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独在异乡为异客  五、大哥桓良

章节字数:2965  更新时间:17-01-12 17: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步辇四平八稳落地,郑逍默默回头,那人头戴金冠,一袭绛衣,正端坐在轿辇之中,掀开布帘朝她笑得满面春风。模样酷似沈二殿,又闻其称她弟妹,这才点头回礼叫他一声“大哥”。

    “二弟妹新婚燕尔,大哥那日也只匆匆一眼,便是惊鸿一瞥。”

    “大哥谬赞,”郑逍谦逊笑道,“方才给母妃请安,现下正要回去,这厢见了大哥也是巧了。”

    “是巧,”沈桓良颔首,“听说前些阵子萧娘娘身体抱恙,如今可是好些了?”

    “该是好多了。”郑逍点头,她入宫没几天,不知道这事,只是照这几天看来,萧氏倒是气色红润有光泽。

    “这几日可还住得习惯?”

    郑逍莞尔:“挺好,只是闲散之时偶有感伤背井离乡。”

    对方点头:“这是自然。只是既成沈昭王室的媳妇,你倒大可安心,且在这里住上一段时日,习惯了便好。”

    “大哥说的是,”郑逍顺从回应。

    沈桓良本想询问他那二弟,却见她并不多话,以为对方和是自己生疏,也不准备再谈。他抬眼看了看天,见烈日正当头,转而对郑逍身旁一个随行侍女道:“下回出门看天,带个遮阳物件,别晒着你家主子。”

    后者旋即应下,郑逍面不改色道谢,便见对方扬唇浅笑道:“大哥还有要事,也不便耽搁。二弟妹回去代大哥向修弟问声好,有空一同来玄德宫叙旧。”

    郑逍颔首:“有机会一定去,大哥慢走。”

    沈桓良放下布帘,轿辇在前缓缓行进,步辇在后慢慢跟着,走出这条宫巷,便是岔道口。郑逍合计着回去干点什么好,这厢又见前面停下,刚想询问,那轿帘又被掀开,里面探出个头笑着朗声道:“二弟妹,现下可得空?”

    “嗯?”郑逍心中一惊,只以为他不知避嫌,意欲邀约独处,当下暗道不好。

    “说来,倒也并非要事,”沈桓良解释,“昨日和弟弟妹妹们有约,今日去雍和桥赏莲对诗,正巧遇上弟妹,不知弟妹可有雅兴凑个热闹?”

    郑逍想问沈二殿去没去,又觉得难免抬举那厮。她在这没网没信号的时代,玩什么都索然无味,与其瘫在床上挺尸发呆,去散心赏景也是好的。再者有其他皇子公主在,两人也好避免尴尬,届时能多处几个朋友什么的,往后在这深宫内院也行事方便。

    权衡利弊,郑逍答应一同前往。

    雍和桥横架于颐阳宫后的明月湖之上,桥身由上等汉白玉石制成,呈拱状流线型,连通至湖对岸白马殿后花园。颐阳宫是皇室成员聚集娱乐的处所,穿过宫殿,明月湖一片绮丽湖光尽显。这时还未至芳荷绽放之际,湖面上满满铺了一层绿油油的荷叶,放眼望去,实在清新宜人。

    郑逍远远看见桥上面数十人,或倚栏谈笑,或执纸笔写诗作画,桥中央放了几张石凳,有人正身端坐看不清在干什么。

    那边有人看过来,死命朝他们这处挥手掷臂。沈桓良从轿辇里出来,大步流星而至,郑逍则紧随其后。

    “大哥!”一个约摸十七八岁,样貌清秀,体态颀长的靛衣少年率先迎面过来,而后躬身行礼,“弟弟妹妹在此恭候多时。”

    “是大哥疏忽了,”沈桓良朗声笑道,“方才左见使来访,大哥前去接应,一时忘了时辰,真是不巧。”

    “不打紧,大哥事务繁忙,下回若是无瑕抽身,只遣宫人来通报一声便是。”少年说得眉开眼笑,继而又将视线转向郑逍,方想询问,便听他大哥开口。

    “桓准,这是你二嫂,”沈桓良侧身笑道,“方才路上偶遇,大哥寻思着人多热闹,便也将她请来,好与你们多熟络几分。”

    “原来是二嫂,”少年旋即正经叫她,又道,“弟弟眼拙,竟没认出,还望二嫂见谅。”

    后者颔首莞尔:“不妨事,二嫂还是新人,日后还要多请教弟弟妹妹们才是——”

    “二嫂这话可真是折煞咱们了,”郑逍话音刚落,桥中又零零散散走来几人,说话的男子一身傲气,下巴高高扬起颇有目中无人的架势,又偏头笑得邪佞,“二嫂刚进门还没多少时日,二哥理应常伴左右,怎的落下自己新婚妻子在宫中独自往来,还好巧不巧遇上大哥,一同来此游玩?”

    “玄昊,”沈桓良闻言厉声喝止,当即沉下脸郑重其事扫了他一眼,“不可放肆。”

    后者倒是听话,不以为意耸了耸肩,挑眉不屑一笑,懒得看郑逍一眼,便转身走回桥中去,其余跟过来的几人见大哥冷脸,一动也不敢动地杵在原地。

    “那是四弟桓凌,字玄昊,你只称他昊弟便可,”沈桓良脸色渐缓,一场将目光从别处收回,一边向她耐心解释,“四弟一向性情乖张,言行狂妄不羁,二弟妹莫与他计较便好。”

    “这是自然。”郑逍面上波澜不惊,没有丝毫不悦,转而向其他皇子公主点头微笑。

    眼见对方情绪丝毫不受影响,沈桓良当下宽心,一一向她介绍面前几人:“这是五弟桓新,六弟桓仁,九妹静姝,十弟桓景,十一桓荣——”他抬头朝桥中看了眼,还有两人对这厢视若无睹,一站一坐各忙各的,不禁蹙眉,“不知理教。”

    “大哥,”郑逍方才瞥见那坐着的姑娘眼巴巴盯过来,又默默转过头,只笑,“我们过去吧。”

    走近了看,那站在栏边的少年一身浅蓝长衫,保持面无表情,时而抬首看向远方,时而低头闷声作画,下笔流畅自如,丝毫没有停顿之处。所有人都围上去观望,他也浑然不觉的模样,像是完全沉陷在画中一般。

    少年侧脸线条柔和,肤色白皙,眉目清秀,额边发丝轻扬之际,郑逍只觉周遭一片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这是胞弟桓鸣,排行老七,”沈桓良和她并肩而立,语气淡然补充道,“众皇子中数他才华最甚,三岁实字,五岁作诗,天资聪颖却不喜言说,素日一贯沉默寡言,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与其说“淡然”,不如说他语气里带着股深深的惋惜和担忧。

    郑逍抬眼瞥见一旁端坐在石凳上的女子,怀中抱着把工艺精致的奇葩,也不弹奏,就那样定身坐着,若不是她那双水杏大眼阴恻恻盯着自己,前者还以为她是座石雕。

    “琰妹,”她见沈桓凌从女子身后冒出,矮身在側一脸讨好,方才那狂妄不羁的邪佞神情全然不见,“弹奏一曲《落香吟》给哥哥听可好?”话间,他顺着女子戒备的目光看向郑逍,轻蔑一笑。

    “她是什么人?”女子不悦问道。

    沈桓凌漫不经心撇嘴:“谁知道,哥哥一向不关心姿色平平的女人~”

    郑逍沉默,抬眼看沈桓良的脸色,谁知对于沈桓凌再次出言不逊,他竟不若方才气恼,反而放大笑容向她介绍:“这是母家娄氏表妹琬琰,母后早逝,表妹自幼被舅父送入宫中与我作伴,擅琴音。”

    娄琬琰不动声色背过身去,沈桓凌左右软磨硬泡耍嘴皮做鬼脸,终于把对方逗笑,刚放下琵琶跳起来就要追着他打。

    沈桓良看着两人嬉戏打闹的身影,眼里一片深不见底的宽慰,被郑逍尽收眼底。

    沈桓鸣的画完成得差不多,还未添上词句,就被沈桓准一把抢过高高举起示众:“真不愧是十弟,这画栩栩如生,若添之色彩,便和真的一样了!”

    前者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不喜不恼呆呆望着对方手上的画纸。其他皇子纷纷提议让沈静姝题词,后者吓得连忙推脱给大哥,这么一说,其他人都来了兴致,一齐哄闹着让他题词。

    “真是……”沈桓良无奈轻笑,刚转移视线,郑逍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扭过头去假装路人。

    身为长兄,扫了大家的兴致自然不好,郑逍见他无奈转身面向一片湖光美景,只能暗中为其默哀三秒。

    只是正值对方沉陷酝酿之际,众人隐约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喊“神兽神兽”,往桥对岸一看,竟有一头类似麒麟,体型如同成年公狮的动物,低吼着向桥中飞奔过来。

    “快闪开!!!”郑逍唯恐说迟,声音硬生生从嗓子抽出,所有人都惊叫着避让逃离。谁知沈桓良不明所以,刚转身一个猝不及防就被那头猛兽扑了个正着,当巧桥洞虽高,栏身却低矮,后者连同猛兽一并“噗通”一声掉进湖中。

    郑逍转身趴在桥栏上往底下看,那头猛兽早不见了身影,只有沈桓良一身绛衣在水里扑腾个不停。

    娄琬琰急吼吼拨开围观者朝桥下一看,瞬时惊叫出声,一把拉过沈桓凌欲往下推:“表哥他不会游水!快下去救他!!!”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