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乱花渐欲迷人眼  三十五、俊才贤士

章节字数:2104  更新时间:17-01-22 10: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到了地方,乾宵殿门口迎上来两个宫女,一个在前方带路,一个紧随郑逍身后提裙摆。面见皇帝和嫔妃总要打扮得体面,郑逍虽不喜艳色,却顾忌礼仪把心一横,选了件亮橙色外衬,整个人气质立马提升不少档次。她轻移莲步走在沈桓修身后,跟进内殿的时候,看见殿中已有几人坐在龙榻左右,正在兴致盎然相互攀谈。

    沈桓修最先负手上前笑得开怀,一边扬声叫“父皇”“母妃”,一边恭恭敬敬躬身行礼。萧氏早看见他从殿外过来,不禁喜形于色,又嗔怪他来迟了。郑逍暗骂他动作快,赶忙跟着屈身行礼,自上次奉先殿一见,她已经有很久没见萧氏了,想着那令人不寒而栗的经历,郑逍打心底畏惧。

    皇帝先让人给他俩赐座,待沈桓修向其他人寒暄过后,才上下打量了儿媳神情略带沉重:“魏后那边,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吧。”

    郑逍没想自己是第一个被提问的,被他冷不丁一说,不免一阵紧张。她把头坑得低低的,不去看高高在上微伏在榻的九五之尊,轻描淡写道:“承蒙父皇挂怀,一切顺利。”

    “这些天多休息休息,有什么需要随时告诉青儿。”萧氏也适时接话,郑逍微微抬眼,见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淡雅脱俗,温婉随和。

    “母妃所言极是,”郑逍莞尔,“儿臣福厚,有二殿下左右悉心关照便是万幸。”

    萧氏听她如是说甚为满意,又扭头看了沈桓修一眼笑道:“青儿生性忠厚温良,你是他跋山涉水过门的正妻,他自然对你百般宠爱。”

    郑逍闻言,差点没一个白眼厥过去,特别是在听到“忠厚温良”和“百般宠爱”八个字时,她猛地一个激灵,浑身“唰——”地泛起鸡皮疙瘩,刚抬头就对上沈桓修那柔光泛滥深邃黝黑的双眸,吓得没差从座上跌下去。

    “是啊,”皇帝呵呵笑道,“玄青生性豁达明朗,娶亲之后越发风姿卓越了,”说着,他朝旁边看了一眼,转而对沈桓修道,“方才周长使还赞你刚毅自律,奋发勤勉来着。”他们你来我往相互回应,却不再提魏后的事,倒是人情淡漠世态炎凉。

    沈桓修一声朗笑谦虚道:“周长使一向抬举儿臣,倘若儿臣日后大有作为,定不负厚爱才是。”

    “下官从不虚言,”郑逍闻声不禁抬首,只见那人端坐在侧,一身月白金丝纹竹长袍,手持骨扇,头戴玉冠,肤白貌美,唇红齿白,乍一看竟比坐在一旁的萧氏亮眼。他一本正经朝沈桓修颔首浅笑,声音温润清澈,“二殿下虚怀若谷,通达明理,实乃逸群之才。不单是下官,朝中上下还有谁人不佳褒奖?”

    郑逍猜他约莫三十上下的年纪,言行举止却不落凡俗,怎么看怎么讨喜。本着半腐的精神,她在心底把这人和沈桓修狠狠YY了一通。

    沈桓修刚欲发言,萧氏便掩唇轻笑,“周长使谬赞,青儿何德何能得此殊荣,该是诸位大人抬举了。”

    “话虽如此,爱妃也应对玄青多加赞许,”皇帝已而正身坐起,悠哉抿了口茶,抬眼对沈桓修意味深长道,“只是凡事切忌太过,纵是胸怀伟略,也需适时纾解。”

    “圣上所言甚是,”旁边又来了个插话的,郑逍斜眼一瞥,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大爷。这人圆头滑脑,头发斑白,脸上布满岁月的印痕,顶着副和蔼可亲的笑脸眯眼道,“微臣以为,二殿正值风华,自然奋发激进踌躇满志,凡事皆尽善尽美。圣上只需稍加提点,多加磨炼,想必有朝一日,二殿定能不负众望,继承大统。”

    啥?继承大统这话都出来了?!

    郑逍以为只是沈桓修饱受青睐,不曾想这老头儿胆敢如此直抒胸臆,实在让人为之汗颜。她小心翼翼抬眼偷看皇帝,眼见对方脸色并无大异,这才松了口气。

    原本只是臣子,皇帝还没发话,他倒像是主持大局的那个,开始提及皇位继承那茬。只是那厢,九五之尊闻言高深莫测一笑,不置可否端着瓷杯默默喝茶。

    沈桓修不动声色,只是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恰巧被郑逍捕捉,后者颇为同情地看了他两眼,心说真是可怜孩子。

    毫无疑问,沈桓修是有野心的,而且野心不小,这点从很多方面可以看出。郑逍想,按照惯例,新皇登基之前必须早立家室,作为弟弟,已而成婚娶妻的沈桓修的确比只身一人的沈桓良胜算大。可是沈桓良为毛还是单身狗这个问题,她实在不解。封建社会都说男大当婚,依沈桓良这个年纪,多少该是半大孩子的爹了,他到底是不想和兄弟争夺皇位,还是心里藏着一个触碰不及的对象——古代男子多有痴情之辈,就不知道这个沈桓良是哪个意思了。

    然而很神奇的是,对此多年,皇帝竟也不催他赶快找个老婆传宗接代。

    果然,这些皇室宗族的头绪不是她能理清的。

    郑逍兀自叹了口气,谁知却引来众人齐刷刷的注目。为首的当属皇帝,打她进殿起,通身鲜艳明亮的橙红长裙便让诸人为之一震,精致俏丽的面容比那三月绽放的红文兰还要绚烂出彩,只是这个美女子总爱静静坐在一角,或偏头沉思,或抬眼左右觑视,若不点她一下,便不吱声。

    皇帝见状不由带头朗笑:“小小年纪,叹什么气,若有忧愁,何不一一道来,想必在座俊才贤士定能为你排解。”

    “是啊,”萧氏朝她莞尔,“可是水土不服,在桓都住不习惯?”

    郑逍压根儿没想这茬,却也不知如何回答,“呃”了两下眼看便要冷场。好在那周长使见势及时接话,才不至前面两位落得尴尬。

    他端得一派温雅从容,周身散发一种与生俱来的睿气,缓缓打开骨扇在胸前轻摇道,“偏头轻叹,愁眉微敛,许是对方才一番言谈有所不解,二皇子妃可是另有高见?”

    “并无高见,”郑逍脑中灵光忽闪,只抬眼讪笑道,“说来惭愧,适才诸位高谈阔论,愚女却神游天外。先前听闻八殿下诞辰在即,不免困惑,该送何物以表诚意。”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