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乱花渐欲迷人眼  四十、触目惊心

章节字数:2130  更新时间:17-01-24 15: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楼上也是异常安静,窗外夕阳正浓,几束光亮从打进厅里依稀看得出陈设布局。郑逍用余光随意打量两下,跟着沈桓修他们走近那间烛光摇曳的屋子。里面偶有人声,低沉缓慢地讲解着什么,小伙计没打声招呼,轻轻推开房门朝里张望,见老郎中坐在床前,一时纠结进不进去。

    郑逍好奇心作祟,凑过去跟着往里看,沈桓修站在鬼鬼祟祟的两人身后,显得淡然自若不骄不躁。

    “大夫在里面。”那伙计压低声对两人道,他原本是想招呼两人下楼的,不过里面的人像是听到动静亦或见着门边的人影,朝外轻轻喊了声“进屋吧”,声音轻柔沙哑绵软无力,但郑逍确定这是个男人。

    郑逍妄想症犯了,她觉得两人关系匪浅,并且开始YY这对男男CP。

    沈桓修深悉对方厨艺精湛体弱多病,提及对其有所亏欠,又是一脸怀旧观瞻这家店铺,熟门熟路就要上楼找人,以及等对方下楼的那会儿,一脸期待和欣慰的神情……

    郑逍想来就一阵头皮发麻。

    “愣着作甚,还不进屋?”幻想中的男主之一侧身叫她,一脸不耐道,“又在神游。”

    郑逍暗自鄙夷翻了个白眼,她端着优雅从容的步子迈进屋,看见床前花白头发的老头儿礼貌性对他们颔首示意,继而才看到床上躺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男子。

    此人果真符合弱受属性,瞧他那张瘦削俊秀的小脸蛋儿,水润漆黑迷离恍惚的小眼神儿,还有那张干裂发白的小嘴唇儿,真是我见犹怜。

    “来了啊。”小弱受朝着沈桓修莞尔一笑,看在郑逍眼里说不出的凄美。

    沈桓修点头:“身子可曾好些?”

    对方轻笑摇头:“好不了的,”他淡淡叹了口气,转而看向郑逍,温柔打量了她半晌便问,“这是?”

    后者一个激灵,立马冲他得体淡笑,却不发话,只遵守本分地等待沈桓修解释,心里又想这个问题有够尴尬,只怕沈桓修是不忍说出实情伤他的。

    却不想后者似笑非笑了郑逍一眼,继而大方利落笑着回道:“这便是予那位从晏国远道而来的发妻了。”

    “哦?”那男子先是轻轻挑眉,随后便了然一笑,“可惜了,没能在和亲大典一睹公主绝佳风采……”

    我都明白,郑逍把重心放在他那个“可惜”上面,推测这人是强忍悲情,又自顾暗道她也不想破坏两位的蚀骨深情。她虽然不是很腐,但也明白同性之爱任重道远行之不易,奈何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归结于沈桓修生于皇室的悲哀了。

    想着,郑逍又无奈摇首轻叹口气。

    “你又叹什么气?”沈桓修明显对她的出神很不满意,两根形状姣好的剑眉都快拧成个大V。

    “没什么,”郑逍皮笑肉不笑,脑筋一转忙冲病床上那位道:“此行匆忙,不曾带些见面礼,还望海涵。”话间,她略上前倾身探看,所见却是一片触目惊心。

    “无妨,”那人笑得苍白无力,“初见公主便是这副萎靡之态,倒是在下失礼。”说着,他目光转向自己袒露在床外沿的手臂。

    沈桓修见此情境不禁蹙眉,形式主义地对郑逍介绍:“这是予最为亲近的一位旧识,本姓臧,字佑兮,你只称他兮弟方可。”

    郑逍敷衍点了个头,注意力却集中在臧佑兮那条手臂上。学术点讲,在其肘弯部的静脉处,有一道明晃晃的血口子,一股细小的血流正沿着手臂往下流淌,地上放着一只铜盆,用来盛接血液。

    “啊……”郑逍一阵心悸,突然想到什么似地迟疑道,“放血疗法?”一开口,她就知道自己多嘴了,抬眼便朝臧佑兮嘿嘿讪笑,沈桓修像是见怪不怪,负手缄言在侧。

    不等后者发话,老大夫便轻轻颔首,“姑娘所言不错,”说着他抬眼打量郑逍,笑得一脸和蔼慈祥,“臧老板长困于眩晕疲乏之症,采用此法易于缓解病状,去除劳疾,”说着,他又颇为赞许道,“倒是偶有女子像姑娘这般见多识广。”

    郑逍面上呵呵呵地打哈哈,心里却偶有惭愧。说起放血疗法,她还是从大学公选课上了解到的,那学期选课不及时,好多她感兴趣的课程名额都满了,结果阴差阳错选了个中外历史人物评说课程。当时讲到华盛顿,说他死于“气管性锁喉”。这种病按照当时美国的医学技术水平,是完全可以治愈的,然而华盛顿却相信当时社会风行的放血疗法。第一次放血之后,病症并未减轻,医生又如他所愿第二次放血,后来接二连三放了四次血,华盛顿就这么死于窒息和血性休克。

    当时听来感觉还好,此刻对面实景却是格外惊心。郑逍回忆之前一时兴起查阅的资料,知道放血疗法不是毫无根据。它的历史十分悠久,古人认为,生病是由于血液不干净的缘故,借以增强体质,强健体魄。

    她不能理解古人在这方面的观念,总觉得这事儿悬得很,只对老大夫莞尔道:“不知此法一月施行几次?”

    沈桓修闻言不耐:“你问这个作甚?”

    郑逍不理会他,只听老大夫道:“每三日施行一次,怎么,姑娘可有顽疾在身?”

    郑逍连忙摇头:“只是好奇询问,这厢倒是失礼了,”她在心里思量一番,眼见臧佑兮一脸病怏怏的苍白,不禁沉吟道:“呃……”

    “兮弟见笑,”沈桓修见她还想说什么,适时连声打断,又以眼色警告,才道,“此次探望,其一是为叙旧,其二,是想询问兮弟——”说到这里,沈桓修显得有些犹豫,他只偏头组织言语,又抬眼迟疑道,“兮弟可知,在民间,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绝佳风味?”

    他这话一出,郑逍明显感到周遭温度下降了一转,只见臧佑兮笑意凝在面上,脸色愈加苍白。在场的每个人都意识到这点,皆凝神屏气注视这两人之间不可意会的尴尬。此时郑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抬眼偷偷瞥向床上躺着沉默的那人,心想沈桓修肯定是触了什么忌。

    若是深交,郑逍认为他不可能不知道,什么话题是禁忌。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想借此机会,解释,亦或是弥补当年的缺憾。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