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乱花渐欲迷人眼  四十七、初现转机

章节字数:2282  更新时间:17-01-27 10: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牢狱生活给了自己一个偷懒的借口,郑逍如是想。不用三天一洗头,五天一沐浴,不用给各路长辈请安,不用假意迎合沈桓修,无需矫揉造作装淑女,闲着躺床上仰望天窗,累了闭眼养精蓄锐。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过去了三天,小老鼠猛长了一圈,现在倒没那么怕人,不等郑逍找它,还时常钻出草堆围着“主人”身边晃荡讨赏。郑逍看它扬起土灰色的小脑袋,睁着绿豆小眼水汪汪地看着自己,不禁为自己的初衷惭愧万分。

    要是像它这样,能有个全心全意依靠信任的人,每天到点给它投食,闲暇之际相互解闷,日子再清淡无奇也值了。

    瑶妆一夜无眠,这时候睡得比猪死。实验鼠嗖地一下窜进草堆,郑逍听见不远处传来钥匙串碰撞发出的声响,一抬头就看见班崇嘴角保持15度上扬,左手提着一只便桶,右手端着盘烧饼。

    “公主金安。”

    “呵呵,”郑逍皮笑肉不笑,“我说小哥,我看上去很喜欢吃烧饼?所以你每次来都给烧饼?”

    班崇不置可否,只是微笑着放下便桶,将装烧饼的瓷盘架在便桶盖上,一边腾出手来开牢门,一边云淡风轻道:“前两天轮休,这只便桶是新买来慰问你的,小的听说二皇子妃嫌牢房的茅坑脏。”

    “我谢你全家啊,”郑逍两眼死死盯着放在便桶盖上的食物,语气颇带讽刺道,“要是不把烧饼放马桶上面,我会更感激涕零。”

    “这是新买的,”班崇把牢门打开,提起东西侧身进去,郑逍看到他一对好看的眉毛跟着嘴角抽动了两下,“从没想过,一个女子的闺房会臭成这样,好在小的来帮您换马桶,您确得感激涕零。”

    “出门随你往哪边拐,慢走不送。”郑逍没好气,一把抢过他手上的东西,搁在各自合适的地方,径直把脏了五六天的马桶塞他怀里,直恶心得后者倒退数步,差点把东西扔出去洒一地。

    班崇难得露出一副除微笑以外的神情,充满鄙夷和嫌弃,整张俊脸都扭成麻花。他像扔烫手山芋一样把脏便桶“噔”地一声放地上,整个人背过身去,弯着腰连连作呕,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动静之大一时惊醒正在睡梦中的瑶妆。

    “这才几个月,妊娠反应这么严重!”那副德行看在郑逍眼里俨然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恁了这笑面虎,总算出了口恶气。她见瑶妆睡眼朦胧一脸木讷,这才收敛情绪,装作若无其事走到班崇身边,满面担忧凑过去轻声道:“没事吧,这位小哥?”

    后者不出所料地回过头狠狠剜了她一眼。

    班崇离开之前锁门那会儿,郑逍紧紧盯着他腰间的钥匙看了半晌,直到人影消失在拐角处。其实她刚刚就动了心思,趁其不备把钥匙偷过来,但介于作案经验不足,手伸出去却没胆儿地收了回来。再者,本来她是清清白白啥也没干,这时候出逃出狱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为了一时自由成为通缉犯,在未来几十年一直处于颠沛流离四处逃窜的状态,这种蠢事她可不干。

    “主子……”瑶妆小声唤她,手上一块烧饼已然被咬了一大口,郑逍抽回思绪见小妮子一脸惊恐,眼圈红通通地直泛清泪,顿时不解。

    “方才一时大意,忘了掐两块给那老鼠……”她才说了两句,整个人已经哭得稀里哗啦,“公主……你说这里面若是有毒……瑶妆、瑶妆是不是要、要死了呜呜呜……”

    郑逍闻言不禁一怔,看向那烧饼的视线也与怪异起来,只是重点没在那妮子话上。她将那块烧饼抢过来,近处看个究竟,这才从里面抽出一张折叠整齐的白纸条来。纸条内容言简意赅,字体笔画清逸刚劲,看得明白了,郑逍突然轻笑出声。

    “死不了死不了的,”她对哭哭啼啼的妮子眉开眼笑道,“过了今日午时,一切都好,你大可宽心了。”

    一听这话,瑶妆明显有所动容,一时止住啜泣,泪眼朦胧地向郑逍投去询问的目光。后者无谓一笑,并不正面回答,转而把藏有纸条的烧饼塞回她手里,将那纸条撕了个粉碎扔进便桶,随后一手一个烧饼,左一口右一口吃得格外生猛。纵是她再馋嘴挑剔,没东西吃的时候,烧饼也成了极致美味。

    吃饱肚子自然餍足,郑逍躺在床上,头枕手臂,大腿一翘,优哉游哉哼起四季调,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精神倍足。瑶妆问她,她也不说,就神神秘秘冲她一笑,只道“天机不可泄露”。

    那纸条没有署名,但郑逍却一眼识得出自谁手。

    看班崇那番态度,怎么着也轮不到他做这好事。想来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沈桓修那个心机boy了。

    嘶……郑逍又好气又好笑地抽气,方才那两句话,出自他的手笔,虽然很怪异,但不可否认反差萌来得太突然,只让人没由来一阵心悸。说不高兴是假,可正是这莫名的喜悦,才更令人发指。她太害怕这种熟悉的情愫,并且十分坚信,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一度置身事外对自己的现状最为有利。不过现在,只是一张小纸条,就让她有了重见曙光的盼头——倒是什么时候,自己对那心机boy产生一丝信任,这太难说了。

    吃过午饭,郑逍按捺紧张的情绪,等待被人提审。瑶妆没精打采吃了些饭菜,便将碗筷收拾了放在门口,随后坐回自家主子身边。牢狱生活实在无趣得很,这三天来,她们都靠发呆挺尸打发时间,小妮子右眼皮突突直跳,隐约感到心中惴惴不安,直觉要出事,她如实和郑逍讲了,并猜测是不是上头定罪,两人死期要到了。

    “兴许是好事,”郑逍莞尔,据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但她还是愿意选择去相信心机boy,“一会儿我是要被叫去审讯的,不过清者自清,你要相信这点,”于此,她顿了顿,又忽而转头对瑶妆明媚一笑,“船到桥头自然直。”

    “主子……”小妮子半信半疑,幽怨地看她整个一乐天派,心里终究是没底的。

    半个时辰后,班崇再次出现在视线里。他看上去已然不再计较方才那番毫无意义的过节,打开牢门的时候,又回到嘴角保持15度上扬的状态,不过看在郑逍眼里,总是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这家伙像是幸灾乐祸,一如既往的微笑在此刻竟显得愈发诡异。

    “公主可是想好说辞了?想要洗脱杀人嫌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郑逍听他轻描淡写道。

    “嗯,想好了,”她一脸势在必得,“这两天,承蒙关照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