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不了了之

章节字数:4185  更新时间:16-12-09 17: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洛宣扑上去就狠狠的咬住了洛君蓉的手。

    “啊——”尖利的惨叫声想起。

    洛君蓉瞬间惨叫一声,拼命甩着手,她长这么大,谁对她不是娇着宠着,谁又有那个胆子敢动她一点点!这个贱人竟然敢这样伤害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疼痛的伤害!

    简直不可饶恕!

    这样疼痛的时刻她仍旧死死地攥着手链,甚至攥的更紧了。这一场冲突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洛宣越是愤怒她就越是畅快,她绝对不能松开,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可是这次洛宣也是拼了命的,他都已经不管不顾了,所有的惩罚后果也都不去考虑了,他是一定要把自己的手链要回来!洛君蓉气人太甚!他狠狠的咬着洛君蓉的那只手,愤怒的瞪着洛君蓉,双目中的坚定眼神都偏执的近乎执拗了,死都不松嘴。

    其余的人看着这两个孩子瞬间闹得不可开交,洛宣还动嘴咬伤了洛君蓉,齐齐变了脸色,都坐不住了,团团拥上去要把两人给拉开。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你们俩都被闹了,洛宣块放手,你们是亲姐弟,有话好好说,都快别动手了。”徐曼瑶怕事情闹大,洛宣会受到更加严重的惩罚,在外围焦急的劝说着。

    这些家人自然是舍不得伤害宝贝公主洛君蓉的,那么倾注的力气瞬间就完全落到洛宣身上了。洛宣即使再不甘,也无可奈何的松口了,他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还是一个体弱的十七岁少年,之前拼劲也不过是靠着一股冲动以及这么多年压抑情绪下的爆发,这口气泄了他也使不出什么力气了,自然是抵不住这几个成年人的力气的。

    几人拉拉扯扯,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但即使在这么混乱的情境中洛宣也能感觉到王鉴雪看似拉架,实则是在狠命的掐着自己,他都感觉到身上一阵尖锐的刺痛,腰间肯定都青肿了,也不知有没有破皮流血!

    两人的挣扯终于被暴力的拉开了,洛君蓉的手都被咬出了血,皮肉绽开,看着惨不忍睹,很是触目惊心!

    看着自己满手鲜红色的血蜿蜒流淌,她尖叫一声,险些没晕过去。

    “你竟然敢,你竟然敢……你找死!”她高声尖叫,状态歇斯底里,什么风度仪态都顾不得了。想都不想上前劈手就给了洛宣狠狠的一巴掌。

    洛宣眼睁睁看着那手掌就要落下来,想要躲开,却被王鉴雪紧紧的拉住了,胳膊被掐的生疼,一动都动不了,他感觉自己的胳膊肯定的青紫了。

    “啪”地一声响过,洛宣白皙的脸瞬间肿起五道鲜明的手指印,半张脸上都是火辣辣的疼。他感觉脑袋一阵嗡嗡嗡的响,眼睛似乎都有些发花。咳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感觉舌头都在发麻,满嘴的血腥味。

    “把手链还给我。”

    他索性也不管不顾了,今天已经承受了如此多的疼痛屈辱,他是一定要把手链要回来。

    “都闭嘴!”,洛家的大家长洛和通大喝一声。

    “爸爸,那是我的手链!“洛宣少有的执拗,眼睛直直的瞪着洛君蓉。

    “你给老子闭嘴!”洛和通暴怒了,他如狼似虎般的阴鸷眼睛狠狠盯着洛宣,蒲扇般的宽厚大掌高高扬起,眼看着就要落到洛宣的脸上。所有人瞬间鸦雀无声,盯着洛和通的手扬起的弧度,心脏也随之高高的吊着,有期待又害怕,心思不一。

    洛宣瞪圆眼睛,狠狠咬牙,已经做好疼痛的准备了。没想到,洛和通竟然狠狠地大喘了几口气,胸膛剧烈起伏,咬牙切齿表情狰狞,最终却把那只力道十足的手收了回去。

    洛宣眨眨眼睛,一时有些茫然。

    哈?

    所有人都感觉心脏瞬间空落落的。这是怎么回事,可别告诉自己洛老爷转性了,那个人心肠比石头还硬,更别说有可能突然心疼起儿子了,竟然就这样放过洛宣这个私生子?

    “闹够了没有,闹够了都给我老实点。看看你们都多大的人了,一个破东西有什么好争的,竟然还学街头小混混撕扯打架,这就是洛家给你们的教育吗!”

    洛和通狂吼出声,他似乎被气急了,他狠狠地大喘了一口气,语气压抑着暴风雨即将来临的狂怒,“都给你们交代多少次了,这次的宴会对于咱们洛家至关重要,你们竟然一点家族的观念都没有,老子养你们有什么用!临到出发前还给我闹出这种事来,争争争……一个破玩意值什么东西。看看你们现在这个这个狼狈样,去了宴会上也是丢人现眼,凭白让咱们洛家成为笑话!妈蛋,都给老子安分点,我可告诉你们,今天的宴会谁要给我出了岔子,我亲自动手收拾,到时候就别怪我不念父子情分没给你们机会!”

    他说完,阴鸷的双眼狠狠地扫过洛君蓉和洛宣,两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再争下去了。

    洛宣很早就认清了洛和通的本质,这就是一个狠人,谁要是妨碍了他,他是真的六七不认,一点都不念旧情的。徐曼瑶能够堂而皇之的入住主家,除了她平时乖顺、给洛和通生了两个儿子外,最主要的还是王鉴雪娘家惹恼了他,洛和通这是在给王家的惩罚罢了。

    洛宣很有自知之明,其他受宠的人惹到洛和通尚且如此,更不用说他这个在洛家一向没有存在感的小透明了。看着洛和通铁青的脸,洛宣只得闭上嘴,僵硬的站着也不敢动了。他也不去辩解这件事的起因以及谁对谁错,他在这个家里从来都没想过得到所谓的公平,他所考虑的只是代价最小的惩罚罢了。

    没有对他进行另外的惩罚,眼下的这个结果已经是很好了。

    洛君蓉到底是洛家千娇万宠的小公主,更是洛和通的心头宝,即使十一岁的弟弟洛君宏也比不上他。虽然看起来这会爸爸很不好惹,洛君蓉还是微微朝洛宣晃晃手中的手链,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洛宣只得暗暗咬牙。

    这样看来今天他是拿不回手链了,只能等以后再图谋夺回来了。他倒是不担心洛君蓉会毁了这个手链,她抓住了自己的弱点,肯定会经常来挑拨威胁自己的,就冲着这点,她也会保管好手链的。

    洛和通看着两人狼狈的模样,头疼的皱起了眉头。这两人一个伤在脸上,一个伤在手上,都是很显眼的地方。今晚的宴会他们还必须得参加,这样明显的伤势还势必得在这两个小时内处理好,不能误了宴会,更不能让他们顶着明晃晃的印记站在众人面前。唉,一定得处理好了,最起码不能留下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痕迹,招人口舌。

    真是麻烦!

    “君昂,你去我书房,把文件柜最里侧那个格子里的药膏拿出来。”他狠狠地皱着眉头,心里极度不舍。这可是他年轻时无意间得到的,为了拿到手里他差点没丢了性命,还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结果自然也没有让自己失望,这药膏的药效也是极好的。

    可是今天,却要浪费在这样无足轻重的小伤上了,尤其是洛宣这小子只是脸颊肿了一下,过个半天就能消散,根本就不值得去用这样名贵的东西!

    果然,不一会儿,洛君昂拿下来一个巴掌大的粉彩描金漆的小瓷瓶子,看着异常的漂亮。

    “老爷,让我来给小宣上药吧。”徐曼瑶泪眼汪汪的上前恳求洛和通。

    这个时候也只能让她来了,洛君昂一看就不想动手,在这个家里,他对洛宣是漠视到底的。大老爷洛和通就不用说了,根本就别指望他去照顾别人。王鉴雪帮着洛君蓉处理手上伤口,还一脸愤恨正盯着洛宣呢。其他仆人早在小姐少爷闹得不可开交时都远远地退开了。

    洛君昂把药瓶交给徐曼瑶,她把洛宣拉到沙发上,轻轻打开盒盖,一股清新的香味传来,是一种剔透的绿色药膏,只有半盒的量,很是好闻。她用指甲挑起一块,正要给洛宣抹药。

    洛和通看见了,肉疼的赶忙阻止:“别浪费,这药药效极好,一点点就够了……”

    徐曼瑶顿了一下,仍然柔顺的答应:“我知道了,老爷。”

    她就着这一点药膏均匀的涂抹在洛宣的脸上,手指的动作无比的轻柔,好像是在对待某种稀世珍宝。眼睛水汪汪的,欲语还休,满满的都是心疼与歉意。她真的是拥有一双动人的眼睛,此时就好像是在用眼神来告诉洛宣她无法诉诸于口的心意,对于之前作为母亲的她没能上前给他帮助的无限歉疚。

    药膏涂上去凉凉的,之前火辣辣的疼痛迅速缓解,药效真的很惊人。

    洛宣已经平静下来了,在这个家里他的愤怒挑不起一丝风浪,愤怒与他于事无补。这么多年,他学会的最好的课程,就是有拥有自控能力。

    “咦,药效这么好啊,”洛君蓉看着洛宣的脸只过了这一小会儿就消了肿,瞬间就不乐意了,“爸爸,我的手很疼很疼,我也要用这个药膏。”她对着洛和通撒娇,十九岁的少女,青春活泼,娇俏怜人,小女儿娇态明显,洛和通自然很是受用。

    “爸爸,你看,我手背上这么难看的伤口,全是牙印。都怪那个小贱人,这伤口太大了,一定会留下疤痕,倒时候肯定难看死了。一辈子都会丢人的。爸爸——”她嘴唇嘟起,眼睛刚才哭过,还是水汪汪的有些发红,看着宝贝女儿的委屈样,洛和通瞬间心疼了。

    “你也涂一点,这药效果很好,用过肯定不会留疤痕的。”他亲自把药瓶拿过来,递给洛君蓉。洛君蓉不管不顾,狠狠挖了一块,把手上的伤口连同周围全部都涂抹了。“哎哎哎,你个败家子,少用点,这药很贵的,你老爸我现在也只有这么一点点了。”

    洛君蓉乖乖的挽住了洛和通的胳膊,小鸟依人般的靠在爸爸怀里,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

    “爸爸,药没有了还可以再买嘛,你和哥哥挣的钱都花不完,再多买几盒存着嘛,再说,女儿平时都很乖的,这么大的伤口真是疼死我了,我想让它赶紧长好啊。难道爸爸都不心疼吗?蓉蓉可是一直在做爸爸的贴心的小棉袄呀。”

    “你,唉,爸爸怎么会不心疼你。你不知道,这东西可是想买都没处可买的。”

    “啊,爸爸,那怎么办?我,我以后都把它当宝贝,再也不用了。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嘛?”洛君蓉用额头蹭蹭爸爸的下巴,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看的洛和通瞬间心就软了。

    “你呀,真拿你没办法。”这可是自己从小到大捧到手心里的宝贝女儿啊。

    “嗯,爸爸最疼我了。可是爸爸你看,手上这么明显的伤口,一时半会也长不好,今晚的宴会我该怎么办啊?蓉蓉也不想给你丢脸的。”洛君蓉说着还狠狠的瞪了一眼洛宣。

    “就是啊,老爷你看那小贱人干的什么事,蓉蓉咱们养的多娇贵啊,他竟然敢把蓉蓉的手咬出了血。老爷你可不能就这样放过他,这样的错都不惩罚,那以后可还的了?”王鉴雪捧着女儿的手心疼的无以复加。

    她的话又勾动了洛和通心中对洛宣的怒火,刚才想动手却无法下手的憋屈瞬间又涌上心头。再次瞥了一眼洛宣,幸好还有理智,现在不是惩罚的时候。他不得不再次压下心中的怒火。

    徐曼瑶一看事情不妙,眼睛一转不得不努力解围,“啊,蓉蓉,我昨天刚得了一双蕾丝手套,还没有用过。那手套上面有着大朵的山茶花,正好可以遮住手背。蓉蓉你的手又白嫩又细长,带上一定会很好看。又正好和你头上的花相配,宝物寻主人,它就应该是你的,我是没这个福气了。天意如此,之前我都没想到那双手套,看来连老天爷都想着让咱们蓉蓉光彩亮丽呢。”

    “真的?你快去拿来,拿来我试试。”洛君蓉双眼亮晶晶的,充满了期待的神采。

    “急什么,难道那手套还会跑了。这说风就是雨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过来,真是个孩子!”洛和通慈爱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发,说完就笑了。

    众人看着洛君蓉都善意的笑了,家庭的温情一瞬间弥漫开来,冲淡了房间里之前诡异冰冷剑拔弩张的气氛。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