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  4、结束,意味着另一个开始

章节字数:3168  更新时间:16-11-10 21: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一直认为,做过的事就不要后悔。否则,你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是浪费。我不后悔离婚,当然也不会后悔离开蔡楠,何况当年是他提出的分手,我有选择吗?这么多年,从蔡楠到程澈,从程澈到莫子枫,再从莫子枫到邵江,我经历的每个感情节点都义无反顾,而每一次分手我也都了无遗憾。后悔?真的没有过!

    蔡楠之后的每一次感情,我都是认认真真,真诚以待,即使无法在一起,无法继续,我也都可以平静结束。因为蔡楠带给我的伤害,我知道有多令人痛不欲生。从那以后我发誓,不管以后跟谁恋爱,都要诚实诚恳,绝不欺骗隐瞒。程澈他们直到现在都是我的好朋友,是我美好的曾经,彼此也都能随时随地毫无尴尬地相互坦诚帮助。能够做到这一点,这可能都要拜蔡楠所赐。初恋的影响一直贯穿到现在,我也算是个特例了吧?

    结了账从饭馆出来,我就先带维彤去了一趟书吧,做老板的不好好看店,总是有些说不过去的。虽然提前给清河打了招呼说可能接机没时间,但还是不太放心。而维彤,只要吃好,其他安排她也都无所谓。

    “尘儿,你这一年又添了不少好书啊!”维彤扫了一遍一楼的书柜,说了一句。

    “很多都是顾客要求,或者是推荐的,我倒是没太费心!”我小声招呼孙香给我们俩弄壶茶来,然后拉着维彤坐在靠近书柜那个雅间里的实木矮榻上。“休息一会儿,我们就回家,你也累了!”

    “我先给你看看你的生日礼物吧1”维彤从随身的双肩旅行包里翻找着。

    “不会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吧?”我窝在矮榻上的一圈柔软靠垫里,摆了个舒服的姿势。

    “这个可是费了我不少口舌求来的,我猜你应该喜欢!”她从包里掏出来的是一个扁长的木盒,看材质应该是红木的。

    我立即起身接过木盒。盒面上有些老旧的浮雕花纹,侧面有个金属的锁扣,看起来不算是很精美,但绝对是有些年头的。打开锁扣,里面摆放着古色古香的木梳套装,黑色木质,梳子手柄上雕刻的是荷花图案,下面吊有红色流苏;密齿篦子中间镶有红色的宝石;再加上一把背面有孔雀浮雕,握柄是镂空的孔雀尾羽造型的小镜子。一下让我就挪不开眼睛了。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喜欢!”维彤有些得意地说。

    “这东西很贵吧?”我抚摸着有些发旧的物件儿,“像是黑檀木的。”

    “有眼力,这是我在贵州山区的一个小村寨里找到的。”维彤给我倒了杯茶,“我在那老婆婆家里磨了三天,才搞定!费老事了!算是给你的补偿!”

    “你不会是因为我那套被你弄坏的梳子,至今心存遗憾,才给我搞到这个东西的吧?”我斜着眼睛看着维彤。

    “有一部分原因是那样,但这东西真的可遇不可求,既然碰上了,不给你弄到手,那不是就心存遗憾了吗?”她笑了笑,眼里满是满足和得意。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实话,我真喜欢!小心翼翼地关上盒盖,我满心欢喜。“话说回来,你到贵州那么偏远的地方,都干了些什么?”

    “就像你说的啊,到处放风,四处溜达,走哪儿算哪儿!不过,”维彤突然神秘兮兮地把脸凑近我,小声说,“我肚子里这小东西的爹,就是在那里认识的。”

    “啊?”我那颗中年妇女的八卦心一下子就觉醒了,很想再八卦一下孩子他爹,“长得帅不帅?哪国人?”

    “废话,我孩子他爹必须得帅啊!”维彤似乎在回忆着,“是个特别帅的德国小伙!”

    “这也行?”我记得这丫头只会英语吧?“你们语言沟通没问题?”

    “笨啊!”这丫头嘲笑我,“我不会说德语,人家不会说英语啊?况且,人家是会一点点汉语的。”

    “也对哦!”可我还是不明白,维彤虽然表面上看开朗外向,但也算是个谨慎的人,怎么就会突然间跟一外国人亲密无间了呢?“那你为什么不直接修成正果带回来啊?”

    “有一段美好的感情就行了,结婚?还是算了!”她说着轻松的语调,但眼睛里还是划过了一丝暗淡。这忽然的变化,让我想起了秦姨,也就作罢,没有再追问下去。

    “秦姨前段时间住院了,一个星期前才回家修养。你真的不去看看她?”我试探着。

    “不是有她的男朋友照顾她么?我去了岂不多余?”维彤一脸的别扭。

    “再怎么你们是母女,有必要弄成仇人么?”我也深知维彤不快的原因,但她们和解了,看开了,才好吧。“感情这东西,谁也说不准,不是吗?”

    “你说的轻松,换作是你喜欢的男人,爱上你妈,而你妈再爱上他,你能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这是维彤今天第二次对我生气,哎,谁让我俩……

    “好好好,不去就不去,干嘛生气啊?孕妇不宜生气,否则生出来的宝宝脸会皱巴巴的!”

    “你没生过,你怎么知道?”

    “我脑洞大啊,可以想象嘛!”……

    一年没有人陪你拌嘴、抬杠,你的生活该多无聊啊?好在,我现在又可以练嘴了。呵呵!

    唇枪舌战了近一个小时,我们才想起来该回家了。

    把车在楼下停好,我和维彤嘻嘻哈哈拖着行李走进公寓大门。一进门就看见餐厅的餐桌上摆了一桌子的饭菜,我走过去,看见饭菜旁边还有一个礼盒,看logo,正是我用的那套护肤品。盒子下面压了一张便签,我拿起来,上面是邵江潦草的字体:

    尘儿:

    想给你做顿饭过生日,但你说没时间。想着这两年也没好好给你做过饭,心里觉得挺对不起你,今天还算有些时间,就私自决定了,希望你吃的开心!另外,知道你的护肤品快用完了,又买了一盒,就当是生日礼物吧!我们的婚姻虽然结束了,但希望你有一个更好的开始,愿以后我们能彼此珍惜!

    江生快!

    我拿着便签,有点不知所措!维彤凑过头来,看了看我手里的东西,没说话。

    我颓然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这算什么?要让我后悔还是回心转意?离开就好,搞这么煽情,不埋怨,不责怪,不申诉,到底想让我怎样?难道,邵江早已经看透,我的绝情,只不过是自尊心的伪装,并且不堪一击?他要让我自己说后悔?

    哼,绝不!

    等维彤在客房收拾好行李,我已经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半天了,电视里热热闹闹,我的目光却无法聚焦。她穿了我给她准备的睡衣走过来,坐在我身边,手里捧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一大包薯片,“咱们看个大片不好吗?”说着夺过我手里的遥控器,将薯片塞在我手里,开始翻找能上网看的电影。

    “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看邵江好像根本就不想离婚吧?”她侧过头审慎地看着我。

    “可能吧,离婚是我提的!”我机械地把一片片薯片喂进自己嘴里。

    “理由是什么?干嘛非得要离婚呢?”

    “你记不记得,我们刚结婚不久,邵江的那次事故?”

    “就是白教授那个事儿?”

    “对,就是那件事儿。之后我受了多少委屈,才帮邵江把事情摆平,你也知道。所以后来邵江才对我千依百顺。你老说我太强势,欺负他,其实他自己知道,一条人命的事儿,我花了多大的代价才让他免于刑事责任!他觉得亏欠我的!”

    “那事儿本来责任也不在他吧?白教授自己海鲜过敏,吃饭前就应该告知啊,自己不说,出了事儿全都怪在厨师身上,这本来就不公平啊!”

    “这个不假,但是白教授是在国际上拿奖的人,市领导给他庆功,出了人命,你觉得谁能承担这个责任?不找个人背这个罪名,怎么可能轻易了结?”

    “是啊,得有人背黑锅啊!”维彤点点头,“但后来你不是帮邵江摆平了吗?这个事儿,跟离婚又有什么关系?”

    “大概三个月前,我发现邵江回家后的情绪总是有些不对,追问了好几次,他才说,餐厅里老有个女人专门点名让他做让白教授出事儿的那道菜,他让服务员告知自己已经不做主厨了,只是负责餐饮部而已,那女人就要求要见他。”

    “哦?这女人跟白教授什么关系?”

    “据邵江说,见了面之后,他才知道,这女人是白教授的女儿,叫白茉莉。”

    “干嘛?复仇啊?”维彤一脸惊恐的表情。

    “你永远也猜不到!”我叹了一口气,想到这个女人的心机,现在还都心有余悸。

    “快说啊?别吊胃口!”维彤已经把遥控器扔在一边,双手抱膝,专心致志做起听众来了。

    “她不断地以各种理由要求邵江跟她见面,摸清楚了邵江因为心中有愧,不好意思拒绝他,越发地变本加厉。邵江害怕我误会,不跟我说和她见面的事。直到我那天去邵江办公室找他,才看见他俩抱在一起热吻!”

    “办公室热吻?”维彤若有所思,“怎么觉得这么诡异?以咱们对邵江的了解,他那种特别注重别人对他评价的人,怎么会在办公的地方跟一个不是自己老婆的女人乱来?这不合理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