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  8、初恋,是一页翻不过去的书

章节字数:3143  更新时间:16-12-24 23: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调制“禁药”的同时,我也在琢磨怎么才能自然一点。那对银戒指对我来说很熟悉,而这个鹤发童颜的男人却无比陌生。但无论怎样,既然他拿出那对儿银戒给我,自然是有些我还没有了解的事情发生了。银戒指、刑侦专业、38岁……这些因素之间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联系着那个改变了我人生轨迹的男人。

    “你和蔡楠什么关系?”我端着“禁药”,放在南才面前的桌子上,在他对面坐下来,开门见山地问道。

    “哦?”南才本来微笑着看我,听到我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开场白后,略微一愣,那一抹惊异在眼中一闪而过,随即镇定下来,但是并没有立即回答我。

    “南先生二十天以前给我那对儿银戒指的时候应该已经想告诉我什么了,而我虽然智商不算太低,但的确是个懒人,不愿意动脑筋去思考太复杂的问题。”我也不等他回答,就直接说出了我的想法,“只是你给我抛了这么大一个饵,我也不好意思不接,但‘蔡楠’这个名字倒过来就是‘南才’,这我还是能想到的。所以我还是想知道,你和蔡楠是什么关系?”

    我看着对面的男人,和我所认识的那个人没有半分相像,但他却撕开了我记忆的口子。不管他和蔡楠是怎样一种关系,不管他想告诉我什么,我接着就是。

    “我知道,”南才此时似乎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神情专注地看着我,“你不会轻易原谅一个没有任何理由就离开你的人,但这个人如果的确是有难言之隐呢?你不能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吗?”南才显得有些阴郁。

    “那你就让他本人来解释!”我听到自己的话语中的清冷,“别告诉我你可以全权代表他!”我是有些生气了,最恨这种拐弯抹角不把话说清楚的人。

    “看来,你对蔡楠的误解和恨仍是不减当年啊!”南才叹了一口气,端起桌上的“禁药”慢慢品了一口。

    “当年?你对当年又了解多少?”我冷笑一声,侧身倒在身后的靠垫上,尽量让紧绷的身体放松,调整了一下情绪,将刚才那一刻的怒气压制下去。

    当年,我付出了自己最炽热的青春,奉献了一颗最坦诚的真心,却被那个人反复碾压,碎得连自己都无法拾起。

    恨吗?我不觉得。误解?接二连三的消失,用一个“误解”就能搪塞过去?我的心所经历的折磨,这两个词能概括的了吗?索性我的理智还有残存,索性我没有被这种阴影吞噬。无论何时,都无法逃离的过往,一想起来就痛,痛得无法去恨。如果不是程澈的出现,以及我们后来的互相扶持,那几年我又怎么能挺过来?

    我盯着南才的脸,想知道他能给我什么答案。

    “二十天以前,我真的没有把握能再见到你,所以我才给了你那对儿戒指,至少我想把它们留在你身边!”南才的表情忽明忽暗,变幻不定,“如今我安然无恙地回来了,这就够了!”

    “你到底是谁?”听了这莫名其妙的话,我立刻坐直了身子,“能不能回来,见不见我又有什么关系?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有些莫名其妙了?”想在我眼前卖关子,我可不接受。

    此时,我脑子里突然有了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我不敢去想,只是直直地看着对面低头叹息的男人,他并不回答我的话,但能看到他英俊的脸上呈现出来的阴沉与无奈。

    “把你右手给我!”我脑子里突然一闪念,带有些命令的语气对他说。同时站起身来,不等他反应过来,隔着桌子一下抓住了他的右手手腕。

    南才发觉我握住了他的手腕,第一反应是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我没给他机会,抓住他手腕的右手加了力道,左手去撸他的袖子。可是,他穿着休闲西装,西装里面又是衬衣。因为扣着袖扣,我撸了两次都无法达到目的。于是双手一起去解那袖扣,一时着急,竟然把袖扣震飞了出去。

    南才的胳膊虽然没有了我的束缚,却没有再抽回去的意思,只是将左手附在我抓住他的两只手上,柔声对我说,“我知道你要找什么,你确定要看?”我一时也停了动作,定在了那里。是啊,我确实要在他胳膊上寻找我一闪念想要看到的东西吗?

    “尘儿,你在干什么?”不知何时,维彤已经站在我们旁边,惊讶地看着我。我这才惊觉,不仅仅是维彤,还有店里的一些客人都朝我们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我看了看维彤,又看了看附在我手上的南才的手,说不出话来。同时,我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有些颤抖。如果看到了我要看的东西,接下来会怎样?如果不看,我心中的疑团又无法解开——两难!

    我再次抬头看向南才,他的眼神布满了说不出的情绪,但我知道,如果我坚持,他也不会阻止我。闭了闭眼,我缓缓地将南才的袖子向上慢慢推去,直到肘部以上,慢慢把他的胳膊稍稍转了个方向。

    那道藏在肘部下方的一寸长的伤疤立即赫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正是我记忆中的模样。我的感觉是对的,当年蔡楠肘部的伤疤,就在对面这个陌生男人的胳膊上,位置相同,形状相同……

    我的头脑中一阵眩晕,意识突然全线崩塌。

    我颓然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再也说不出话来。头脑中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却越来越清晰,真的如我所想吗?

    维彤还是不解地望着我,似乎在等我给她一个答案,而我却无力解释。

    她又看向南才,南才无奈地冲她微笑,不动声色地将袖子整理好,才开口对维彤说:“维彤,我是蔡楠!”

    “蔡楠?”维彤无法置信地睁大双眼,声音也颤抖起来,“怎么可能?你的样子……”随后,她也说不出话来。

    南才苦笑,“这事儿说来话长!”他看向我,“小尘,你愿意听我解释吗?”

    我看着对面陌生的脸孔,突然心中升起一团无名的邪火。

    若干年前我投入全身心去爱一个男孩,只因那是我的初恋,但是,这个初恋势必是我翻不过去的一页书,反反复复的抛弃,反反复复地伤害,我却反反复复地接受、原谅。过去了这么久,好不容易,以为那些人和事不会再困扰我了,以为他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了,他却又一次降临,似乎是一个永远解不开的魔咒。我该听他的解释吗?解释了又能怎样?再次原谅?再次接受?

    我的情绪此时已经有些不受控制。

    “不用了!”我有气无力地吐出三个字,带着愤怒,“请你从我的生活里彻底滚出去!”说完,我起身向店外走去。

    这几年我过得相对平淡,平日里,跟孙香、清河他们开玩笑时,我都是个挺八卦的人,想从他们那里探听一些年轻人们的料,倾听她们的生活,仿佛我也很年轻一样。可是现在,我希望我身后这个巨大的八卦赶紧消失,最好永远不见。

    走出店门,怒气未减,一脚油门,将车轰出了店外的停车位。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从副驾前面的抽屉里颤抖地翻出了一盒香烟,再哆哆嗦嗦地点上,直到吐出了第一口烟,心里才稍稍平静了些。

    突然觉得自己很像一个逃兵,逃开了自己不愿面对的,即将呈现在眼前的真相。不管表面上多么不愿意承认,还是得说,我怕了,怕自己猜中了结果……

    心口没有任何征兆地疼痛起来,就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翻搅着心脏。抓着方向盘的手也不住地抖动,夹着烟的手不受控制地将烟灰抖落在了自己的裤子上。我赶忙将烟扔出窗外,弹掉了裤子上还温热的烟灰。

    烦躁不安,心神不宁。

    开出了主干道不久,我索性将车停在了路边。天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人还能令我如此张皇失措……

    电话铃声响起,看是维彤打过来的,我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接起电话。

    “尘儿,你不要在生气的时候开车,停下来,很危险!”维彤在电话里关切地向我喊着。

    “已经停下了!”我带着颤音回答她。事实是,我的确也开不了车了。

    “那就好!你先冷静一下!”维彤似乎松了口气,“我想先跟……嗯……蔡楠谈一谈,咱们得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吧?”她似乎是在征询着我的意见,又好像不是。“你需要这个真相!”

    “我不想知道,你也不用跟他谈,我不想知道!你让他滚出我的店!”我想都不想,直接吼出了我的意见,我不想知道任何有关他的事情,只要他一出现,我的生活就会一团糟,我不想,不想跟他有任何的关系,甚至有立即搬出这个城市的冲动。

    “彤彤,下午你先帮我看下店,我需要冷静一下!”

    “好的,好的,我知道,别开车啊,情绪激动的时候千万别开车!听见没?”维彤叮嘱着我。

    “知道了!”我眼睛盯着前方,又点燃了第二支烟,我现在需要的何止是冷静一下?奈何我有再强大的内心,也无法在此时消化这么多突如其来的事实。

    我,仿佛又陷入了魔咒,这个初恋的魔咒。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