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数  28、选择,撑死也得试一试

章节字数:3272  更新时间:17-05-13 15: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要做出正确的选择,就得有不怕死的精神。我非常确定,我和你家鸡蛋没有仇!”我毫不在意他的目光,“老夫就是这么任性!”

    莫子枫无奈地摇摇头,低头吃他的饭。

    我认认真真地先把那碟半面煎蛋端到面前,很大气地一口咬去一半,细细咀嚼。

    “喜欢这种?”莫子枫又抬起头,好奇地问我。

    “蛋清蛋黄都觉得有些腥味!还是吃不惯这种洋货!”我把嘴里的鸡蛋全咽下去,很负责任地对他说,然后赶紧端起碗,再次喝了一大口水煮蛋的汤水。

    吃了几口菜,我又把水煮蛋干掉了,“煮得有些老,但比前一个好多了!”我自顾自地评价了一下自己不纯熟的煮蛋技术。

    莫子枫嘴角抽了抽,都懒得跟我这个神经病说话了。

    我再喝水,吃菜,手继续伸向最后一个碟子……

    莫子枫嘴角再次动了动,声音稍颤,“别勉强,小心撑着!”

    看他委实担心我的肚子,我手下动作稍微顿了顿,“为了得到答案,撑死也得试一试!”言语间的坚定,让对面的男人闭了嘴。

    许是真的一下吃掉三分鸡蛋这种事我以前没有尝试过,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当我终于把汤也喝完的时候,便挺尸似的瘫在椅子上,仰面朝天了。

    “还有几种吃法,你不试一试?”莫子枫不怀好意地问了我一句。我一听到“还有几种吃法”这几个字,刚吃下去的鸡蛋腥味便又翻涌了上来,我忍住胃中的不适,向他摆了摆手说道,“那几种不试也知道不适合我,免了!”

    “有结论了么?”

    我不再说话,也不知是心里还是胃里,此时越发的难受。莫子枫大概觉得是我撑得说不出话来,慢慢地又喝了一口稀饭,才缓缓地说,“你的性子还是没变,凡事都要立刻问个答案。冰箱里那么多鸡蛋,又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一顿吃一种不就好了,你还非得……”

    他突然顿了声,快速起身隔着餐桌看我,“妮子,你怎么了?”

    我赶忙将两腮的泪痕抹了一把,苦笑着说,“没什么,想想我真是可怜,”我稍稍坐直了身子,“跟着别人吃了这么多年的鸡蛋,都不知道自己最爱吃的是什么,这日子过得真是失败啊!”

    莫子枫见我只是伤感,松了口气。又缓缓地坐下,喝完最后一口稀饭,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认清了自己,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那你想要的是什么?”我用袖子抹干净了脸上的泪,起身开始收拾餐桌上的碗碟,掩饰着心中不期而至的凄凉,转移话题到他身上。

    这句话,问出来有些残忍,但包含着我的私心。我想知道,莫子枫这两天一直掩藏的内心里,还有些什么……

    知道他不会立即回答,于是,端了碗筷转身去了厨房。

    我怎会不知道,一夜之间,陆羽成了我的男友,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并不让人愉快。尽管从始至终,他一直顾及我的感受,希望我跟随自己的内心,找到自己的幸福。但他却从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我。我就这么装着糊涂,消费着他对我的喜欢,或者说消费着他对我的爱。我是如此的自私,从跟他在一起就这么自私。挥霍了一个善良的男人对我的迁就和包容,到最后,我还是什么都不能给他,什么都不能承诺。即使他的生命即将终结。

    此生,一定会辜负一个人吧!

    我偷偷从厨房看了一眼已经走向客厅的莫子枫的背影,心中的愧疚翻撒在洗碗的水池中。终是遗憾!

    有了男朋友,也尝试过了鸡蛋,心里该是高兴的,不是吗?可我为什么还是情绪低落?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还是不能透彻,想去探究清楚,终究还是放弃了,也许糊涂些,才能活得快乐!

    等我坐在莫子枫旁边时,能感觉到我们两人的内心似乎都已经平静了下来。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彼此会心一笑。

    “折腾完了?”莫子枫淡淡一问,一语双关。

    我认真地看了他一眼,郑重地问出了我心中的疑惑:“子枫,你让我在这里陪你几天,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对我说?”

    莫子枫没有立刻回答,眼波闪了闪,虽然他现在因为生病的原因,脸颊消瘦得厉害,可是那种与生俱来的坚定从容,从不曾从他的脸上褪去。我不知当年在酒醉后怎么就与巧遇的他展开了新的恋情,但就我自己的选择标准来说,他脸上自带从容的表情一定是吸引我的一个原因。

    “其实,我很害怕!”他靠在沙发软垫上,闭了眼,慢悠悠地开口。“这种病靠的是自己的心态,心态好的话,说不定能多活两年。医生宣告的时间,是个保守的说法。我也有心多撑些时日,但这些终究不是我说了算的。”这是他第一次正式地跟我谈起他的病情,言语中多是无奈,我心里明白,他一定有太多的不甘。谁遇到这种情况不是这样呢?

    我并不是个会安慰人的女人,所以,选择沉默。

    “哪天见见你男朋友吧,想看看你最终落到谁的手里了!”莫子枫睁眼看着我,说得极其认真。

    我笑了笑,“不管落到谁手里,我还是我。女人不能把自己托付给谁,那样无异于自断后路。以前不明白这个道理,最近倒是有些想明白了。”

    “你就是这点好,看似脆弱,但关键时刻总能给人惊喜!”莫子枫审视着我,“昨天见到你,心里还有些担心,怕你最终找不到个好归宿,打算在我能照顾你的时候,看着你就好。现在知道有人照顾你了,我也放心了。但还是要看了这个人,我才能确定。”

    “会让你见的。”我不想听到这么类似“临终遗言”的说话方式,想是不是该换个话题,“不知道能不能走到最后,但遇到了,又躲不开,就尝试一下也好。你知道的,其实我越是小心翼翼,越会陷入遇人不淑的怪圈,明明那么用心,明明下定决心抛却一切,但现实总是掌掴我的脸。”我看着他,心中不免想着那些年他对我的好,“当年遇到你时,我心里又是害怕又是高兴,放肆地享受你对我的好,但终是没能过了蔡楠那个坎儿,辜负了你。一直想对你说抱歉,却总是鼓不起勇气。子枫,现在,我不是以前那个既幼稚又固执的傻子了,也终于能这样面对你说出这样的话。可是,我们之间的这缘分还真是阴差阳错的可怕,总是时机不对。”

    “别这么说了,反正我现在能给你的也有限,抱歉,不能陪你到最后了!”莫子枫说得风轻云淡,却引得我眼眶发热。我挪了挪自己的位置,靠近他,把头埋进他怀里,伸手环住他的腰。那明显的骨感,让我终于落下泪来。“子枫……”轻轻低唤了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妮子,我有个想法,你要不要听一听?”莫子枫跟着我沉默了许久之后,忽然又轻声问我。

    “嗯!”我应着他的话,却不想从他的怀中起来。

    “我心里很明白一点,过了这么多年,我和当初一样,爱的是你!“他轻抚着我的发丝,“你不要有什么负担,只是实话实说。”似乎怕我有什么想法,他解释了一句。

    我心里一动,刚想起身说些什么,他却用手环住我的肩膀,不让我动作,“你听我说完!”

    “这几年,我在国外做了几个科研项目,存了些钱,想来我也用不了了。我没什么亲人,想给你留一些!”

    “子枫,你没必要这样,我完全可以养活我自己。况且,姑姑那里比我更需要吧!”我再次想起身,他却仍然按住了我的肩膀。

    “听完我说的话!”他沉声阻止了我的话,继续缓缓地说,“姑姑那里我已经做了安排,你不用担心。但是我更不放心的是你,不管你以后会怎样,我想给你一个最后的保障!”

    我的眼泪啊,就在他缓缓的话语中似关不住的水龙头,流了个肆无忌惮。双手将他瘦骨嶙峋的身体又用力圈了一圈。心脏也像想要拧干的毛巾,被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我把现在这套房子留给你,已经约了律师,以赠与的方式给你,还有这仅剩的二十万,你收好!”他终于松了圈住我肩膀的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卡,“密码是我们两个人生日的六位数字,你的在前我的在后,记住了吗?”

    我起身看着他,将双手从他的腰间抽出来,又环上了他的脖子,搂着他,在他耳边泣不成声地说道,“我不要,”用力摇着头,“我不要!只要你给我好好的活着!”

    “傻妮子,这是留给你的底牌。即使将来有一天,你输了一切,还有我这个窝给你安身,还有这些钱让你渡过难关。我没法陪你到最后,总要给我一个方式继续爱你啊!”莫子枫手掌轻轻拍着我的背,柔声细语。

    我没法说出自己的混乱的想法,只是不停地摇头,摇头……

    “别哭了,”他扳正我的身子,用手轻轻抹去我脸上的泪。可是我的眼泪还是不断地涌出来,任他怎么擦也擦不完……

    一个男人爱我如此,让我如何回报?我辜负了他这么些年,残忍地断了我们之间的爱恋,他却依然如此待我。这是让我用一生也无法抹去的遗憾啊!

    见我眼泪流个不停,他苦笑了一下,双手捧起我的脸,用他温热的唇吻住我的眼,极尽温柔。

    “我想了你这么多年,只想用自己的方式爱你而已,别弄得跟我欺负了你一样!”他边吻着我的眼,边柔声低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