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赴宴

章节字数:3024  更新时间:16-12-09 17: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色下的城市辉映着点点滴滴的灯光,显得明明灭灭。一栋栋高楼披上了夜色的黑纱,退去了白日里的喧嚣宏伟,更显得神秘而宁静。夜色遮掩了脏乱阴暗,只留下了月光洗涤过般的剔透的如薄纱似的黑色,竟然显得无比的纯净。路上的行人变得少了很多,只有一辆辆的车辆川流而过,路灯照耀下的马路,如同一条条闪着流光的河,车辆就像一条条油滑的小鱼,成群结队的奔流来去。夜色下的城市晚景流动着独特的魅惑,神秘而诱人。

    坐在舒适的高级轿车里,看着车窗外飞速流逝的万家灯火,映着路灯绽放的光晕,洛宣的眼睛像是聚集了天上的星河,闪闪灭灭,像是星星在眨着眼睛,显得流光溢彩。

    洛君昂开着车,十分的注意只有三分放在了正在开的车上,七分注意盯着内后视镜,时刻注意着洛宣的一举一动。漂亮的人他见多了,平时也没有特别注意过什么人,可是洛宣不一样,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

    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并不像他平日里表现出来的乖巧无害,偶尔会不经意的流露出一种风流骄傲来,就是这种内秀让他的漂亮像是活了一般,有着流动的风情。偏偏他自己还未经人事,纯净天然,更显魅惑诱人。

    对于成功者来说,最想征服的人,一是高贵骄傲的人,一是纯真圣洁的人。

    对于高高在上的姿态骄傲人,征服者总想折弯他高贵的头颅,折断他骄傲的羽翼,折服他内心深处所坚持的傲骨,斩断他前行的高高阶梯,让他跪倒在自己脚下,从心灵到身体的臣服,享受无上的征服的快感。

    而对于纯真圣洁的人,征服者则是想要扭曲他保持纯净的根源,在白纸般纯净的高洁上染上自己所肆意要涂抹的色彩,随心所欲,主宰着整张白纸所染颜色的风格,或红或黑,浓重鲜艳,看着纯净不再纯净,看着纯净多姿多彩,看着纯净堕落成一团污秽……

    而,很不巧,自己的这个弟弟两条都占全了。

    内后视镜里映照出的洛宣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车窗外的风景,洛君昂看着他那完美无瑕的细腻白净的侧脸,心里只余下了一声感叹。不过这样才有趣不是吗,扮猪吃老虎的小猴子,小爪子小牙齿的挥舞起来,只是吓唬胆小鬼罢了。没资本没能力,永远是蹦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的。他是一点儿也不担心,他对自己的掌控力从来都有着绝对的自信。

    越是诱人越好,这就代表着有更大的利用效果,收回更多的成果。

    洛宣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哥哥一直在暗暗地观察着自己,不过,即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从坐上车起,他就一直在看着车窗外,无所事事的……发呆。

    他的思绪漫无目的的飘荡,想起徐曼瑶在临行前还在殷殷期盼,谆谆嘱托,自己却仍然必须留守家宅。真说起来,她的身份上不得台面,也难为她自己能够容忍这么多年,宴会上是从来都无法去的。但是,生活都是自己选择的,洛宣倒看不出她有什么勉强。不过,估计她也不会纠结多长时间,她的心肝宝贝,自己的弟弟洛君宏出去玩儿应该就快回来了。她转移了注意力应该就不会想其他伤心事了,当然应该也不会想到自己了。

    洛宣心里有些隐隐约约的悲伤,自己在这个家里真的是一个多余的人,虽然早就有这个觉悟了,但每一次遇到这样绝情的场面他还是会不舒服。家人不就应该是自己最亲近最有关怀的人吗。这些人既然对自己如此冷漠决然,又何必以亲人的名义来束缚自己,让自己对这个世上的亲情关怀还有所期待!

    真是够了!

    哎,无所谓的叹了一口气。今晚的月色太好,他竟然也会对月抒怀了。这真是太可笑了,自己又不是诗人,矫情个什么劲!洛宣自嘲的一笑。这家人再不喜欢他也还是得适应,他还没忘记自己只有十七岁,光是法定监护人就可以掌管他的一切!更何况还是这种小有权势的洛家,洛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根本就逃开不了!

    真期盼能够快点成年,倒时候自己离洛家远远的,再也不必去仰人鼻息,再也不必去隐忍委屈,再也不必去面对着这样一大家子的虚情假意。

    这些不开心的还是不要想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夜晚的轻风带着一种静谧的凉意,今晚的夜色太美,美的让人心情不安,竟然无端的勾起了人的感伤情怀。

    其实,自己是最没有资格矫情的了。

    收拾好心情,思绪仍在飘荡,空空茫茫,什么也不去想。宴会的事本来就不期待,自然就没有紧张兴奋等多余的情绪,到时候就做个提线木偶,按父亲指示他说什么自己做什么就是了。中规中矩,最好不惹人注意,虽然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很小。算了,反正现在想这个也没意思。

    完全不能掌握自己的生活真是让人不爽。

    他如是想着,街道旁的路灯像一条条银河在他眼底流淌,他仿佛也变成了其中一颗闪亮的星星,徜徉在夜晚微凉的晚风里,随风翱翔,自由飘荡,这种自在的轻松感很久不曾拥有了,他不自觉的眼里流露出舒适的温柔,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个浅浅的弧度,动人至极。

    可惜,这个笑容无人得见。已经到达景圣山庄,洛君昂正准备停车,没有注意后座上的洛宣。

    三分秀水八分韵,冠群景圣总归林。在整个明秀市,真是无人不知道景圣山庄。

    此次林家设宴的地点便是景圣山庄,位于明秀市西郊,总括三千倾,包揽了整个西景山,以及一段西秀水。依山傍水,顺着水文山势建成了整个园林式的景圣山庄。乃是明秀市第一胜景。

    只是这是一家私人园林,并不对外开放,是明秀市第一家族林家所独有。景圣山庄是整个明秀市贵族名流公认的规格最高最尊贵的聚宴地点,许多人千方百计求一张请帖而不可得,而受邀参加宴会的客人身份也在无形中尊贵了许多,每一个人都以受到邀请为荣。

    此时虽然时间还早,停车场里却已经停满了各式名贵轿车,像是开了一场世界名贵汽车展。看样子明秀市的上层名流估计有八成都来了,更不用说那些不入流的人争得头破血流也要挤入进来了。

    洛君昂停好车,却不急着进入宴会厅。

    他转头对下了车的洛宣说:“爸爸他们还没有到,估计路上堵了点,请帖在爸爸带着,咱们还是等他一会吧。”他是乘坐哥哥洛君昂的车来的。而姐姐和王夫人都在爸爸的车上。

    “好。”洛宣点头。他没有也不敢有其他想法。他最擅长装安静扮乖巧,不敢给家人带来一点麻烦。因为他知道,只要出了任何事故,最后受到责罚的总是他自己。

    “嗯,那边好像是徐尧,他竟然也来了。我先过去看看,你就在这里等着,别乱走,回头爸爸他们来了,我再过来找你。”洛君昂声音平淡,随便交代两句就离开了。

    洛宣对这里一点也不熟悉,也不认识什么人,更不想惹出什么麻烦,他百无聊赖的站在原地,打量着周围。这场宴会一看就知道规格挺高,汇集了整个明秀市的上层名流,随便一个人都是身份尊贵的,在这里洛家根本就不算什么,更不用说自己这个洛家的私生子了。万一出了事,无论是不是事实,有事的一方必然是自己。他无奈的叹气,默默地站在原地等待。

    只是现在这个地方正是在进车道上,每一辆驶过来的车似乎都要打量一下他,白炽的车灯耀的他眼睛直发疼。他心里很烦躁,这里真的不是停留的地方。他揉揉眼睛,明光照的眼睛有些酸涩,再在这里站下去就真成了傻子了,他摔袖离开了原地,也不管到时候哥哥没找到他会不会发脾气。远远地躲进停车场边缘的大树阴影下。只是这样一来,离原地就有点远了。不过这样也清净。倒是不会有人来骚扰他了。

    四周很静,只有远处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以及人们轻声说话的声音隐约传来,他在这里听着倒也觉得热闹。黑夜给一切都遮上了一层面具,站在树的阴影下,看着前方明灯光照射的地方,洛宣倒是觉得很自在。黑夜中的灯光仿佛把这个世界割裂成两部分,一半是光明,一半是黑暗。只有在黑暗中才能稍稍放纵一点本性,洛宣自嘲,果然,心中充满阴暗的人是不适合站在阳光下的,就如同自己!

    他本性并不是个喜欢徒惹争端的人,只是在洛家这么多年的磋磨下来,他自己都完全看不清自己的颜色了,至于还有几分纯真,这真是不好说了,也许还有,也许是一分也寻找不回来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