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紫金风云起  十八、芳心错付

章节字数:2973  更新时间:17-02-07 13: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飘渺阁已住了七日,各派掌门已知晓紫金山之事,都在各自属地布了结界御妖。寻求斩仙麝解药的布告也分发天下,却至今没有回音。几个龙阳宗弟子在这里住的无聊,妖魔没有动静、墨夏几乎痊愈,便都嚷嚷着要回去了。墨夏也认为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便决定先带弟子回龙阳宗,一有动静及时通知过去,他火速赶来。任阁主也未强留,吩咐弟子准备了欢送晚宴为他们送行。

    “今天经过一处庭院,竟是晴彦的院子,冷冷清清的没一丝人气。想到她平时那么霸道却落了个如此惨淡收场,真是可怜!”仲颖趴在窗台上,也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和荧星讲话。她们晚上喝了一点小酒,荧星不胜酒力,早早便上了床休息,听她这么一说迷迷糊糊笑道:“你不是最讨厌她的嘛?怎么会心疼起她来?”仲颖喃喃道:“她霸道的时候就讨厌她,现在她不霸道,又有些可怜她。她性子活泼爽朗,要是没有之前的误会,说不定会和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身后传来荧星均匀的呼吸,她竟然已经睡了!仲颖此时也是红晕着脸,迷离着眼,连月光都变得朦朦胧胧柔美异常。她忽然想起繁花之夜,那人的温柔眼光;又想起溪水淙淙,那人炽烈的热吻;恍惚之间,又都变成了那人的冷言冷语,冷漠眼神。她不禁流泪,望月兴叹。

    忽然一个黑影急速闪过,虽遮了容貌,但那曾魂牵梦萦的身姿,仲颖怎能不认得?苏鹤韵?他这副打扮是要做什么?不知她为什么会想到晴彦,她猜来猜去,只想到苏鹤韵是去私会晴彦了。他会对她说什么?他会吻她吗?酒精让她失去了理智,她嫉妒的发狂!仲颖腾地起身,从窗口飞了出去,即便事实会让她痛彻心扉,也让她彻底地痛一回吧,她受不了这样小刀慢割的折磨。

    苏鹤韵没有去晴彦的院落,他飞出盘仙镇,来到了紫金山的树林。仲颖神思纷乱,只道是他们约定在此幽会,一路尾随而去。苏鹤韵在树林中停下,仲颖慌忙找了棵大树藏身。苏鹤韵背对她温柔道:“我知道你已经来了,你身上的香味还是那么销魂!”他在和谁说话?是晴彦还是她?这一刻她多么希望他是在和她说话,他对她说一切只是个误会,我来这里是为了等你!她几乎就要走出来了,一个妖媚的女声突然响起:“你的嘴还是这么甜!”

    是她醉了,她几乎忘了他是多么卑鄙龌龊的一个人,她爱的不过是自己想象中的他。那女子从树后缓缓走出,一身青纱半遮半露,玉体婀娜若隐若现,别说苏鹤韵,连仲颖都看得心神荡漾。不是晴彦,这又是谁?

    泽芙幽幽开口:“上次的消息很及时,千秋大人很高兴,这次又是什么消息啊?”苏鹤韵顽皮道:“自然是你们感兴趣的消息,解药呢?”泽芙拿出一颗琉璃珠样的透明药丸,含在口中,走向苏鹤韵。待到近前,她脚尖微翘,将药丸喂进了苏鹤韵的口中。苏鹤韵慌忙吞药,将她一把推开。泽芙先是一惊,又幽幽笑道:“怎么,怕我了?我不是说了,只要你乖乖听话,自然会有奖赏!”苏鹤韵无奈一笑:“只怕泽芙大人的奖赏苏鹤韵无福消受。”泽芙收敛了笑容,正色道:“说吧,又有什么消息?”苏鹤韵脸上残忍一笑道:“墨夏未死,功力已经恢复,明日就要离开!”泽芙忽然变色道:“什么?墨夏未死?这么重要的消息为何现在才说?”

    “也许是他们发现了什么,近日把守一直很严,我也是趁着今日欢送墨夏大家都喝醉了,才得以出来禀报。”

    “斩仙麝不可能有解药,墨夏怎会未死?”

    “是一只兔妖带她回来,具体事宜我就不得而知了!”

    “兔妖?那只兔子竟然坏了我们的大事!早知道那日就将整座山翻过来找,是我太大意了!”

    “墨夏明日就要离开,你们出入就毋须顾忌!”

    “你知道什么!只要墨夏一日未死,千秋大人就不会出山!这次杀他不成,他一定对斩仙麝有了防范,再杀他难如登天,看来千秋大人的大业又要推迟了!”

    泽芙兀自内疚,突然大喝一声:“什么人!”她迅如闪电,一下窜到仲颖藏身的树后,揪住了仲颖的喉咙。被她抓住,竟如铁箍加身,仲颖丝毫动弹不得。泽芙回头,对苏鹤韵狠道:“是你的小情人!怎么办?”

    苏鹤韵望着被扼的满面通红的仲颖,怜惜道:“你为何要来呢?”怜惜之意一闪即过,他背过身,冷冷道:“她与我没有关系,你动手吧!”仲颖心寒落泪,挣扎道:“苏鹤韵,你这个卑鄙小人,你投靠妖魔,背叛真人,不得好死!”泽芙手上一紧,她再说不出话,第一次觉得死亡竟离得这样近。泽芙残忍一笑:“下辈子记得长眼,别再找遇到这样狼心狗肺的男人了!”仲颖意识渐失,突然两个身着白色弟子服的剑客飞出,齐齐刺向泽芙。

    后面突然打斗声起,苏鹤韵应声回头,惊道:“师兄!”来人正是江氏兄弟,此刻已于泽芙缠斗在一起。泽芙被两人夹攻,应对吃力,对苏鹤韵大叫道:“还看什么热闹,快来帮忙!”苏鹤韵思索片刻,拔出佩剑挥向江氏兄弟。江心言大声道:“师弟,别被这妖女迷惑,快停手!”苏鹤韵剑招狠辣毫不留情,大声答道:“我中了毒,没有解药必死无疑,师兄莫要怪我!”撕拉一声,江心言胸口衣襟被他划开。江心言大惊,没想到他竟下了杀手,一怒之下全力相向。苏鹤韵剑走轻灵招招致命,不一会就将江心言逼得无法招架,江心语见兄长有难,立即停止与泽芙的缠斗上前帮忙。苏鹤韵以一人之力对付两人竟毫不吃力,江氏兄弟十分震惊。苏鹤韵大笑道:“师兄,我从小到大受你们欺负逆来顺受,总想着有朝一日能让你们也尝尝这滋味,没想到这一日来的这样快!”江心语大喊道:“叛徒!你用的不是本门剑法!”苏鹤韵大笑:“当然不是,靠那点剑法如何能够翻身?现在该知道我为何要讨好女人了吧!她们心甘情愿将本门剑法偷给我!”一旁的仲颖气息稍缓,突然听闻苏鹤韵一席话,竟气急攻心呕出血来。泽芙突然大喊一声:“苏鹤韵让开!”苏鹤韵抽剑一闪,泽芙一阵白烟向江氏兄弟喷出。江氏兄弟躲闪不及双双中毒,苏鹤韵在泽芙身后问道:“斩仙麝?”泽芙轻蔑一笑:“他们也配?是燕合欢!”江氏兄弟听闻大惊,是……是春药!泽芙残忍一笑:“那边就有个现成的女子,足以给你们解毒!”江氏兄弟望向仲颖,仲颖已骇得面无人,卑鄙!江心言啐了一口,大喝道:“我兄弟本是修仙之人,怎会向你等妖魔低头!不过一死,有何畏惧!”泽芙仰头娇笑:“大言不惭,等药性发了,再看会不会这么说!”江心言料到药性,不忍受辱,举剑就要自刎,被苏鹤韵一剑挑落。他蹲下来,伏在江心言耳边,诱惑道:“师兄,你每天修仙不枯燥吗?可曾尝过女子的滋味?她们鲜嫩若水,香气迷人,那滋味一旦尝过更似神仙,你要不要去试一试!”江心言一口啐在他的脸上。苏鹤韵也不恼,轻轻用衣袖擦了下脸,又退至泽芙身后,冷笑道:“等一下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仲颖艰难爬起,踉跄几步,又被泽芙一枚石子打中穴道,重重跌在地上,动弹不得。

    江氏兄弟开始面露痛苦之色,浑身的燥热让他们撕开了自己的衣服,饥渴地咽着口水。苏鹤韵又诱惑道:“以你们的资质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得道,不如像我这样,修修仙法享享人生,也不枉来人世一场!那丫头香嫩得很,又泼辣任性,正适合你们兄弟二人!你们都是聪明人,是要立地成仙,还是忍欲而死,你们自己想想看!”江心语手指抓地已流出血来,显见经历着极大的思想斗争,他突然抬头站起,向仲颖走去。江心言大喊一声:“二弟!”江心语站住脚步,冷冷道:“大哥,我不想修仙了!”江心言痛苦望向仲颖,一头磕在地上,哭泣道:“仲颖姑娘,对不起!”也颤颤起身,向仲颖走去。

    苏鹤韵笑容狰狞:“竟然便宜了他们!”泽芙温柔缠上他的胳膊,柔声道:“这么一来,你就有同伴了,多两个人为我们做事也好!”苏鹤韵冷冷看她:“就怕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拖累了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