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乱花渐欲迷人眼  四十四、飞来横祸

章节字数:2154  更新时间:17-01-26 10: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西雍文昭二十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文昭帝八子玄礼薨,谥名“熙”。

    郑逍稀里糊涂被打入天牢,随行的还有瑶妆那个倒霉主儿。此外,沈桓修被迫禁足,玄青宫一切牵连此事的宫人皆入狱,不等此事查明,所有人都得在那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等死。

    郑逍眼睁睁看着沈桓祥捶胸顿足口吐鲜血而亡,在此之前,他是第一个品尝那组小食拼盘的人。就那顷刻之间,整个人都无力瘫软着倒下,倒在在座所有宾客的面前,活生生地被食物毒死,带着死不瞑目的惊骇,还有内心深处对花样世界的憧憬。

    周修仪身为人母,早在那刻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跪到在儿子身前声嘶力竭冲郑逍大嚷“你还我儿命来”,那一刻,郑逍只觉通身发寒,头晕目眩,整个人颤颤巍巍几欲昏倒在地。

    然后等她双眼一片模糊之际,人已然置身殿外。她不可置信看着眼前愈加朦胧的一切,悲愤交加的皇帝,歇斯底里的周修仪,倒头大哭的沈桓津,冷眼旁观的沈桓良,议论纷纷的朝臣,大惊失色的皇子皇妃公主们,还有沈桓修——那个一脸漠然对她探究审视的男人。

    她确信,自己这次,是彻底沦为冤大头了。

    谁能想到,21世纪正值青春前途大好的女大学生在这儿蹲号子。

    郑逍苦巴巴皱着脸在周围扫了一圈,环境比想象的还要不堪,比起脏乱差这三个字的确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角落里肆意堆放的杂草,墙角有一张低矮的床铺,所幸头顶有一扇天窗,光线从那里投进来,给黑洞洞的牢房带来几抹光亮。她没精打采在里面晃荡,心力交瘁掀起眼皮扫了眼,和电视剧里相差无几的全封闭式木牢门,只觉自己比马厩里的马可怜多了。

    瑶妆从进天牢大门起就没说过一句话,连吭一声都没精力,亦或是没有心情。都说平时叽里呱啦的人,突然沉默是件很可怕的事,她就那样抱紧全身蹲在空地,两眼异常空洞无神。郑逍也没好到哪里去,转两步总闻到一股时隐时现的骚臭味,不禁循着气味过去。靠窗右侧角落里平铺着块厚木板,她抬脚在上面轻轻点了两下,觉得声音不实在。

    “这下面是空的?!”

    郑逍一脸惊异对她道:“不会是先前有人挖地道逃走的?”可那些狱监也不像蠢成这样的,牢里明目张胆有暗道,还不堵上?

    后者显然对她这句话不感兴趣,抬眼轻轻一瞥,又蔫蔫垂下眼帘,终于打破缄默的状态喃喃道:“奴婢可不敢逃……”

    “我也没想逃就是了,”郑逍闻言不禁讪笑,“也不知这道通往何处,里面一准黑咕隆咚的净是烂泥巴,万一路不通,反倒惹得一身狼狈相了。”说着,她又蹲下身子,抬手在上面轻轻敲了敲,左右研究半晌,终究耐不住好奇,用脚将那块厚木板挪开一半,谁知那时一阵恶臭猛地扑面而来,足足把郑逍熏得只倒身向后一坐,整个人禁不住弯下腰死捂肚子连连作呕。

    瑶妆见状慌忙起身上前扶她,刚转头一看那厚木板下,脸都黑了。

    郑逍俯身胃里直泛恶心,又自顾暗爆粗口。原来那木板下面是个粪坑,乍一看尽是白色蛆虫蠕动,瘆人得要死。亏她以为是暗道什么的,敢情全都是想多了。刚刚人靠那么近,还用手去碰那木板,现在谁来给她算算心理阴影面积?

    瑶妆本分人做本分事,饶是姑娘家再嫌恶心,也终得过去把木板盖上。郑逍难得矫情一回,琢磨着被憋死也坚决不在那里上厕所。想得多了,她开始怀念起待在玄青宫日夜瘫在铺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还有前两天躺在阳光底下打盹儿哼歌的时光。

    沈桓祥的的案子有待侦查,好在皇帝还没糊涂到滥杀的地步,只发令必须在儿子入土之前,将凶手绳之以法。她现在是头号嫌疑犯,但待遇还不算太差,中途有狱监前后巡查,还问她有何吩咐来着,郑逍撇嘴扫了那块木板一眼,暗忖还是少吃喝为妙,故而婉拒。

    天渐暗,牢房廊道里被人亮起昏黄的火光,郑逍凑近门栏往外张望,隐约看见远处墙壁上人影晃动,又闻交谈笑骂声。这时候约莫到了吃晚饭的档儿,任凭她如何忍饥挨饿也终究是要进食的,何况瑶妆那丫头跟着她行事,眼看也快饿得晕头转向,于此于彼,郑逍索性冲外面张开嗓子招呼人过来。

    那边一阵嬉笑怒骂声片刻转为低语,随后便有人晃晃荡荡趿拉着脚步靠近。那人手执一只小火折子,腾地往郑逍脸上照,后者一个猝不及防被突如其来的光亮闪花眼,刚爆粗口抬眼就见那人一张清俊的脸,在火光的照映下,嘴角保持15度角上扬的神情显得异常欠揍。

    “有何贵干,公主殿下?”

    “班扬?!”郑逍压下惊呼的冲动,慌忙捂住嘴压低声道,“你怎么来了,不会是想劫狱吧,”说着郑逍连身倒退数步,上下打量他,“我没认错人?”

    “公主认错人了,”青年皮笑肉不笑,一口翻译腔和这种地方实在格格不入,“小的是班崇,班扬的胞弟。”

    郑逍没忍住白眼一翻:“哪有这么巧,承认吧,是二殿让你来的吧。”

    “公主不信,小的也没办法,”班崇轻笑,“小的听闻尸检结果今晚出来,三天后审案,公主还是好好准备说辞罢。”

    郑逍看得出这人和班扬是有很大区别的,又左右细细打量观察,确定不是班扬,才道:“知道了,给我弄些吃的来,不然饿一晚上都睡不安稳。”

    “好,”班崇扬唇,转身悠闲自在走开,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两盘饭菜,郑逍见状忙招呼瑶妆过来。

    “看起来不错,”郑逍蹲下身子从牢门下面的空挡接过盘子,递给瑶妆,“但愿这两天都能吃这么好。”说着,她没顾手脏抓起一只鸡腿就朝嘴里塞。

    “这是小的留给公主的口粮,”班崇大言不惭道,“以后被放出去了,公主可要好生回报小的。”

    郑逍淡淡扫了他一眼,“借你吉言,要是能被放出去,”她鼓着腮帮咀嚼,转头见瑶妆盯着菜盘愣着不动,不禁奇怪,“不合胃口?”

    “奴婢……奴婢手脏……”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