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乱花渐欲迷人眼  三十六、高谈阔论

章节字数:2119  更新时间:17-01-22 11: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桓祥诞辰的事,她丝毫没放在心上,能应急想起来还真是难为她了。

    众人见她原是为此劳神,不禁相觑而笑,萧氏率先说道,“诞辰在三日后,也亏你有心,却不知小八儿天性喜好美食。若要送礼,首选当属佳肴才是。”

    郑逍方感慨原来沈桓祥是个吃货,那厢又听老头儿一脸和煦地说教:“八殿正值少年,喜食自然是好,只是,倘若多加研习功课,定能与其他皇子并辔齐驱,为国效力。”

    郑逍不禁好奇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胆敢在皇帝老儿面前毫无顾忌肆意妄论皇子,还总把轻松闲谈的话题转移到国家大事上,到底是说他胆大妄为好呢,还是该说他忠正耿直,郑逍凌乱了。

    老头儿显然是个德高望重的主儿,她发现,不管对方说什么,皇帝老儿对他的态度始终保持虚心接受和尊重赞赏,却无丝毫不耐。

    这不,老头儿话音刚落,皇帝便颔首浅笑,又朗声应道:“王司书金口玉言,字字在理,往后见着玄,朕必定好好训诫,届时还请司书对其严加指教。”

    “此事还请圣上宽心,微臣定当尽心竭力辅佐诸位皇子。”老头儿一脸恭敬点头,又转向郑逍眯眯笑道,“鸿德公主自小深悉晏国风土,若说佳肴,相比雍国,必定有所迥异。于此思量,不如酌情命人做些家乡小食赠予八殿,公主意下如何?”

    郑逍莞尔:“听王司书如是说,恰似醍醐灌顶,本宫好生受教了。”

    “如此确是良策,”周宗明对王培信颔首轻笑,“犹记上年八殿诞辰,下官未能投其所好,赠了一支雁都金玉狼毫,反遭五殿下与诸位同僚调侃,说来实在惭愧。”

    皇帝闻言不禁朗笑:“朕早年也不谙其义,请了一帮文士在清华殿讲书诵词,那时玄还是半大小子,听了一盏茶功夫便倒头大睡,倒是让朕和宁淑仪左右难堪了~”

    说起沈桓祥那个不学无术的吃货,众人像是一下子找到共同话题,一个个的都性质颇高地发表言论。讲到兴处,一直坐在角落默默无闻的华服青年也不由摇首感叹:“三年前,予从阜阳城外带回一只活暹鹿,意赠孝珑公主闲来解闷,途中偶遇八殿要代为转送,熟知,随后竟被他私自送去膳房宰杀烹调,公主得知此事恨极了,要拿榔刀砍他,至今还责怪予当年识人不清哩~”言毕,众人皆笑,整个内殿瞬时一片欢声。

    郑逍刚刚也有暗中观察,倒不是因为他衣着华美,而是此人长相与皇帝老儿有几分相似。介其目测而立之年,自然排除皇子的身份,再看对方那种与生俱来,专属皇室贵族的气质,方可推测,这人八成是皇帝老儿的兄弟。

    沈桓修偏头一瞥,见她视线在远处游离,笑得一脸僵硬,像朵皱巴巴的蓬罗花,不禁蹙眉凑近低声道:“你究竟在思索何事,倘若再这般神游,不如早些回去,免得露怯。”

    “知道了。”郑逍拉回思绪,暗自对其鄙夷了会儿,这才端正态度听他们对沈桓祥的“英雄事迹”津津乐道。

    几个人在乾宵殿聊得风生水起,许是在座相互间关系都还融洽,到后来,众人把诸多皇子皇女挨个儿提出来讨论一遍,直到晌午的时候才消停了相继离去。郑逍出门坐上步辇的时候已然哈欠连天,肚子也饿得直响,不禁小声抱怨:“这都大中午了,也不留人吃顿饭~”

    沈桓修笑得一脸轻蔑:“倘若哪家公主像你这般粗野,必定是嫁不出去的。”

    “嘁,”郑逍默默白了他一眼,暗骂这傻逼自己打脸,又转而想起什么问道,“适才殿内都是什么人?来头像是不小。”

    沈桓修原本懒得对她解释,只是看到后者难得露出一脸好奇的神情,不由轻描淡写道:“王司书是父皇的表哥,官列二等,并兼辅佐教导皇室子孙学礼习文;周长使主司军政,官列三等,负责传授兵论战策;剩下那位是父皇的胞弟晟王。”

    “那个周长使也是宫里的教书先生?”郑逍觉得有点奇怪,“未免也太年轻了点吧~”

    “你可是中意他?”沈桓修突然似笑非笑地盯着郑逍的眼睛问。

    后者被他问得一愣,旋即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说什么呢,我像是那种见色眼开的人么,”说着,她抽风地挤出一脸谄媚,对沈桓修咧笑,“妾身这不是有殿下您嘛,怎敢随意看上别人?”

    沈桓修不以为意转过头去,不置可否一笑,漫不经心道:“看上也是情理之中,宫中女子众多,试问哪个不爱他。只是此人已年近五旬,你若不介怀便去试试。”

    “五旬?”郑逍不可置信地睁大眼,拖长音重复了一遍,如果她没记错,一旬为十年,五旬正是五十多岁的年纪,差不多能做爹了。

    沈桓修见势,异常狡黠地斜眼瞥她,随后了然一笑:“这副神情作甚,方才可是有非分之想的?”

    “才没有!”郑逍一想到周宗明的年纪,立马吓得一阵恶寒,又不禁抬眼狐疑道,“你不会是逗我吧?”

    沈桓修慢慢敛了笑意,神情颇为严肃道:“此人才情甚高,却最嗜追崇不老之身,为保容颜永驻不惜万金搜寻民间偏方。为此,朝中上下不乏极力弹劾之士,唯恐其人祸乱纲常扰乱朝政。”

    呵呵,笑话——郑逍不屑撇嘴:“不过是想永驻青春,何至扰乱朝政?莫不是羡艳嫉妒才出言污蔑的~”

    沈桓修眯了眯眼颔首看她:“你果真中意他?”

    “得了吧,”郑逍露出惊悚的神情回驳道,“谁喜欢老头儿!?”说着,她忙在两臂上死命搓了搓,又忍不住道,“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无关个人感情。我第一眼见他,着实惊为天人,但也只是随口一提罢了。”

    “不必张皇辩解,”沈桓修无谓轻笑,只身抬手示意抬辇的几个加快步伐,接着朝身后风轻云淡道,“你如何思量与本宫无关。”

    这逼装的,说的好像老娘特别紧张你,生怕你误会了。

    郑逍当即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跟在他后面简直有了杀人的冲动,以至刚饿到半路上的肚子又被气饱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