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莫愁前路无知己  八十、殿下恕罪

章节字数:2501  更新时间:17-09-17 22: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桓修这日心情不佳,坐在偏殿等得不耐烦,才起身便听门外动静。往外一看,不远处两个人影正吃力抬着一个硕大的浴桶,哼哧哼哧往这边行进。谁知定睛一看,其中一人竟然是李娉尧。这女人人形影单薄得很,整个人随着木桶的重量左右摇晃,看上去就是使尽了全身解数,她一眼看到沈桓修,赶紧压低声喊着“来了来了,别着急。”那副摇摇晃晃大大咧咧的模样,哪里像是尊贵优雅的公主,分明蠢不可及。

    江永安一见正主还在屋里等着,赶紧加了把劲儿,又对郑逍道:“公主,您放下吧,我来我来,差不远就到了,殿下看着呢!”

    郑逍虽累得半死不活,却见房门就在不远处哪儿还愿意停下来,只喘着说:“这浴桶少说,抵得上一胖女人的重量,您瘦精精的,我、我哪儿忍心让你、一人搬进去……”这劳什子东西看起来也就长一米三宽一米的木桶,她家里那个长一米二的也就四五十公斤,这什么材质的,看起来也不像是红木怎的这样重!

    郑逍抬眼见沈桓修就在屋里定定看他们,一个大男人,不吭声也不知道跑过来帮个忙,结果他们还得跑前跑后倒热水给他洗澡。想到这个,郑逍就气不打一处来,对方负手一副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腔调更是怎么看怎么招人厌。

    江永安一进房门放下浴桶,也不管累得够呛就给沈桓修弯腰行礼:“奴才见过二殿下,”他抬眼见后者只是敷衍点点头,又道,“那头水还烧着,奴才这就去给您送过来~”刚转身,他又想起什么似地回头,一边恭恭敬敬说“奴才先告退”,一边弓着身子往后退,后来差点被高门槛给绊倒了才点头哈腰跑远。

    郑逍方才进门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这会儿正忘我地捏脖子捶胳膊,完全无视正主的样子。

    沈桓修双眉紧蹙,见状不禁沉声道:“奴才们都死绝了?”

    郑逍面不改色抬眼:“回殿下,是妾身考虑不周。让他们早点歇息下去也是妾身的意思,还望殿下——”

    “愚蠢!”郑逍还没假装镇定说完,就被对方厉声打断,“你倒是体恤下人,这玄青宫宫规是你定的吗?!”沈桓修一脸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居高临下不屑道,“且不说这里,就是其他所有宫殿,都没有一处,是下人在主子熄灯前躺下的!”

    “嗯。”郑逍头坑得低低的,弱弱应着,内心却破涛汹涌。

    沈桓修瞥她一眼,语气刻不容缓:“去把所有人喊过来。”

    “啊?”郑逍还以为他教训教训就得完事儿,没想到这家伙要把事儿给闹大,一时自然不愿妥协,手下死揪着衣摆,硬着头皮道,“殿下,这……不好吧……”

    “不好?”对方旋即射来一记眼刀,面上灰泥一片却神情可怖,“你扰乱宫规纵容下人就好了?!”他边说边向前逼近,“你给本宫记住,别以为他们叫你主子,你就真成主子了。在这里,本宫最大,所有人,势必,都得听从本宫的指使!你——”他眼神凛冽一字一句道,“即刻,去把他们,叫过来。”

    乖乖,这走的显然是霸道总裁的狗血套路,唯唯诺诺的结果肯定是被动听命,先下手为强,看来还是采取有用的实际措施震慑他才行。

    郑逍二话不说,径直朝地上一跪,一把鼻涕一把泪呜咽起来:“殿下可怜可怜妾身吧,殿下呜呜呜……妾身方背井离乡来此,本想着多多替殿下体恤他们,好尽心竭力给殿下卖命,却不曾想自作主张坏了宫规,惹怒了殿下。是妾身愚钝,是妾身蠢,是妾身糊涂,殿下,”也不知从哪儿挤出来的眼泪鼻涕,她猛地抬头一张小脸皱成朵菊花,“殿下是妾身的错,请殿下责罚妾身,打也好,骂也罢,只要殿下出了这口气,妾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殿下……呜呜呜……”她一席话明面是和沈桓修讲,暗里也让江永安他们听个明白。看得出沈桓修平日对宫人管教甚严,她才来没多久,人生地不熟的,今日给点甜头又帮他们挡了责难,以后多多少少也方便行事。

    沈桓修被她突如其来放大招吓得不轻,原本只意在对方面前树威,见她这么一哭,却像是被丈夫生生欺凌,哭诉自己多年苦楚的深闺怨妇。他抬眼不经意扫过门口,江永安和两个儿子各提着两桶滚热的水,正愣愣杵在门外一动也不敢动。

    郑逍哭得正伤心,沈桓修不禁一阵羞赧,只瞪眼朝他们嚷道:“愣着作甚,动作还不快点!”

    江永安见势连连点头答应,又朝身后使了个眼色,赶忙上前往浴桶里倒热水,然后迅速跑出去接水,江士宁和江士奴也不含糊,跟着老爹前后忙不迭地工作。

    “哭什么?本宫是打你还是骂你了,只让你去把他们叫来,至于哭成这样!?”沈桓修面色铁青,一边脱下破败的外衣,一边抱怨,“你是本宫明媒正娶的皇子妃,竟宁愿屈身做那种粗活,你置本宫颜面于何地!?”

    郑逍蜷身跪在沈桓修面前抹眼泪,小声哭哭啼啼也不说话,后者烦躁地凶道:“你倒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一般,若是本宫执意责罚你,那群狗奴才也逃不了干系!”

    “殿下,一日夫妻百日恩啊殿下……您可不能害了妾身呐呜呜呜……他们每日需得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妾身只是一时于心不忍,所以自作主张坏了宫规……此事错在妾身,与他们无关,您若因此责罚他们,日后我在他们面前还怎么抬头……”郑逍吸了吸鼻涕,抹一把眼泪可怜巴巴望着沈桓修道,“殿下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殿下您就饶了他们,只罚妾身一人好了……妾身、妾身一定吸取教训,日后、日后什么都听殿下的……”

    说到后面,她声音越来越小。江永安他们一刻也不停,三个忙碌的身影连连穿梭在主厢房中。沈桓修面上神情严肃,却眼见自己在下人面前的威严都给挣了回来,心里也不那么气恼。

    “就你这鬼哭狼嚎,用不着本宫喊,那群奴才都得滚过来见本宫了!”见她这奴才一般低头认错的态度,他居高临下一阵鄙夷:“又在说些莫名其妙的混话。”

    郑逍又吸了吸鼻子,眼里依稀水汽氤氲小声道:“妾身悉知殿下气量非凡,今日之事您就别为难奴才们了……”

    沈桓修顶着蓬头垢面,却神色凛冽一副别人欠他百万的模样,郑逍越看越觉得好笑,却死憋着一副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一下子头坑得老低的,生怕再盯着他那熊样看,绝逼会笑得前仰后合,根本停不下来。

    沈桓修沉默不语,一旁忙完事儿的江永安见势,赶紧躬身道:“殿下,恕奴才多嘴。公主对殿下可谓情真意切,天色这么晚还不辞劳苦,执意亲自侍候您,殿下——”

    “行了行了,”前者显得颇不耐烦,语气不悦道,“再听你絮叨,本宫这水都凉半截了,都出去,待本宫叫你们再进来!”

    江永安一听赶紧见好就收,拎着空水桶招呼俩儿子回柴房候命。

    郑逍心中暗喜,赶忙一个撑手闪速站起来,刚转身抬脚,便听身后男声不怒自威:“站住,你留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