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乱花渐欲迷人眼  三十三、长辞故土

章节字数:2092  更新时间:17-01-21 1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东方刚露出鱼肚白,送行的仗队就在永兴门外等候。

    郑逍艰难地从被窝里爬起来,两手狠命搓了把脸,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以前上早读课都没这么拼死要活,两国皇城相距不远,鬼知道这么早起来有什么卵用。

    钟灵搬了盆热水进来,毓秀正给郑逍梳头。一头奇长的乌发沾了水,还是毛躁打结得要命,想梳顺了还真不容易。

    听说头发毛躁坚硬的人脾气也不好,就冲李娉尧那股求死拒婚的烈性,郑逍倒信了。

    “公主。”钟灵双手将拧干的绢布奉上,一脸平和。

    郑逍伸手一摊,接过绢布的时候有点无语。

    心知李娉尧本就肤白,所以追求清新自然的郑逍又严词拒绝她们给自己敷粉。管那粉是面粉还是铅粉,在她眼里通通算是脱裤子放P多此一举。

    “只是回夫家罢了,又不是出嫁,何苦费心繁琐,发式做得高贵典雅方可。”郑逍一边端正着脑袋吃早点,一边苦口婆心劝诫。

    “公主此言差矣。”门口传来熟悉女声,倒是先声夺人,不过饶是郑逍下意识转过头,也看不见人罢了。

    “见过嬷嬷。”两丫头片子先她一步,郑重其事向来人行了个礼,又继续手头动作。

    郑逍脑里浮现一张恭敬从容的老脸,当下莞尔:“嬷嬷是起得比我们这些晚辈早,可曾用过膳?”

    “公主言笑,众主子还未用膳,奴才们怎敢先行享用。”她语气平和,每个步子都踏得规规矩矩一板一眼,力道掌控得极好,生怕莽撞惊扰了郑逍。

    后者讪笑:“嬷嬷坐吧,看看她们这些丫头手下可有不妥之处~”坦白讲,面对这类老太太,她总觉心里拘束得很。她们都是宫中老人,知道的事,懂的规矩道理比后辈吃过的米多得多,一不小心说错话行错事,就得被唠叨。

    “公主是金枝玉叶,是晏国国运昌盛人杰地灵之典范,自然是要以神采卓越金光焕发之姿回那雍国去。倘若公主发式简朴,衣着暗淡,那雍国人必说我大晏贫瘠穷寒,届时有损我大晏颜面,公主心里也不好受了。”

    是是是是是是你说的都是对的——虽然她承认国与国之间,人民的确要注重仪容仪表,但点到而止即可,何必那么一丝不苟。别人都很忙的,谁整天有那闲情逸致去观察评论你啊她啊今天戴没戴金钗玉镯,穿得土鳖不土鳖,脸白不白……

    “嬷嬷所言极是,”郑逍如是阳奉阴违,又故作正经对不停捣鼓那头长发的丫头提了声线道,“听见没,好好给本宫梳妆打扮,要彰显我泱泱大国之神武繁荣,弄得好重重有赏~”

    嬷嬷听她这么一说,又见侍女乖顺从命,不禁重新细细打量起郑逍,颇有孺子可教之势勾起嘴角道:“老奴高兴,公主是越发懂事了,嫁做人妇这半月,神态势气倒与往常大相径庭。若是早些年,公主听老奴叨扰,该是左耳进右耳出,很是不耐了。”

    “嬷嬷哪儿的话,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本宫从未对嬷嬷不耐,只是先前确是顽固不驯了些,可打心底还是感激嬷嬷苦口婆心悉心教导多年的。”

    见她小嘴儿甜得跟抹了蜜一般,嬷嬷心里那个高兴的,一张老脸笑成花,几近难以言表。

    “公主明白老奴一片苦心便好。”

    这厢老太婆正握郑逍一双手闲谈,后者虽和她不熟,却也擅长客套话,有些梗误打误撞上去倒不惹她狐疑。见二人不甚开怀,钟灵毓秀也落得心情大好,左右手下动作更多了几分兢兢业业。

    后来有人来催,郑逍这厢也折腾完毕,拖着长裙摆行事麻烦许多——又需一路乘坐小辇赶去永和殿。

    敢情这么早起是为了去向父母道别,一同享用早膳,难怪晚些那奴才跑来催得紧,原来是怕皇帝他们很久了怪罪。

    “……一会儿殿中只有皇上和德妃娘娘,公主有什么掏心窝子话但说无妨,此去桓都也不知何时再遇,若缺什么还得赶紧让宫人们打点去……”嬷嬷有事在身早时离开,只有来接郑逍的女官踏着小碎步紧随其身,又在耳旁不停嘱咐。

    “方司事所言本宫记下了,”郑逍头一次显现出一丝不耐,身后拖着数米长的裙后摆颇有王者之气抬手一挥道,“还请方司事劳烦膳房多准备些糕点果脯让本宫带着,昨日送来的蜜腌花瓣也甚好。”

    话已至此,方司事也不好多加言语,又见行至永和殿门口,只好应声退下。

    郑逍被人搀扶着莲步轻移攀上高垣,并回想刚刚那个动作,突然觉得颇有霸道总裁之势,一时忍俊不禁起来。

    “公主,小心脚下门槛。”

    三个人吃饭委实冷冷清清,皇帝心情不佳,一副神情恍惚饱经沧桑的神情。郑逍也不敢乱说话,毕竟宫中白事刚过,说悲伤的难免晦气些,说高兴了又不合时宜。毕竟她如今匆忙回去是因为雍国皇子诞辰,自然不能表现得归心似箭喜气洋洋。

    “尧儿,来,多吃点。”郑逍很不习惯殷淑妃突如其来的慈爱,从开饭开始,对方已经把自己的碗堆满了。

    总算稀里糊涂解决了顿饯行餐,郑逍正依照规矩给二老行大礼,门外便传来大公主偏殿走水的消息。皇帝是担心女儿,好在并无人员伤亡,这才坐定。郑逍不焦不躁起身,方要前去一探究竟,班扬便挺身而入,只道时辰不早,还是出发为好。

    她见对方俯身抬眼,其中一片清明,确定事情已然办妥,不禁心下了然。殷淑妃把她送到正殿门口,抬手紧握了握郑逍一双柔荑,后者会意似地回握了一把,这才再次道别。

    “尧妹,”李承权待宫人捧来一盒沙土,亲手捏了些许丢进酒杯中,“此次离别确不知何时再见,为兄敬你。”

    郑逍秀眉轻蹙,面上颇为不舍,宫人恭恭敬敬将酒杯送至她手,对方掩唇饮下。现今去雍国排场不如出嫁声势浩大,好在李承权心系亲妹,派了些将士将其一路护送至关外。卢照身为领队,自然尽心竭力,眼见晏国车马在眼前渐消,这才回头。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