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无谓

章节字数:3881  更新时间:17-09-23 11: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学生们当中挑选出一篇写的极好的日志交与聿辙,让她在凡尼广为传颂,还要把这名学生脱去凡骨划入神藉,当然这些要等苏旭回来下旨褒奖!

    我又去催六十九去找他的熔岩星,催得紧了他说他根本就没凝创这颗星,瞎吹的!我当然不信,那时他负气离开不就是想创出一世界?不管他有没有成功,那废星他肯定是造了!

    他不耐烦地抛出一颗同他山头一样的熔岩星:“诺,就是这个!拿去用!”

    “大哥…”

    “大什么大哥什么哥?烦死了!”

    他泡在热汽腾腾的温泉里,他的俩个助手则为他鞍前马后地忙得屁颠屁颠的,他们是成方的孩子昌明和昌昭,向他报告他在辖治下的西方的民生。

    听完他们兄弟二人的禀报,他闭目赞道:“不错!回头大伯赐法给你们!”

    “多谢伯伯!”兄弟二人谢道。

    俩兄弟离开泉边后,我托着熔岩星站了一会儿,也转身离去。却在这里,六十九叫住了我:“姑奶奶,让我把废星找回来也行,不过,我得有一条件!”

    我回头道:“大哥,我们之先不是说好的吗?一切为了凡尼,将来…”

    “什么将来?我就要现在,给我做凡尼王,我就去找!”

    “大哥,你没那能力的!”

    “知道!不是有你们辅佐我嘛!”

    “大哥,你怎么突然变了?”

    “什么变了?我就是我!”

    “大哥……”

    “大什么大?不答应拉倒!”

    没奈何,跑去东方,把六十九无理的要求告诉了无垢,让他去劝劝有些神精病的六十九。无垢去了一趟,来找我时满脸的羞耻之色!我也跟着羞耻,我以为是我醉酒的事被六十九知道了!哪知无垢吱唔了半天,道:“那个,他说,嗯,他之所以要当凡尼王,就是,想…他说他的意志全被昊天夫妻二人的到来破坏了!”

    “他们来关他什么事?”我先是不以为意,后猛想起,“他还是因为这个?”

    “是啊!我就说他当上凡尼王离姜也不会喜欢他更不会嫁给他的,而且这个女人根本就不能惹!”

    “嗯,没错啊!”

    “他说离姜又冲他那样笑了!”

    “呸!离姜怕也是有病,没事冲他笑干什么?不知道他有病根不能惹的?”

    “不知道啊!她干嘛老对他这样笑?”

    “这样笑难道真的好看?”我学着离姜用纤纤玉手半侧半遮的妩媚之态对无垢笑了一下,无垢被我吓得消失不见了。

    太不给面子了!

    我去找六十九,告诉他离姜之所以冲他这样笑就是为昊天拉拢他,这女人的功利心很可怕!

    “那很好啊!”他淡淡地道。

    “大哥,她会翻脸不认人的!”

    “比你还要坏吗?”

    “对!烟波国不就是因为她?”

    “她帮他男人好像也没错啊!”六十九侧脸扫了我一眼,“你不也这样?”

    “我和她怎么能一样?”

    “你不也利用昊天对你的感情辅助成方的?”

    “我从来都没有利用昊天!”

    “嗯,真的?”六十九丢了一颗果子放到嘴里,斜眄着我似笑非笑,“不要同我谈什么不一样的感情,能有多大的区别?”

    “我和昊天从小就认识!”

    “哼哼,这就是不一样的感情?”

    我脱口而出:“我爱昊天而离姜不爱你!”

    他浓直的眉毛一跳:“她同你说不爱我的?”

    “她就是想拉拢你利用你!”

    “这也是她同你说的?”

    我拂袖而去!

    到了晚上,我去了昊天家的小院。轻叩门,不一会儿,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后,离姜开了门,见是我有点讶意:“姑姑,找错儿?”

    “不,找你!”

    “进来吧!”

    “不,我就说几句话!”

    离姜美目一闪:“请讲!”

    我直问道:“六十九见过你?”

    她轻点头:“嗯!”

    “你同他说话了没有?”

    离姜浅笑道:“姑姑,你真是好笑!这大晚上的站在我家门口问这些不着边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我讨厌看到她这张笑得很假的脸孔,“我来想告诉你,别再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我的话把离姜脸上可恨的妩媚去掉了,她冷冷道:“你这话我可不明白,我招惹谁了?”

    “你心里清楚!但凡这事多曲折也不能达成的话,我让你滚!”

    说完此话我便匆匆离去,眼角的余光掠过离姜时见她被冷白的月光塑成冰雪雕像。我的后背莫名又起了一层冷汗!

    第二天近午时,苏旭、昊天和典回来了,同来的还有拾得。他们一回来,我问定了没有人会来后,我收了时光道。

    把那个日志写得好的学生带到苏旭的面前,让苏旭褒奖。苏旭欣然赏之!

    苏旭说因为我和太阳没去,尹淇很失望!酒宴上悻悻的,话也很少。

    “嗯,他让他儿子偷我们家东西,我还要高高兴兴地去祝寿,我不是贱?”

    “我看他的不高兴不是装的,是真的!”

    “那他有没有给我们一些书藉?”

    “给了一点!不过是一些文章礼乐,他说姐姐喜欢!”苏旭边说边从袖口内取出几卷简牍堆放在案头,“我瞧着还不错!放到书院给学生们品读也挺好!”

    本来我是想要“呸”的,听到苏旭这样一说,便把这没涵养的字眼给吞了。

    “大伯有没有去找他的那颗废星啊?”苏旭问道。

    “他说他要先歇几天!我再去催催啊!”

    硬着头皮又来找六十九,他这次在湖边垂钓,一袭白衣飘逸出尘,端端是好相貌,只要他不说话别人也瞧不出他有病!

    坐在他的身边,盯着水面上的浮標,浮標动了,我大呼:“快提钩!鱼上钩了!”

    六十九一甩钩,钩上的鱼饵没了,鱼自然没有!他愠道:“能不能小点声?鱼都被你吓跑了!”

    我拉过鱼钩,把一条小蚯蚓别在钩上,六十九又把钩抛到水中,道:“再说话,把你当鱼饵!”

    浮標又动了,他提钩,鱼钩光亮!

    “你蹲那么大的影子,全被你吓跑了!”

    我也不说话,拉过鱼钩上鱼虫,钩又被甩了出去,扯了半天扯不动,一回头,鱼线甩到身后的那棵树上了。

    他怒丢鱼杆:“不钓了!”

    我跃到那棵树上,小心翼翼地把钩取了下来,上好鱼虫,把杆放到他手里,离他离得远远的。

    “哎,你!”

    他对我招了招手,我向他走了过来。

    “凡尼王我不当了!”

    我大喜:“大哥真是明白人!”

    “给昊天当吧!”

    怕是病得不轻!

    “离姜来找过你?”

    “没有!我想来想去,我也只能帮她帮这么多了!”

    “大哥,你这么帮她她一定会非常感激你的!”

    “唉,我不要她感激,只要她心里有我这么一个人就行!”

    他把钩甩到湖中,看着鱼钩慢慢沉了下去,片刻后,鱼標动了,他提钩钓上了一条俩指宽的柳条鱼,他大乐:“好!今天有鱼汤喝了!”

    “大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昊天不愿做呢?”

    “嗯?”他把鱼从钩上取下丢到鱼桶里,“他不做的话,就让离姜来做,我看她比你也差不到哪去!”

    “大哥,任免一个凡尼王得四方大神一起定夺!”我强捺火气道。

    “行!回头,我把他们仨招到擎苍宫!”

    我一脚把他的鱼桶踢进了湖里,他愣住了!

    “你把凡尼的法度当什么?”我怒斥道,“离姜是你什么人?让你把凡尼的法度当儿戏?”

    “她是我爱的人!从我第一眼见到她,我就爱她!只有我对她一心一意,她男人的心里还想着别人,根本就配不上她!”他仿佛立于熔岩的旋涡中心,大团大团的热流向我呼啸而来,“我尽我的能力帮她有错?”

    我被这烈风激呛得喘不过气,可我仍坚持地把话说完了:“你怎知昊天没有一心一意对她?昊天就是一心一意对她才无视乾纲法度把那边的神职给丢了!昊天的心里没有我,是我的自作多情,同你一样,大哥!”

    六十九的瞳仁渐冷却成山石粉白的灰,迷迷扬扬地弥漫在他凌乱的灵魂里。

    “大哥,他们是患难夫妻分不开的!”我的心被事实扯得生疼,“心里没你就是没你,你为他(她)做得再多也没用!明白吗?”

    “那你为什么要把他们收下来?”

    “他们以孩子为名来投奔这里,我有理由拒绝吗?”

    “孩子,是你的?”

    我苦涩一笑:“不然呢?”

    他颓败地坐了下来,甩钩入水,钩沉入水底,渔线拉直也没将钩提上来。

    “大哥,你如果想去找熔岩星了就告诉我一声,我陪你一道去!”

    “嗯!”

    回到霓的小院,看到呆呆傻傻的墨心坐在院中。她长期被催眠,睡觉睡傻了!该拿她怎么办?

    拿着一根银针刺她的虎口,她不觉得疼,目光呆滞地看着我!

    我拔下针,问道:“饿吗?”

    她的嘴紧抿着。

    我去厨房给她找了一些吃的,从厨房出来时,发现她已不在院中了。出去找她,见她如一只孤魂游走在风铃树道上,头发长及脚踝胡乱地披散着,浮沾着一片秋风送来的枯叶。

    搀着她去书院的膳房,扶她坐在一小凳上。灵琳看到她的痴样,不禁问道:“她还治得好吗?”

    “不知道了!”

    我去给她端了一碗红果蛋汤,用勺喂她,她张嘴一口一口地喝了。

    给她搬来一筐还没掰开的米果,手把手地教她,她僵木的手随着我的手力动着,看到珍珠大小的米粒溅跳到米筐中,她的嘴角动了一下。

    灵琳问道:“你不讨厌她?”

    “讨厌!可有什么办法?”我看了灵琳一眼,“你不也讨厌我?”

    灵琳坐到我的对面掰着米果:“我现在就恨我爹!不是他我现在同别的男人生儿育女,日子指不定多快活!”

    “那你,想再嫁吗?”我试问道。

    灵琳幽幽道:“我现在这样的还有谁能要我?”

    “你又年轻又美丽,怎么没人要你?”我靠近了她悄声道,“六十九祖无病你见过没有?”

    灵琳的面颊上浮出绯云,眼睛向不远处洗菜的离姜瞅了一眼,低声道:“我瞧着六十九对她……”

    “你别管她!她是有男人的!”我附在灵琳的耳边,“你会不会像她那样半遮半掩地笑?”

    “曾经会!可陛下很不喜欢,我们姐妹就改了!”

    “那成!”我端祥着灵琳的眉眼,她的五官的结构很是精巧,不输灵犀半分,“等孩子们吃过午饭,你同我走!六十九的容貌你也见过,不比成方差,只是性子左点!”

    灵琳羞垂着头,算是答应了!

    昌昑进膳房吃午饭时,看到傻坐着的墨心竟然慌张地跑了,闹闹见到她的妈妈,倒有几分欢喜:“妈妈,你醒了?”

    墨心定定地看着她,似乎在辩认。

    “妈妈,我是闹闹!”

    墨心傻傻地笑了!

    “去吃饭吧!”我把闹闹散掉的发鬏重新扎好,“以后要多跟你妈妈说说话,她的病就会好了!”

    “知道了,先生!”

    “先生!”

    一个小子扑到了我的后背,带着撒娇:“今天苏苏先生夸我了!”

    “好——”我把他从身后拉了过来,揪了揪他的小耳朵,“你妈妈在那里呢,她看到你这样会不高兴的!”

    他还是往我肩头靠:“先生,肉豆豆说你才是我妈妈!”

    我赶紧“嘘”了一声:“这是我和你的秘密,别让你爹爹妈妈知道了!”

    瑾错也压低声:“知道了,先生!”

    “嗯,吃饭去!”

    瑾错和闹闹走后,虫子张臂向我冲了过来,还没到跟前就被太阳拖走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