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乱花渐欲迷人眼  五十九、如临大敌

章节字数:1881  更新时间:17-08-21 00: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郑逍躺在床上一夜没合眼,确切点说,是合眼了死也睡不着。

    昨夜的惊魂一瞥像烙印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辗转反侧,郑逍后悔地想,早知道画面那么惊悚,就算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强迫她看,她也不看。

    那个卞幺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大半夜对镜子撕脸皮,血肉模糊看着疼煞人,却也一声也不吭,说她不是鬼魅郑逍不信。这不人不鬼的东西总归是沈桓修那厮带回来的,也不知他着了什么道,遇见这玩意儿,还享誉“秦楼五艳之绝艳”,兴许那什么劳什子绝艳早被妖邪霸占了身体,又不断换取新鲜美女的脸皮——想到这里,郑逍下意识摸了摸脸,幻想自己被迫害的那一刻,吓得几尽魂飞魄散。

    除了那次奉先殿守夜,她从没感到死亡的气息如此靠近自己,郑逍整个人蜷缩在温暖柔软的被窝里,鸡皮疙瘩直冒汗毛直竖,这几天她都不想踏出房门一步了。

    说还是不说,这是一个问题。

    郑逍郑重其事地看着桌上几颗纸团,想用抓阄的方法做决定。连抽三次结果都是“否”,况此情此景她理应不说,毕竟玄青宫有条规禁止宫人夜间四处走动,她见过沈桓修因此惩戒婢女,虽说只是禁食三日,但对郑逍来讲,别说三天不吃,哪怕是一顿饿着,她都受不了。

    不过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心理,越是不能做的事,就越是想去尝试——郑逍也不例外。况且卞幺的事困扰了她一夜,如果不去告诉沈桓修,她怕自己接下来的日子都得在战战兢兢中度过。

    “公主,昨夜卞小姐屋里究竟有何骇人东西,也不和奴婢讲……”流姝刚想追问,瑶妆便敲了门端进屋,看见前者面色不善,轻瞥了她一眼便一声不吭将洗脸水搁在床头小几上,把毛巾递给郑逍。

    后者抬手示意流姝退下,收起困扰的神情,马马虎虎洗漱了一把便赶去前厅用膳。

    沈桓修正端坐桌前正儿八经喝粥,郑逍进门他看也不看只道“你迟到了”。

    郑逍下意识挑了他斜对面的位置,继而莞尔:“殿下这不吃得正香?”眼见对方懒得搭理自己,她眼珠一转,方想补一句,便见门口一人踩着莲步进门,脚下伴随阵阵珠铃声。

    “殿下恕罪,蓉儿让殿下久等了~”来人一袭水红罗裙粉纱罩衫,满头金光璀璨的饰品,两耳挂着极品南红坠子,项上挂着一串做工精良的金锁,郑逍还没来得及看她那张修饰艳丽的脸蛋,又被她满手的金玉指环吸引去了注意。

    对方挑了郑逍右手的位置,正对男人。沈桓修抬首笑得一脸宠溺,两眼眯成极为细长的黑线,看在郑逍眼里像狐狸一样,溢满了奸邪狡诈。

    “不妨事,眼前光景实在赏心悦目,纵是让本宫等上一天也值了。”这厮莫不是吃错药了,这么肉麻的话也说得出口——郑逍白眼几尽翻到后脑勺,看看宦央蓉人比花娇的模样,又不屑撇下嘴角看看自己,心里说不出的酸。还好刚刚没补上那句“殿下久等,妾身下次注意”,否则岂不显得她自作多情?

    对于沈桓修的区别对待,郑逍没指望“公平”二字,只是看见宦央蓉,她兀地想起卞幺,以及雕花铜镜里那张血肉模糊的脸。

    “公主……”瑶妆抬手轻拍郑逍的肩,吓得她一个激灵险些失声尖叫,前者见状忙请恕罪,只结结巴巴解释二殿下在叫她。

    郑逍回神,一抬眼便对上沈桓修质疑的目光,当下心虚地转移视线,假装若无其事闷头啃馒头。

    “公主方才是怎么了,”男人目不转睛盯着她,意味深长道,“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怕被本宫知晓?”

    郑逍方想作答,宦央蓉那厢便掩唇轻笑,“殿下可留些口德,所谓白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姐姐处处行得端做得正,何患殿下知晓?”

    沈桓修浅笑着点头。

    郑逍一听到“鬼”就头皮发麻,见这二人一唱一和,当下不屑腹诽:MMP,俩傻叉懂个shit,换成你们早吓得屁滚尿流哭爹叫娘了!

    不过人们常说最好的回应就是没有回应。郑逍索性将这种行事方针贯彻到底,在二人不挑战她神经,触及她底线的情况下,能装聋作哑就不多说一个字,免得轻易挑起战争。

    不过话说回头,原本她是想告诉沈桓修昨晚自己的亲眼所见,不过碍于情境不便透露,也就此作罢。再者,就冲这厮一贯的性子,她还得找个适宜时机委婉表达整件事情的经过,贸然行事终究不妥。也许还没等她把情况解释清楚,就得被这厮鄙夷,届时又要说她疑神疑鬼神志不清了。

    宦央蓉坐在沈桓修正对面,时不时抬眼暗送秋波。郑逍懒得理会二人,方想先行离开,便听前者对自己娇笑询问:“一会儿姐姐得空的吧?”

    郑逍心想直接说没空未免太过明显,只得迟疑片刻才嗯了声作为回应,谁知那大美妞旋即笑得春光明媚:“如此甚好,姐姐还记得昨日妩华台一事?”

    前者下意识想到昨夜惊魂一瞥,心中难免一惊,又闻对方接道,“昨日妹妹与卞小姐争执不下,妹妹回去想了一宿,私以为是妹妹考量不周,故而想邀姐姐一同前去化解干戈。不知……”宦央蓉故作迟疑看向郑逍,“不知姐姐可否赏光,助妹妹与卞小姐冰释前嫌——”

    No——way。

    郑逍二话不说,毅然决然摇头拒绝了她的邀请。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