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莫愁前路无知己  一百一十三、杯觥交杂

章节字数:2115  更新时间:17-10-05 22: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连将军话说得好听,却赖在玄清宫不走,分明是想一睹佳人风貌。沈桓修何尝看不出他私心,旋即遣人去叫卞小姐出来。郑逍记得,当初卞幺被接进宫中,确是他拉拢人心的筹码,不过他只提过要将卞幺送给旁人,不想如今却是拱手赠予连辛云。那厮从不做亏本买卖,况且他还记恨那事,郑逍不信他单纯是为自己解围。

    约莫半炷香的功夫,卞幺云鬓玉簪一身素衣现身,水杏大眼红唇粉面,举止投足倒有那艺伎几分神韵。郑逍暗将她与那艺伎比较,觉着卞幺不论身段还是相貌都略胜一筹,如今连辛云面上不屑,那双虎目却不时偷瞄,沈桓修笃定他是一眼相中,不动声色扬唇。

    “李太子、连将军万安。”卞幺唇角微扬,半蹲在连辛云面前,缓缓抬眼瞥向对方,又适时收回,风韵之中略添青涩。她那密长的睫毛像两把小刷轻轻搔弄连辛云的心,后者不自觉喉头上下轻动,被郑逍逮了个正着。

    “连将军,如何?”沈桓修见势趁胜追击道,“这卞小姐比起你那私逃的艺伎,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这种问题分明是在刁难回答的人,回答好显得自己庸俗,回答不好又伤了佳人的心。连辛云暗自思量如何回答最为妥当,李承权方想发话为他解围,便见那卞幺屈身恭敬道:“将军定是重情重义之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想必以小女平庸之姿,自然入不了将军的眼。”她的嗓音空灵不失娇柔,字字如清泉流石,不比那叫郁贞的艺伎逊色,纵是女人听了也难免动情。

    这话简直是折煞人了,郑逍暗忖,无论是才情还是姿色,卞幺都可谓人中龙凤,倘若她都自谦如此,那这桓都城办成以上的女子都得自行惭愧。

    此话正中某人下怀,对方颇为赞许轻瞥她一眼,便见连辛云面上微怔,又忙闻言细语矢口否认:“小姐此言差矣,”言间,他又起身小心翼翼去扶卞幺,“小姐国色天香,自然人见人爱,只是本将——”他双手轻握掌中藕臂,只觉柔软芬芳,一时竟难移开手。

    “将军,”沈桓修兀自笑着打断他,眼中精光闪烁,“既是人见人爱,想必将军也是一见倾心,如此,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何不将卞小姐接回府上,好生疼爱疼爱?”

    郑逍语塞,不禁暗想,什么话被他这么油腔滑调说出口,总带着股低俗下|流的意味。

    也不知那连辛云心里在想什么,好像听那厢如是说,觉得倒有几分道理,加上自己确实喜欢眼前这位清丽美人,一时间竟忘了郁贞的模样,眼里全是卞幺一双美目红唇,鼻尖尽是那沁人心脾挠人心窝的芬芳,掌心全是那柔软动人的触感。

    李承权也是男人,见这卞幺的确像画里走出的天仙,自然理解连辛云的心情。何况他现今掌握三成兵权,自己正急需势力巩固地位,当下借此取悦对方一番,自然大有裨益。虽说李娉月是自己的亲妹妹,但和微不足道的兄妹情相比,他觉得,还是未来那片偌大江山更有价值。

    “我说连将军,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英雄爱美人可是天经地义,”始作俑者悉知在场各自心怀鬼胎,便也直截了当接道,“今日你不正是要人来的,现下这美人也有了,你若再扭捏作态含糊其辞,美人可就不乐意了”

    连辛云本意确是要人,却也想借此机会与李承权声讨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温不火以美色打发他。可他这招也着实管用,卞幺与那郁贞相比,自然胜出一大截来,让他无论如何也无力抗拒。

    事情刚定下来,沈桓修便在玄清宫中设宴款待二人,在座还有宦央蓉等人,李承权不曾想他才和李娉尧大婚不久,又娶偏房,不禁气恼,脸拉得老长。郑逍见势不禁轻笑,方才还说男人三妻四妾是常事,这会儿又不待见小三,还算有些正义感。

    “将军——”席间,卞幺坐在连辛云左手边,不时给他添酒,很快便一副小娇妻的模样。后者受宠若惊般应下,随后又夹了块豚肉放进她碗里,二人相视一笑,仿佛这桌上只有他俩,好一副浓情蜜意状,简直羡煞旁人。

    郑逍心想自己可是白担心,英雄难过美人关,这美人又何尝不为英雄倾倒。只是这卞幺眼光太差,就这么轻易和连辛云看对了眼,往后对方又有了新姘头,她岂不是要伤心了。

    宦央蓉今儿像是吃了安眠药,穿得珠光宝气,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见对面一对你侬我侬,也不借势刷存在感了。郑逍挑眉,不以为意自顾自吃个不停,不经意抬眼却见卞幺神情复杂直直望向这边,当下一阵心虚。在她现身之前,郑逍也在,如今沈桓修说要将她拱手赠人,想必她是误会自己坐视不管了。好歹也同床共枕过,就算称不上患难之交,也算个朋友了。负罪感如潮水涌上心头,郑逍心头泛起一丝异样,当下埋头大吃,不敢与她对视。

    “二殿下,公主,小女子敬二位一杯,”卞幺忽而起身敬他们,唇边挂着一丝浅笑,“承蒙二位关照。”说完,便以袖掩杯一饮而尽,姿势优雅中透着一般女子没有的豪气。

    “好!”沈桓修笑弯了眼,也让人为他斟酒回敬对方。郑逍见势也随他一饮而尽,一杯薄酒下肚,只觉喉间一股清甜,胃里一阵暖意。

    “殿下,”谁知那头卞幺还没完,又亲执酒壶起身欲为前者斟酒,沈桓修坦笑着递上酒杯,便听她接道,“若非殿下当初为我赎身,只怕我如今还困于那烟花柳巷之中。”

    见那头二人皆是一饮而尽,李承权也起兴敬酒,而后席间也渐渐热闹起来。

    散席的那会儿,几个男人皆意犹未尽的样子,好在酒度数并不高,只是喝多了,尿意也来了。郑逍微醺,向各位打了招呼便率先回去,旁人各自收拾心情,也在正殿前分道扬镳,各自回屋,为明早回程做准备。

    郑逍一夜无梦,只是谁也没料到,计划不如变化快,所有定局皆在翌日清早起了变数。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