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  14、隐瞒,就是另一种意义的欺骗

章节字数:3228  更新时间:17-02-13 11: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直到饭菜上桌,我也没达成我的目的。看来我们都说服不了对方放弃自己的想法。我很清楚,若陆羽就此放弃,那我多少还是对他会有些失望的。这无关女人的虚荣心,而是对于我来说,一两次挫败就会放弃的男人,也不值得我对他花费更多的力气。而一两句窝心的话就能敞开心扉的女人,像陆羽这样的男人也多少会有些不屑吧。不得不承认,我们还是有些相似之处的。

    三大一小四个人,几个家常菜,平凡而温馨。晨晨吃得很香,“叶阿姨的菜菜,比小爸做的好吃!”是小家伙的最终评价。陆羽微笑不表达看法,其实有一半的菜是他炒的。只是他见有这样的效果,也是他这顿饭的目的之一达成了吧。赢家很低调,乐得这个功劳让我白白占去,走一步看十步的人,其“阴险狡诈”可见一斑。

    维彤似乎对这个效果也很是满意,饭桌上也不再出卖队友,闲聊中透露出来的好心情让我更加笃定——她和陆羽一定达成了什么协议。我这个输家,领足了面子,三个人的满意换我一人的完败,我也不再纠结结果,“人生得意须尽欢”我还是懂得的。

    回去的路上,我看着恹恹欲睡的吃货,问了她一句:“说吧,你和陆羽之间有什么猫腻?”

    “啊?哈哈……”维彤本想装无辜掩饰过去,但在看到我凌厉的目光后就妥协了,“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他这个人和你以前交往过的都不太一样,也许适合你呢?我也是希望能有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人,能收了你呗!”

    “你还是操好自己的心吧!”我知道她说的也在理,不再质问她。至少,还有那么一两个人是在意我的生活,在意我是否幸福的。

    那天的宴请之后,陆羽有时会来“水瓶座”坐坐,我们偶尔会聊聊天,忙的时候,他就在角落的位置坐着看书。没有更刻意的追求,只是顺其自然,彼此舒服就好。

    年关将近,书吧的生意有些冷清,外卖依旧红火,大有外卖养书吧的势头。

    这天午后,因为客人很少,我和陆羽在窗边闲聊,正说到晨晨这两天在幼儿园的表现,就听到店门被猛然推开的声音。孙香迎到门口时,有一个人已经卷了冷气直直冲了进来。我正坐在面对门口的位置,看到来人,不禁暗自心颤——是南才!

    南才冲进门后,一侧头,找到了我的位置,便大步流星地几步跨到我和陆羽的桌前。极力压制的怒气,让他的脸色看起来通红。他看了一眼陆羽,陆羽也正在看他。

    “叶尘,我们谈谈!”南才再次将似箭的目光转移到我身上,不是询问,而是带有命令的语气。

    我猜测着让他怒气冲冲的原因,并没有应声。陆羽看向我,用没有波澜的目光无声地询问,我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我先到那边去看书!”陆羽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弯腰拿起了桌上的书,端了自己的杯子,从南才身边穿了过去。

    陆羽刚一离开,南才就一屁股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眼神威压地盯着我。我仍然没有回应他,而是给孙香一个眼神,让她倒杯茶来。我在等待南才先开口。

    “叶尘,你离婚了?”南才终于问了出来。

    “嗯,离了!”我回答的淡然,刚才他冲进来时我就猜的八九不离十,果然是这个问题。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南才的双拳握紧,捶在身前的木头桌子上,声音里满是隐忍的怒气。

    “你并没有问我!”我抬眼直视着他愤怒的眸子。

    “我们那天在楼上谈话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

    “说了会和现在有什么不同吗?”我承认我是故意不说的,因为害怕再有感情上的纠缠,尤其是和他。

    “你……”南才的声音暴露了他的迫切,眼眸里的不可置信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我说过,我想用我之后的时光来补偿你,你听不明白吗?为什么故意隐瞒?”

    “因为……”我把孙香此时递过来的茶放在离他双拳稍远的地方,“我不想再和你之后的时光纠缠不清!”

    “为什么?”南才双手摊开,声音低沉的可怕,“你对我……”他迅速抓住我放在桌上的一只手,“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么?”

    “你要的感情,我没法给你!”我没有挣扎,任他将我的手捏得生疼,“如果没有记错,我们那天说好了,还可以做朋友!”我的眼神没有丝毫退缩和闪烁,早就料到会有这样对质的一天,我不会逃避。

    “你这是狡辩,我那时以为你还有婚姻,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我只能那样呆在你身边,只能那样守护着你!”南才焦急地说着。

    “楠,”我唤了之前对他的称呼,希望他在情绪上能够稍有缓和,“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感觉到他情绪稍有松动,顺势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尘儿,我们可以的,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把心交给彼此,从现在开始,我们还有那么多时间,我们可以的……”南才的神情满是渴望和急切。我有些不忍,曾经,我连生命都想交给眼前这个男人,可我等到的只是抛弃,重复抛弃……

    “我做不到,”用我的另一只手舒缓着被他抓过的那只手的疼痛,眼眸低垂,心又一次被撕裂!压抑了那么多年的情绪,上次谈话时都没有说出来,现在却翻涌在胸间,难以抑制。“我真的做不到!”我听到了自己的颤音。

    “你骗人!”南才立即制止了我的回答,“曾经,我们那么相爱!曾经连我们的父母都分不开我们!你现在怎么能说做不到?直到现在,我的心里也只有你!你变了,你真的变了么?”

    “是的,我变了!”我突然来了底气,“这么多年,我都经历了些什么?你不知道!这么多年,我的心死了一次又一次,你又有多清楚?我变了,我当然变了!你不是也变了么?连你的脸都回不到过去了,你怎么能要求我还像以前一样?”我几乎是用吼的,虽然可能会伤害他,但还是不管不顾地说出了我的气愤,不再管陆羽和孙香能不能听到我的话。

    “你知道我是不得已的,哪一次是我能主宰,能左右的?现在我终于可以按自己的意志爱我所爱,过我想要的生活了,你怎么能变了?你怎么就变了……”说着,南才突然站起来,隔着桌子,抓着我的双肩,用力地摇晃着。

    “放手!”我们旁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厉喝。侧脸看过去,正是陆羽。他一把抓住南才的胳膊,用力将他甩回到沙发里去。然后,再用力一把将我从沙发上捞起来,拽到他身后,怒目瞪着失控后的南才。

    南才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没理会陆羽的目光,只是看着我,“对不起,尘儿,我……”他的声音竟然哽咽起来,说不出的凄凉!我原来的怒气一时消散的干干净净,泄了气,很不争气地哭了出来,头抵在陆羽的背后,控制不住地抽泣着。

    陆羽没有动,只是用另一只手反过来拍了拍我,以示安慰!

    “尘儿,我今天很乱,希望过两天能跟你心平气和地谈谈!”在一阵难言的沉默后,南才恢复了理智,站起身来,对我说,“我先回去了!”这才深深地看了陆羽一眼。

    我看着离去的南才,颓然地瘫坐下来,心中茫然……

    “小孙,你看下店吧!”我听见陆羽跟孙香交代着,“我先送她回去!”然后穿上外套,并把我的外套递给我。我机械地穿着外套,怎么也恢复不过来,只能任由陆羽将我送回家去。

    进了家门,我的头脑也清醒些了,看着陆羽走进厨房,也没心思理会,倒在沙发上闭了眼,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

    “尘儿,”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被陆羽摇醒,“我得去接晨晨了,给你做了稀饭,如果饿的话,你将就着吃点!”我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他。陆羽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离开了。

    我很感激他没有说多余的废话来劝我,而且给了我足够的时间自己恢复。剩下的,得我自己一点一点消化,这个忙,谁也帮不上。陆羽是聪明的,我们之间的分寸,他拿捏得很好!

    南才的愤怒我能理解,不管怎样,隐瞒,就是另一种意义的欺骗。可是,我是真的回不去了。至少,我不可能像二十几岁时那样全心全意,义无反顾地去爱了。历经十年的沧桑,感情起起落落,心老了,真真假假看了那么多,怎么可能如南才说的那样回到从前?这一点,我想,南才也是明白的,只是他太迫切,想弥补自己内心的空白。为了不可逆的原因放弃自己的爱人,于他而言是残酷的。离了婚的我,对他来说又是个机会,一个重获幸福的机会。只不过,可能连他自己都还没来得及想,我们都变了。时空交错,命运改变的又何止是感情?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陆羽。

    “我知道你一定还没吃饭,”刚接通,没有客套的问候,陆羽就直接对我说,“听我的,去厨房,把稀饭热一下!”也不等我回答,继续说着,“晚一点,我把晨晨安顿好,就会去看你,你等我!”

    额,我之前还在内心称赞过他的分寸感吧!要来看我是什么意思?还没等我答复,那边就把电话挂了!

    作者闲话:

    今天生日,加更一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