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乱花渐欲迷人眼  四十六、生死在天

章节字数:2058  更新时间:17-01-27 10: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相比那个刀疤男,班崇在郑逍眼里可信得多。郑逍从不认为自己有被害妄想症,可今一时彼一时,在深宫内院所走的每一步都需谨言慎行,更何况她正处在峰尖浪口上,一不小心就会被推入深渊,万劫不复。

    她绝不做炮灰,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明明白白。

    刀疤男如约端了盆洗脸水来,在他返回去取食物的间隙,郑逍疑神疑鬼地端起脸盆嗅了嗅气味,发觉并无异味,又伸手进去搅动两下,这才发觉是温水。最起码那只手没什么异样,这盆水用来洗脸应该不会毁容。

    瑶妆用古怪的眼神看她洗脸,随后低头看了眼墙角前后窜动的小老鼠,越发不解:“主子,怎的把那腌臜东西弄出来,怪吓人的。”

    “比起想害我们的人,那东西自然可爱得多,”郑逍把温水拍在脸上,用袖口擦干后顿时神清气爽,她做了一次深呼吸,试图放松心情,又朝那丫头咧笑,“你也洗洗吧,方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妆都花了。”

    “有吗,”瑶妆一听自己妆花了,小脸红了半边天,也顾不上主仆有别,慌忙低下头去,捧了把水朝脸上浇,一边洗脸一边道,“奴婢不想丑丑地死去……”

    “我说丫头,你就不能说点吉利话么,”郑逍扶额,只觉一时哭笑不得,“咱们吉人自有天相,哪儿那么容易翘辫子?”

    瑶妆没听懂,还稀里糊涂呢喃着“奴婢从不扎辫子”之类的话,郑逍不置可否地暗自揣测她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

    这时刀疤男回来了,左手提着一只便桶,右手端着一盘烧饼,脖子上还挂着一只皮水袋,正一脸别人欠他钱的表情,把这些东西稳稳放在地上。

    不等他开口,郑逍便眉开眼笑道谢,把吃的喝的用的打量了一遍,看他眉头拧成一团在开牢门,又忙问:“那便桶可是干净的?”

    男人一言不发开锁,郑逍以为他又在装十三,等他开了牢门才听对方抑制耐性回道:“嫌脏就别用。”

    这话一出,瑶妆立马瞪红了眼,径直往前连跨两步嚷道:“你这是什么话?!你——”

    郑逍闻言,两眼也快翻到后脑勺去,人倘若再好的性子也终是耐不住地开口:“我说兄弟,合着我是欠你钱了,说话能客气点么?”

    刀疤男起先不予理会,人走出去锁了牢门,二话不说突然俯身抱拳,毕恭毕敬道:“小的告退”。

    郑逍默默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一脸懵逼。瑶妆得意洋洋朝那小子做了个鬼脸,不由嬉笑道:“说到底还是个奴才,没大没小像什么样子,哼~”

    前者回神,看似漫不经心,实则不然。她蹲下身子打开饭盒,里面的吃食比她想象得丰富得多,竟是大鱼大肉,荤素搭配得恰到好处。小妮子俩眼珠瞪得死大,旋即连连惊叹伙食之丰富,又想是自家主子嘴皮子功夫耍得好,回过头又对郑逍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奴才听您那么说,准是怕得厉害。也是了,倘若主子平安无事回了玄青宫,还是高高在上的主子,那奴才不傻,可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哩~”

    郑逍轻笑,默默拿起一旁的筷子,在两个小菜里搅了搅,挑了两大肥肉扔给墙角的小老鼠,又撕了小块鸡腿肉丢过去,眼见那灰不溜秋的小不点如获至宝一般,围着食物连转好几个圈便开始大快朵颐,这才心安理得放下筷子,起身提起便桶朝牢房里面走。

    瑶妆见她先不忙着吃,倒是有闲情逸致给老鼠投食。加之她如厕的方式太过奇特,整个人悬空半蹲在便桶上方,实在令人不明所以。

    “主子是觉着狱中日子苦闷,这才想着给那腌臜东西喂些食物,借以怡情?”

    “不是,”郑逍悬空太累,没心情好好回答,突然想起这会儿没草纸用了,心里说不出的苦,抬头看那丫头一脸疑问,只好耐着性子道,“叫那小子过来,问问可有如厕用的纸头。”

    瑶妆遵命,郑逍趁她去叫刀疤男的空档,忙把裙摆撸到前面遮挡重点部位,待对方没好脸色应声而来,前者只顾扬脸朝他笑得阳光明媚。

    小丫头看他不爽,臭着脸和他讲话,郑逍心知那人不耐,故而一边扎马步悬空在便桶上,一边对他好声好气招呼几句。她心想,牢房的犯人也是人,其实厕纸这种东西,不用说,多少该给人做些备用,在这方面,与其说是她要求多,不如说是这小子想得不周到。

    凡事只要达到目的就行。郑逍虽对这里的服务态度颇有微词,却懒得多说,有个干净便桶已经好太多了,毕竟这种境况也不能太讲究就是。

    刀疤男一走,郑逍提了裤子就去凑到墙角去。那小老鼠暂无异样,圆滚滚毛茸茸的小身子趴在食物上一颤一颤吃得欢腾。不过深受雷剧荼毒的人思忖着,有的药性发作慢,所以等了半个时辰,菜都凉透了,郑逍才动筷子。

    “那讨厌鬼也不知弄些汤水来——”瑶妆不满地嘟囔,打开皮水袋凑近一闻,直呼“好臭好臭”。郑逍见她夸张地一惊一乍,好笑地接过皮水袋闻了闻,知道是动物皮固有的腥臭味。她浇了些水在实验鼠正在啮食的菜肉上,宁愿暂时忍受喉头的干涩,也不想大意分毫。

    万一是慢性毒药呢?

    郑逍脑洞兀地放大,一时很想哭晕在厕所。于此思量,她突然没了食欲,有一搭没一搭咬了两口肉就把筷子放下,躺回硬板床想心思。瑶妆本就吃得少,看她这样,也兴致恹恹蹲在床边陪她发呆。

    郑逍觉得自己是没有强迫症的,这种每口饭每滴水都极需谨慎的日子,真的太累。如果当初小心点,不从宿舍的床爬梯上跌死,也不至于亲验这场历程艰辛的穿越。

    能回去就好了……见父母,好吃好喝,连WIFI,追动漫,看小说——如果有可能,她还想改掉瘫在床上的坏毛病,好好研习功课,多考点证书,找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好好孝敬爸妈。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