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莫愁前路无知己  六十六、小儿惶恐

章节字数:1930  更新时间:17-09-05 0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郑逍坐在宦央蓉屋里,肿着个大眼泡子双目无神盯着一处发呆,班扬正给床上那人包扎伤口,而宦央蓉浑身瘫软蹲在床脚早已泣不成声。

    说起来文韬武略,却让一个十多岁的小娃娃刺伤,让外人听去岂不笑话。大半夜被人惊醒的滋味还真不好受,郑逍没精打采瞥了眼所谓的“刺客”,小屁孩儿正蜷缩在门口瑟瑟发抖,她还记得刚赶来时,这小家伙面目狰狞声嘶力竭喊着要报仇的模样。

    如果她没记错,这孩子是那陈老妈子的孙儿,名唤李纲。陈老妈子生前把孩子当宝贝供着,一死也就无人再与他亲近,本来好生乖巧的孩子被逼成这样,自然情有可原。要知道,兔子急了也咬人,何况是死了亲人。

    只是他如何得知陈老妈子之死与沈桓修有关,不用猜郑逍也知道定是宫人乱嚼舌根。那厮生性狂妄,纵是考虑到会被暗算,估计也没把个毛没长齐的孩子放在眼里。这次遇刺,听说是李纲蓄谋已久的一次计划,虽说没伤筋动骨,却也算捞回一成,就是不知他往后的日子如何过得安生了。

    宫中凡是知晓此事的大小奴才都来凑热闹,嵇掌事不敢大声惊扰主子,连赶着把一个个看热闹的都赶了出去,这下都围在偏殿外边小声议论。床前围了好几人,端盆拧毛巾的前后忙得满头大汗,郑逍硬是觉着像生孩子,一不小心嗤笑出声,惹得众人都盯着她看。

    郑逍秒变正经,斜眼一瞥,见那厮冷冰冰眯眼看着自己,吓得后背一阵冷汗。她面上不动声色慌忙起身,莲步轻移至门前,居高临下对那孩子冷声道:“胆子不小。”

    对方低头闷不吭声,也不知在想什么。

    郑逍不再看他,抬眼便见一小奴才卑躬屈膝,手捧一雕花漆盘,其上放置一把带血匕首,做工拙劣。

    “公主……”那奴才见她盯着匕首的架势,像是要吞了它,连捧着雕花漆盘的手都微颤起来。

    郑逍状似漫不经心拿起那把匕首,蹲下身靠近李纲,语气平淡道:“好孩子,看看,这是你的么?”

    男孩低着头一动不动,算是默认。

    “哐啷——!”郑逍一把将匕首扔到他脚边,惊得所有人为之一颤,“把上面的血渍给本宫舔干净。”她的声音缥缈得像是梦境,却如针剑字字挑拨男孩的神经。

    然后大家看见,他像木偶被控线扯动着抬起右手,缓缓伸向那把匕首。李纲把它握在手心,一点一点靠近自己的脸,在血渍空隙间,他看见自己空洞的双眼映在匕首上,模糊但能看出通红了一圈。

    “本宫数到三——”郑逍扬唇,笑容是前所未有的诡异,“一——二——”

    还没等她数三,男孩便像疯了似地伸出舌头去舔那把匕首,所有沾有血渍的地方,包括刀锋。他的样子像极了在啮噬一只美味的鸡腿,眼泪却像断线珍珠大颗大颗从眼眶掉落,舌尖早已被锋利的部分划破,渗出的鲜血重新附在刀片上,接着他又用舌头拼命舔去血渍。在场所有人都有股难以言说的揪心,就眼睁睁看着这么大的孩子,按照指令做着这样匪夷所思的事。

    郑逍面不改色“欣赏”这一幕,直到对方疯癫似地咧嘴无声地笑了。

    “公主……这……”嵇掌事本也和这孩子相处了些时日,多少有些感情,见他这样,自然心疼。

    “真是乖孩子,”郑逍用脚踢掉他手里的匕首,慢条斯理开口,“你来这里有大半月了,也该知道文监司是个什么地方吧~”

    男孩笑着摇头,嘴角有血丝向外绵延。

    “不知道也无妨,”郑逍直视他那双通红布满血丝的双眼,轻描淡写道,“年纪轻轻,是时候多长些见识,吃些苦头的。况你蓄意谋害皇子,念及未酿大祸,死罪可免却活罪难逃。”

    周遭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男孩缄默半晌,苦笑:“你想……怎样?”

    郑逍笑:“孩子,听说过人彘么?”

    她这话一出,众人心中皆是一阵咯噔,嵇掌事更是吓得一脸惨白,刚想开口求情便被郑逍打断:“本宫对孩子一向心软,姑且就将你送入文监司制成人彘,以此谢罪可好?”

    “什么是……人彘?”男孩像是丢失了灵魂,喃喃念道,“是……阉人么?”

    “公主……”嵇掌事二话不说,慌忙跪在郑逍面前,“咚”地就是一个大响头,“公主的确一向心善,这次便饶了这孩子吧,奴才、奴才枉求公主给这孩子一次机会,啊……”

    郑逍见惯了电视剧里狗血桥段,看也不看他,径直对李纲笑得那叫一个春风得意,既而这笑容又转瞬即逝:“这人彘的制作过程可比阉人有趣得多~”说着,她矮身拈起地上的匕首,从他手臂描至大腿一字一句道,“先是剁了你这双臂双腿,然后呢——”她把刀尖指向对方的眼睛,“挖掉眼珠,用铜水注入双耳,接着——”她又指向对方的鼻,“割去你的鼻和耳,剃去你眼眉的毛发,哦对了,”她恶趣味地笑了,“不过毛发若是剃不干净,可是要一根根拔掉的~”

    孩子终究是孩子,听她吓唬两句便已而失禁,他蜷缩的那个地方被液体沾湿,面色比她平日里用的素纸还要白。

    “知道么,有些刽子手为了省事,通常都是连皮带毛一同拔下。可惜啊,有些人受不住极刑,在行刑中途便气绝身亡了~”

    人们多多少少都听说过人彘,只是从未像今日深入细致了解,听她这般绘声绘色描述,大半人都吓得瑟瑟发抖,有些想象力丰富的姑娘,都接二连三反胃地吐了出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