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数  22、分手,还没来得及开始

章节字数:3038  更新时间:17-03-30 22: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你们想怎么样?”我现在已经意识到了最坏的结果,于是抬头,不露惧色。钱都拿不到了,小命也危在旦夕,索性装刘胡兰,誓死不屈!

    老大看了一眼我的表情,突然间笑了,“叶小姐,不用摆出宁死不屈的表情。我虽然是黑道出身,但我现在做的都是正经生意,更不会干杀人越货的勾当,所以,你不必担心!”说完,他给站在我身侧的“斌哥”使了个眼色,斌哥立刻转向我,“叶小姐,我们老大的意思是,你不要再在羽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你想要的利益,只要老大不开口,你什么都得不到,还是早点认清事实,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以前像你这样想接近羽少的女人,都被我们清理掉了,你也不会是例外!”

    我有些无语,我这样的女人?没用的自尊又被他们伤了一把,我压下怒火,抬眼看着对面的人,“我想你是多虑了,第一,我不缺钱,所以不会像你们嘴里所说的那些女人一样,为了些破钱,就上赶着倒贴;第二,是陆羽要追求我,而我根本就没答应。第三,我很想过自己的生活,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跟你们这种人有任何瓜葛。你既然派人监视了我,就应该已经调查过我了,我是不是你所说的那种女人,我想你应该心里有数;第四,你和陆羽的问题,应该属于家庭矛盾,靠解决他身边的女人来达到目的,不管是做老爸还是做老大,你都是挺失败的!”管不了之后会发生什么状况,我得先出了这口恶气再说。

    “你怎么跟老大说话呢?找死是不是?”对面的人还未露声色,旁边的斌哥就张口斥责起我来。我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斌哥,面露不屑,并不反驳。

    “说的这么有气势,”对面的男人开口了,“意思是还没看上我们小羽?”

    呵,这话说的,看上了不对,没看上也不对吗?我没接话,多说的都是废话,反正我的意思都表达清楚了,理解不了,就是你们的智商有问题。

    “既然这样,我也没有留叶小姐的必要了,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这样咱们彼此都可以省去很多麻烦!”老大抬眼又看向我旁边的人,“阿斌,送客!”

    “等等!”我说了一声。

    “哦?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男人嘴角微微一斜,表情变得阴戾起来。

    “我就这么被你们绑来了,”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家居服,“而且不认识路,头还疼的要命,我可没钱打车回去看病。”这话虽然说得无赖,但却也是事实。

    “阿斌!”老大有些不耐烦,“把叶小姐送回家。”说完起身,带着两个保镖走了。

    阿斌看着我,我也起身。对着阿斌问道,“你们把我绑来的时候,给我关门了没有?”

    “什么意思?”斌哥似乎已经对我没了脾气,气呼呼地问我。

    “意思就是,我这样回去,门如果是锁着的,我就没办法进家,你们没有给我带钥匙的机会;若果没有锁,那么遭了贼的话,我的损失谁来补?”

    在身旁的男人被我气死之前,他还是无奈地又叫来他那两个小弟,确定门被两个人锁上之后,一巴掌打在了其中一人的头上。骂了两个蠢货之后,这才交待两人把我送回家——撬门——换锁!

    回到家,裹着被子坐在沙发上,看两个蠢货给我换锁的时候,我苦笑了一下——我这个新年,头开的并不怎么好,绑架,莫名其妙被鄙视,挨冻……可真是新颖啊!

    我不出所料地感冒了。

    第二天醒来时,后脑还有些疼,浑身乏力,嗓子干痒。胡乱找了些感冒药吃了以后,我就一直昏睡到晚上。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我吵醒。我迷迷糊糊去开门,猫眼里看到是陆羽,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说不清是什么心情,也知道他是毫不知情的,可心里还是有些怨念,想着有些话早晚得说,那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

    刚刚打开门,陆羽就冲了进来。他满脸怒气地看着我,“你就这么不想见我?”

    我茫然地看着他,这话又从何说起?我都还没来得及怪他把我连累成这个样子,他倒反而生起气来?

    “才回家你就把门锁换了?”陆羽看这我的神情,声音又低沉了几分,“你只要说一声,我把钥匙还你就是,何必做得这么绝?”

    我听懂了他的意思之后,才瓮声瓮气,不紧不慢地对他说:“你想多了,我昨天出门买东西,忘带钥匙了,只好打电话叫人来换了锁。”

    “你感冒了?”听到我的话里带着浓重的鼻音,他语气立刻就软了下来,关切地询问着。

    “嗯,昨天在外面冻的!”说完往屋里走,到厨房烧了壶开水,心里盘算着之后要对他说的话。

    “吃药了么?我现在给你去买些吧?”

    “吃过了,不用麻烦!”到卧室找了件厚衣服披在肩上后,我对他说,“你先坐吧!”

    陆羽上前把我摁在沙发上,然后走到厨房去看水开了没,等他把一杯水端出来之后,我在沙发上又快迷糊着了。

    “来,赶紧喝点水,温的,不烫!”他把水端到我面前。

    我接过水,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清醒一点之后,才对他说:“陆羽,我们就这样吧,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陆羽突然就沉默了,刚刚缓过来的神色立即又阴暗下去。过了好久,他才压抑着吐出几个字来,“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嗯!”我无力的回答。

    眼睛一直盯着水杯,我知道他在瞪着我,我却没勇气抬头看他,直到他摔门出去,我都一直低着头。

    放下水杯,我泄了气一样的躺下去,头碰到了沙发扶手,“嘶!”我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看来真是老了,连这点儿疼都忍不了,眼泪还真多啊,怎么都擦不完……

    我希望自己可以再没心没肺一些,所以之后我也就没再打算从床上起来,一来是头疼,二来是感冒弄得我浑身没有力气。不知昏睡醒来、醒来昏睡了几次,终于被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和连续不断的座机铃声吵醒了。

    我手脚发软,强撑着仅有的体力去开了门,大门刚一打开,一股寒气差点儿就把我冲倒。我无力地靠在门后的墙上,等着门外的人进来。

    “尘儿,你在家啊?手机也打不通,门也不开……”维彤嚷嚷着就冲了进来,“尘儿,你怎么了?”看到门后的我时,维彤惊叫了起来。我冲她笑了笑,“感冒而已……”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有了清醒的意识时,不用睁眼,都能闻出来肯定是在医院。周围很安静,我本想听听有什么我的八卦没有,但,让我失望的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睁眼。没人。

    我努力回忆了一下,晕倒前我看到的最后一个人,那么,维彤呢?正在思索时,病房的门开了,我偏过头看了一眼,竟然是陆羽。

    我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想问怎么是他,可却发现我竟然发不出声音来。

    陆羽见我醒过来了,脸上的表情变了变,轻轻关上门,提着一个保温饭盒向我走了过来。

    “想喝水么?”放下饭盒,他问我。我点了点头。

    他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凑到我的脸前,却又放了回去。我有些诧异,这是故意要虐待我的意思?

    只见他拿起一块小方巾,在上面倒了些水,然后在我的唇间轻轻蘸了蘸。我这才发觉自己的嘴唇好像已经干裂,不由得皱了皱眉。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支吸管,放进杯子里,这才凑到我的嘴前。我贪婪地吸着杯子里略微有些烫的水,一时倒不知说什么好。

    “维彤去杂志社报到,一会儿才会过来!”陆羽也不等我问,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我眼睛冲他眨了眨,意思我收到了。

    “等你病好了,我们再好好谈一次,”陆羽继续说着,“那天,我被愤怒冲昏了头,失去了理智,你也别怪我,是我不好!”这回,我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但我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或者,你也可以再认真地跟我说一下你不想跟我在一起的理由,让我彻底死心!”

    我还能说什么,除了要过陆羽这一关以外,我还得过我自己这一关。幸好,这些年,我对放弃一段感情已经习以为常。我能认清自己的现状,我不敢,我还是不敢。即使过年期间,我的心曾经动摇过,但那晚被“陆老大”绑过去,经历了那些之后,我又一次选择了放弃。

    还没来得及打开的心扉,因为外力——就像河蚌感觉到了危险一样,就立即把它的贝壳紧紧闭合起来了。

    我鄙视这样的自己——我的强大也用不到地方,甚至,我现在连自己的坚强也不知道丢在了哪个角落——叶尘,你就是个失去生活能力的行尸走肉!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