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酬勤(小说)  中秋之夜(1)

章节字数:1333  更新时间:17-02-24 11: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中秋之夜(1)

    铁锅里的水热了,贴着锅壁在水下形成无数小小的气泡,这在宜昌话中叫做“痱子水”。痱子水开的很快,转眼工夫就开始沸腾起来,开水在铁锅里翻腾着、咕噜咕噜的叫着,铁锅上那竹制的三格蒸笼开始冒出了水蒸气,那原本是丝丝缕缕的蒸汽随着水的不断沸腾变得越来越大,升腾起一股股的白雾。

    我扭过头去叫道:“爸爸,有香味了!”

    爸爸从家里靠窗的那张唯一的小桌边抬起头来,听见了开水的沸腾声,看见了房间里的雾气,也就想起了自己的责任,放下手里的钢笔,站起身来。他的个子很高,在我的眼里似乎离我们家那不高的顶棚仅仅咫尺之隔。他熟练地揭开了蒸笼的顶盖,大股大股的雾气就从蒸笼里十分壮观的涌出来,先是像云层似的层层叠叠的聚集在房间不高的顶棚下,然后再顺着连本来的颜色都看不清楚的破窗户争先恐后的涌出去,消失在因为已近黄昏而光线显得越来越模糊的窗外。

    我很喜欢看着闲居在家的父亲给我们做饭吃,就蹲在那个小煤炉旁,看着父亲看了一下手上的那块瑞士表,就开始从蒸笼里将那些被蒸的又大又胖、又黄又香的窝窝头给捡到一个小簸箕里:刚蒸出来的窝窝头很烫,也很粘手,父亲的动作很快,下手也很准,一抓一个;期间不时伸过手来,让我吹吹他发烫的手指,冲我笑笑,眼疾手快,就又是一个。

    蒸笼里一共有十个窝窝头,刚出锅的那些窝窝头冒着热气,全都像那种胖乎乎、乐呵呵的阿福,横七竖八、大大咧咧的挤在那个小簸箕里,即使是被蒙上了一块白纱布防尘,也依然能闻到那玉米(宜昌话叫包谷)面被蒸熟的香味。不过,那种主食金黄的颜色和浓郁的香味较之其本身粗糙、松散、口感偏硬的味道而言,不知要好多少倍。

    玉米面窝窝头是一种古老的汉族面食,过去是穷苦人家的主要食品,也是宜昌周边那些山区的主要农作物。不过,宜昌城区的居民大多吃的还是从湖南及荆沙运来的大米。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因为粮食供应紧张,才将居民口粮也换成玉米。好就好在当时一视同仁,不管是工人农民还是官员军人,包括知识分子在内都是那种粗粮供应,所以也就没人发牢骚、说怪话,也没人出来闹事,这就是社会主义平等的具体体现。

    这个世上从来都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将玉米吹成是营养平衡、口感一流,100%原汁原味,健康、绿色;将玉米面窝窝头说成是富含人体必需的多种蛋白质、氨基酸、不饱和脂肪酸、碳水化合物、粗纤维和多种微量元素、矿物质,属低脂、低糖食品,尤其适合糖尿病人及肥胖人群食用,说得天花乱坠,于是这种食品就成了大众的宠儿。可是玉米还是原来的那种玉米,如果在制作的过程中没加黄豆粉、面粉、奶粉、发酵粉,没加白糖、鸡蛋,现在的玉米面窝窝头能好吃吗?能百吃不厌吗?

    身为北方人的父亲很满意自己的厨艺,虽然早早的就离开了巍峨的太行山,离开了蜿蜒的拒马河,可是他对面食的熟悉程度还是要远远超越不少的宜昌人。以前工作忙的家里看不见他的人影,现在闲居在家,正好向我们展示一下自己的手艺。虽然父亲蒸的玉米面窝窝头还是一嚼满嘴的玉米渣,可还是比宜昌五中食堂用土钵蒸的那玉米饭好吃的多。

    父亲在告诉我:“你妈妈和你弟弟要回来了。”

    “弟弟也回来吗?”听见在市幼儿园住读的弟弟要回来,我当然很高兴也很有些不解:“今天不是星期六,弟弟怎么回来了?”

    “今天是八月十五。”父亲告诉我:“中秋节!”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