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章:养伤

章节字数:2294  更新时间:17-04-08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医院出来的伤患有二,肖纵和陆才。

    陆才那天在医院猴子似的上窜下跳,顾直赶到时他刚逃进太平间,外面围着的一伙人当场就被干翻了。

    好在陆才没受什么重伤,皮外伤静养一些时日便能痊愈,倒是肖纵,昏迷过后醒来,总是神志不清。

    睁着眼的时候睡着了似的,喊他也没反应。

    腿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问题就出在脑袋上。

    肖纵撞车时条件反射护住了头部,最大限度减轻了冲击力,把伤害降低,但还是不能完全避开。

    翻下推车的时候偏偏又把伤口撞开了,这一折腾,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的。

    谢奇直接把肖纵接到自己家,私人医生随叫随到,省得他老是往医院跑。

    肖纵恢复意识的时候是晚上,手臂好似有千斤重,费力地抬起来,他伸缩了下五指,盯着看了会儿。

    谢奇看门进来看到床上的情况,以为肖纵又在无意识地乱动,走过去把他的手塞回被子里,摸了摸他的额头,叹了口气。

    “为什么叹气?”肖纵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出现得那么的突兀。

    谢奇整个人石化一般僵住,“纵、纵哥?”

    “嗯。”肖纵懒洋洋应了声。

    “你、你醒了?”

    “嗯,你结巴了?”肖纵打了个哈欠,“我睡了多久?没一年吧?”

    谢奇紧张地叫来医生给他检查。

    肖纵任他们折腾,头上的绷带拆了系系了拆,面无表情,神态麻木。

    “他怎么样?”谢奇问医生。

    医生只说醒了就没什么大碍了,接着把谢奇叫出门说了半天的话。

    肖纵等谢奇进门等得花儿都要谢了。

    “纵哥。”谢奇捧着一碗汤进来。

    肖纵正在看自己的手指甲和脚趾甲,头也不抬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从救你回来那天开始算,半个月了。”谢奇把汤放下,抽了毯子披在他肩膀上。

    “哦。”还不算太久。

    “医生说你只能吃流食。”谢奇道,“想吃什么的话,要过段日子了。”

    肖纵漠然地看了眼床头柜的汤,“我不饿。”

    “那你好好休息吧。”谢奇用食指碰了碰他的额头,欲言又止的模样。

    肖纵用手指梳理了下打结的头发,定定望着他:“有什么想说的?”

    谢奇垂眸,“也没什么,就是……想抱抱你。”

    “……”肖纵无语,过了会儿,他说:“怎么两个月没见你就变得磨磨唧唧的了?”

    深深吁出一口气,谢奇伸手,慢慢的,轻轻的,抱住了肖纵,就这么一个动作,仿佛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肖纵快被闷死之前道:“……谢奇。”

    “我在。”

    “再不放开你就得再给我办一次葬礼了。”

    “……”

    谢奇松开手,将下滑的毯子拢了拢,轻声说:“好好养伤。”

    “哦。”肖纵环顾四周,“这你家吧?”

    谢奇点头,“嗯,这样方便照顾你,我妈出国陪我爸去了,你放心,没人能在这里为难你。”

    肖纵一听谢奇妈出国了,是真的“放心”了。

    可能是躺太久了,肖纵只要能下地蹦哒就坚决不在床上躺着的,因此他养伤这段日子简直是谢家的磨难。

    谢奇在家办公时,没人敢去书房打扰他,除了肖纵。

    某天,财务和谢奇做电话汇报,肖纵抱着一只柚子进门,兴高采烈道:“这个刚摘的,可新鲜了,有刀没?分你一半。”

    “……”

    又比如,视频会议的时候,肖纵抠着鼻子来找谢奇要电脑玩游戏。

    “……”

    谢奇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几乎是有求必应,那会儿肖纵要是说想要星星,谢奇可能真的会搭梯子上天给他摘去。

    原来的手机已经被销毁了,陆才送的那个就派上了用场,换啊新的卡,肖纵打电话给阿尔。

    阿尔百忙之中接到陌生来电,却看都没看就接了,嘴角一扬,说:“你还活着啊。”

    “活得比你滋润。”肖纵吃着谢奇家厨师做的奶油蘑菇汤,叼着勺子看着窗外的星空,说道:“你悠着点吧,可别把自己整废了,我这笔账什么时候都能和那姓王的算。”

    钢笔在细白的指尖旋转了一圈,阿尔说:“我不是君子,所以向来有仇必报,你专心养伤折腾谢奇去吧。”

    “那小子和你一样,没日没夜工作,我每次去书房他都一个姿势,我都怀疑他都快在椅子上生根发芽了。”肖纵无奈道,“你们关爱下空巢老人行不?”

    阿尔笑出声,“有空我会去看你。”

    “别……我一提起你,谢奇就没好脸色,话说他去找过你了?”

    阿尔就添油加醋地把那晚谢奇来找他要人的事迹说了一遍,末了鼓了个掌,“真不愧是你调教出来的,那眼神,活脱脱一匹狼。”

    “喂……这锅我不背。”肖纵用勺子搅拌碗里的汤,“凌和现在怎么样?”

    “我刚把他铐床上。”

    “……”这话听着真诡异,嗯?床?肖纵想到什么,“你在家?”

    阿尔说:“能在家办公的不只有谢奇吧。”

    “……你们早晚会死在办公桌上。”

    凌和刚毒瘾发作结束,整个人都从水里捞出来似的,配合药物,他的情况好转很多,洗了澡披着大毛巾只穿着长裤就去找阿尔。

    阿尔还在和肖纵电话,戴着蓝牙耳机坐在落地窗前转着钢笔的模样魅力十足。

    “哟,出来了。”阿尔调整通话模式。

    肖纵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谁出来了?”

    凌和走过去,淡淡道:“你好。”

    “……呀,大明星。”肖纵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的样子,“现在感觉怎么样?”

    凌和说:“不算太差。”

    “那就好,回头找你要签名哈。”肖纵和他聊了几句,挂了电话。

    阿尔把蓝牙耳机拿下来,看着凌和,“大明星不会记恨我把你拷起来的事吧?”

    “不会。”凌和低头看地。

    相处了一段日子,他已经充分认识到此人的恐怖之处,所以对他滋生了一种敬畏之心。

    阿尔歪头欣赏刚出浴的凌和,不得不说,回家办公还是有好处的,这般风景在办公室可看不见。

    “被我连累的那个女孩,还好吗?”凌和问。

    那天阿尔三更半夜发了张照片给他,照片上的人是王岑一的左右手,他一眼就认出来了,也就是那人撞的肖纵。

    之后问了阿尔,凌和才知道肖纵出事了。

    阿尔一笑,“刚才电话里那个就是,听上去像有事的样子吗?”

    凌和松了口气。

    “等收拾掉王岑一,我带你去看他。”阿尔手背拖着下巴,“如果他不动阿纵,我兴许能留他一命。”

    凌和不解,“那女孩不是叫穆晴天吗?”为什么阿尔用喊她“阿纵”?像个男人的名字。

    “对,穆晴天。”阿尔把钢笔往文件上一扔,“你该去睡了,大明星。”

    闻言,凌和道了晚安回去睡。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