有个沙哑的声音从头顶冒出来,让我手一抖,抬头看时,那张有些韩国明星范儿的俊脸出现在吧台前方,“不好意思,”他可能看到我被惊了一下,有些抱歉地说,“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

    “额,”我有点懵,“有什么事儿可以帮您吗?还是,您还需要什么饮料?”我头脑里已经像打字机一样码出他的资料了:

    南才,38岁,自由职业,“水瓶座”书吧为数不多的白金会员(点“禁药”的难缠客人)。

    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他——不是人,哎,别想歪了,我的意思是他不是普通人——他类属于“天山童姥”门下——不信?这么给你说吧,我记得,清河给他办完白金会员那天,我看过他的身份证复印件,身份证上标明38岁,可这张脸怎么看都写着“小鲜肉”三个字,分明只有二十三四岁好不好!怪不得孙香天天虽然嘴上说此人难缠,但怎么都挡不住她那颗粉红少女心对人家的YY,为此还特意告诫清河,此人是她的专属服务对象。我店里这小姑娘,好大叔这一口,况且还是这么英俊的大叔。

    “我,”他犹豫了一下,“我想如果你不太忙的话,能不能,”他再次停顿了一小会儿,我耐心地等着,只听他接着说,“能不能请你陪我说会儿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