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紫金风云起  十六、紫金惊魂

章节字数:3144  更新时间:17-02-07 13: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妖魔有备而来,墨夏在劫难逃。他浴血千年,手刃妖魔无数,万万没料到这次还未见到对手样貌便要被杀。能配制出这样的毒药,也算是千古奇才,莫非人间真要迎来一场浩劫?这次浩劫又将由谁平复?他已将死,无力再保卫人间!墨夏任凭妖魔架起,没有反抗也无力反抗,浑身血液似乎已停止流动,他瘫软如无骨之人,最可怕是意识还犹自清醒。

    荧星被摔在地上,胳膊被袖袋中的什么东西咯了一下,她想到那是清帆分给他们的烟雾爆竹。“我只要轻轻这么一拉,整个演武场就都全是烟雾,我站在你面前你都看不见我!”清帆的话在脑海中想起,她功力不济,手边就只有这一样东西,反正都是死,试一试吧!她一拉火引,将爆竹往边上一丢,四周立马烟雾缭绕。妖魔一看立即放开墨夏手捂口鼻退开几步,大叫着“毒烟”!清帆果然没有吹牛,烟雾浓厚迅速,眨眼间便笼罩了附近树林,别说对面的人,荧星连自己的手指都看不见了。她记住墨夏最后所在的地方扑将过去,用尽全身力气将他负在背上蹒跚逃走。烟雾中传来泽芙急切的叫喊:“此烟无毒,快抓住他们。”荧星憋足了劲儿,一口气跑出好远。迷雾中她辨不清方向,只道向泽芙相反的方向努力奔跑。墨夏真人温热的呼吸就在耳畔,她的背能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荧星,跟我们走!”“她不叫小兔子,她叫荧星!”他为她着想、替她讲话,他曾多次救她,他微笑、他皱眉、他淡然、他愤怒,墨夏的音容笑貌在荧星脑海中不停闪现。他是那样好的一个人,他怎能有事!荧星即便拼上性命,也要带真人离开这里!荧星本就瘦弱,即便墨夏也较为清瘦,她背着他仍是十分吃力。加上烟雾弥漫,她慌不择路,不时狠狠撞在树上。她死死拉住墨夏的胳膊,即使已累的喘不过气,即使双腿已经发软,即使眼前白雾已闪烁不清,她也只是闭紧眼睛,不顾周身疼痛,丝毫不敢慢下脚步。

    泽芙等妖魔的呼喊早已消失,浓厚的薄雾也逐渐淡去,荧星也不知背着墨夏跑了多久,终于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她已累的晕了过去,墨夏也重重摔倒在她的身上。他的脸贴在她汗湿的头发上,他全看在眼里,却不能言不能动。夜风微凉,墨夏的意识渐渐模糊,他已活得太久,也许今天就是尽头,可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没有完成,让他如何甘心?等了千年才等到了荧星,他却还是没能破解那个封印,这就是命吗?他已尽力,好累!墨夏缓缓闭上眼睛,鼻中满是荧星的发香。

    荧星突然惊醒,下意识就要起来奔跑,却浑身酸痛,背上也被重物压着起不来身。墨夏真人!她艰难地想从墨夏身下爬出,墨夏身子被她带动,从她的身上翻了下来。周围烟雾已经消散,泽芙等妖魔的身影业已不见,万幸她们已经逃出来了。她回身去看墨夏,只见墨夏双眼紧闭,脸色也变作了灰白。她惊惧交加,赶紧将墨夏扶坐在她怀中。她从轻晃浅摇直到用尽力气,口中哭喊着他的名字。她终究还是没能救他吗?他是那么强大如同神祗一般的存在,就这样轻易地离开了吗?她该怎么做?墨夏,你可不可以醒来?我好害怕!

    墨夏的脸如石头一般没有温度,荧星慌忙将他的脸贴在自己胸口,紧紧抱着他,仿佛这样就能自己的温度全传给他。她的泪流在墨夏脸上、颈间、胸口,她也不知自己是哪来的这么多眼泪,此刻竟如泉水般流出。生命流逝如斯,可惜泪水无法换回墨夏真人性命!

    “蒹霞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远处是谁家的孩童唱着那熟悉的歌谣?是谁家的灶头飘出炊烟袅袅?农归的父亲将谁举上肩头,人影幢幢是一家四口淡饭粗粮!千年风霜尽,梦里忽还乡。世事万般皆是空,不过惊梦一场。“蒹霞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是谁家的女子倚栏而唱?白衣幽幽,身影纤纤,如丝如缕,如梦如幻。身上一阵暖意传来,幻象如烟尘般缓缓消散,一切渐渐化为虚空,重又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

    天色渐亮,荧星仍痴痴地抱着墨夏坐在地上,仿佛失去了一样重要的东西,心中空空如也。她悲痛难抑,丝毫没有发觉怀中的墨夏面色已不再灰白。墨夏手指微抖,眼皮翕动,睁眼所见竟是荧星的白色衣襟。荧星怀中温暖柔软,散发着少女的馨香,幽幽然然不绝如缕。他无力起身,荧星抱的又紧,他只得努力抬起手来攀上了荧星的胳膊。

    荧星本以为墨夏已死,他这突然一动,竟将荧星吓了个半死。无奈手脚已麻,乍一动如万针刺骨,只得原样不动瞪着大眼望向怀中。但见墨夏双目微睁,面色虽仍苍白却已缓和不少。她一喜竟忘了周身疼痛,赶紧将墨夏扶坐起来。“真人!你没事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墨夏虽已清醒但气血仍未通畅,只能勉强撑坐在那里。荧星旧泪未干又添喜泪,满脸花花地说个不停:“真人,我真的以为你死了,我吓死了!”“真人,那毒药那么厉害也奈你不得,还是你最厉害!”“真人,你感觉如何?能动了没有?”……墨夏气息稍缓,虚弱笑道:“荧星,你问这么多,我来不及回答。”荧星用衣袖蹭了蹭鼻子,不好意思道:“我太开心了,我不问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墨夏慢慢盘腿而坐,闭目运气。荧星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她难得有机会这样近距离的观察着他。墨夏面色苍白,剑眉浓重、睫毛纤长,薄唇紧闭、呼吸平缓,虽不比苏鹤韵那样丰神俊秀,却也别有一番沉静之美。又见他头发凌乱,荧星不禁面上一热,这……应该是她抱着他时弄的吧……墨夏真人乃万人敬重的成名仙人,自己怎能如此不顾礼仪地轻薄于他?轻薄……这个词是这样用的嘛?回想当时情景,自己只道他身子发冷想努力捂热,哪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如今人活着就好,管他是怎么活的!她偷偷笑着,心头暖暖。

    良久,墨夏慢慢睁开眼睛,眉头轻皱。荧星马上将脸凑上前去,兴奋道:“真人,休息好了吗?”墨夏嘴角微微一扬,无奈道:“毒太厉害,只怕一时半会儿无法恢复,这里太危险,我们先想办法下山吧。万一被她们找到,就枉费你如此辛苦救我了。”荧星羞赧一笑,点了点头。墨夏盘腿站的吃力,荧星连忙上前搀扶,岂料墨夏触电般一闪,弄得荧星尴尬不已。他自知反应太过也很尴尬,他向来秉承色即是空,从未因此产生过困惑,这次怎会不自觉抗拒起来?他若无其事地看了看四周道:“也不知我们现在身在何处,你跑的时候可曾记路?”荧星像犯了错一样摇摇头。他笑道:“情况危急,你不记路也是正常。”又抬头看了看日头道,“我们往这边走吧,试试运气!”

    墨夏捡了根粗枝作为拐杖,艰难地走在前面。他中毒未解,体虚气弱,半天也没走出多远。荧星默默跟在后面,不敢靠近,也不敢远离,悻悻地玩起了边上的树枝,像照看刚学会走路的孩童。忽听墨夏在前面沉声道:“你为什么不逃?”荧星一愣,突然想起墨夏上山时对他说的,一遇到危险就赶紧变成原型逃跑,她委屈道:“我忘了。”是忘了?还是从来没想过?她道行不深,胆子又小,可每次遇到危险总是毫不犹豫地挺着小胸膛,倔强地挡在他前面。荧星突然嘻嘻一笑:“幸好我忘了,居然被我们误打误撞逃了出来,也多亏了清帆的烟雾爆竹!”“烟雾爆竹?”“恩,是清帆在镇上的杂货店买的,他说会放出很多烟我们还不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还救了我们的命!”墨夏突然停了下来,身上脸上已大汗淋漓,回头对荧星道:“荧星,你先回去报信,这么走下去我们都离不开这里。”荧星想了一下,坚定拒绝道:“我不走,真人受伤了,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墨夏皱眉道:“你在这里也是徒增一个人陷入危险,不如早些回去让他们知晓这里的情况!到时再来救我几率还能大些。”荧星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但又不放心墨夏一个人在这儿,兀自站在那里犹豫。墨夏见她已被说动,又劝道:“你越快下山,他们便能越早来救我,现在就出发吧!”荧星想了想,点了点头,转身向山下跑去。墨夏见荧星背影已消失在树林当中,不禁微微一笑,手上拐杖一松,跌倒在地上。他已勉强走了太久,此刻是一步都走不动了。也许他运气好,荧星带人及时来救,也许运气不好,又被妖魔遇到抓回,一切只能听凭天命了。荧星,恕我辜负你的一番辛苦搭救了,我命当如此,不能再连累于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