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嫉妒

章节字数:4194  更新时间:16-12-09 16: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院子里突然响起的汽笛停车声打断了大家正说着的话。

    徐曼瑶满是喜气的脸一下子僵硬住了,平静了一下,又若无其事的重新挂起轻柔的笑容。

    洛宣看她这表情,瞬间了悟来人身份。

    毕竟能够在这个时间点恰到好处的出现,又能够惹得八面玲珑的妈妈即使变脸也要讨好的微笑的人,在这个家里,也只有那位力压她一头的正室夫人了。

    果然,高跟鞋敲击台阶的声音响起。客厅中的人都恭敬的站了起来,准备迎接夫人。

    没想到先进来的却是洛家大小姐,洛君蓉。

    一身桃红色短款小礼裙显得她身姿玲珑,青春活泼,娇艳逼人,裸露的小香肩和修长白嫩的双腿,勾挑出了恰到好处的性感,斜侧的卷长发简简单单,只在一另侧鬓边簪了一朵艳红的山茶花,俏丽又妩媚。少女的青春,粉嫩的年纪,微露的性感,整个人活泼又美丽。

    这次的造型做的很成功,连那双不太大的眼睛,都拉长了眼线,显得妩媚动人。的确是完美的妆容,很是下了番功夫。平淡中显露出来的艳色,更是令人惊叹。

    看来她是想要在今晚的宴会中狠狠表现一番了。

    “蓉蓉回来了,快来让曼姨看看。”徐曼瑶迎上去,脸上是满满的惊喜,眼中的惊艳恰到好处,“呀,蓉蓉可真漂亮!真不愧是咱们家大小姐,这容貌,这身段,这气质,真是美丽无双,咱们整个明秀市真是没谁能比得了的啊。这青春娇艳年华正好的小美人,真正的仙女也不过是如此了。你今天带着这副完美的妆容去宴会上,那些青年才俊肯定都能拜倒在你石榴裙下了。和你一比,我呀,就是人老珠黄,简直没法看了。”

    虽然这夸耀夸张了点,但明显效果很好。

    洛君蓉高傲的抬着小乔的尖下巴,从鼻腔里哼了一声,算是表达对徐曼瑶入住主家的不满,也向自己的母亲表明了立场。她很是不满一个小三天天在她的领地里转悠,可是又很是喜欢徐曼瑶时时抬着他。

    现在就是如此,她心里还很高兴,这些夸人的话真是说到她的心坎里了。她最喜欢被别人供着捧着,作为所有人的中心,所有人都必须围着她来转。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一直是咱们洛家的骄傲来着,怎么可能不漂亮。”

    曼姨就是会说话,不过事实也是如此嘛,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孩,这个家里没有谁比她更受宠,比她更漂亮的了。

    她的确是有骄傲的本钱,人漂亮,身材好,音乐舞蹈都很出色,多才多艺,又会撒娇讨好,长辈喜欢。最主要的是嫡出,身价够高,搁屌丝眼里,那就是妥妥的女神。

    这时正牌洛夫人也进来了。王鉴雪已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了,即使保养的再好,岁月依旧在她的脸上上留下痕迹。更何况这几年随着徐曼瑶的入住,她心中一直很愤懑,心情就从来没有舒坦过,看着就更显苍老了,做得再好的妆容也压制不住眼角那浅浅的鱼尾纹。

    她自然是比不过刚过三十正处于娇艳妩媚巅峰的徐曼瑶。她心里也是清楚这一点的,年龄就是她的硬伤,想当年她也曾经美丽过,只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时间终究是美人的大杀器,她也终究不再年轻了。虽然内心对徐曼瑶嫉妒无比,但是王鉴雪是谁,她可是洛家的正牌太太,她可是有自己的骄傲的。即使如今的形式是徐曼瑶比她更得人心,她也依然不肯放下身架,低下她自认的高贵的头颅,依旧保持自己高傲雍容的态度。

    今晚她作为洛家的女主人也是要参加宴会的。一身单肩深蓝色晚礼服长裙突出了她保养得宜的完美身材,虽然少了几分妩媚风情,比不了洛君蓉的青春怡人,但也端庄得宜,完全合乎她的身份。

    她瞥了一眼厅内的众人,完全不把徐曼瑶放在眼里,都没有多看一眼,雍容华贵的从她身前走了过去,至于其他人,完全就当没看见。她姿态曼妙的坐在沙发上,伸出保养得宜的如玉双手,姿势优美的端起茶几上的粉彩青花瓷茶盏,娴雅的喝了一口。完全把徐曼瑶当成洛家的一个仆人了。

    徐曼瑶气的暗中咬牙,攥紧双手,精心保养的指甲把手心都掐疼了,却不得不依然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夫人今天真漂亮,您这种高贵雍容的身姿雅范其他人真比不了,和那些青春年华的小姐也是不相上下,时光在您身上就像停驻了,光彩照人,简直是女人们的典范,真让妹妹羡慕。到时候在宴会上一定能夺得所有人心的,那些夫人太太们也只有羡慕嫉妒的份儿了。”

    王鉴雪冷淡高贵的哼了一声,与洛君蓉如出一辙。虽然不爽徐曼瑶,但是听到夸奖的话,心里还是很高兴。

    徐曼瑶说话很会讨人欢心,每次都恰到好处的点明人们心里最得意的地方,又借着抬高别人,贬低自己,让人心中对他防备不知不觉就放下了。当然这些都是不着痕迹做到的。不得不说,这也是她的本事。

    这番话也是如此,在王鉴雪听来,就是徐曼瑶在暗中酸溜溜的嫉妒自己的尊贵高傲,让她心里舒爽无比。若是放在往常,她一定会狠狠的踩徐曼瑶的痛脚,务必要不能让这个小贱人舒坦了!不过今天高兴,又要去参加宴会,也就不去与徐曼瑶计较了。

    “爸爸还没回来吗?我哥呢?他不是在家吗?”洛君蓉没看见洛君昂,整个屋子扫了一圈,就看见在徐曼瑶不远处站着的洛宣。风采照人的美好少年一瞬间刺痛了她的心脏,顿时觉得打扮一新的洛宣无比的扎眼。

    可恶!

    一个男孩子,竟然比自己还漂亮,简直是丢洛家人的脸!而且还是这个一直不被自己放在眼里的私生子弟弟把自己比下去了,这简直不能忍!在这个家里自己才是尊贵的公主殿下,其他人都应该自觉点避着自己的风头。尤其是这个乡巴佬小贱人,就应该趴在自己的脚下去顶礼膜拜。今天他竟然敢顶风作案,一定要好好教训一顿,把他按下去,最好踩到泥底里。

    洛君蓉心里的嫉妒噗呲噗呲往上冒,怎么都压制不了。也不去管没找到的哥哥了,双眼通红的盯着洛宣,眼里的嫉妒清晰可见,都快冒出火来了。

    她一瞬间怒气值爆体,踩着高跟鞋腾腾腾地走过去,仿佛要把大理石地板扎穿。一把揪住洛宣的领子,指着洛宣的鼻子开骂,“谁把你打扮成这样,又傻又呆,不男不女的丑死了,就这样还想跟着爸爸去宴会,也不怕给爸爸丢面子,给咱们洛家丢人!”

    力气大的涂满红色丹蔻的指甲都有些扭曲,洛宣的领结都被揪歪了,在领口皱成一团。

    好机会不容错过!正好可以把这身衣服换下去了,洛宣眼睛瞬间闪烁了一下,心中微微窃喜。

    作为一个听话乖巧的好弟弟,纯洁懂事是必须的。

    洛宣适时地的瞪大了眼睛,眼里满是惊慌失措,浑身哆嗦了一下,结结巴巴说:“呃,衣服,这衣服是,是妈妈让穿的……”本来就是徐曼瑶吩咐要穿的嘛。

    这个时候要是告诉这个骄纵的姐姐是爸爸给准备的,她万一不敢闹了怎么办,说妈妈就好进行了,这个姐姐一向是不把他们母子放在眼里的。对着这个头脑大条的姐姐,适当的说话倾向还是有必要的。

    徐曼瑶听到嘴唇微动,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在洛君蓉暴怒的时候插话劝解,不会有任何结果,反而会落的一身骚。这个骄狂的大小姐可是不会给她面子的。

    不过,洛宣今晚出席宴会是最重要的事,一定不能搞砸了。徐曼瑶一向是个伶俐人,惹人讨嫌的事是不会做的,此时,也许她清楚的知道结果,但是此时儿子正在被人欺负,她不得不这样做……

    “夫人,你看,你劝劝大小姐吧,这是老爷的吩咐……”徐曼瑶有些着急,祈求的目光看向王鉴雪。让洛宣参加宴会这事夫人是知道的,包括知道那一身高定服装是洛和通准备的。她可不敢搞砸了丈夫的事,多少会劝解一下。

    徐曼瑶顺嘴说出后就知道要遭。老爷洛和通那可是夫人心中最大的痛处!她平时可是最得意这一点,这次却是得意忘形了。

    果然,王鉴雪顿了一下后头也不抬,就像没有发现客厅这边的闹剧一般,半点徐曼瑶的眼神示意都没有接收到,依旧轻松闲适的喝茶。

    王鉴雪怎么可能希望洛宣在宴会上出风头,所有人的目光焦点都应该是她的子女!让洛宣参加宴会是老爷吩咐下的,王鉴雪自然不敢违背,但是穿什么衣服,做什么形象这就没必要太计较了吧。更何况,洛宣这一身打扮不止是女儿洛君蓉看不忿,就连她自己都看不过眼了。

    徐曼瑶想要靠儿子再得宠爱,王鉴雪怎么可能会如她的意!最优秀的都应该是她的儿子!这些小贱人她恨不得他们全都去死!去死!

    洛宣瑟缩胆小的姿态愉悦了洛君蓉,这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就算打扮得再光鲜亮丽也依旧遮不了这满身的低贱气。不过,即使这个弟弟内里再如何不堪一击,外表也不能超过自己。必须让他待在他自己应该呆的泥潭里,这些能够提升身份的东西不是它能够肖想的,务必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今天竟然敢不守规矩,不是训斥一顿就能够结束的,这事无论如何都不能饶了他!

    “洛宣,你可是曼姨带回来的人,你就应该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你这衣服太不相称了,看看你这缩头缩脑的傻样,越穿这种衣服越难看,在家就这样,更别说出去了。在洛家生活了这么久,却一点也没有养出洛家的气质,你果然不配做一个洛家人。私生子就是私生子,永远都上不了台面!这样出席宴会可真是丢人,你这样出门绝对不行。必须换掉,别让咱们洛家被人给笑话了。”

    她揪着洛宣就往楼上走。

    “正好姐姐那里还有一套刚做好的礼服,本来是给表弟准备的,这次真是便宜你了,你长这么大估计还没穿过那么好的衣服呢。让你穿也是糟蹋了,不过为了咱们洛家的名誉就当是姐姐大方疼你,让你这小老鼠捡了大便宜了。”她一脸的心疼不忿。

    “哼,要不是这次爸爸说让带你去,就你这丢人现眼的家伙还是在家里呆着好,省的出去败坏洛家的名声,让咱们整个洛家都跟着丢人。你最好认清楚自己,私生子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爸爸给你这个机会,你就该心存感激,该穿什么还要姐姐来给你操心。像你这种没用的东西,当初就不应该让你进洛家的大门!”

    她噼里啪啦一通喝骂下来,洛宣根本插嘴不进来,连头都抬不起来了。不过这却正和他意,这套昂贵的衣服一直让他不安,趁机换掉才是正经,最好能够躲过这次宴会!

    洛宣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顺着洛君蓉的力道跌跌撞撞的往前走。

    被这样对待,他心里不是不在意的,不是不想反抗。可是他能够去拿什么来反抗呢?没有力量,没有能力,没有资本,没有支持,没有依靠……他什么都没有!

    他还没有脱离这个家庭,他还得在这个家里生活,他还需要看这些亲人的脸色。头脑冲动不管不顾的后果他早就得到教训了,他现在能做到就是尽量减小伤害,以最小的代价达成自己的目的!

    乘着这个机会他偷偷观察了一下所有人。大哥洛君昂依然居高临下看着这一幕似笑非笑,夫人王鉴雪依然慢条斯理轻松品茶,妈妈徐曼瑶状似焦急的看着王夫人似乎在求情,老仆王妈早已闭口不言靠在角落做背景版……

    虽然早已不对家人有所期待,但好歹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多年,他心底一直认为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吧。被亲人这样呼呵责骂,被所有人这样冷漠对待,洛宣心里仍然隐隐揪痛。

    直面现实的本质,却没想到现实竟然是如此的残酷!

    他真的不应该有一点点的期待。没有期待,也就无所谓有着情感的伤害!

    洛宣低着头一句话也不反抗,隐下了一脸的悲哀……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