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章:再见熟人

章节字数:1989  更新时间:17-05-10 08: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们腻歪了好一会儿,罗忱司喘着气说:“你先回酒店吧,这里不安全,我再交待点事情。”

    “好。”那女人踩着高跟鞋一身叮叮当当响地离开了。

    肖纵松了口气,正要走,罗忱司就神不知鬼不觉站在了边上,“小朋友,我认识你吗?”

    这一吓,庄飞脆弱的心脏不好了,肖纵当即捂着心口瘫倒,然后从口袋里摸药。

    罗忱司也吓了一跳,马上帮着他把药吃下去了,“你有心脏病?”

    “嗯。”肖纵缓过劲来,他痛苦道:“我好心还你钱包,你他娘还吓我。”

    罗忱司低头,肖纵手机握着一只钱包,这是他刚才蹲下时肖纵顺手掏出来的,毕竟总得有个借口不是。

    “话说,你女朋友真漂亮。”虽然灯光昏暗,肖纵还是看见了的。

    “她不是我女朋友。”罗忱司苦笑了一下,“她是我未婚妻。”

    卧槽,真的是回家娶媳妇的!

    “我送你去医院吧。”罗忱司看着他铁青的脸色熟,提议道:“需要我帮你通知家里人吗?”

    “不了,我朋友还在大排档等我。”肖纵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倒是你,人家娶媳妇都开开心心的,你怎么一脸憋屈样?”

    罗忱司说:“心不甘情不愿,怎么开心?”

    “人长得挺不错的,你嫌弃她什么?”

    “怎么说呢……”罗忱司也不知怎的,居然很顺其自然地把话说给了这个第一次见面还有点鬼鬼祟祟的少年听,“她家世显赫,我只是个小酒吧的老板,再者,我得对她负责。”

    “诶……你……”

    罗忱司点了根烟叼着:“睡过。”

    “……”肖纵觉得什么理由都没这两个字的冲击力大。

    “你朋友不见你该着急了,回去吧,这附近不太平。”罗忱司把肖纵往回赶。

    肖纵没办法,只能先回去,免得李朝夕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走丢了。

    回去后,肖纵的心脏病又发了一次,这次疼得他差点昏死过去,李朝夕小心翼翼伺候着他。

    “真是,就不能找个好点的么。”肖纵嘀嘀咕咕抱怨着老天太折腾人。

    “小飞,好点了吗?”李朝夕端来一大杯水。

    肖纵就当自己死了,一声不吭闭上眼睛,李朝夕以为他睡了,放下杯子给他盖被子。

    隔天,继续送外卖。

    肖纵提着馄饨到了医院,打电话给顾客:“您的外卖到了,请问您在哪栋楼?”

    “住院部,顶楼,606号病房。”

    这声音……肖纵蹙眉,不会那么巧吧。

    到了病房门口,肖纵敲了敲门。

    “我的外卖,你终于到啦!”蹦出来一只陆才。

    “小声点。”后面站着的果然是刚才电话里的那个烂熟的声音――谢奇。

    陆才把外卖接过去,然后掏钱,咕哝着说:“如果我能把他吵醒,也是大功一件啊,他已经睡了一个多月了。”

    肖纵忍不住往病房里瞄,直觉告诉他,病房里那人很可能就是穆晴天。

    “零钱不够,奇哥你那有吗?”陆才苦恼地看着手上的钢  。

    谢奇甩了一张红钞票出来。

    “……”肖纵说:“有零的吗?我找不开。”

    “那就不用找了。”谢奇冷着脸进去了。

    陆才抱歉道:“他心情不好,你别见怪哈。”

    “理解理解,里面那个是他家人吧。”肖纵开始套话。

    陆才叹道:“那是他的命。”

    “……”肖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陆才捧着外卖在走廊上开始吃,“过年那段时间,他们出去玩,然后不知道怎么,他就变成植物人了,一睡不醒。”

    肖纵拍了下额头,还不如死了干脆!

    “咦,你怎么还在?”陆才看向肖纵,“你没成年吧,现在外卖小弟都用小鲜肉了?”

    肖纵低头看手上的红钞票,“我真找不开,这钱也不能白要。”

    “你还真老实啊。”陆才拍拍他的肩膀,紧接着,他的手就抖了下,“完了,又要世界大战了。”

    ??肖纵不解,扭头一看,阿尔正一身肃杀之气地走过来,后面还带了一群人。

    陆才赶紧把汤喝了,上前堵着门:“你不是真要抢人吧?”

    阿尔甚至懒得和他说话,手一挥让手底下的人把陆才架开,然后推门让手下进去。

    陆才惊呼:“奇哥快跑!”

    进去的两人被谢奇扔了出来,谢奇活动手腕走出来。

    “我带他去国外治疗,你究竟想不想他醒过来?”阿尔冷着脸说。

    谢奇道:“你不信你。”

    阿尔脱了西装外套,“那我只能打到你信了。”

    肖纵握着一张百元大钞,已经傻眼了。

    陆才挣脱了阿尔的手下,蹦过去劝架:“别打了!在病房里动手你们是想气死纵哥吗?”

    ……我已经快被气死了!肖纵捂着心脏扶着墙,靠,又要犯病了!

    被阿尔的保镖拦在一旁的医生一看这情况,马上过去,“你带药了吗?!”

    肖纵掏出药瓶子,磕完,他的呼吸平稳起来。

    “你得去做个检查。”医生说。

    “检查过了,得换心。”肖纵吐字艰难,“医生,你帮我喊一下里面那几个人。”

    医生纳闷,不过还是过去说了下情况。

    出来的是陆才,“哎呀,小朋友你就别添乱了,一百块钱你就拿着吧,里面是要出认命的。”

    肖纵拼尽全力把一百块钱团成团扔在陆才脸上,推开他踉踉跄跄走进门。

    阿尔和谢奇已经打得难分难舍了,椅子都弄断了两把。

    肖纵看了下病房里的东西,发现了床头的一只花瓶,大步过去,拔了花,举起花瓶,往地上一砸。

    砰。

    碎片和花瓶里的水飞溅,让病房内外所有人都听到了。

    “冷静了没?”肖纵踩着玻璃碎片过去,看了看正维持着交手姿势的两人,他揪着心脏部位,步履维艰地走了出去。

    李朝夕打电话问他在哪,肖纵只觉得浑身力气都被抽光了,扶着墙道:“在医院,我可能……出不去了。”说完,眼前一黑,倒了。
    他们腻歪了好一会儿,罗忱司喘着气说:“你先回酒店吧,这里不安全,我再交待点事情。”

    “好。”那女人踩着高跟鞋一身叮叮当当响地离开了。

    肖纵松了口气,正要走,罗忱司就神不知鬼不觉站在了边上,“小朋友,我认识你吗?”

    这一吓,庄飞脆弱的心脏不好了,肖纵当即捂着心口瘫倒,然后从口袋里摸药。

    罗忱司也吓了一跳,马上帮着他把药吃下去了,“你有心脏病?”

    “嗯。”肖纵缓过劲来,他痛苦道:“我好心还你钱包,你他娘还吓我。”

    罗忱司低头,肖纵手机握着一只钱包,这是他刚才蹲下时肖纵顺手掏出来的,毕竟总得有个借口不是。

    “话说,你女朋友真漂亮。”虽然灯光昏暗,肖纵还是看见了的。

    “她不是我女朋友。”罗忱司苦笑了一下,“她是我未婚妻。”

    卧槽,真的是回家娶媳妇的!

    “我送你去医院吧。”罗忱司看着他铁青的脸色熟,提议道:“需要我帮你通知家里人吗?”

    “不了,我朋友还在大排档等我。”肖纵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倒是你,人家娶媳妇都开开心心的,你怎么一脸憋屈样?”

    罗忱司说:“心不甘情不愿,怎么开心?”

    “人长得挺不错的,你嫌弃她什么?”

    “怎么说呢……”罗忱司也不知怎的,居然很顺其自然地把话说给了这个第一次见面还有点鬼鬼祟祟的少年听,“她家世显赫,我只是个小酒吧的老板,再者,我得对她负责。”

    “诶……你……”

    罗忱司点了根烟叼着:“睡过。”

    “……”肖纵觉得什么理由都没这两个字的冲击力大。

    “你朋友不见你该着急了,回去吧,这附近不太平。”罗忱司把肖纵往回赶。

    肖纵没办法,只能先回去,免得李朝夕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走丢了。

    回去后,肖纵的心脏病又发了一次,这次疼得他差点昏死过去,李朝夕小心翼翼伺候着他。

    “真是,就不能找个好点的么。”肖纵嘀嘀咕咕抱怨着老天太折腾人。

    “小飞,好点了吗?”李朝夕端来一大杯水。

    肖纵就当自己死了,一声不吭闭上眼睛,李朝夕以为他睡了,放下杯子给他盖被子。

    隔天,继续送外卖。

    肖纵提着馄饨到了医院,打电话给顾客:“您的外卖到了,请问您在哪栋楼?”

    “住院部,顶楼,606号病房。”

    这声音……肖纵蹙眉,不会那么巧吧。

    到了病房门口,肖纵敲了敲门。

    “我的外卖,你终于到啦!”蹦出来一只陆才。

    “小声点。”后面站着的果然是刚才电话里的那个烂熟的声音――谢奇。

    陆才把外卖接过去,然后掏钱,咕哝着说:“如果我能把他吵醒,也是大功一件啊,他已经睡了一个多月了。”

    肖纵忍不住往病房里瞄,直觉告诉他,病房里那人很可能就是穆晴天。

    “零钱不够,奇哥你那有吗?”陆才苦恼地看着手上的钢  。

    谢奇甩了一张红钞票出来。

    “……”肖纵说:“有零的吗?我找不开。”

    “那就不用找了。”谢奇冷着脸进去了。

    陆才抱歉道:“他心情不好,你别见怪哈。”

    “理解理解,里面那个是他家人吧。”肖纵开始套话。

    陆才叹道:“那是他的命。”

    “……”肖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陆才捧着外卖在走廊上开始吃,“过年那段时间,他们出去玩,然后不知道怎么,他就变成植物人了,一睡不醒。”

    肖纵拍了下额头,还不如死了干脆!

    “咦,你怎么还在?”陆才看向肖纵,“你没成年吧,现在外卖小弟都用小鲜肉了?”

    肖纵低头看手上的红钞票,“我真找不开,这钱也不能白要。”

    “你还真老实啊。”陆才拍拍他的肩膀,紧接着,他的手就抖了下,“完了,又要世界大战了。”

    ??肖纵不解,扭头一看,阿尔正一身肃杀之气地走过来,后面还带了一群人。

    陆才赶紧把汤喝了,上前堵着门:“你不是真要抢人吧?”

    阿尔甚至懒得和他说话,手一挥让手底下的人把陆才架开,然后推门让手下进去。

    陆才惊呼:“奇哥快跑!”

    进去的两人被谢奇扔了出来,谢奇活动手腕走出来。

    “我带他去国外治疗,你究竟想不想他醒过来?”阿尔冷着脸说。

    谢奇道:“你不信你。”

    阿尔脱了西装外套,“那我只能打到你信了。”

    肖纵握着一张百元大钞,已经傻眼了。

    陆才挣脱了阿尔的手下,蹦过去劝架:“别打了!在病房里动手你们是想气死纵哥吗?”

    ……我已经快被气死了!肖纵捂着心脏扶着墙,靠,又要犯病了!

    被阿尔的保镖拦在一旁的医生一看这情况,马上过去,“你带药了吗?!”

    肖纵掏出药瓶子,磕完,他的呼吸平稳起来。

    “你得去做个检查。”医生说。

    “检查过了,得换心。”肖纵吐字艰难,“医生,你帮我喊一下里面那几个人。”

    医生纳闷,不过还是过去说了下情况。

    出来的是陆才,“哎呀,小朋友你就别添乱了,一百块钱你就拿着吧,里面是要出认命的。”

    肖纵拼尽全力把一百块钱团成团扔在陆才脸上,推开他踉踉跄跄走进门。

    阿尔和谢奇已经打得难分难舍了,椅子都弄断了两把。

    肖纵看了下病房里的东西,发现了床头的一只花瓶,大步过去,拔了花,举起花瓶,往地上一砸。

    砰。

    碎片和花瓶里的水飞溅,让病房内外所有人都听到了。

    “冷静了没?”肖纵踩着玻璃碎片过去,看了看正维持着交手姿势的两人,他揪着心脏部位,步履维艰地走了出去。

    李朝夕打电话问他在哪,肖纵只觉得浑身力气都被抽光了,扶着墙道:“在医院,我可能……出不去了。”说完,眼前一黑,倒了。
    他们腻歪了好一会儿,罗忱司喘着气说:“你先回酒店吧,这里不安全,我再交待点事情。”

    “好。”那女人踩着高跟鞋一身叮叮当当响地离开了。

    肖纵松了口气,正要走,罗忱司就神不知鬼不觉站在了边上,“小朋友,我认识你吗?”

    这一吓,庄飞脆弱的心脏不好了,肖纵当即捂着心口瘫倒,然后从口袋里摸药。

    罗忱司也吓了一跳,马上帮着他把药吃下去了,“你有心脏病?”

    “嗯。”肖纵缓过劲来,他痛苦道:“我好心还你钱包,你他娘还吓我。”

    罗忱司低头,肖纵手机握着一只钱包,这是他刚才蹲下时肖纵顺手掏出来的,毕竟总得有个借口不是。

    “话说,你女朋友真漂亮。”虽然灯光昏暗,肖纵还是看见了的。

    “她不是我女朋友。”罗忱司苦笑了一下,“她是我未婚妻。”

    卧槽,真的是回家娶媳妇的!

    “我送你去医院吧。”罗忱司看着他铁青的脸色熟,提议道:“需要我帮你通知家里人吗?”

    “不了,我朋友还在大排档等我。”肖纵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倒是你,人家娶媳妇都开开心心的,你怎么一脸憋屈样?”

    罗忱司说:“心不甘情不愿,怎么开心?”

    “人长得挺不错的,你嫌弃她什么?”

    “怎么说呢……”罗忱司也不知怎的,居然很顺其自然地把话说给了这个第一次见面还有点鬼鬼祟祟的少年听,“她家世显赫,我只是个小酒吧的老板,再者,我得对她负责。”

    “诶……你……”

    罗忱司点了根烟叼着:“睡过。”

    “……”肖纵觉得什么理由都没这两个字的冲击力大。

    “你朋友不见你该着急了,回去吧,这附近不太平。”罗忱司把肖纵往回赶。

    肖纵没办法,只能先回去,免得李朝夕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走丢了。

    回去后,肖纵的心脏病又发了一次,这次疼得他差点昏死过去,李朝夕小心翼翼伺候着他。

    “真是,就不能找个好点的么。”肖纵嘀嘀咕咕抱怨着老天太折腾人。

    “小飞,好点了吗?”李朝夕端来一大杯水。

    肖纵就当自己死了,一声不吭闭上眼睛,李朝夕以为他睡了,放下杯子给他盖被子。

    隔天,继续送外卖。

    肖纵提着馄饨到了医院,打电话给顾客:“您的外卖到了,请问您在哪栋楼?”

    “住院部,顶楼,606号病房。”

    这声音……肖纵蹙眉,不会那么巧吧。

    到了病房门口,肖纵敲了敲门。

    “我的外卖,你终于到啦!”蹦出来一只陆才。

    “小声点。”后面站着的果然是刚才电话里的那个烂熟的声音――谢奇。

    陆才把外卖接过去,然后掏钱,咕哝着说:“如果我能把他吵醒,也是大功一件啊,他已经睡了一个多月了。”

    肖纵忍不住往病房里瞄,直觉告诉他,病房里那人很可能就是穆晴天。

    “零钱不够,奇哥你那有吗?”陆才苦恼地看着手上的钢  。

    谢奇甩了一张红钞票出来。

    “……”肖纵说:“有零的吗?我找不开。”

    “那就不用找了。”谢奇冷着脸进去了。

    陆才抱歉道:“他心情不好,你别见怪哈。”

    “理解理解,里面那个是他家人吧。”肖纵开始套话。

    陆才叹道:“那是他的命。”

    “……”肖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陆才捧着外卖在走廊上开始吃,“过年那段时间,他们出去玩,然后不知道怎么,他就变成植物人了,一睡不醒。”

    肖纵拍了下额头,还不如死了干脆!

    “咦,你怎么还在?”陆才看向肖纵,“你没成年吧,现在外卖小弟都用小鲜肉了?”

    肖纵低头看手上的红钞票,“我真找不开,这钱也不能白要。”

    “你还真老实啊。”陆才拍拍他的肩膀,紧接着,他的手就抖了下,“完了,又要世界大战了。”

    ??肖纵不解,扭头一看,阿尔正一身肃杀之气地走过来,后面还带了一群人。

    陆才赶紧把汤喝了,上前堵着门:“你不是真要抢人吧?”

    阿尔甚至懒得和他说话,手一挥让手底下的人把陆才架开,然后推门让手下进去。

    陆才惊呼:“奇哥快跑!”

    进去的两人被谢奇扔了出来,谢奇活动手腕走出来。

    “我带他去国外治疗,你究竟想不想他醒过来?”阿尔冷着脸说。

    谢奇道:“你不信你。”

    阿尔脱了西装外套,“那我只能打到你信了。”

    肖纵握着一张百元大钞,已经傻眼了。

    陆才挣脱了阿尔的手下,蹦过去劝架:“别打了!在病房里动手你们是想气死纵哥吗?”

    ……我已经快被气死了!肖纵捂着心脏扶着墙,靠,又要犯病了!

    被阿尔的保镖拦在一旁的医生一看这情况,马上过去,“你带药了吗?!”

    肖纵掏出药瓶子,磕完,他的呼吸平稳起来。

    “你得去做个检查。”医生说。

    “检查过了,得换心。”肖纵吐字艰难,“医生,你帮我喊一下里面那几个人。”

    医生纳闷,不过还是过去说了下情况。

    出来的是陆才,“哎呀,小朋友你就别添乱了,一百块钱你就拿着吧,里面是要出认命的。”

    肖纵拼尽全力把一百块钱团成团扔在陆才脸上,推开他踉踉跄跄走进门。

    阿尔和谢奇已经打得难分难舍了,椅子都弄断了两把。

    肖纵看了下病房里的东西,发现了床头的一只花瓶,大步过去,拔了花,举起花瓶,往地上一砸。

    砰。

    碎片和花瓶里的水飞溅,让病房内外所有人都听到了。

    “冷静了没?”肖纵踩着玻璃碎片过去,看了看正维持着交手姿势的两人,他揪着心脏部位,步履维艰地走了出去。

    李朝夕打电话问他在哪,肖纵只觉得浑身力气都被抽光了,扶着墙道:“在医院,我可能……出不去了。”说完,眼前一黑,倒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