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  5、选择,继续下去的唯一解脱

章节字数:3228  更新时间:16-11-16 00: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管不了那么多合理不合理,抱在一起我还能替他解释成那女人主动,可是都亲上了,我还能怎么自圆其说?男人,大抵都过不了女人主动投怀送抱这一关!”我的语调听起来冷静理性,但我也知道,这件事被我看到的那一瞬间,我的确抓狂了。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完了,我要和我的婚姻说拜拜了!

    “邵江呢?他什么都没解释吗?”维彤继续问。

    “解释了,说是那女人主动亲上来,并且用手扣住了他的头,他还没来得及推开,我就推门进去了!”

    “好巧啊,你这是现实版的‘夺夫记’啊!”维彤调侃着我,一脸的坏笑。

    我自己都觉得可笑起来。是啊,记得当时我还说——捉奸都让我捉的没有时间差,你们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吧?那女人倒是得意地说,“彼此彼此,我失去的,你也别想拥有!”

    “这还真是复仇啊!”维彤一脸了然于心的样子。

    我认同地点了点头,“邵江那时愣在当场,脸色都变了,估计他还以为白茉莉对他是真心的,所以,当我看到他那个表情时,才是我最绝望的时候。你不是问我,为什么非要离婚吗?大概就因为这个眼神儿,让我认定那就是个句号。”

    “这男人还真都是经不起考验的货!”维彤皱起眉头,“所以,我只要孩子的决定是对的!”

    我看了她一眼,虽然还是不赞同她这个想法,但却也无力反驳。这几年,我们各有生活,各有悲伤,彼此看在心里,彼此互相扶持。面对一次次选择,我们都不能确定对错,只能把自己的选择,坚强地走下去,然后去做另一些选择,这些一个接一个的选择,就构成了自己的人生,没有回头路。

    维彤当年迷恋她的导师,就如那一年我迷恋程澈,我想是因为我们都爱有才的人。程澈的吉他、书法、文采,甚至忧郁都让我为之倾倒,而维彤的导师也是各项全能的奇才。但当她知道导师的选择是更成熟、更有韵味的母亲时,她选择了离开。而我当时正陷入邵江的困局之中,等我解决了身边的事,才发现这个丫头是真的无法化解那难以接受的现实而逃离了。没有经历过这种痛,我不能帮她分担,不知道自己陷入这种感情纠葛时会做什么样的选择,看着眼前这个目光坚定的女子,心底只剩温柔以待。

    算了,反正我现在也单身了,大不了帮她一起带这个孩子。和她一同面对,这才是真正的理解吧!

    今天,我三十六岁,人生过半,我却迷茫了自己的方向。不喜欢这种毫无目的的生活,但却无力改变,下一步,是不是该让自己干些什么了?

    最后,我们找了一部比较欢愉的片子,自娱自乐了一番,总得让自己愉快的活着吧。

    “叮铃铃”座机突然响起,我和维彤对望了一眼,大晚上十点多,谁会打电话进来?

    “喂?”我接起电话。

    “尘儿,是我。”电话那头传来邵江低沉的声音。

    “哦,江!”我应了一声,等着他继续。

    “能和我说会儿话吗?”邵江的声音有点儿无精打采,“我……想你了!”

    我头顶一阵微麻,“嗯!”我一向无法拒绝对我低姿态温柔的人。维彤识相地关了电视,跟我比划了一下,走向了卧室。

    我抱起电话,坐在沙发上,“说吧!”

    那边沉默了一小会儿,“尘儿,我们不分开好吗?”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我不想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提出离婚的时候,邵江没有纠缠,现在却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心里忽然就乱了。

    “昨天办完手续,我就一直在后悔,反复问自己,真的想离婚吗?”邵江声音沙哑,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我今天在家给你做饭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两年我太自私了,光顾着自己的事情,为你考虑的太少了!”

    我听着他的诉说,脑海里翻转着那些独自在家等待的日子,无聊地用打扫房间、洗衣服、搜电视频道打发时间的日子。邵江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的生活状态,也影响了我的生活状态。除了帮他解决问题的那些马不停蹄的时间,这两年,我都是这么过来的。现在才发现吗?直到分开了,才发现我过的是这种令人枯萎的日子吗?

    “尘儿,我不想离开你……真的不想!我后悔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男人低声的啜泣。

    “你现在只是不习惯,过一阵子就好了!”我无法去斥责一个哭泣的男人,只能好言劝说。

    “不,尘儿,你给我时间,我会比以前做的更好,你相信我!”

    我不想反驳,我知道,如果给他机会,给他时间,他会如他所说的那样,更关心我,更在乎我。但是,能维持多长时间?就算能长久,那我呢?为什么要继续用自己的余生去弥补他的遗憾和后悔?我的余生不是用来补偿别人的缺憾的,这三年我没有为自己而活,所以我才犹如盛夏开过的花朵,逐渐凋谢!曾经,我是阳光般的女孩,曾经的我热情洋溢,激情满怀,我的开怀,我的盛开,是那么的耀眼,而如今这些均已不在。

    “我相信你能做到,”我听到自己平静如湖水的语调,“但我没有办法再为你做什么了,让我休息一段日子吧!”

    “我一时昏了头,尘儿,让我补偿你!”

    “我不需要补偿,江!”他不知道我缺的是什么。“你需要时间平静,等过些时候,你想明白了,就会改变想法的!我们之间的问题,不是补偿能解决的,你还不明白吗?”

    “难道你就没有一丝丝的不舍么?你就宁愿再次孤独?”这话他问的情切,也算是摸准了我的弱点,但邵江弄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平静而决绝。他一直认为,只要他对我足够温柔和包容,我是绝对不会轻易离开他的。这也难怪,与他相遇时,我受的伤他都是看在眼里的,自然坚信我这样的人,无论如何不会让自己再受一次伤,再让自己陷入无法自拔的孤独。

    可是与无尽的孤独和痛苦相比,我心底留存的那份执着,分量更重些吧!他怎会知道?

    “若你真的要触及我这条底线,那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即使我孤独致死,也不会让别人践踏我的真心!这样回答,够明白了吗?”我心里仅存的那份犹豫,已经被他刚才的刺探,似利刃般剁得粉碎。

    我决然地挂了电话,不再废话。将电话推向一边,我瘫软在沙发上,这三年,我都贪恋了些什么?竟让自己的最后一份坚持,在心底埋藏了这么深?如果不是邵江的最后威胁,我已然将它忘却!

    维彤听见我挂了电话,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我看向她,抱歉地冲她挤出了苦笑。

    “你果真再不给他机会啦?”她走过来,坐在我身侧,握住我垂在一侧的手,“真害怕你再回到三年前的样子!”

    我将头轻轻靠在她的肩上,“过了这三年,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折腾自己,都过去了,再艰难,自己选择的路也得咬着牙坚持下去,不是吗?”

    “没关系,现在有我呢,我会陪着你的!”维彤轻轻拍拍我的手背。

    “这倒是和我想的一样,不如我俩搭伙过日子吧?”我迫使自己不去触碰那呼之欲出的感觉。选择了离婚,就必须有勇气面对接下去的日子。如果说我在这段婚姻里逃避了三年,那么今后,我要面对的就是自己,再大的痛苦,也都是心病而已。既然逃不开,面对就是了,我已千疮百孔,还能再失去什么?

    “明天,我得去找份像样点的工作了,毕竟得把奶粉钱攒够啊!”维彤开着玩笑,认真地说。

    “一起吧?”我随声附和。

    两个清醒的傻子。

    隔天,我就勤快地上班去了。

    维彤也开始了为她的奶粉钱四处投递简历。

    十天后,维彤突然冲进我的店里,得意地把一个工作挂牌丢在吧台上。我拿起来看了一眼,“不错啊!《锦瑟》实习编辑!”

    “只是一个‘不错’啊?”看到我不太激动的表情,维彤不满地撇了撇嘴,“本城最卖座杂志的编辑哎!”她把头偏出了一个弧度,傲娇地炫耀着。

    “实习编辑!”我不紧不慢地纠正着她。

    “刚开始当然是实习的,我一定会让他们在短期内就见识到我的厉害!”她似乎是信心满满。

    我真不忍心打击她,“那你得保证不说走就走,稳妥地干下去才行!像你这样,不负责任,干着干着一走了之的人,能行吗?”

    “我还就要证明给你看看!”

    “拭目以待!”我放下刚刚擦出的一支玻璃杯,故意刺激着她。看着她的表情,轻笑了一声,“那我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怎么样?”

    “什么?”维彤终于把她昂起的头,转了过来,看着我。

    “我打算扩大一下营业范围!”从吧台里端出一个小碟子,递给她,“尝尝我的手艺!”

    “这是什么?”维彤睁大眼睛,看着盘子里四五个形状各异的精巧小点心,舌头已经开始不自觉地伸出嘴巴舔了舔嘴唇。

    “对嘛!这才是一个标准吃货该有的表情!”我取笑着她,“这是我这两天研制出来的‘叶氏小点’,这两天在店里试卖了一下,效果不错哦!想着再加上外卖销售,你看怎样?”

    就在我说话的空挡,这女人已经两块点心下肚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