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乱花渐欲迷人眼  二十八、出水芙蓉

章节字数:2667  更新时间:17-01-18 16: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侍女为她们关上门,班扬默默杵在门外守着。郑逍见门外紧贴着个人影,一动不动,只觉像尊雕像,不禁嗤笑出声。

    李娉月一副站着坐着都不是的样子,又不知从何开口,郑逍心知肚明,拍拍床铺道:“姐姐上来同妹妹一同卧坐吧,多日不用,这床还挺舒服~”

    “尧妹,”李娉月没照做,不过心中别扭倒纾解不少,又坐在离她最近的地方,心事重重地低头喃喃道,“方才我从父皇那里回寝宫,不想竟见他把那军妓安置在内殿,那间最靠近主卧的屋子,我一气之下便跑来这里,私心想着再不济就和你一处,随他去和那贱婢私通苟且算了。”她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淡淡的怨恨,郑逍想起老早看过的太平公主秘史。太平公主心气甚高,发现自己丈夫和小三滚床单操着把长剑就对着人一通乱砍,心说这李聘月和她那泼妇劲儿比起来,气势倒显得弱了些。

    说起这个李聘月满是辛酸泪,无奈扶额思索片刻,气息颇显不稳:“母后方仙逝还不出头七,我这做女儿的也不该闹得太过;况你姐夫一向深闭固拒,他既贸然将那贱人接进宫,就算是我死了,他也势必要娶那狐媚贱婢——”她显然心神俱伤,无奈叹了口气又话锋一转道,“想必那沈家皇子是待你不薄了,此次回宫又加派若干随从护卫,另贴身近侍相从,说来妹妹的命是比姐姐好得多。”

    “姐姐此言差矣,”郑逍略加自嘲之意轻笑,又组织了番语言道,“凡事皆道日久见人心,妹妹和他并不深悉,又何来定论。妹妹以为,相敬如宾不相睹并非长情,只是一时虚势罢了,他若心心念念,便与我一同往来才是,派几人拥护也算不了什么。”

    “你这话倒有股赌气的意味了,”李聘月闻言浅浅笑道,“男儿志在四方,自然不得被儿女情长左右。你们日子还长,接触多了便好了。”

    郑逍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别人对她是冷是热她懒得深究,所以听李聘月颇有苦口婆心劝说之意,她没提前些天宦央蓉的事,只轻轻摇头笑而不语。

    李聘月心念姐妹二人难得掏心窝,又找了些话题攀谈。其间涉及儿时趣谈,郑逍寻思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索性瞎蒙胡扯一通,前者被她说得云里雾里,方想细问,便有宫女通报:“有婢女求见。”

    郑逍还没看清来人,对方便伏地跪拜,嗓音甚似天籁:“郁贞见过大公主,见过二公主。”这声音洋洋盈耳,婉转清悠,愣是李聘月也一时怔住,不免心神荡漾。

    “是你这贱人!”郑逍心肝一颤,只觉床边一轻,李聘月猛然起身。就冲那股气势,郑逍本以为李聘月气极抽手便是一巴掌,不想后者猛地倒抽了口气,随后又一言不发坐了回来。

    “哼,”李聘月冷笑一声,语气过于波澜不惊,“狐媚坯子,生得一副妖娆魅惑的模子,连本宫都险些失了心魄。”

    女人的嫉妒。

    听李聘月的语气,像是把她剥皮放血千刀万剐也难以解气。郑逍看不清算对方面容,确是肯定床前那人是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了。

    郑逍从前听说,音色优劣和相貌美丑成反比,照这么讲,这军妓倒是占全了长处。她不喜女子气质太过娇弱柔嫩,讨两个文艺词,这女人音色清透嘹亮如清泉流石,甚是悦耳动听,想必唱起歌来也撩人心弦,没理由不迷惑男人。

    封建社会的女人是可悲,好不容易得了个高富帅丈夫,还被别人分杯羹。当个正房,心眼多了被说肚量狭小蛇蝎心肠,心眼少了分分钟被人玩死。之前芈月传一出,谈不上和甄嬛传一样大热,其中却所谓个个剑戟森森,勾心斗角的狠劲儿简直六亲不认。只是郑逍对女主没多大喜恶,每每观望总有种跳戏的赶脚,倒是被几个次要角色吸睛了去。

    郑逍抬了抬眉,眼下李娉月的眼中钉非但不躲,还傻乎乎送上门来,李娉月若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也不知她还能不能安安生生出这寝殿。

    “大公主,贱女前来请罪。”听语气倒不卑不亢,气势淡若静水,不如惯常小三那般搔首弄姿忸怩作态,只是不知大晚上跑过来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李娉月正端着,听她如是说像找到时机一般讥讽道:“请罪?”前者冷哼一声,“你何罪之有——是罪在此时不尽心竭力服侍将军,还是罪在进了这秀芳殿脏污了我二人的眼?”

    “回公主,贱女区区妓子自知自明,夺人所爱绝非贱女所欲。今日冒然前来便是趁将军不在之际,求公主应允,放贱女一条生路。”

    “将军不在?”李娉月挑眉按兵不动,见她伏地不起,正仔细揣测对方意图,方想开口,便听郑逍在身后哼哼一笑,然后慢悠悠插嘴:“姑娘,你这什么意思?”

    “尧妹——”

    郑逍两腿高翘着随意晃动,头枕两臂轻笑:“趁姐夫不在,放你条生路?这岂不是在说,让大姐神不知鬼不觉把你送出宫?”

    “贱女正是此意。”

    “尧妹——”李娉月面上微喜,郑逍却刻意大声叹了口气打断:“你何不等将军回来自己请愿去,这么偷偷摸摸做什么?”

    那军妓闻言果然不语,李娉月此刻颇有些按耐不住性子,又想发话,郑逍伸手在她后背轻轻捅了捅,轻描淡写道:“你知道姐夫势必反对此事,方来求我大姐。可你猜,如今最对你嫉恶如仇的又是谁?”

    那军妓沉默半晌,见郑逍也缄默不语,才小声回道:“是大公主。”

    “那不就是了,”后者嘿嘿一笑,语气颇有些得意,“宫中戒备森严如此,姐夫既将你视若珍宝,见你羸弱女子无故匿迹又岂会坐视不管?届时再怪在大姐身上——你是得了条坦荡生路,这烂摊子倒是留给大姐了不是?”

    “贱人!”李娉月听她这么一说,瞬时火冒三丈,猛地起身气势汹汹抬手冲那军妓就是一巴掌,又指着她气道,“本宫总算是明白了!你这下作贱人!竟打这下贱主意,想着离间我与将军,再躲往近处等着将军寻你回来!你这腌臜坯子,千人骑万人压的狗东西,你——”

    “大姐!”郑逍没想到,说来,这下真正挑拨离间的人竟算是自己。虽然她也有和李娉月想到一处,但没料到对方会出手打人,一般这种老套情节出现,下一刻就是被打的痛哭流涕,冲出门去逮着机会恶人告状,更甚者投河自尽什么的也不是没可能。

    所幸这军妓难得像没事人一样一声不吭,只是静静跪坐在地,双手捂脸说不出话来的吃瘪样。

    “大姐莫恼,”郑逍赶紧半坐起身在李娉月耳边补充解释,“只是妹妹肆意揣度罢了,也不见得她就是如此思量,现今且让她回去,免得姐夫上这儿寻人,见此情此景又妄加责怪。”

    李娉月秀眉轻蹙:“就让她这么回去?”

    “不然姐姐还想掴她两掌?”郑逍似笑非笑,“姐姐且听妹妹,这事不简单,切莫草率行事,妹妹还有段时日在此,既然她自己情愿离开,便不是妹妹多管闲事了。”

    那军妓依旧伏跪在地,李娉月冷冷瞥了她一眼,只不屑道:“你既不愿侍奉将军,本宫便成全。只是今日暂且不谈,日后有的是机会。倘若向将军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话及此处,她声音突然拔尖,“本宫定不饶你!”

    “贱女明白,谢公主成全。”在郑逍以为那人被扇晕了头,却听她依旧波澜不惊应了一声,然后往地上重重磕了一个响头才起身。

    不等她走出门,郑逍又拔声叫她,等对方回问了,才像是早做准备地悠哉悠哉道:“明日晚膳过后来一趟,别让他人晓得便好。”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