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独战大魔王

章节字数:6200  更新时间:16-12-09 0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转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这些天里那些降兵的家属,三三两两地来到了基地,而孙胜所要的金属和零件一直没有送来,孙胜也不着急,如果说卡尔家族不要这个传人了,他也无所谓,那就要看谁最先急了。

    现在孙胜已经把基地方圆五十公里之内,都用精神力覆盖,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今天孙胜终于等到了他要等的人,首先来的是那匹偷鸡摸狗的忍者,自以为神秘的做出各种隐蔽动作向基地潜入,这些人在孙胜的精神力感知里,就犹如秃子头上的虱子不想知道都不行。

    孙胜抱着来者都是客的态度,既然来了,怎么也要招呼一番吧,结果这群人就很幸运的,掉进一个泥潭里再也没有出来。

    紧跟着忍者脚步的,真的来了堂堂正正的数万军马,那架势就像十四世纪欧洲铁骑一样,孙胜实在想不明白,这种阵势,在自动武器的扫射之下还能剩几个。

    “这货不是穿越来的吧。”孙胜和张山坐在山头上,孙胜看着下面的阵势似笑非笑的说。

    “这事可不是卡尔家族一个家族了,这阵势至少整合了四五个家族,看来还真不能小看了卡尔家族。”张山若有所思的说。

    “司令官,让战士们按既定部署出动吧,我倒想看看他们怎么接招?”

    “等一等张山,我看一下他们的高手在哪?噫!竟然全是羊,没有狼。”从山下走过的浩浩荡荡的队伍,竟然没有一个高手存在,全是普通的战士。

    张山一听,停止的下命令,“司令官,你是说这里面没有一个异能者,绝不可能,几万只羊难道全送给我们?”

    “找到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想在空中突破,没想到啊,没想到啊,张山,你赶紧下山,按照原定部署作战,我也要活动活动了。”

    张山闻听心知有异,只得说了一声,“司令官保重。”就匆匆下山而去。

    随着张山的下山,孙胜立刻封锁住整个区域,只留下一条空中通道,精神力始终在刚才接触到的那道黑光左右盘旋,不时的作出攻击姿态,黑光顺着孙胜留下的那条空中通道一闪而进,悬停在孙胜头顶,原来竟然是一艘像梭子一样的飞行物,两头尖尖,中间圆圆,幽幽得黑色光芒附在上面,很是诡异。

    “既然来了,就请下来露个面吧,毕竟主家还是好客的,怠慢了客人可不好。”孙胜平静的声音在飞行梭内部响起。

    突然天上的飞行梭消失了,上百人从空中落了下来,最先落地的是一个一身黑色的人,整个人都包围在一团黑雾之中,随着他的降落,整个空间的温度都骤然下降,一股就像幽冥来的气息在空间里四肆。

    随后降落的众人全都按照一种玄妙的阵型站好,落下之人均是一身黑衣,孙胜就奇怪了,怎么现在出去干点事都喜欢穿着黑衣呢,难道穿了黑衣就刀枪不入?黑衣人一个个都默不作声在那里装深沉,现场就形成了以孙胜为中心,黑雾人与之相对,外围黑衣人都以一种阵形站立。

    随着黑衣人阵型的稳定,孙胜突然感觉自己的精神力竟然被压缩到只有十米,这是以前没有过的。

    黑雾里突然传出了像金铁交鸣一样声音,“投降或者死。”声音直接夺人心智。

    顿时一种肃杀之气弥漫在孙胜周围,外围的黑衣人全都取出一物拿在手中,在手中轻轻晃动,一股奇怪的声音就在孙胜的周围响起,而又无迹可寻,这种声音像无形的波浪一样,一波一波的向孙胜冲击而去,在阵中间的孙胜就像大海里的一艘小船,看着随时都这样翻船的可能。

    孙胜现在大量的精神力全都回到了精神海,因为那股声音像有生命一样已经偷偷的溜进了孙胜的精神海,而且在孙胜的精神海里又要大肆破坏了,看到孙胜精神海里大量的各系的异能光点,兴奋的直接扑了过去。

    孙胜的精神力立刻形成了一道坚墙,把这股邪音围在中间想要一举歼灭,可是邪音并不惧怕,反而化作一根针几次就突破了围墙。

    邪音又一次想要冲上去,马上学乖了的孙胜岂容它在里面兴风作浪,精神力立刻和小精灵融合,孙胜的精神海里开始风雷电闪,大雨磅礴。

    邪音彻底陷入了孙胜的狂暴攻击中再也无法兴风作浪,最后在一片火海中邪音终于被消灭了。

    马上退出精神海的孙胜,立刻发现自己陷入了更加艰难地境地,周围的黑衣人已经不见了,化成了一道道黑色的风墙,在孙胜周围转动,每转一次就走一丝黑色的影子飘出来,向衷心挤压,使得孙胜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

    而黑雾人站在那里始终没有动,电光火石之间孙胜想到黑雾人很可能是支到阵眼,只有破坏了他,才有可能破阵而出。

    说时迟那时快,孙胜始终没用的撒手锏突然用出,孙胜练气也练了一个月了,丹田里的真气也已经能够施展出来,这次孙胜给黑雾人留了一个大礼。

    就在孙胜被黑色挤压得已经快要没有空间的时候,突然双掌扬起向着黑衣人所在的位置遥遥双击,就在黑雾人疑惑孙胜在做什么的时候,突然间自己的胸前两声爆响,直接把黑雾人急击的飞了出去,周身的黑雾顿时消失。

    随着黑雾人离开了原地,已经把孙胜挤压的没有地方的黑影突然消失。孙胜大喜,趁着黑雾人还没有调整过来,数百道精神力就叫那些黑人卷曲,眨眼工夫所有的黑人全都身首异处。

    远处被击飞的黑雾人,此时的黑雾已经消失,露出了一个十三四岁一个小姑娘的样子,满头的金发,本来应该是个可爱的样子,可是看到自己的手下全部死亡,样子就变得异常狰狞,两脚一顿就从远处飞了回来,直到孙胜的头顶双手化抓猛地击下,同时双抓中,丝丝的黑气也一同罩下。

    此时的孙圣气机还没有调整过来,只得一个懒驴打滚滚出了小姑娘的攻击范围,在滚动的时候还不忘施展电系异能,几股雷电直接击在了小姑娘身上。

    小姑娘黑雾一现雷电之力迅速消失,同时双手连掐法诀,连续向两边一扫,几道黑龙卷就凭空产生,急向孙胜卷去。

    孙胜此时的真气已经恢复,精神力也在恢复当中,黑龙卷一出来,孙胜就左手光系异能,右手真气炮同时发出。

    真气炮直接轰在了黑龙卷上,顿时把黑龙卷打的四处溃散,而左手的光系能直接向小姑娘当头罩去。

    这一场仗两个人打了个昏天暗地,各种技能频出,最后孙胜发现,小姑娘对光系异能相当顾忌,好像自己的光系异能是他的克星,就开始憋着坏了。

    这时的孙胜频繁地使用各项异能就是不用光系异能,自己修炼的真气,都几次耗尽,就在小姑娘的能力也消耗很多的时候,孙胜憋了许久的大招一次性放出,光耀术,光系异能少数几项攻击性的异能。

    突然之间漫天的白光在山顶产生,小姑娘完全沐浴在这耀眼的白光之中,小姑娘身上的黑气就如同冰雪消融一样的瓦解了,小姑娘痛的当时啊的一声大喊就直挺挺的躺下去。

    孙胜的周身能量也是一扫而空,噗通坐到了地上,紧急地喘了口气,孙胜慢慢调动精神力向躺在不远处的小姑娘探去

    精神力轻轻的把小姑娘翻过身来,看着小姑娘满脸的痛苦,身上的黑气还在被消融中,本来想要绞死她的心里也没有了。

    想了又想最后只得用所剩无几的光系异能封锁住了她的黑暗能量核,就任由他躺在那里了。

    一场大战下来,孙胜在几次险死还生的情况下,靠临机突破才算是取得了胜利,看来自己真是小看了天下英雄,险些阴沟里翻船。

    就在孙胜在山头苦战的时候,山下迎来了对决,张山把几十辆装甲车在山口处一字排开,装甲车上重机枪枪口全部对准了前方,在对方大军刚刚进入射程,张山就命令试探性射击,可这支大军根本不为所动,还在继续前进,只要不把我杀光,我就会一直前进。

    张山看着这只由某一个二逼统帅统领的队伍,傻傻的一味向前冲的时候,不得已的情况下,下达了第一波攻击命令。

    顿时,重机枪特有的爆豆声响彻整个山谷。

    卡尔家族联军正趾高气昂的走在山谷里,听到前方传来的几声枪响,统帅们多多连眉头都没邹一下,继续前进,五万大军在此我怕谁,我就是用气势压也把你们压死,看到统帅不为所惧,旁边的参谋们马屁连连的吹捧起来,高兴的们多多简直不知道北了,立刻开始大封群臣,许诺此战结束后,人人升官,个个有奖,当然是战士除外。

    正坐白日梦呢,就听见前方不再是几声孤单的枪响,突然间连成了一片,就没听见间隔,再看前方的战士就好像拍岸的巨浪遇上岸边的礁石,顷刻间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们多多傻傻地看着战士们就像割麦子一样,一茬茬儿倒下,当时就没了主意,回头再小那些参谋们,只看见远远的身影。

    本来这次卡尔家族的复仇之战没有们多多什么事,但听到大魔王要亲自出手,来个杀一儆百,们多多心思就活了,这么明显的功劳不争白不争,大魔王前面杀完了,他在后面就是做做样子就会把剩下的哪些贱民吓死。

    所以们多多通过家族施压,硬是夺到了统帅地位置,一心想要在族长的面前大大的露个脸,可现在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痴心妄想。

    赶紧跑吧,什么也不敢想了,活命要紧,这就是现在们多多唯一的想法。

    这边跑的急急如丧家之犬,那边惊得如天地互换,张山张开的嘴就没合上,这他妈的对方统帅是猪么?稍微抵抗一下也能让我知道你到底有几斤几两啊。

    现在可好,枪一响整个几万人的队伍立刻就像一群鸭子,跑的也太快了吧,在望远镜里看到跑在最前面的全是军官,这他妈的不是一只猪,是他妈一群猪。

    们多多追上了前面的参谋们,骑着马一边跑该一边咒骂,可是离山口还有不到五百米的时候,突然看见只有几百匹马拦在路上,卡住山口位置,顿时意气风发得大喊一声,“就这么点人马就想拦住我,做梦,兄弟们冲啊。”

    然后,没有然后了,飞在空中的们多多在飞行中还在想,谁他妈的那么坑爹啊,把几百个异能者全安排在这里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然后就头先着地,昏迷不醒了。

    一场虎头蛇尾的战斗气的张山火冒三丈,千算计万算计,想打出一场世纪波,成为一场经典战例,预案都做了好几套,结果遇到一个这么熊的一个主帅,这他妈几千年才出这么一个极品,怎么就让我遇上了。

    这群败军可不管张山怎么想的,输赢谁管,活着就好,既然前后都走不了,那就呼啦啦全跪下了投降了。

    张山把受降的事直接扔给孙坚了,自己骑着马一路跑到山顶找孙胜去了,实在是不想再看了,丢脸啊。

    还没到山顶就看到上面一片耀眼的白光陡然在山头亮起,久久才消失。张山侧耳倾听,上面什么声音也没有了,赶紧下了马快步跑了过去。

    孙胜看到跑过来的张山,终于放松了心情,也不理张山,马上盘坐在地上开始恢复精神力和体内真气。

    张山一看山上的情况,除了孙胜还躺着一个黑衣小女孩,除此之外在还有一百多具尸体,山上的低矮树木现在也基本上变成了满地碎屑,整个山上坑坑洼洼,这山开的也太没水平了,张山在心里撇撇嘴。

    张山透过望远镜看到山下正在热血沸腾的搞着受降仪式,心中就很不舒服,这样一场没有任何可宣扬战绩的战斗也搞这些,张山对孙坚多多少少有些微词。

    “不喜欢是吧。”突然孙胜的声音在张山耳边响起。

    “这场仗有点扯淡,就放了几枪他们就乱了,说好听点是一场大战,不客气点说这就是赶鸭子,这种胜利还要宣扬,有点过了吧。”

    “张山你考虑没考虑民众会怎么想?”

    “什么民众怎么想,我只是从军事角度来说。”

    “所以张山你只能当军事长官,当不了地方主管,不管是不是赶鸭子,民众只知道,自己这方的人一个都没有牺牲,而敌人却大量的投降,民众会有什么感受?”

    张山沉思半晌,“司令官我明白了,孙坚的做法是正确的,就要大张旗鼓的搞,让基地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获得了一场大战的大胜。”

    “所以张山以后你不要再总是在军事上考虑,也该想想民政方面了,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多面手,而不是单纯的一个军事长官。”

    “是司令官,那我下去参与受降工作了。”

    “这事你就不要参与了,以后的机会多的事,你还是和我一起商量一下后续怎么处理吧。”

    “司令官这个小女孩是谁?”

    “小女孩?张山这可是深渊里的大魔王。今天我险些栽到他的手里。”

    “就这么个小女孩?看来深渊真的不能用常理来考虑,难道他们都是?”

    “这一百多应该是人族高手,这个大魔王懂得一种阵势,硬是让我的优势无法发挥,厉害啊!

    “可最后的赢家还是司令官阁下!”

    “我也是最近突破了,再加上使了一些计谋,不然躺下的就会是我。”

    “司令官也不能妄自菲薄,谋略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我怎么听着怎么像,你好像在变着发夸我呀。”

    “司令官,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想不想?”

    “你看能不能趁这几个家族损兵折将的时候一举把他们拿下,这些都是百年的家族,他们家族的各种物资我是相当的眼馋。”

    “司令官,这个事情就交给我吧!我找您也是为了这个,趁你病要你命这才是战争的王道。”

    “那异能者大队你全部带走,剩下还需要什么你自己带了,我先暂时坐镇基地。”

    “司令官,那我马上下去整军备战,即刻出发。”

    向孙胜打了个立正敬礼,张山随即跑步下山而去。

    “这个急性子,也不等我说完了,算了,我还是在暗中看着点吧!。”孙胜小声嘀咕着。

    然后孙胜就在山上欣赏鸡飞狗跳的张山,张山的雷厉风行算是到了极点。

    不再去管张山的各种动作,孙胜用精神力摄过了那名黑衣小女孩儿,放到自己的眼前仔细观看,小女孩长得就像个瓷娃娃一样,谁能想到在这样的外表下,竟然有一个黑暗的心。

    这时小女孩已经悠悠地醒过来,一眼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脸,一个砍刀手就向孙胜的脖子砍去,可是没有了黑暗心核的支持,砍出去的手是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度。

    小姑娘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使劲的甩甩又一次砍出,结果悲催了,砍到了孙胜的脖子上,小手立刻传来了钻心的疼痛,痛的小姑娘龇牙咧嘴。

    “说吧,我的大魔王小姐,你的尊姓大名。”孙胜用调侃的语气说。

    小姑娘憋着不说话,用一双仇恨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孙胜。

    “喂喂,讲点良心好吗?是你们的入侵我们蓝星,是你们在屠杀奴役我们,不是我到你们深渊杀了你们的人。”

    “你阻挡我们深渊魔族的行动就是罪大恶极,该杀该千刀万剐。”小姑娘第一次张嘴,恶狠狠地说,可是声音怎么听怎么都是软软的。

    “我的小姑奶奶,做人不能太不讲理吧,你们入侵就有理,我们反抗就有罪,这可能就是你们深渊魔族的王法吧。”

    “谁让你们人类如此弱小,弱小就该被奴役,识相的话赶紧放了我,我会向魔主求情让你做我的奴仆,你还可以留一条活贱命。”小姑娘仰着头说出了这番让孙胜哭笑不得的话。

    “哦,那我把你们在这里的一个实验室整个炸了的罪过也能抹除么?那可是好事啊,那我就多炸几个实验室,然后一起向魔主赔罪,你看可好。”

    “啊!你把实验室炸了?你你你不要命了?你真是个疯子。”小姑娘当时傻了。

    “好了,不再逗你玩儿了,说出你的姓名,职务,一共杀了多少人类,通通报出来,我可能会酌情考虑一下,怎么减轻你的罪过。”

    “疯子疯子。”小姑娘没有回话,一直在喊着疯子。

    孙胜也是无奈,长得像个小姑娘,是打不得,骂不得。

    最后只得用一丝精神力牵着她走下山去,就像牵着一条小狗,恨的小姑娘咬牙切齿,可是反抗无效。

    到了山下才知道,张山已经急三火似的招集人马出发了,赶紧用精神力追上张山,守护在张山身边。

    孙胜下得山来,山下的战士看到孙胜吆喝声更大了,孙胜则向每一位路过的战士微笑着点头示意。

    一排排的降兵又开始过江,孙胜和小姑娘夹在过江的降兵中也一起过江,引的降兵议论纷纷,小姑娘更是满脸通红,恨得咬牙切齿,而孙胜只是耸耸肩而已。

    回到了基地,孙胜来到了洁尔塔的房间,看到那个巨大的茧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不由得神情的漠然,做到了巨茧旁边,双手摸上巨茧个洁尔塔说悄悄话,身后的牵线小姑娘被他无视了。

    “洁尔塔,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呀?哥哥我想你了?”

    “洁尔塔,那一天的情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是你救了我,洁尔塔,你难道忘了吗?那天我们曾经说过,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你回来吧。”说完眼中的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是洁尔塔那个浪蹄子么?她终于背叛了深渊魔地?”突然,后面传来的小姑娘夜枭一样的声音。

    啪啪啪啪,孙胜猛地回头连扇小姑娘几个嘴巴,打的?小姑娘愣愣的看着孙胜。

    “你给我记住了,我什么都可以原谅你,就是不能说洁尔塔的一句坏话,再敢这么说洁尔塔我杀了你。”孙胜面色狰狞的对着小姑娘大喊。

    这一下可把小姑娘打懵了,懦弱得躲到了一个角落里再也不敢出声。

    孙胜回过头来,继续和茧中的洁尔塔说着一个人的情话。

    作者闲话:

    寒江雪(刘辉)随笔之夙愿

    文/寒江雪

    耕耘勤泼墨,

    理乱淡添花。

    夙愿流芳远,

    何妨鬓染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