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章:和解

章节字数:2075  更新时间:17-05-11 08: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飞,小飞!”

    熟悉的呼唤,吵得人脑仁疼。

    肖纵睁眼,有气无力道:“我没死呢。”

    “小飞你可算醒了。”李朝夕扑在床前哭的稀里哗啦的。

    肖纵看着白花花的病房,勾起一段不美好的回忆,“我怎么在这的?”

    “你在医院倒下了,吓得我差点把车开绿化带里。”李朝夕说道:“是有两个好心人帮我们把医疗费垫付了的。”

    那两个人真的是好心?肖纵瞥着他,然后问:“他们现在在哪?”

    “门外,好像在吵架。”

    ……特么还在吵!肖纵翻了个白眼。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李朝夕问。

    “我饿了,下楼给我买包子去。”肖纵说。

    李朝夕马上奔出去买包子。

    这个点还有包子的店……可不近啊,肖纵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他拔了针,下床换了病服,然后收拾东西打算出去的样子。

    一开门,门口杵着俩门神。

    “打算去哪儿啊?”阿尔微笑着问。

    谢奇则是全神贯注盯着他看,一言不发。

    肖纵往边上看了看,陆才不在,随即掏出手机,向老板交代了一下情况,说完,伸手向谢奇要外卖钱。

    谢奇这回给的是零钱。

    “多谢惠顾。”肖纵拿了钱就走,头也不回。

    他没有坐电梯下去,选择了走楼梯,所以下了两层后,就被阿尔在半道截住。

    站在五个台阶之上,肖纵低头看着阿尔,面无表情。

    “你家那位其实也想跟上来,不过被我打晕了。”阿尔拍了拍手上的灰,“偷袭是门技术。”

    “……”肖纵双手插兜望着他。

    阿尔说:“真是吓我一跳,那会儿我差点弄死他。”

    “你揍谢奇了?”肖纵终于开口。

    “嗯,揍得不轻,他不还手,我就命人把他绑了沉游泳池里,捞起来沉下去……来来回回折腾三天才解气。”阿尔轻描淡写说着令人头皮发麻的话,“我唯一的朋友让他带去什么鬼地方弄成个植物人……所以一下子就没控制住。”

    这人就真是……肖纵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真亏你今天来了。”阿尔仰望着肖纵现在稚嫩了脸庞,“说真的,要不是你那一砸,我还真认不出你。”

    肖纵想起这事就窝火,“多大人了,吵架打架……丢不丢人?以你的脑子,应该有更多办法和平解决这事吧。”

    “人在盛怒的时候,是没有理智可言的。”阿尔说,“你自己都做不到。”

    这点肖纵不否认,但是他现在已经很累了,无论是身还是心,所以他只好认命道:“我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死去活来都得和你们有个牵扯。”

    阿尔一笑,问他:“现在是和我走,还是留下来照顾你家的问题少年?”

    “这个问题我和你说过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肖纵耸肩。

    “也是,都死了两回的人了。”阿尔都忍不住想把肖纵送去研究所研究下了。

    肖纵走出去,接到了李朝夕的电话,这小家伙十万火急奔回来不见庄飞的人,吓得魂都快没了。

    “我还在医院,你就守着包子别给人抢了在病房里等我。”肖纵随口说完,挂了电话。

    阿尔幸灾乐祸:“你还带个小尾巴回来。”

    “他简直就是庄飞的贴身保姆。”肖纵已经对李朝夕无奈了。

    “你还真是命好呢,处处都有照顾你的人。”阿尔道。

    肖纵下了一格台阶,“这点我也很郁闷。”

    “需要我帮你找心源吗?你时间还有半年。”阿尔说。

    “顺其自然吧。”肖纵又下了一格台阶,“我重生两次,可以说是逆天而行两次,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三次,我是想活,不过得活得问心无愧,你可别去挖别人的心给我按上,我用得不安稳。”说这话时,他已经走下了台阶,拉开楼道的门,走了出去。

    门口,谢奇正倚着墙坐在地上,昏迷不醒。

    肖纵看了下情况,心说阿尔这手下得厚重的,接着就去洗手间接了点水,直接把他弄醒了。

    开玩笑,除了原来正版的身体,无论是穆晴天还是庄飞,都扛不走谢奇。

    谢奇醒来看到肖纵,眼眶一热,“你没走。”

    “一直在呢。”肖纵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懒得多说,病房那边还有个傻小子在等我,你是明白人,下面要做什么该做什么不用我提点了吧?”

    谢奇会意,“下午我接你回去。”

    “……”完全没明白,肖纵觉得自己太高估谢奇的智商了。

    ……

    吃了包子睡了个饱,肖纵一觉醒来,日落西山,谢奇在病床旁边削苹果。

    “谢奇。”

    “我在。”

    “李朝夕呢?”肖纵问。

    谢奇笑得灿烂,“他还有工作不是么。”

    “……”肖纵已经不想问他做了什么,起身喝水吃苹果。

    “你得尽快动手术。”谢奇说,“你的情况不妙。”

    肖纵道:“有合适的心源就行,但这事儿随缘,我听天由命。”

    谢奇握紧水果刀,“如果我不带你去那座山,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行了,说不定我在家泡个澡也会变成这样,世事难料。”肖纵伸了个懒腰,“说起来,燕燕那天怎么样了?”

    谢奇一听到“燕燕”两个字,眼神和脸色都冷若冰霜,“她好得很。”

    “那那些血……”

    “她怀孕了,救治得及时,孩子保住了。”谢奇咬牙切齿道。

    肖纵松了口气,“还好,不然我罪过就大了。”

    “她推你下水这笔账我还没算呢。”谢奇说。

    “你和一个娘们计较什么。”肖纵说,“那种时候女人都是疯狂的再说了,我绊她一跤差点弄出一尸两命,算是扯平了,如果她再来闹,我有的是办法整,你就别折腾了。”

    谢奇给他拉了拉被子,“明天你就能看到她了。”

    “……怎么说?”

    谢奇冷笑道:“每周五徐柳都会来看穆晴天,那女的每次都陪着。”

    “穆晴天要是知道,会乐开花的。”毕竟,她曾那么刻骨铭心爱着徐柳。

    好在徐柳还算有点良心,穆晴天出事,来看她的,估计也就谢奇他们几个了。

    谢奇把一大堆药和一大杯水递给他,“吃药吧。”

    “……”肖纵已经不想看到这些玩意儿了。

    
    “小飞,小飞!”

    熟悉的呼唤,吵得人脑仁疼。

    肖纵睁眼,有气无力道:“我没死呢。”

    “小飞你可算醒了。”李朝夕扑在床前哭的稀里哗啦的。

    肖纵看着白花花的病房,勾起一段不美好的回忆,“我怎么在这的?”

    “你在医院倒下了,吓得我差点把车开绿化带里。”李朝夕说道:“是有两个好心人帮我们把医疗费垫付了的。”

    那两个人真的是好心?肖纵瞥着他,然后问:“他们现在在哪?”

    “门外,好像在吵架。”

    ……特么还在吵!肖纵翻了个白眼。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李朝夕问。

    “我饿了,下楼给我买包子去。”肖纵说。

    李朝夕马上奔出去买包子。

    这个点还有包子的店……可不近啊,肖纵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他拔了针,下床换了病服,然后收拾东西打算出去的样子。

    一开门,门口杵着俩门神。

    “打算去哪儿啊?”阿尔微笑着问。

    谢奇则是全神贯注盯着他看,一言不发。

    肖纵往边上看了看,陆才不在,随即掏出手机,向老板交代了一下情况,说完,伸手向谢奇要外卖钱。

    谢奇这回给的是零钱。

    “多谢惠顾。”肖纵拿了钱就走,头也不回。

    他没有坐电梯下去,选择了走楼梯,所以下了两层后,就被阿尔在半道截住。

    站在五个台阶之上,肖纵低头看着阿尔,面无表情。

    “你家那位其实也想跟上来,不过被我打晕了。”阿尔拍了拍手上的灰,“偷袭是门技术。”

    “……”肖纵双手插兜望着他。

    阿尔说:“真是吓我一跳,那会儿我差点弄死他。”

    “你揍谢奇了?”肖纵终于开口。

    “嗯,揍得不轻,他不还手,我就命人把他绑了沉游泳池里,捞起来沉下去……来来回回折腾三天才解气。”阿尔轻描淡写说着令人头皮发麻的话,“我唯一的朋友让他带去什么鬼地方弄成个植物人……所以一下子就没控制住。”

    这人就真是……肖纵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真亏你今天来了。”阿尔仰望着肖纵现在稚嫩了脸庞,“说真的,要不是你那一砸,我还真认不出你。”

    肖纵想起这事就窝火,“多大人了,吵架打架……丢不丢人?以你的脑子,应该有更多办法和平解决这事吧。”

    “人在盛怒的时候,是没有理智可言的。”阿尔说,“你自己都做不到。”

    这点肖纵不否认,但是他现在已经很累了,无论是身还是心,所以他只好认命道:“我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死去活来都得和你们有个牵扯。”

    阿尔一笑,问他:“现在是和我走,还是留下来照顾你家的问题少年?”

    “这个问题我和你说过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肖纵耸肩。

    “也是,都死了两回的人了。”阿尔都忍不住想把肖纵送去研究所研究下了。

    肖纵走出去,接到了李朝夕的电话,这小家伙十万火急奔回来不见庄飞的人,吓得魂都快没了。

    “我还在医院,你就守着包子别给人抢了在病房里等我。”肖纵随口说完,挂了电话。

    阿尔幸灾乐祸:“你还带个小尾巴回来。”

    “他简直就是庄飞的贴身保姆。”肖纵已经对李朝夕无奈了。

    “你还真是命好呢,处处都有照顾你的人。”阿尔道。

    肖纵下了一格台阶,“这点我也很郁闷。”

    “需要我帮你找心源吗?你时间还有半年。”阿尔说。

    “顺其自然吧。”肖纵又下了一格台阶,“我重生两次,可以说是逆天而行两次,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三次,我是想活,不过得活得问心无愧,你可别去挖别人的心给我按上,我用得不安稳。”说这话时,他已经走下了台阶,拉开楼道的门,走了出去。

    门口,谢奇正倚着墙坐在地上,昏迷不醒。

    肖纵看了下情况,心说阿尔这手下得厚重的,接着就去洗手间接了点水,直接把他弄醒了。

    开玩笑,除了原来正版的身体,无论是穆晴天还是庄飞,都扛不走谢奇。

    谢奇醒来看到肖纵,眼眶一热,“你没走。”

    “一直在呢。”肖纵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懒得多说,病房那边还有个傻小子在等我,你是明白人,下面要做什么该做什么不用我提点了吧?”

    谢奇会意,“下午我接你回去。”

    “……”完全没明白,肖纵觉得自己太高估谢奇的智商了。

    ……

    吃了包子睡了个饱,肖纵一觉醒来,日落西山,谢奇在病床旁边削苹果。

    “谢奇。”

    “我在。”

    “李朝夕呢?”肖纵问。

    谢奇笑得灿烂,“他还有工作不是么。”

    “……”肖纵已经不想问他做了什么,起身喝水吃苹果。

    “你得尽快动手术。”谢奇说,“你的情况不妙。”

    肖纵道:“有合适的心源就行,但这事儿随缘,我听天由命。”

    谢奇握紧水果刀,“如果我不带你去那座山,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行了,说不定我在家泡个澡也会变成这样,世事难料。”肖纵伸了个懒腰,“说起来,燕燕那天怎么样了?”

    谢奇一听到“燕燕”两个字,眼神和脸色都冷若冰霜,“她好得很。”

    “那那些血……”

    “她怀孕了,救治得及时,孩子保住了。”谢奇咬牙切齿道。

    肖纵松了口气,“还好,不然我罪过就大了。”

    “她推你下水这笔账我还没算呢。”谢奇说。

    “你和一个娘们计较什么。”肖纵说,“那种时候女人都是疯狂的再说了,我绊她一跤差点弄出一尸两命,算是扯平了,如果她再来闹,我有的是办法整,你就别折腾了。”

    谢奇给他拉了拉被子,“明天你就能看到她了。”

    “……怎么说?”

    谢奇冷笑道:“每周五徐柳都会来看穆晴天,那女的每次都陪着。”

    “穆晴天要是知道,会乐开花的。”毕竟,她曾那么刻骨铭心爱着徐柳。

    好在徐柳还算有点良心,穆晴天出事,来看她的,估计也就谢奇他们几个了。

    谢奇把一大堆药和一大杯水递给他,“吃药吧。”

    “……”肖纵已经不想看到这些玩意儿了。

    
    “小飞,小飞!”

    熟悉的呼唤,吵得人脑仁疼。

    肖纵睁眼,有气无力道:“我没死呢。”

    “小飞你可算醒了。”李朝夕扑在床前哭的稀里哗啦的。

    肖纵看着白花花的病房,勾起一段不美好的回忆,“我怎么在这的?”

    “你在医院倒下了,吓得我差点把车开绿化带里。”李朝夕说道:“是有两个好心人帮我们把医疗费垫付了的。”

    那两个人真的是好心?肖纵瞥着他,然后问:“他们现在在哪?”

    “门外,好像在吵架。”

    ……特么还在吵!肖纵翻了个白眼。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李朝夕问。

    “我饿了,下楼给我买包子去。”肖纵说。

    李朝夕马上奔出去买包子。

    这个点还有包子的店……可不近啊,肖纵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他拔了针,下床换了病服,然后收拾东西打算出去的样子。

    一开门,门口杵着俩门神。

    “打算去哪儿啊?”阿尔微笑着问。

    谢奇则是全神贯注盯着他看,一言不发。

    肖纵往边上看了看,陆才不在,随即掏出手机,向老板交代了一下情况,说完,伸手向谢奇要外卖钱。

    谢奇这回给的是零钱。

    “多谢惠顾。”肖纵拿了钱就走,头也不回。

    他没有坐电梯下去,选择了走楼梯,所以下了两层后,就被阿尔在半道截住。

    站在五个台阶之上,肖纵低头看着阿尔,面无表情。

    “你家那位其实也想跟上来,不过被我打晕了。”阿尔拍了拍手上的灰,“偷袭是门技术。”

    “……”肖纵双手插兜望着他。

    阿尔说:“真是吓我一跳,那会儿我差点弄死他。”

    “你揍谢奇了?”肖纵终于开口。

    “嗯,揍得不轻,他不还手,我就命人把他绑了沉游泳池里,捞起来沉下去……来来回回折腾三天才解气。”阿尔轻描淡写说着令人头皮发麻的话,“我唯一的朋友让他带去什么鬼地方弄成个植物人……所以一下子就没控制住。”

    这人就真是……肖纵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真亏你今天来了。”阿尔仰望着肖纵现在稚嫩了脸庞,“说真的,要不是你那一砸,我还真认不出你。”

    肖纵想起这事就窝火,“多大人了,吵架打架……丢不丢人?以你的脑子,应该有更多办法和平解决这事吧。”

    “人在盛怒的时候,是没有理智可言的。”阿尔说,“你自己都做不到。”

    这点肖纵不否认,但是他现在已经很累了,无论是身还是心,所以他只好认命道:“我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死去活来都得和你们有个牵扯。”

    阿尔一笑,问他:“现在是和我走,还是留下来照顾你家的问题少年?”

    “这个问题我和你说过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肖纵耸肩。

    “也是,都死了两回的人了。”阿尔都忍不住想把肖纵送去研究所研究下了。

    肖纵走出去,接到了李朝夕的电话,这小家伙十万火急奔回来不见庄飞的人,吓得魂都快没了。

    “我还在医院,你就守着包子别给人抢了在病房里等我。”肖纵随口说完,挂了电话。

    阿尔幸灾乐祸:“你还带个小尾巴回来。”

    “他简直就是庄飞的贴身保姆。”肖纵已经对李朝夕无奈了。

    “你还真是命好呢,处处都有照顾你的人。”阿尔道。

    肖纵下了一格台阶,“这点我也很郁闷。”

    “需要我帮你找心源吗?你时间还有半年。”阿尔说。

    “顺其自然吧。”肖纵又下了一格台阶,“我重生两次,可以说是逆天而行两次,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三次,我是想活,不过得活得问心无愧,你可别去挖别人的心给我按上,我用得不安稳。”说这话时,他已经走下了台阶,拉开楼道的门,走了出去。

    门口,谢奇正倚着墙坐在地上,昏迷不醒。

    肖纵看了下情况,心说阿尔这手下得厚重的,接着就去洗手间接了点水,直接把他弄醒了。

    开玩笑,除了原来正版的身体,无论是穆晴天还是庄飞,都扛不走谢奇。

    谢奇醒来看到肖纵,眼眶一热,“你没走。”

    “一直在呢。”肖纵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懒得多说,病房那边还有个傻小子在等我,你是明白人,下面要做什么该做什么不用我提点了吧?”

    谢奇会意,“下午我接你回去。”

    “……”完全没明白,肖纵觉得自己太高估谢奇的智商了。

    ……

    吃了包子睡了个饱,肖纵一觉醒来,日落西山,谢奇在病床旁边削苹果。

    “谢奇。”

    “我在。”

    “李朝夕呢?”肖纵问。

    谢奇笑得灿烂,“他还有工作不是么。”

    “……”肖纵已经不想问他做了什么,起身喝水吃苹果。

    “你得尽快动手术。”谢奇说,“你的情况不妙。”

    肖纵道:“有合适的心源就行,但这事儿随缘,我听天由命。”

    谢奇握紧水果刀,“如果我不带你去那座山,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行了,说不定我在家泡个澡也会变成这样,世事难料。”肖纵伸了个懒腰,“说起来,燕燕那天怎么样了?”

    谢奇一听到“燕燕”两个字,眼神和脸色都冷若冰霜,“她好得很。”

    “那那些血……”

    “她怀孕了,救治得及时,孩子保住了。”谢奇咬牙切齿道。

    肖纵松了口气,“还好,不然我罪过就大了。”

    “她推你下水这笔账我还没算呢。”谢奇说。

    “你和一个娘们计较什么。”肖纵说,“那种时候女人都是疯狂的再说了,我绊她一跤差点弄出一尸两命,算是扯平了,如果她再来闹,我有的是办法整,你就别折腾了。”

    谢奇给他拉了拉被子,“明天你就能看到她了。”

    “……怎么说?”

    谢奇冷笑道:“每周五徐柳都会来看穆晴天,那女的每次都陪着。”

    “穆晴天要是知道,会乐开花的。”毕竟,她曾那么刻骨铭心爱着徐柳。

    好在徐柳还算有点良心,穆晴天出事,来看她的,估计也就谢奇他们几个了。

    谢奇把一大堆药和一大杯水递给他,“吃药吧。”

    “……”肖纵已经不想看到这些玩意儿了。

    
    “小飞,小飞!”

    熟悉的呼唤,吵得人脑仁疼。

    肖纵睁眼,有气无力道:“我没死呢。”

    “小飞你可算醒了。”李朝夕扑在床前哭的稀里哗啦的。

    肖纵看着白花花的病房,勾起一段不美好的回忆,“我怎么在这的?”

    “你在医院倒下了,吓得我差点把车开绿化带里。”李朝夕说道:“是有两个好心人帮我们把医疗费垫付了的。”

    那两个人真的是好心?肖纵瞥着他,然后问:“他们现在在哪?”

    “门外,好像在吵架。”

    ……特么还在吵!肖纵翻了个白眼。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李朝夕问。

    “我饿了,下楼给我买包子去。”肖纵说。

    李朝夕马上奔出去买包子。

    这个点还有包子的店……可不近啊,肖纵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他拔了针,下床换了病服,然后收拾东西打算出去的样子。

    一开门,门口杵着俩门神。

    “打算去哪儿啊?”阿尔微笑着问。

    谢奇则是全神贯注盯着他看,一言不发。

    肖纵往边上看了看,陆才不在,随即掏出手机,向老板交代了一下情况,说完,伸手向谢奇要外卖钱。

    谢奇这回给的是零钱。

    “多谢惠顾。”肖纵拿了钱就走,头也不回。

    他没有坐电梯下去,选择了走楼梯,所以下了两层后,就被阿尔在半道截住。

    站在五个台阶之上,肖纵低头看着阿尔,面无表情。

    “你家那位其实也想跟上来,不过被我打晕了。”阿尔拍了拍手上的灰,“偷袭是门技术。”

    “……”肖纵双手插兜望着他。

    阿尔说:“真是吓我一跳,那会儿我差点弄死他。”

    “你揍谢奇了?”肖纵终于开口。

    “嗯,揍得不轻,他不还手,我就命人把他绑了沉游泳池里,捞起来沉下去……来来回回折腾三天才解气。”阿尔轻描淡写说着令人头皮发麻的话,“我唯一的朋友让他带去什么鬼地方弄成个植物人……所以一下子就没控制住。”

    这人就真是……肖纵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真亏你今天来了。”阿尔仰望着肖纵现在稚嫩了脸庞,“说真的,要不是你那一砸,我还真认不出你。”

    肖纵想起这事就窝火,“多大人了,吵架打架……丢不丢人?以你的脑子,应该有更多办法和平解决这事吧。”

    “人在盛怒的时候,是没有理智可言的。”阿尔说,“你自己都做不到。”

    这点肖纵不否认,但是他现在已经很累了,无论是身还是心,所以他只好认命道:“我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死去活来都得和你们有个牵扯。”

    阿尔一笑,问他:“现在是和我走,还是留下来照顾你家的问题少年?”

    “这个问题我和你说过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肖纵耸肩。

    “也是,都死了两回的人了。”阿尔都忍不住想把肖纵送去研究所研究下了。

    肖纵走出去,接到了李朝夕的电话,这小家伙十万火急奔回来不见庄飞的人,吓得魂都快没了。

    “我还在医院,你就守着包子别给人抢了在病房里等我。”肖纵随口说完,挂了电话。

    阿尔幸灾乐祸:“你还带个小尾巴回来。”

    “他简直就是庄飞的贴身保姆。”肖纵已经对李朝夕无奈了。

    “你还真是命好呢,处处都有照顾你的人。”阿尔道。

    肖纵下了一格台阶,“这点我也很郁闷。”

    “需要我帮你找心源吗?你时间还有半年。”阿尔说。

    “顺其自然吧。”肖纵又下了一格台阶,“我重生两次,可以说是逆天而行两次,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三次,我是想活,不过得活得问心无愧,你可别去挖别人的心给我按上,我用得不安稳。”说这话时,他已经走下了台阶,拉开楼道的门,走了出去。

    门口,谢奇正倚着墙坐在地上,昏迷不醒。

    肖纵看了下情况,心说阿尔这手下得厚重的,接着就去洗手间接了点水,直接把他弄醒了。

    开玩笑,除了原来正版的身体,无论是穆晴天还是庄飞,都扛不走谢奇。

    谢奇醒来看到肖纵,眼眶一热,“你没走。”

    “一直在呢。”肖纵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懒得多说,病房那边还有个傻小子在等我,你是明白人,下面要做什么该做什么不用我提点了吧?”

    谢奇会意,“下午我接你回去。”

    “……”完全没明白,肖纵觉得自己太高估谢奇的智商了。

    ……

    吃了包子睡了个饱,肖纵一觉醒来,日落西山,谢奇在病床旁边削苹果。

    “谢奇。”

    “我在。”

    “李朝夕呢?”肖纵问。

    谢奇笑得灿烂,“他还有工作不是么。”

    “……”肖纵已经不想问他做了什么,起身喝水吃苹果。

    “你得尽快动手术。”谢奇说,“你的情况不妙。”

    肖纵道:“有合适的心源就行,但这事儿随缘,我听天由命。”

    谢奇握紧水果刀,“如果我不带你去那座山,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行了,说不定我在家泡个澡也会变成这样,世事难料。”肖纵伸了个懒腰,“说起来,燕燕那天怎么样了?”

    谢奇一听到“燕燕”两个字,眼神和脸色都冷若冰霜,“她好得很。”

    “那那些血……”

    “她怀孕了,救治得及时,孩子保住了。”谢奇咬牙切齿道。

    肖纵松了口气,“还好,不然我罪过就大了。”

    “她推你下水这笔账我还没算呢。”谢奇说。

    “你和一个娘们计较什么。”肖纵说,“那种时候女人都是疯狂的再说了,我绊她一跤差点弄出一尸两命,算是扯平了,如果她再来闹,我有的是办法整,你就别折腾了。”

    谢奇给他拉了拉被子,“明天你就能看到她了。”

    “……怎么说?”

    谢奇冷笑道:“每周五徐柳都会来看穆晴天,那女的每次都陪着。”

    “穆晴天要是知道,会乐开花的。”毕竟,她曾那么刻骨铭心爱着徐柳。

    好在徐柳还算有点良心,穆晴天出事,来看她的,估计也就谢奇他们几个了。

    谢奇把一大堆药和一大杯水递给他,“吃药吧。”

    “……”肖纵已经不想看到这些玩意儿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